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八百六十一章 白家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白府花厅旁的小厅里正拂然不悦的是张昌仪,一旁诚惶诚恐不断拱手的新任吏部侍郎姜琳。

    由于张易之、张昌宗两兄弟现在俨然就是武则天的皇后和贵妃,张家人的地位都水涨船高,他们的小堂弟张昌仪年纪轻轻,居然就被任命为洛阳令,掌管京都之京畿重地。

    张昌仪本身位高权重,他的两位堂兄又是皇帝面前最能说得上话的人物,这巴结请托到张昌仪的人自然就络绎不绝了。张氏兄弟中,这张昌仪又最是贪财,因此到他那里跑官要官的人也最多。

    前两天有一个姓薛的候补官员候了一个机会拜见张昌仪,献给他五十两黄金,请他帮忙给自己谋一个差使。这姓薛的是候补官,有做官的资格,但是因为官位有限,没有空缺的时候只能候补,有了空缺就是一群候补官抢骨头,没背景的人当一辈子候补官也不希罕。

    张昌仪收了黄金,答应了那个人的请求,回头就把这事知会了吏部侍郎姜琳。姜琳是靠张易之、张昌宗两兄弟撑腰举荐才得到天官侍郎的位置,自然唯张家马首是瞻,可问题是张昌仪告诉他这件事的时候正是要上早朝的时候。

    参加了一上午的朝会,等姜琳返回吏部时,发现他把张昌仪交待给他要安排官职的这个姓薛的人的名字给忘了,姜琳窘愧不已,又不好对张昌仪直言,恰好今天白一寿设宴,他也在受邀之列。到了白府看见张昌仪,这才把他请到小厅请罪。

    姜琳本想着借酒宴的喜气,又是在别人府上,张昌仪纵然不悦也不致大光其火。再把名字告诉他一声也就是了,谁知张昌仪一听就勃然大怒:“某交待与你的的事情,你竟如此轻慢,敢情你根本没把张某放在眼里!”

    姜琳低声下气地道:“令尹言重了。非是在下有意怠慢,实是年岁大了,记性不好,当时听令尹说了那人名姓之后便去上朝,结果朝堂奏对一番忙碌下来,待到朝会之后,便忘了这人名字。”

    张昌仪冷冷一笑,道:“忘性这么大,我看你是真的老了。既然这么点小事都记不住。还怎么为朝廷效力?不如早早告老还乡吧!”

    姜琳大惊。赶紧道:“令尹恕罪!请给门下一个赎过的机会,还请令尹把此人名姓再告诉门下一遍,门下回去马上就办!”

    张昌仪大怒道:“混帐!每天找某办事的人那么多。某怎么可能都认得?又怎么可能记得他们的名姓?此时你来问我,我上哪儿再去寻找那个人?”

    姜琳傍徨道:“这……这该怎么办?要不然……等本期选官结束以后。那人若是落选,必定再来,到时令尹把他的名姓告与门下,门下再次选官时,首先安排他也就是了,所候不过一年,来年给他安排个上等府县作为弥补,想必他也是肯的。”

    张昌仪断然道:“不可!他是肯的,张某可不肯!他如今既求托到我张某人门下,这一次却选官落选,嘿!这件事儿传扬出去以后,旁人会怎么看我张某人?张某人的名声都要被你败坏了,岂不至少一年,没人再请托到我门下?”

    姜琳愁眉苦脸地道:“那……那该如何是好?”

    张昌仪想了想,问道:“此次选官,姓薛的一共有多少人?”

    姜琳的道:“此次选官,薛姓者一共十四人,门下把这十四个人的名单都调出来了,反复验看,实在记不起其中哪一个才是请托到令尹门下的那个人,要不然……请令尹看看,或许还有些印象?”

    姜琳说着自袖中摸出一张纸条,张昌仪根本不接,道:“你这办事的人都记不得,某上哪儿记得去?如今意欲补救,只有一个办法,这一期候选官员中但凡姓薛的,每人都给他一个官儿做!”

    姜琳大惊,道:“令尹万万不可!候选官如过江之鲫,可朝廷空缺出来的职位有限。此次全国各州府道及两京空缺出来的官位一共也没有多少,总要照顾到方方面面以及候补多年的人员,如果姓薛者俱都入选,挤占了大量名额,门下就不好安排了。”

    张昌仪指着他的鼻子道:“事情是你办砸了的,自然你去想办法!就这么定了,把所有姓薛的都给他一个官儿做,不能坏了张某的信誉!”

    这时张同休在花厅中大声笑喊道:“昌仪快来,杨将军到了!”

