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八十四章 洒家薛怀义!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怀义大和尚与一浊道人作佛道之争的时候,整个出殡队伍都停在那里。棺椁还没抬到地方,不能落地,抬棺材的壮汉初时还好,到后来一个个累得苦不堪言,可是这时众人窃窃私语间,早就透露了这位怀义大师的身份,他们哪敢上前理论。

    这位怀义和尚本是半道出家,不学无术,只是做久了和尚,耳濡目染之下,多少知道一些佛教教义,可是要让他真与这一浊道人理论,仔细辩论起来,自然不是人家对手,此刻一浊道人示弱,他也知道是怕了他身份,便不再与对方讲经辩义,而是蛮横地道:“老道,那你说,如来爷爷和老君爷爷,哪个更厉害些?”

    这和尚说话不伦不类,连如来都被尊称为爷爷了,好在他虽然贬低道教,可是对道教至尊老聃还是不敢太过无礼,所以也冠以爷爷的尊称。

    一浊道人听得啼笑皆非,那时佛教和道教的神仙还没有被那么多话本小说混淆到一块儿,在道教神话中,根本没有诸佛菩萨,在佛经中同样没有三清至尊这些神仙,你叫他如何比较。

    一浊道人吱吱唔唔回答不出,怀义和尚得意洋洋道:“看你模样,是承认如来爷爷比老君爷爷厉害了?”

    这时街上围过来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一浊道人情知争执下去,最后还是自己丢人,实在不想再与这等浑人计较,服个软,让他走人也就是了,于是把牙一咬,道:“想来,如大师所说,如来是比老君的法力更厉害些吧。”

    怀义和尚哈哈大笑,说道:“既然如来爷爷比老君爷爷厉害,你还拜什么天尊,不如就入我佛家,礼拜佛祖吧。”

    “啊?”

    一浊道人大惊道:“这如何使得?佛是佛,道是道,贫道是道家弟子,怎能皈依佛门?”

    怀义和尚把大手一摆,说道:“什么佛家道家,既然老君爷爷不及如来爷爷,那就请如来爷爷坐第一把金交椅,老君爷爷坐第二把金交椅,佛道一家,皆大欢喜!本大师今儿就收你做个弟子,来人,给我的徒弟剃度!”

    当下就抢出几个和尚来,架住一浊道人,抢了他的七星宝剑,摘了他的五岳道冠,扒了他的绛黄法袍,当街摁在地上,他们居然连剃度的家活什儿都带得齐全,当下就有人拿过剃刀,怀义大和尚亲手执刀,当街为一浊道长剃度起来。

    不一会儿,一派仙风道骨的一浊道人就变成了一个头顶光光的老……沙弥。因为他刚刚入门,头上连戒疤都没烧,自然只是个沙弥。

    这一幕,不只把路旁行人看个目瞪口呆,便是那出殡的队伍也看得张口结舌。雪莲姑娘到底还小,眼看着方才脚踏七星步,手舞七星剑的一浊道人,片刻功夫就成了一个光头和尚,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时道路两旁,早已不知有多少人在窃笑,怀义和尚又叫人取来僧袍一件,给一浊道人换上,一个和尚便新鲜出笼了。这时一浊道人那两个小徒弟也被人摁倒在地,七手八脚地剃光了头发,成了两个货真价实的小沙弥。

    怀义和尚看看他们,满意地道:“嗯,这样看着就顺眼多了。你们继续做法事吧,莫耽搁了亡者入土的时间,弘一、弘六,你们两个跟着他们,等他们办完了法事,就领他们回白马寺见我,从此他们就是咱白马寺的人啦。哈哈哈哈……”

    大笑声中,怀义和尚飞身跃上骏马,一打马鞭,就从那送葬的队伍中间招摇而过。

    弘一弘六两个青袍和尚抱着双臂往一浊道……一浊和尚面前一站,歪眉吊眼地道:“走啊,你倒是接着走啊,收了人家的钱,怎么也得给人家把丧事办好才是,半道摞挑子,那不是损了咱白马寺的名声么?”

    一浊道长欲哭无泪,他自幼出家,做了一辈子道士,如今莫名其妙变了和尚,只好羞愧地挥起七星宝剑,继续做法事。

    弘一和尚道:“嗳我说,你怎么还鼓捣七星剑呐,你现在是个和尚。”

    一浊以袖掩面,悄悄对他说道:“惭愧,贫道……”

    弘一打断他的话道:“师弟!咱们师兄弟,现在共有十五人,你刚入门,就排十六,咱们都是弘字辈的,你是弘十六,得叫我们师兄。”

    一浊道长垂下头,眼含热泪,抽抽答答地道:“师兄,贫……僧,不会念佛家的往生咒啊!”

    弘一揉了揉鼻子,问旁边那和尚:“弘六,你会么?”

