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九十三章 命案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门外这一声喊,把马桥和鲍银银惊得如数九寒冬一瓢冰水刍头泼下,手足冰凉,呆若木鸡。惊了刹那,鲍银银才颤声道:“是我家那死鬼回来了,他怎地回来了?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马桥也慌了,压低声音,急急问道:“现在还来讲这没用的话语作甚,现在该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门外那人敲着门,大声道:“银银,开门呐,我是阿德!”

    室内两人乱作一团,墙上虽有一扇窗子,却不宽,而且那是撑杆的窗子,间隙较小,那能容马桥这样人高马大的汉子钻出去,马桥抓起衣衫,提起鞋子,匆匆跑到屏风后面,那儿有个马桶,却是解手的地方。

    鲍银银急道:“这儿怎藏得人,万一他要方便,岂不正撞见你?”

    马桥急道:“那该如何是好?”

    鲍银银在室中飞快地一扫,正看见榻边贴墙一组炕柜,忙道:“快,你藏在那后面。”

    马桥无暇多想,急忙藏到炕柜后面,此时已届深秋,谅那突然赶回来的鲍银银丈夫,不至于想夜半开窗,经过这里,从而发现他的踪迹。

    “来了来了,是阿德么?”

    鲍银银见马桥藏好了,急忙穿好睡袍,理了理头发,假作睡意朦胧的模样,迎到门口问道。

    门外的男人大着舌头道:“哈哈,是我啊,娘子,快快开门,为夫可想死你了。”

    鲍银银听声音确是自己丈夫,便拉开门闩,还没等拉门,门就开了,一个黑影从外边跌进来,鲍银银急忙伸手一搀,灯下看去,果然是自己丈夫吴广德,吴广德肩上搭了一个褡裢,喝得脸如猪肝,一股酒气扑面而来。

    鲍银银一见他喝得酩酊大醉,不禁挥手扇了扇酒气,蹙眉问道:“阿德,你怎地这时回来,这时辰……坊门都关了,你怎进得来?你……这是在哪儿喝得这般酩酊大醉?”

    吴广德乜着醉眼,捏了一把她的粉腮,嘿嘿笑道:“我….…我傍晚就进城啦,琢磨着来不及赶回坊里,就……就在城门边上的怀仁坊里投了家客栈,与……与几个一同回来的朋友饮……饮酒……”

    吴广德一边说,一边往屋里走,脚下不稳,东倒西歪,到了榻边,鲍银银一把没拉住,他就重重地倒在了榻上,又伸手一拉,把鲍银银拖到怀里,一边恣意把玩着她胸前嫩肉,一边道:

    “我们……正喝着酒,恰有有一户人家办喜事儿,来坊里接新娘子。嘿!我一瞧,认得,就是咱坊里……呃……坊里的人家,我……我就辞了朋友,跟……跟娶亲的人家一块儿从……从东坊门回来了。”

    原来,这时节成亲,都是晚上办喜事的,故称“昏礼”。

    后来的“婚礼”即由此而来。黄昏举行婚礼,取其阴阳交替之意,如果娘家和婆家离得比较远,又或者迎媳或送女的人家大操大办,那这“昏礼”一直办到三更半夜也是有的。

    我们看《聊斋志异》,里面常有某书生三更半夜,在效野看见排场极大两行灯笼火把,前边吹吹打打,中间一乘小轿,一位郎君骑马相随的场面,那就是举办“昏礼”迎娶新娘子过门的情景。

    吴广德从大梁回来,紧赶慢赶进了洛阳城,眼看着这坊门就该关了,此时回家已经来不及,他就趁旁边的怀仁坊坊门还没关闭的机会,与几个一道儿回来的朋友寻了家客栈住下,晚上纵情饮酒,等着明天回家。

    结果修文坊里这户人家正好晚上成亲,亲家就住在怀仁坊,在吴广德所住的那家小店旁边。晚上成亲,必须得在夜间行走于街市之上,因此这户人家已经事先向官府申报,请领了准予通行的证明,修文坊管东门的两个坊丁也打点好了,在那儿候着迎亲队伍回来再关坊门。

    因此吴广德就跟着这支迎亲队伍一块儿回了修文坊。鲍银银根本没有想到坊门都已经关了,自己丈夫还能回来,这才被他把马桥堵在屋里。好在这吴广德喝得酩酊大醉,看这情形倒不虞泄了奸情,鲍银银安心不少。

    吴广德挪了下身子,呼道:“好渴,娘子,打杯水来。”

    鲍银银应了一声,挣脱他的怀抱,去倒了杯水来,吴广德闭着双眼,迷迷糊糊的解了腰间护身的配刀,往枕旁一丢,肩上搭着的褡裢嫌硌人,也解下放到一边,里边有些做生意赚来的金银锭子,因为一头垂在榻边,沉甸甸的,一松手就滑落地上,发出“咚”的一声响。

    吴广德大醉之后已然有了睡意,等鲍银银拿了水回来,吴广德“咕咚咚”灌了个饱儿,打一个酒气熏人的嗝儿,酣声便即起来。

    “夫君,阿德?”

