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八百七十六章 早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这些天,杨帆很忙。

    管理军营日常事务、巡察宫里戍卫情况、去“继嗣堂”的秘密据点,同“天柩阁”的那班老头子坐而论道,会见上官世家等在京的派系势力,与张氏兄弟和武三思保持联系必需的交往。

    说起来,这段时间他倒比当初刚刚组建千骑时更加繁忙,只是大多数时候都能回府歇息,可即便回了府,他需要处理的事务也是一桩接一桩,常常等到月上柳梢,这才能熄了烛火回到小蛮或阿奴处歇息。

    今天天色已经很晚了,杨帆仍在书房。

    桌上点着一盏灯,白纱为罩,罩上有青梅一枝,甚是淡雅。

    灯下有美人,妩媚如花影。

    坐在杨帆对面的是古竹婷,这些日子她不再肩负任何任务,只在后宅陪伴小蛮和阿奴。因此衣裳服饰也都随着阿奴做了改变,一件湖丝绸衫,呈月白色,浅绣花纹,做工精细、用料考究。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古姑娘以前可没有穿过衣料如此昂贵的衣裳,刚刚穿上这样柔软贴身、舒适合体的湖丝衣裳时,她还有些不自在,可现在若给她换回粗布衣裳,那娇嫩肌肤才觉不适吧。

    不知是因为整日守在后宅无所事事,所以有了时间和心情描眉点唇,亦或是今夜来见杨帆前刻意地打扮过,坐在灯下的古竹婷显得份外娇媚。

    夏日轻衣薄,柔软贴身的衣料,使她身体的线条温柔而流畅,白净净的肌肤仿佛刚削了皮的香水梨子般丰润水灵,漆黑亮泽的长发挽起成髻,簪一根碧色簪子。显出一种独特的风韵。

    那日古老丈误会了杨帆和女儿的关系,待古竹婷弄明白父亲所思所想,当真是又羞又气。只是,她的心思原本像埋在肥沃土壤里的一颗种子,本来埋的深深的,自家心事自家知,如今被父亲说开,尤其是父母双亲不但不反对,还大有乐见其成的意思。这就像春暖花开,冻土开化,新鲜的空气透进去,让那颗种子悄然发芽。

    原本只是偶尔的遐思绮念,现在这念头是越来越徘徊不去了。尤其是阿奴正有孕在身,杨帆时常过来这边住下照看娘子。古竹婷时常可以看到两人花前月下,幸福美满的样子,心中更是艳羡不已。

    今晚杨帆召她来见,古竹婷明知道不可能事涉私情,还是有些芳心乱跳。爱情于男女,都是生命中必然要经历的一部分。越是压抑的久,一旦触发,越难遏制。

    杨帆看着她,或许是夏夜闷热吧。她的嫩颊泛红,煞是好看。根本看不出以前她是一个随时取人性命的女杀手。

    杨帆犹豫了一下,才道:“我听古老丈说,昔日黔州都督谢祐为讨好今上害死曹王。又恐遭致报复,夜宿高楼。外置层层警卫,内置巨床,以数十妾侍环绕以防刺客。曹王世子花重金聘请你去,夜上高楼,摘其人头,天光大亮,内外人等才发现他尸首异处。”

    古竹婷微微有些意外,不知他何故提起此事,便道:“是!那是十四年前旧事了,奴当时刚刚奉调到‘继嗣堂’做事,宗主为积蓄钱财以便行事,接受曹王世子重金,命奴行刺谢祐。当时同去者并非奴家一人,只是奴身轻体软,故而其他人在外策应,由奴入内行事。”

    杨帆抚掌道:“豆蔻十三余,能行如此大事,实在了不起。”

    古竹婷被他一夸,俏脸更红,轻轻垂下头道:“阿郎何故提起此事?”

    杨帆叹口气道:“实不相瞒,我现在有一桩大事,需要几个人先行着手。本想让你几位兄长去,是你父亲说,潜行匿踪方面的功夫,你几位兄长都不如你。其实此事让你几位兄长去,应该足以完成,只是事关重大,若有你这一等一的高手,那才万无一失,所以……恐怕我要失言了。”

    古竹婷一怔,讶然道:“失言?”

    杨帆道:“是!我原说只要你守在后宅,不再叫你抛头露面的。”

    古竹婷恍然道:“既然情势所需,愿为阿郎效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杨帆忙摆手笑道:“也没那么严重,这一次让你去,绝非杀人。官场自有官场上的规矩,不是一味地杀人就能解决问题的,要杀也只能在官场规则之内杀才有效果,须知杀不是目的,赢才是目的!”

    古竹婷道:“是!一切谨遵阿郎吩咐便是!”

    杨帆道:“好!那么这件事就交给你,由你几位兄长从旁协助。”

    杨帆把事情向古竹婷交待了一遍,古竹婷想了想,担心地道:“阿郎若用这般手段,会不会惹得沈沐大怒,一旦形成不死不休的局面,奴家担心……”

    杨帆失笑道:“当初我跟姜公子对上,阿奴担心我不堪一击。如今显宗在我手中,我和沈沐对上,你又担心我不堪一击。究竟是显宗强大还是隐宗强大,亦或是……你们觉得我太蠢呢?”

