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九十四章 太师傅的教诲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浪遏飞舟,惊涛拍崖,几只海鸥贴着浪尖一掠而过。

    一位白发白须的麻衣老人稳稳地坐在惊涛骇浪间的一块礁石上,手中持着一根钓杆,鱼漂就在一团团白色的浪花间,可那双锐利的老眼似乎依旧能够看得清楚。

    在他身边不远处,被海浪一遍遍地拍打冲刷着的低矮礁岩丛中,站着一个赤足少年,少年光着脊梁,腰间只围了一块兜裆布,稳稳地在湿滑的礁石上扎着马步,任由一个个大浪拍打在他的身上。

    “太师父,您是不知道,您的传奇,在大唐广为流传呢。说起您的大名,那是妇孺皆知,人们都说,虬髯客一生未尝一败,纵横天下,所向无敌。人们还说,虽说您没有夺得天下,但是在绿林道上,古往今来,却是再无一人能与太师父您比肩的了。”

    少年扎着马步,一边任由海浪冲击着自己的身体,一边对高坐崖上垂钓的老者大声说着。

    老者放声大笑道:“纵横天下,未尝一败?世人都是这么传的?嗯,倒也有理,这才符合他们心中的豪杰形象,就算老夫亲自站出来否认,恐怕都是不行的。

    哈哈,这天底下,哪有常胜的将军?哪有不败的英雄?老夫当年闯荡江湖,结识天下豪杰,欲谋大事,何尝没有落败的时候,何尝没有被人追杀得狼狈逃窜的时候?打不过,就要逃,不逃的都是蠢蛋!

    说什么莫以成败论英雄,可是这天下间的俗人太多,有几个人做得到不以成败论英雄?所以啊,做事的时候别的都可以不想,退路一定要想。假如老夫当年便死了,还夸耀个屁,不过就是与杜伏威、窦建德、王伯当、李密之流一样的结果,成王败冠罢了。

    可这些,人家是不会记得的,世人心中的英雄啊,会被吹捧得完美无暇,到最后,你自己都不认得他们说的那个人就是你了。”

    “太师傅也有失败的时候?”

    “当然有,人力有时尽,单打独斗,老夫也不敢妄言天下无敌,更何况,争天下谁会跟你单打独斗,千军万马压上来,你纵有通天的本领,累也能活活把你累死!老夫若非实力不济,又何必远避海外?”

    “呃……,帆儿听说,当年太师父曾入太原府,面见秦王李世民,见他意态扬扬,貌与常异,有王者之气,乃真龙天子之象,于是才洒然退出,散尽家财,远走海外的呀。”

    老者捧腹大笑起来:“啊呀呀我呸!扯他娘的狗蛋!还王者之气,他李二做了皇帝就有王者之气,不做皇帝,他就是李二,上边还有个李大,李大上边还有个‘阿婆面,的李渊,李二哪来的什么鸟王气,哈哈哈,这定是那些捧李二臭脚的无耻文人编排出来的了。”

    麻衣老者乐不可支地道:“隋末天下大乱,各路义军不下百余支,如今安在?老子不是不是不争,是争不过他李渊呐。李家在魏晋时就是‘八大柱国,之一,代代传承,根基深厚,势力庞大,老子先天不足,如何与他相争?放弃争霸,是老夫识时务罢了!”

    他把手中钓杆一收,一尾银色的鲜鱼就活蹦乱跳地提起来,老者麻利地摘下鱼钩,把鱼丢进鱼篓,放好鱼饵,再度往海中一抛,说道:“不过,如今看来,李二虽然称帝,却远不及老夫快活啊!

    这南洋小国,民风朴实,优游自在,无国事烦心,无权谋虞诈,想当年老夫豪情万丈,如今老了老了,大概是看开了吧,反而觉得隋末诸多豪杰,这一辈子过得最快活的,只有远走海外的老夫一人,那些身败命丧的反王固然不及,便是李二那小子,也是大大地不及。”

    麻衣老者睨了一眼站在浪中的少年,又道:“孩儿,你要记着,凡事都要给自己预留退路!做什么事,未虑胜,先虑败!世人都说我虬髯客猛不可当,老夫告诉你,武功,只是小道,一个单纯倚赖武功的人,注定成不了大器,就算他练到天下无敌,也不过是别人手中的一件器物,真正厉害的,是这里!”

    麻衣老者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又道:“匹夫之勇,难成大事。”

    “太师父高见!”

    “嘿嘿,你小子,少拍老夫的马屁,这是老而不死是为贼,心眼多了而已,哈哈哈哈……”

    “哗!”又是一个巨浪扑来,大概是这个浪头蓄势已久,扑得少年上身微微地晃了一晃。

    ※※※※※※※※※※※※※※※※※※※※※※

    杨帆秀气的眉毛皱了皱,倏然从梦中醒来,他微微张开眼睛,只见柴扉外透进一抹清明的光,天快要亮了。

    杨帆缓缓坐起来,小心地穿上鞋子,拉开柴门走出去,迎面就是一座青山,青山半隐于雾霭之中,半山腰上若隐若现的云雾,让视野中的一切都如梦似幻。

    这儿是王屋山的一个山坳。

    氓山距洛阳城不过数十里距离,当天就可赶到,杨帆离开洛阳五天,却是在第三天才赶到氓山,他那两天干什么去了?

