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一百二十五章 巧相逢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小帆,你有没有发现,马桥……好象跟以前不太一样了呢。”

    江旭宁小口小口地咬着“油锤”,看着正在跳着“踏歌舞”的马桥,一脸若有所思地道。

    “啥?啥不同?”

    因为大街上太过吵嚷,杨帆没有听清楚,他凑到江旭宁身边,大声问道。

    江旭宁大声说道:“我是说,马桥好象跟以前不太一样了呢。”

    杨帆道:“怎么不一样了?”

    江旭宁摇摇头,道:“我也说不清。我跟马桥从小儿一块长大的,对他再熟悉不过。虽然,他现在看起来还是跟以前一样,可是……就是感觉有点不同。”

    江旭宁歪着头想想,又补充道:“对了!是眼神不同,以前看着他,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心思里只有玩的念头,现在看他么,貌似有一点……嗯……男人的味道!没错,他不再像个小孩子了,有点……像个男人了。”

    杨帆笑了,他转过头去,看着正在兴高采烈地跳舞的马桥,他也感觉到马桥是真的有了很大的变化。他的性格没有变,依旧是一个天生的乐天派,该玩该闹的时候他还是一样没心没肺的穷开心。

    不过,他做事时的态度同以前不一样了。同样的一件事,他以前做和现在做,有了一种截然不同的味道。现在,他不管做什么事,都多了一份认真、一份思考,一份对目标的执着。人生总要有一个目标的,如此,你才不会像没有舵的船一样迷失了前方的路。

    杨帆看着马桥,马桥拉着两个小姑娘的手,一前一后地扬着,和着节拍踏着步子,见杨帆向他望来。还做了个鬼脸。

    杨帆笑道:“桥哥儿打算上元节之后,跟我一块儿加入禁军。”

    “加入禁军?”

    江旭宁惊奇地道:“禁军是那么好当的么?”

    杨帆道:“宁姐,你也不看看我们的后台是谁。那可是白马寺主薛怀义,他说一句话,加入禁军有什么难的?”

    江旭宁看看远处的马桥。又看看杨帆,不敢置信地道:“你们?你们俩当禁军?”

    杨帆笑道:“不行么?我们两个,不见得非得是一辈子做坊丁的命吧。”

    江旭宁高兴起来,道:“那当然!不过,你们两个突然有机会做禁军,真的是叫我挺意外的。好,太好了,你们两个,终于有了出息,尤其是马桥。这家伙呀……”

    江旭宁看了眼远处的马桥,欣慰地笑了笑。

    杨帆瞟了她一眼,悠悠地道:“宁姐与那姓柳的已然是了断了婚姻,有没有想过……”

    “想什么?”

    杨帆向马桥扬了扬下巴,微笑道:“有没有想过。做咱们这位未来的大将军夫人?”

    “就他?”

    江旭宁习惯性地给了远处的马桥一个白眼儿,再仔细看看他,白净的脸颊却没来由地红了一下,习惯性地嘲讽他的话竟然没有说出口。

    “给我,还给我,你这两个小王八蛋!”

    马桥突然甩开两位姑娘。向杨帆和江旭宁这边跑过来,两个小孩子嘻嘻哈哈的跑在他前面,猫着腰从杨帆和江旭宁中间钻了过去。

    原来,这场上几百人载歌载舞的场面虽然壮观,但是歌舞中也不免有人会掉落各种东西,当然,一般太贵重的东西照看的好,不大会掉落,即便是掉了一枝钗子,一般也是木制的,不值几个钱。

    所以就有一些小孩子,专门在踏歌的人身边转来转去,如果掉了什么东西,他们就会捡走,马桥头上戴了羊皮的胡帽,头上没有一根毛,光溜溜的挂不住帽子了,他又跳又颠的一通歌舞,那胡帽就掉到了地上,被两个小家伙捡走了。

    小孩子身材小,在人群里穿来穿去的鱼一般灵活,马桥只追了几步就找不到人了,他垂头丧气地回到杨帆和江旭宁身边,摸着光头道:“踏了会歌而已,就把帽子丢了,真是晦气!”说着伸手就去面片儿手中拿“油锤”。

    江旭宁“啪”地一巴掌打落他的手,拈起最后一块油锤,哼了一声道:“拉着人家姑娘的手,跳得不是很舒服吗,你还是继续跳舞去吧。来,小帆,张嘴!”