    弘六道:“屁,我哪会呀。”

    统一挥手道:“行了行了,你会啥就做啥,继续,赶紧做完法事,跟着我们去见师傅。”

    一浊道人无奈,只得继续做起了法事。

    只见一个光头和尚,穿着一袭灰色的僧袍,脚踏七星步,手舞七星剑,口中念念有词:“三清三境慈悲主,道经师宝大天尊,祥光初照下罗丰,接引亡者登道岸。云驭已降,鹤驾来临,法会大开,八卦高悬呐……”

    在路人一片惊愕的目光中,几个和尚念着道家的度亡经咒,引着出殡队伍沿着建春大街向建春门方向走去……

    ※※※※※※※※※※※※※※※※※※※※※※※※※

    路边有些百姓还不知道那大和尚身份,免不了啧啧称奇,探问究竟。有人就道:“那大和尚是谁?怎地这般霸道!看他徒弟众多,个个都不似好路数,那老道怕吃亏,忍也就忍了,可这出殡的人家可是杨郎中家啊,怎么也忍气吞声了?”

    “嘿!你还真是孤陋寡闻呐!你没听见那老道称呼那大和尚为怀义大师?你没听那大和尚说他来自白马寺?你说他是什么来头,嘿嘿!”

    “啊呀!莫非……那和尚就是薛怀义?”

    “嘘!人家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那是何等人物,就连天后的侄儿武承嗣、武三思见了他,都得恭恭敬敬尊一声薛师,不要说杨郎中已经死了,就算杨郎中还活着,也不敢在这位爷面前指手划脚啊。”

    众人言语之间,便把这位的白马寺主持的事迹透露了出来。

    原来,这位俗家姓薛,法号怀义的大和尚本名叫冯小宝,原是洛阳街头一个耍枪棒卖药的江湖汉,因为体魄强健,容貌英俊,后来因缘际会,成了武则天的面首。

    武则天得了冯小宝这样年轻强壮的男人,心中大为可意,可他一个壮年男子,出入宫闱必然惹人非议,李唐宗室不是好道就是好佛,佛道两家的高僧真人出入宫闱乃是寻常事,武则天就灵机一动,让他剃发出家了。

    武则天一道旨意,就让洛阳白马寺主持把位子让给了冯小宝。武则天本人是极重视门第的,她武家本就是关陇贵族,因为爱极了冯小宝,又怕他出身卑贱,叫人鄙视,所以又想了个法儿,给他改名薛怀义,让他七拐八绕地和女儿太平公主的丈夫薛绍挂上钩,成了薛家的人,薛绍也要尊称他一声叔父。

    这薛怀义给武后效力,可不仅仅是在床榻之上,他还当真是做过几件大事的。其中一件就是修“明堂”。

    “明堂”是儒家经典所记载的天子布正之所,修建明堂对武则天来说,不仅仅是一座建筑那么简单,其中有着深刻的政治意义,而这件庞大的工程,就是由薛怀义设计、监造的。当然,具体的设计自然有专门的匠人,可是薛怀义虽不学无术,腹中却有许多奇思妙想。

    这座“明堂”被他建造的恢宏壮丽、气势不凡,足足有三十层楼高,成为中原有史以来最为庞大的一组宫殿建筑。这么庞大的建筑,薛怀义仅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建成了,这还不算,他还在明堂后面,建了一座更高的“天堂”。

    这“天堂”有多大、多高呢?“天堂”共五层,建到第三层时,就已凌驾于“明堂”之上,“天堂”中有一尊大佛,是依照武则天的容貌建造的,这尊大佛一个小手指上就能站好几十个人。

    许多读者或许在《狄仁杰之通天帝国》这部电影中已经见识过这尊大佛的神采。而这尊大佛,就放在“天堂”之中,“天堂”到底有多大,可想而知。

    近来,薛怀义更是威风,因为年初的时候,武则天任命他为新平道行军大总管讨伐突厥。薛怀义只是个卖药的,他手下那些将领可不是吃素的,突厥人听说唐军来势汹汹,便避而不战。

    薛怀义是真想跟突厥人打一场,结果在草原上晃悠了几个月,也没找着敌人的踪影,只好“凯旋”而归。武则天因为这桩功劳,又给他加封了一个二品的辅国大将军,他的气焰便更加嚣张。

    只是或许是因为武后近来国务繁忙,很长时间没有召他进宫侍寝了,冯小宝别的事都敢做,唯独不敢给武则天“戴绿帽子”,他一个精壮男人,无所事事,还能做什么?只好把自己旧日相熟的一班泼皮都召到白马寺削发为僧,每日里酒肉不断。

    他自己做了和尚,就看不得别人长头发,平常人他也没办法,总不能把洛阳百万民众都剃成秃子吧,所以就拿道人出气。

    当然,薛怀义此举也另有深意,他看似粗鲁,其实也是个极聪明的人,知道道家与李唐宗室密切相关,是保李唐的,而武后想革李唐之命,因此需要扬佛抑道,他这么做,也是用他的法子给武则天造势。

    因此上,自打他回了洛阳,每日里鲜衣怒马,驰骋街头,只要看见道士,一定抓来剃度做和尚,这个消息已经渐渐传开,那弘首观观主一浊道人业已有所耳闻,所以方才一看见他,就下意识地想躲起来,想不到还是遭了他的毒手。

    杨帆和马桥随着看热闹的人群往坊里走,一路听着他们七嘴八舌地说起有关薛怀义的奇闻佚事,杨帆可从没想过自己以后能跟这个大和尚有所交集,所以也没往心里去。他现在一心想要查的,只有那个苗神客的下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