    鲍银银试探着唤了他一声,又轻轻推了推他,见他毫无反应,这才轻步走向柜后,向马桥招了招手,向外使了一个眼色。

    马桥探头向外看了一眼,见那从大梁回来的商贾吴广德已呼呼大睡,连忙蹑手蹑脚地走出来,站在屏风后面急急穿戴起来,鲍银银也不敢作声,只是帮着他匆匆穿戴,两个人好似演默剧似的。

    马桥穿戴已毕,趿上靴子,正要逃出房去,忽然觉得还差了点儿什么,猛然醒起方才匆忙搂了衣服鞋子逃到柜后,头上的幞头竟然忘了拿。

    马桥四下一望,不禁吓了一跳,他的幞头就在枕边,正被吴广德的腰刀压住,幸好吴广德喝得大醉回来,否则自己必定被他发现无疑了。

    马桥赶紧指指吴广德枕边幞头,鲍银银扭头看了一眼,有些害怕又有些紧张,她迟疑地看着马桥,马桥恼了,作势跺了跺脚,又向吴广德使劲努了努嘴儿,狠狠瞪了鲍银银一眼。

    鲍银银犹豫片刻,把牙一咬,就转身走去,她轻轻从吴广德身边抓起那口腰刀,又飞快地跑回马桥身边,声音微微有些发颤,小声道:“这样成么?他回来,可是有坊里成亲人家看到的,你把他杀了,如何不惊动官府?真要杀他,莫不如等他来年开春再赴大梁的时候动手,半道杀了,野地里一埋,人不知鬼不觉,等个一年半载,奴家向官府报个失踪,再与你做个真正夫妻。”

    马桥见她捧刀回来,心中已是奇怪,不知她把刀拿来做什么,再听了她的这番话,不觉怵然一惊,他盯着这个刚刚还与自己欢好过的女人,仿佛才认识她似的。他痴迷于这个妇人的媚,却不知她的心这么毒。一夜夫妻百日恩呐,她怎么就狠得下心?

    鲍银银见他盯着自己的眼神变得怪异起来,还以为他心中不悦,忙小声解释道:“冤家,人家哪里是不肯从你,只是担心你做得不干净,官府查问起来,终究是个麻烦。你若有妥当办法,人家便与你现在就解决了这个厌物又怎的?”

    马桥再也忍不住心头怒气,伸手一推鲍银银,大步走过去,抓起他的幞头转身就走,鲍银银这才明白他的意思,不由“啊”了一声,羞得满面通红。马桥对这蛇蝎妇人已是厌憎之极,寒着脸也不说话,举步就往外走。

    鲍银银瞧他脸色,心中惶恐,连忙上前拉住他,低声下气地解释道:“是奴家误会了,桥郎切勿生气……”

    马桥低声骂道:“猪狗心肠,什么东西!”把臂一振,甩脱了鲍银银,举步就往外走,鲍银银穿着布袜,地板上立足不稳,哎呀一声便向后倒去,马桥理也不理,推门便走。

    那装金银锞子的褡裢落在地上,鲍银银往后一摔,后脑勺正磕在金锞子上,鲜血汩汩,顿时就摔得昏迷不醒了。马桥已然离去,毫未察觉,吴广德躺在榻上呼呼大睡,竟也丝毫不知。

    次日天明,因为马桥今日不用当值,不用起那么早,故而睡到太阳高升才迟迟起来。马桥洗漱已毕,穿戴停当,慢悠悠地出了家门,就见街坊邻居脚步匆匆,都往一个方向赶去,心中不觉诧异,正想拉住个人问问出了什么事情,就见苏坊正匆匆忙忙跑来。

    马桥赶紧迎上去道:“坊正,这是出了什么事了,大家都急匆匆去看什么呢?”

    苏坊正跺脚道:“晦气呀,真是晦气!咱们坊里近日来连连出事,真是招了邪祟了,老夫得赶紧找个道人来做做驱邪法事才成。”说完就急匆匆过去了。

    马桥听得目瞪口呆,正想随着人群追上去看看,又见江旭宁也急匆匆跑来,忙上前拦住她道:“小宁,你不做你的生意,这是看什么热阄去,咱们坊里头闹鬼了么?”

    江旭宁见是马桥,便站住脚步,道:“可不得了,昨儿咱们坊里的行商吴广德酒醉回来,也不知怎地,竟然失手打死了娘子,今儿一早酒醉醒来方才发觉,他那娘子尸骨已寒,救不得了。如今事情张扬开来,鲍家上门,又哭又闹,官府里也来了人,要抓他归案呢。”

    “啊?!”

    马桥一听,顿时怔立当场。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