    张昌仪冷冷地道:“你看着办吧,要么姓薛的一十四人俱都为官,要么你姜琳辞官滚蛋!”说罢一甩袖子便往花厅走去。姜琳傻在原地,怔怔良久,才长叹一声:“在人屋檐下,怎能不低头?”

    要保住他的前程,张昌仪的要求必然得答应,这一来他必须推翻原来的安排,可是大选官每一次都是朝野瞩目,牵涉到方方面面的利益和关系,每动一个人,都要考虑到相关的各方势力的反应,何况一下子动这么多人。

    他哪里还有心吃酒,这就得回衙去重新安排了,是以姜琳没往花厅里去,直接从小厅正门出去,唤过一名白府家丁,叫他知会了白一寿一声,就匆匆返回吏部衙门,按张昌仪的要求运作薛姓者尽皆为官事宜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薛姓老祖宗在天上大发神威,那些姓薛的候补官儿今年尽皆盼来了“甘霖”,此等按姓入仕之事,古往今来,也就是武周朝发生过这么一例。

    ※※※※※※※※※※※※※※※※※※※※※※※※※※

    杨帆由白一寿陪着进了花厢,为他逐一引见各位来宾,张同休等张家兄弟七八人,其中有的杨帆见过,有的还是头一回相识,这些因二张受宠地位水涨船高,平素已然有些目中无人的贵介公子对杨帆倒很是友善。

    接下来就是二张一派的人员了,其中很多都是京都豪门子弟,如今正有官职在身且地位较高的有宗楚客、宗晋卿等兄弟,还有凤阁舍人李迥秀,本来还有一位吏部侍郎姜琳的,此刻已经返回吏部收拾烂摊子去了。

    这些人对杨帆亦十分友善,其中不少人身份地位都比杨帆为高,却对杨帆如此客气,不太合乎张党一向飞扬跋扈的风格,这令杨帆有些奇怪,不过他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道理,礼下于人,不是有所求,必是有所谋。

    如今想来,张易之安插陆毛峰到千骑只是他的第一步,也是一个试探,杨帆如此配合,让他产生了招揽杨帆似乎也不无可能的想法,今日这班权贵对杨帆如此礼遇,怕是因为已经知道了二张的打算。这个张易之的胃口越来越大,他竟想把千骑一口吞下,变成他的势力。

    杨帆心中暗暗做着打算,与诸位来宾客套一番,正说着话儿,前边有人来报,张氏兄弟到了。白一寿、白一丁兄弟赶紧起身,白一寿先扬声吩咐道:“来人,请老夫人和夫人同去前门相迎!”

    杨帆暗自惊讶,这白一寿好歹也是三品大员,如此巴结也有些太不顾体面了吧,迎接张氏兄弟何必要女眷出迎,尤其是叫他夫人出迎也就是了,居然还要劳动他的老母亲出迎。

    片刻功夫,张氏夫人就扶了白发苍苍的婆婆出来,众人忙见过了老夫人和夫人,看这婆媳诰命,俱都一身盛装,想必是早已准备妥当,在后宅等着一起迎接客人了。

    随后,白氏兄弟与张同休、李迥秀、宗楚客等人,再加上白一寿的老娘和夫人一起迎出府门,杨帆自然也在其列,一群人到了府前,就见门前三辆牛车,又有鲜衣怒马的数十名奴仆恭列两旁。

    白一寿兄弟二人便率先哈哈大笑着迎出去:“五郎、六郎,白某兄弟迎接来迟,失礼、失礼!”

    二张却不进门,张易之回身向第一辆垂挂着帷幔的轻车浅施一礼,恭声道:“娘亲,白府到了!”

    杨帆这才恍然:“难怪白一寿把老娘和夫人都拖出来一起迎客,倒不是如此不要面皮,原来张易之的母亲也到了。”

    帷幔一掀,一个眉目如画的小侍婢扶了一个锦衣彩裙的妇人出来。还不等看清那女人模样,白一寿兄弟二人便长揖下去:“见过老夫人!”

    白一寿如今五旬年纪,张易之却是弱冠少年,张易之的娘亲如今不到四旬,比起他来还要小的多,可他自认为二张门下,对张易之的母亲自然要称老夫人。

    杨帆定晴瞧去,见张易之扶的这位中年妇人虽是徐娘,风韵犹存,能生出张易之这般丰神如玉的俊美少年,其母长相又怎么可能差了。又兼此女出身名门,素有教养,举手投足自然优雅。

    张易之扶了娘亲下车,才向众人含笑道:“易之供职于宫廷,不能时常侍奉于母亲膝下,心中甚是不安,如今有机会出宫,不舍得母亲枯坐家中,可这里又有一班好友多日不见,正作难处,幸赖白兄体贴,邀请家母同来,也好出门散散心。”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