    安排退路!

    未虑胜,先虑败。太师傅的这句教诲,他一直谨记心头。

    他先买了匹马,配了一副搭裢,扮成一个行商,在王屋山隐蔽的山坳里找到一户山民,自称是采买山货的商人,交了定钱说要过几天来住些时日,然后便赶去了孟津。在夜探军营的当晚,他把那匹马拴在营外林中,做好了一旦失败的一切准备。

    当丘神绩大笑一声,说出“某已候你多时”的时候杨帆立刻就动了,杨帆一动,当真是静如处子,动若脱兔。他抽身,疾退闪避,上房,扑上院墙,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反应之快、动作之敏捷,简直无法言喻。

    一见那副排场,他就知道计划失败了。暗杀变成了明斗在对方的军营里明斗,无论胜败,他都死定了用他太师傅的话说:“那还打个屁呀!”

    逃不可耻,还可以重整旗鼓,卷土重来。败不可耻,可以再接再励,反败为胜。明知不可为而强为之,那就蠢得不可救药了这样的蠢蛋,死不足惜!

    杨帆不想成为太师傅口中的那个蠢蛋,所以,他果断地溜了。溜的速度之快,甚至把丘神绩都吓了一跳。

    丘神绩拔刀就追,一逃一追途中两人只交手三刀,杨帆后腰被锋利的刀刃切开一道口子。这是杨帆故意让出的一刀,就是借着挨这一刀争取的机会,他顺利地冲出重围,窜进密林,斩断缰绳,骑上了骏马。

    虽然两人只是交手三刀,可两人交手的过程,杨帆直到此刻还记忆犹新。他已确定丘神绩刀法如神,犹在他之上。若是换了他的师傅张暴,当可稳赢丘神绩,就算换了他大师兄张少为,或也可与丘神绩斗个旗鼓相当。

    但是,他不行。

    他练功很刻苦,根基扎得很牢固,可功夫是需要沉淀和积累的,没有一蹴而就的捷径,硬拼,他现在不是对手。

    然而,他要对付丘神绩,也不能再等几年,等自己的功夫更加雄浑强大,等丘神绩年老气衰,那不现实。丘神绩兵权在手,非得和他单打独斗么?他唯一成功的机会只有暗杀。

    可是,重重护卫中的丘神绩既然知道了他的存在,暗杀还有可能么?除非他在丘神绩身边有个眼线,能够准确了解丘神绩的坐卧起居,一点一滴,否则他就算在这营外守上十年,和三天也没有什么区别。

    而丘神绩又是他必须要杀的,如果说一开始他还有些怀疑,杨明笙透露出的这个人,是否真是屠村血案凶手的话,现在他已经确定了,丘神绩摆出的这副阵势,明明白白地表明,他就是屠村血案的幕后元凶。

    杨明笙和蔡东成的死,已经让他提高了警觉。甚至自己远在氓山上面监视军营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周围有自己这样一个人的存在。

    仇,一定要报。可是要杀他谈何容易?

    杨帆负手站在山间,看着那山腰的云、山巅的雾,心中一片迷茫。就像那山间虚无缥缈的云。

    幼年时,他本以为此生再也没有机会为父母亲人申张冤屈,后来,张暴怒闯都督府的身影,在他幼小的心扉上打开了一扇大门,从那时起,他迷恋、追求并苦练武功,希望可以凭借匹夫之勇,快意恩仇。

    然而,现在他才发觉,幕后凶手所拥有的力量实在太大,杨明笙、蔡东成,他可以凭借武力解决,丘神绩不但武功在他之上,而且手中握有兵权,这就远不是他靠个人武力就能对付的了。

    还有那苗神客,从他现在掌握的情况看,这人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士,即便他不会武功,仅凭强壮的身体,想必也能结果这个老弱的文人,然而,仅仅因为苗神客的行踪控制在宫阙里的一个女人手里,他就只能望而兴叹。

    在这个世界上,匹夫之勇,在一些时候甚至可以起到连帝王也做不到的用处,但是在更多数时候,匹夫之勇毫无用武之地,这世上没有真正超越世俗力量的剑仙神侠,那么在庞大的世俗权力面前,个人勇武,可堪一击?

    “或许,我应该掌握权力!权力这把刀,远比武功这把刀更加锋利,然而仕途这条路,却也比投名师习武功还要难上千百倍呵……”

    这个早晨,杨帆望着山上的雾,望着雾中的山,想了许多许多。隐隐约约的,他似乎捕捉到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抓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