    “啊~~~”

    杨帆扮起了乖宝宝,把嘴巴张得大大的,江旭宁把最后一块“油锤”投到了他嘴里……杨帆一行三人之中,他的年纪最小,可是说到人生的阅历,命运的起伏,比他年长的马桥和江旭宁远不能与他相比。

    马桥和江旭宁,是洛阳小巷古墙头上的一丛小草,见到的最远的风景,也超不过那一角屋檐,而杨帆却是飘泊在大海上的一丛水草,经历过比他们宽广千百倍的天地,所以他的见识比这两人更高,心志比他们更成熟。

    同样的,在谢小蛮一行人中,或有年龄比小蛮大的,但是论到心志之成熟,却鲜有能与她相比的,虽然她的神情动作有时候看起来娇美中也带些童稚,但是大多数时候,她要比同伴们文静一些。

    此刻正值上元灯会,定鼎街头热闹非凡,伙伴们叽叽喳喳,议论的是哪盏花灯更漂亮,哪个刚走过去的姑娘肩上的披帔很华丽,哪儿正在演奏的音乐很动听,而小蛮注意的却是天上的雪。

    天空中正在下雪,雪花不大,轻轻袅袅的,那种淡远的意境,与一盏盏灯笼散发出来的红色的光相映和,特别的让人着迷。

    飞舞的雪花、迷离的灯光、喧闹的人群,拔河的号子、歌舞的音乐,爆竹的噼啪,构成了一副有声有影、有静有动的优美画面,漫步在这副画面之中,谢小蛮的心境就像夜空中那轮玉盘一样的明月般孤寂。

    在她这个年纪的女孩,或者追求美丽的衣服首饰、或者憧憬自己将嫁的郎君,一些小小的喜悦,就能充满她们小小的心灵。问题是,小蛮的心灵早已被一个人填满了,那一个人的生死与命运已成了她唯一的牵挂。

    妞妞所受到的教育与杨帆截然不同,杨帆在那个年逾百岁的老人开导下,从来没有让童年的磨难在他心里留下什么阴影,他积极、乐观,憧憬美好的未来,他没有忘记自己的责任,也没有忘记追求快乐的人生。

    而小蛮在谢大娘的教导下,从小所受到的教育就是专注和专一。一旦决定了一件事,就一定要完成它,要心无旁骛。所以她的思想和杨帆截然不同,她已习惯了用这样的定性思维去做事。

    所以,她很少会感到快活,除非找到她的阿兄,了结这段心愿,否则,恐怕她一生一世都会背负着这个责任,而没有余力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莹姐,你看那只鲤鱼灯,咦?”

    兰益清信手指去,手指却突然停在空中,她仔细看了看,讶然道:“莹姐,你瞧,你快瞧,那个家伙是不是那个光头小和尚?”

    兰益清口中的光头小和尚,指的就是杨帆。杨帆在宫中几次蹴鞠,虽然以整队实力来说不如大内队,但是他个人的高超球技却折服了宫里的这些姑娘。最近杨帆勤练击鞠,没有去宫里,这些姑娘们踢球时常会想到他,议论他。

    光头小和尚,就是他们给杨帆起的绰号。

    兰益清掐着小蛮腰,气愤地说道:“还是白马寺首座呢,果然是个不守清规的贼和尚!你看,他换了俗家衣裳,鬼鬼祟祟的,还跟一位姑娘在一起呢!”

    “哎呀,真的呢!”

    其他几位姑娘顺着兰益清所指的方向看去,顿时叽叽喳喳起来。

    “真的是他,确实是他!”

    “嗬!我咋觉得他戴上帽子不如光头漂亮呢?”

    “你个花痴!看什么呢,这种不守清规的臭和尚。”

    “嗳,你还别说,他旁边那位姑娘挺俊俏的呢。”

    姑娘们七嘴八舌,好奇看热闹的心思占了七八成,别看她们一口一个臭和尚,其实对杨帆并不反感,杨帆可是修文坊里下至八岁,上至八十,老中青幼四代妇女公认的妇女之友,那魅力可不是盖的。

    对于这个和尚身边领着个大姑娘的行为,姑娘们没太往心里去,谁有闲心义愤填膺地装卫道士,只要人家你情我愿,干卿何事。谢小蛮忽见伙伴们聚在一块儿叽叽喳喳,又不像是看见了什么标新立异的花灯,不由停下脚步,好奇地问道:“怎么了?”

    高莹道:“小蛮,你瞧,那个人是不是光头小和尚?”

    谢小蛮抬头一看,不由微露讶色。

    这时,兰益清已经把小胸脯一挺,骄傲地迎了上去。

    “站住!”

    兰益清把俏巧的尖下巴微微一扬,瞄一眼江旭宁,仿佛“捉奸在床”般得意洋洋:“哼哼!弘**师,你这是往哪里去呀?”

    马桥把大光头一晃,从杨帆身子后面绕了出来,惊喜地道:“哎呀!兰姑娘,你怎么在这儿?”

    兰益清怔了怔,疑惑地看着眼前这个大光头,纳闷地问:“你是谁?你认识本姑娘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