    古竹婷在心底里轻轻地叹了口气:“人家还不是担心你的成败得失,关心则乱罢了。”口中却道:“奴哪有敢看轻了阿郎的意思,只是这样一来,恐会惹恼沈沐,不易和解,阿郎须得有所准备才是。”

    杨帆道:“我明白!可你要清楚,这是一场战争,牵涉到官场商场各个方面的一场战争。不管是官场还是商场,都是瞬息万变诡秘莫测的所在,稍不留神就要卷铺盖出局。没有超乎寻常的胆魄、没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没有机警果断的手段,必败无疑。

    胆要大,心要细,外要柔,内要刚。不能一味地示之以弱,该胆大时胆大一回那就是魄力,可以抢占先机。如今是隐宗得陇望蜀、野心滋生,要让他们知道我的本事,感受到我的强硬和坚决,他们才会坐下来跟我好好谈!这些运用。存乎一心罢了。”

    古竹婷侧首想想,灯光映在她的脸上,模样煞是好看。想了片刻,古竹婷轻轻抿着嘴儿笑起来:“是!奴家谨遵阿郎吩咐!”

    杨帆好奇地道:“你笑什么?”

    古竹婷眼波一转,道:“奴家是想到了阿郎接庐陵王还京的事情,阿郎有勇有谋、智计百出,耍得各路刺客、杀手团团乱转。以此智计,自然也能应付得了眼前局面,是奴家枉自担心了。”

    杨帆听了也不禁笑起来。他哪知道古竹婷之所以发笑,却是因为发觉自己对她解释的特别认真。其实她只是杨帆一名属下,叫她做什么只管去做就是了,何需让她明白?她觉得阿郎如此耐心的解释,似乎也不全然是把她当成一名属下看待。因而心生欢喜。

    “阿郎,我什么时候出发?”

    “明日一早!”

    “好!那奴先回去准备了,阿郎……这些日子过于辛苦,也要保重才好!”

    说完这句本不该由一个下属说出,却已稍稍表露了她的情意的话,古竹婷便像一只被鹰盯着的兔子般溜了出去。

    杨帆望着她慌张逃去的样子,轻轻叹了口气。

    古姑娘对他越来越浓的好感。除非他是白痴才察觉不出,可家中娇妻美妾,已令他心满意足,实在无意扩充“后宫”。以致面对古姑娘越来越明显的情愿,偏有一种“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的感觉。

    ※※※※※※※※※※※※※※※※※※※※※※※※※※

    当天夜里,杨帆睡在小蛮房里。一儿一女两个淘气包被提前送去奶娘那儿了。现在这对小家伙已经习惯了爹爹要睡在娘亲这房时,自己就得“退位让贤”的规矩。

    半宿风雨、几度缠绵。天明时分,杨帆起来,推窗一看,只见天地一碧如洗,一开窗子,清新凉爽的气息便扑面而来,窗下绿叶红花湿意欲滴、鲜翠艳红,不禁讶然道:“昨儿晚上下雨了么?”

    小蛮扯了扯薄衾,掩住雪白如腻脂的酥胸,懒洋洋地道:“你睡得跟死猪一样,半夜那雷打得那么响,你都没听到么?”

    杨帆哈哈笑道:“还真没听到,昨夜打雷了么?”

    小蛮娇嗔地白了他一眼,翻身把个光滑的玉背丢给他,道:“关了窗吧,人家还要再睡一会儿。”

    “嗯!”

    杨帆抬头看看天色,道:“阴沉沉的,一会儿怕是还要下,凉爽倒是凉爽了,只怕道路难行。”

    小蛮听了回身道:“怎么,你今儿要回军营么?”

    杨帆道:“军营且不去了,我去刑部一趟,先前拜托了陈郎中一点事情,去他那聊聊。之后再去宫里转转我就回来。你继续睡吧。”

    杨帆关好窗子,穿戴整齐走了出去,小蛮平时要早起练功,可今儿是雨天,昨夜又被郎君折腾了一番,实在有些懒起,打个哈欠便想再睡一阵,睡意刚刚涌起,就听儿子的大嗓门在外边喊起来:“爹爹!下雨啦,水漫过池子啦,蛤蟆……蛤蟆都跳到岸上来啦,爹爹带我去抓蛤蟆。”

    杨帆的声音道:“哎哟我的宝贝儿,爹爹还有事情要做,可不能陪你抓蛤蟆,去找你娘吧,你娘最会抓蛤蟆了,一抓一个准儿。”

    “娘!”杨念祖马上理直气壮地吼。

    “这个坏蛋!诚心不叫人家睡觉!”小蛮慌慌张张地坐起来,抓过衣服就穿,一边穿一边喊:“来啦来啦,娘亲马上就来,你别进来了,快去找个罐儿来,一会儿咱们装蛤蟆……”

    (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