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一百二十一章 脱胎换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坐在将校首席的是一个年轻人,二十五六岁年纪,头发是暗红色的,肤色白皙,鼻尖如锥,眼瞳浅蓝,五官俊美,一看就是个胡人。因为他的面相与其他将校不同,所以一开始杨帆就比较注意他,方才在场上击鞠,禁军之中也以此人最为骁勇。

    他正拿着一块手抓羊肉啃得开心,听见丘神绩说要互相通报名姓,便拿起一块毛巾擦擦嘴巴擦擦手,笑哈哈地向对面众僧抱了抱拳,朗声道:“各位大师请了,本人阿史那斛瑟罗!有个汉人名字叫罗克敌,请多指教!”

    丘神绩捋须道:“斛瑟罗是右卫大将军、蒙池都护,统辖弩失毕五部。呵呵,若论官职,斛瑟罗犹在老夫之上呢,只是此番不是领军打仗,而是较量击鞠,不叙军中职阶,老夫占了一个老字,承斛瑟罗将军礼让,让老夫坐了上席,哈哈……”

    丘神绩虽然说得很客气,神气之中却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敬意。因为斛瑟罗是现任的西突厥可汗,突厥分裂之后,西突阙渐渐势微,东突厥重新崛起,势力大张,西突厥在东突厥的压迫下,领土越来越小,势力越来越弱,不得不托庇于大唐。

    而大唐也需要扶持西突厥来牵制东突厥,所以才收留了他和他的部落,斛瑟罗是托庇于唐,寄人篱下,不管大唐封他个什么官,都只是一个虚衔,他真正能指挥的只有他的部众。而丘神绩论官职虽比他略小一些,却是武后的亲信。金吾卫的大将军,权柄远在斛瑟罗之上,自然不需看他脸色。

    斛瑟罗之后坐在第二席的是一位三旬左右身材魁梧的大汉,这人浓眉阔口,一副方正的国字脸,俟斛瑟罗说罢,他也微笑抱拳。简洁明了地介绍道:“在下薛讷,现任右羽林卫中郎将之职!”

    第三个人身材矮壮,五官较平。但是一双眼神十分锐利,他也抱拳道:“在下李湛,现居北门宿卫中郎将一职。”

    第四个人身材魁梧。坐着也似一座山般雄壮,那体形堪与楚狂歌媲美,他的鼻尖较高,眼窝较深,看起来也有一些西域血统,果然,他自我介绍说:“在下野呼利,现任左羽林卫中郎将之职!”

    第五个人面容清瞿白皙,少了些武人的悍猛,多了几分文人的儒雅。但是杨帆可是记得清楚,此人在球场上打法非常凶猛,与此时的儒雅判若两人,他也微微一笑,向对面众僧拱一拱手。道:“在下姓狄,名光远,现任奉宸卫郎将之职!”

    接下来第六个人看起来与杨帆年纪相仿,也是未及弱冠,五官端正,眸正神清。长了一张很讨喜的英俊面孔。他笑吟吟地揖了一揖,说道:“在下王同皎,现任左骁卫果毅都尉之职!”

    这六人之后,分别是魏勇、黎大隐、吕颜、高初,这四人中,魏勇是校尉,黎大隐是旅帅,吕颜和高初官职最小,如今还只是个队正。如此看来,这些人的坐席位置,是完全按照他们的官职高低而设的。

    这四人中,魏勇和黎大隐杨帆已经熟悉了,那吕颜却是个约有二十六七岁的青年,唇上微髭,神情略带冷肃。另一个队正高初比吕颜还小着几岁,眉清目秀,丰神俊逸,他向对面众僧介绍了自己的身份之后,便向杨帆挤一挤眼眼,微笑道:“旁人不知首座大师的名声,在下可是久仰大师英名了。”

    杨帆讶然道:“高兄几时认得在下?”

    高初笑道:“今日实是初次相见,不过首座大师的名号,我早听舍妹说过了。舍妹心高气傲,一向不肯服人的,不过对首座大师您的蹴鞠之技,她可是由衷的佩服呢。”

    杨帆迟疑道:“不知高兄令妹是……?”

    高初道:“舍妹高莹,现在宫中担任女卫,首座去宫中蹴鞠时,可是不止一次从舍妹脚下断过球,气得舍妹回来直向我哭鼻子,怎么首座现在却佯作不识呢?”

    杨帆失声道:“啊!我想起来了,原来那位姑娘是高兄的小妹,哈哈,令妹的球技也是相当高明,令在下佩服的很呢。”

    吕颜打趣道:“听你们这么一说,倒是个不打不相识的场面。高初,我记得令妹还不曾许配人家吧,你看首座大师一表人才,想不想就此认做个妹婿。”

    堂上众人听了都笑,七嘴八舌跟着起哄。高初也是个豪爽的性子,不以为忤,哈哈笑道:“我那妹子在内卫可是官居校尉的,比我这位兄长还要出息一些。要想做我妹婿,怎么也得做个将军才行啊。”

    他们这番说笑原本没有什么,虽说杨帆现在一身袈裟,可是方才也说得明白,上元节后,他就要还俗从军的。可是这里毕竟是方丈禅堂,杨帆现在毕竟还是一个披着袈裟的和尚,而且忝为白马寺首座。

    他们如此说笑,一旁端酒递肉、侍候饭局的一浊道人可看不顺眼了,他站在墙角,捻着山羊胡子,摇头一叹,喃喃自语道:“唉!真是乱七八糟、乌烟瘴气……”

    等众人笑谈几句之后,丘神绩又接过话碴,替这自报名姓的几个人补充介绍了一番,原本听他们自我介绍,个个都是军中将校,杨帆也不觉得怎么,这时一听他们的身世背景,却也不禁为之动容。

    斛瑟罗是现任的继往绝可汗,弩失毕五部首领,那就不用说了,这是世袭罔替的突厥贵族,其余几人竟也多是出身豪门世家。

    薛讷,大唐名将薛仁贵之子。

    李湛,前宰相李义府之子。

    野呼利,右羽林卫大将军李多祚的女婿。

    狄光远,冬官侍郎。江南巡抚使狄仁杰之子。

    王同皎,五姓七望中太原王氏嫡系族人。

    只有剩下来的四个人魏勇、黎大隐、吕颜、高初,似乎没有什么显赫的家世地位,所以丘神绩没有刻意地进行介绍。

    听丘神绩介绍了这些人的家世背景,楚天歌不禁往杨帆身边靠了靠,低声道:“这些人背后都有一个庞大的家族,我看他们甚是钦佩你的技艺。你不妨与他们好生结交一番,这与你的前程大有裨益!”

    杨帆含笑不语,只是飞快地睃了一眼盘膝坐在罗汉床上的丘神绩。心中暗忖:“还不知我会在官场上待多久呢?”

    丘神绩没有注意到杨帆那意味深长的一眼,径自双手按膝,对禁军众人道:“方才。老夫与薛师计议过了,你们这些时日就留在白马寺,专心练习击鞠,间或与白马寺众切磋一下,待上元击鞠赛事结束之后再各归本部。至于斛瑟罗将军么……”

    丘神绩探询地望了一眼罗克敌,罗克敌欠身一笑,道:“克敌如今只是咱们禁军抽选的一名击鞠球手,一切遵从丘大将军安排就是!”

    丘神绩哈哈笑道:“那好,将军如无要事,便也留在这里吧。老夫离开之后。这里的一切就由斛瑟罗将军负责。嗯,一会儿,各位可以先回去一趟,看看有什么没有交代清楚的、有什么需要取用的,都赶紧办好。从明儿开始,你们就长驻白马寺,直到上元灯会!

    清晨,林中的树木、青草、石塔,都挂着一层浅白色的秋霜。

    晨雾在林间缭绕,天空灰蒙蒙的。晨星已经隐去,太阳还未出来。

    马桥手中持着一口戒刀,对着面前的空气,很认真地一刀刀劈着。

    今儿他起了个大早,满心欢喜的以为杨帆要传他什么高妙的武功,还很担心凭自己的资质能否领悟,却不想杨帆教给他的东西竟是如此简单。

    杨帆拿了。戒刀来,站定身子,呼地一刀劈出,便把刀丢给他,叫他有样学样地练劈刀。这一早晨,他没干别的,就是扬刀、劈下、收刀,再扬刀……

    在他劈了几十刀之后,抱臂站在一旁观看的杨帆走过来,就握刀的姿势、出刀的角度、运刀的力道,和做这一连串动作时的呼吸诀窍对他说了几遍,等他记住以后,依旧要他继续练劈刀,然后就自去林中练武了。

    这么简单?

    这就是武功?

    光着脊梁,枯躁、机械地一下下劈砍着,马桥渐渐产生了疑惑。

    不知什么时候,一身短打的杨帆从晨雾间走了回来,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他练刀,当马桥的精力不再集中,手中的刀劈下去时也有些懈怠的时候,突然说道:“其实武功并没有什么神奇的,练武也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武功,说到底,练的只有两样,一是身体,二是技巧。身体,要训练你的力量,让你的力量远超于常人;要训练你的反应,让你的六识远比常人更敏锐;而技巧,则是一代代前辈千锤百炼提炼出来的搏斗技巧。

    我现在让你练的,就是臂力、腰力和腿力,以及它们之间的配合与默契,你每一刀都按照我所教你的法子认真练下去,那就不仅仅是对身体的锻炼,还有运刀技巧、呼吸技巧的锻炼。

    曾经,我在巨浪中站桩,一站就是三年。吃得苦中苦,方成人上人,你要想出人头地,那就继续练下去,你现在多吃一些苦,将来才会多享一些福。如果你坚持不下去,那还是算了吧!”

    马桥深深地吸了口气,双腿一分,脚下重新扎了下去。他的刀比刚才挥得慢了,但是每一刀劈下去都很认真,他完全按照杨帆的要求,无论是握刀的姿势,还是收刀出刀的动作,每一刀劈下都用尽了全力。

    一刀,一刀!

    一百刀,一百刀!

    他的胳膊已经肿了,韧带似乎有些拉伤,若不是那肩上、臂上传来的痛楚刺激着他,他几乎要以为那握刀的手臂已不属于他,但他依旧咬牙忍着,他的动作越来越慢,有时收刀之后,要调整几个呼吸,才能调动全身的力量,努力劈出让他满意的一刀。

    太阳出来了,照着他的一身大汗,阳光映着汗水,闪闪发亮,他依旧咬牙坚持着,认真地劈出每一刀!

    钟声响了,晨起的钟声在整个洛阳城里回荡,这个早晨,也许在某个坊里,正有某个坊丁扣着眼屎,河马似的打着哈欠,一步三颤地去开坊门,但是那个人一定不会叫做马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