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一百二十七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薛怀义倒是从不亏待自己人,马桥在白马寺里虽然属于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主儿,得的零用钱也着实不少,当下便拦住陆默,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道:“来,给爷们卸下三捆爆竿儿来,”

    陆默陪笑道:“客官您要买爆竿儿,小老儿自然欢迎之至。不过小老儿得把话说在前头,我家这爆竿儿,价钱比旁人家卖的贵,因为我家这爆竿儿……”

    他还没介绍完自家爆竿儿有何奇妙之处,马桥就大大咧咧地道:“爆竿儿不就是爆竿儿么?再贵能贵到哪儿去!搬下来搬下来,该收多少钱,你自己数!”马桥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大大方方地往陆默手里一塞,就去车上搬爆竿。

    兰益清瞧他那副模样,心中气不过,一把拉住欲待离开的谢小蛮,大声叫道:“姐妹们,咱们也买些爆竿儿,今天是上元节,烧点爆竿儿庆贺一下,同时预祝咱们明天蹴鞠大获全胜,夺个魁首!”

    众女子纷纷响应,谢小蛮本待阻止,又想,权当这是为了应节气放爆竿儿便是了,姐妹们难得出宫一次,不必扫了她们的兴致,便微微一笑,没有做声。

    马桥搬了三捆爆竿扔在地上,扭头一瞧,有户人家门口正烧着火盆儿,那户人家买的爆竿已经烧完了,火盆还没熄火也没搬回去,便走过去向那家主人道:“这位老兄,火盆儿借用一下可否?”

    大过节的,都图个吉利喜庆。那家主人含笑点点头,马桥就使两根竿子把火盆支起,架到大街上来,把一捆爆竿一股脑儿放了上去。

    这爆竿里塞了硝石,已经成了是易燃易爆品了,不过这种新兴事物,大家都还没有吃过亏。哪有防范意识。就连陆默这个知道他的爆竿易燃易爆的卖家都没太当回事,在此之前,买他爆竿的人还很少有卖到手当场就放的。有时顶多试上一根。

    更何况此时陆默正喜气洋洋地数着手里的大钱,等他发现马桥把一大捆爆竿儿全都堆到火盆上去,隐隐觉得有些不妥。正要出言制止时,那爆竿儿已经炸了。

    “砰!啪!噼啦!轰!”

    火星四溅,浓烟滚滚,马桥这番举动,本是有心气气那些姑娘们,哪想得到这爆竿儿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吓得他惊叫一声就跳开来,手里正抱着的另一捆爆竿也散落下去,压在了正在燃烧的爆竿上面。

    旁边兰益清和高莹站在车辕上,刚抱起两捆爆竿。火盆上的爆竿一炸,那巨大的声响、喷发的火光,吓得两位姑娘撒手丢了爆竿,急急一跳,闪到一边。两人这一跳一闪。那车上堆积如山的爆竿晃了两晃,“哗啦”一声倾泻下来,把火盆埋在了下面。

    “轰!”

    当时的人没什么安全观念,制作爆竿的那些工匠也不是非常小心,爆竿外面沾了不少硝石粉末,这一滚落下来。更有许多爆竿碰出裂纹,硝石粉沫从中渗出,一沾了火,顿时发出一声沉闷的爆炸声,然后一团火焰就伴着浓烟冲宵而起。

    只见一团硕大的蘑菇云腾空而起,巨大而沉闷的爆炸声震得定鼎大街的地皮为之一颤,随后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就在一片片闪光中密如鼓点般响起。

    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威力这么大的爆竿,更没有听过如此密集的爆炸声,只见闪光不断,爆炸频频,片刻功夫,滚滚的浓烟就弥漫了一大片街面,这时候,才有人惊醒过来,大喊一声:“跑啊!”便以袖掩头,抱头鼠窜。

    那些拉车的伙计也都吓懵了,纷纷丢下车子逃之夭夭,爆炸的火星四处乱窜,很快就引燃了第二辆车子、第三辆车子,爆炸声、火光、烟雾交织成一片,满大街都是狼奔豕突到处逃窜的人群。

    杨帆目瞪口呆地道:“我……我艹!点个炮仗你都能惹出事来!”

    马桥惊慌失措地道:““这……这……怎么就成这样子了?我从小就点炮仗,啥时候见过他娘的这种炮仗!”

    “啊啊啊!天杀的!你不要走!你赔我的爆竿,你陪我的车子!你陪我的钱呐……”

    陆默从滚滚烟雾中钻出来,一眼看见马桥,立即十指箕张,仿佛一只从烟雾里钻出来的厉鬼,向马桥猛扑过去。马桥吓了一跳,伸手拉起江旭宁的小手,叫道:“跑啊!”便撒开脚丫子逃之夭夭了。

    “不好!”

    这爆竿燃烧速度其实远不及后来的鞭炮,问题是大家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速燃,而且威力这么大的爆竿,所以一开始都没想到躲避,等他们发现这爆竿颇具杀伤力时,这才想起避让,已经有些晚了,这才引起了一场大混乱。

    一对穿花袄棉裤的小丫头躲避不及,摔倒在地,在奔逃的人群中只露出两根总角小辫儿,一双小胳膊腿儿。杨帆眼尖,见此情形不由大吃一惊,怕那爆竿烧起的火焰炙伤她们,更怕四处奔逃的人流踩踏致伤,一个掠身,便飞窜过去。这时烟雾缭绕,已经难以视物,他借着方才一瞥所留的记忆掠向她们摔倒的地方。

    几乎与此同时,杨帆身旁又有一道人影,与他一起掠出,杨帆伸手一抄,捞起一个女娃儿夹到肋下,正要伸手去抓另一个女娃儿,那道人影几乎和他重复了同样的动作,抄起一个女娃儿,伸手抓向他的身边。

    两人掌缘微微一碰,同时吃了一惊。杨帆霍地抬头,只见烟雾之中火光一闪,乍然照亮了对方的容貌,赫然正是谢小蛮。

    “轰!”

    一辆车上的爆竹又发出一声巨响,两人同时一甩袖子,拂开飞溅的火星和呛人的烟雾,异口同声道:“走!”便飞身向回掠去……你这个惹祸精,就不能有一回安份点吗!”

    江旭宁被马桥拉着一路逃,越想越好笑。

    马桥一肚子委曲,一边跑一边大声道:“天地良心!你以为我想惹事吗?我只是想气气那些丫头,替自己兄弟争个面子。我怎么知道一捆爆竿儿会炸出那么大的动静!你见过这么容易着火,烧起来这么响、这么脆的炮仗么?真他娘的邪性!”

    马桥一边跑一边发牢骚,跑着跑着突然站住脚步,惊叫一声道:“糟了!”

    马桥忽地想到他只顾拉着江旭宁逃命,却没顾及杨帆,也不知他怎么样了。马桥当然知道杨帆一身武功,身手灵活,不大可能被爆竹炸伤,不过,万一他被那个掌柜的抓住,要他替自己赔偿呢?

    爆竿虽然便宜,几大车的爆竿价钱也不菲,再说那车子也烧了。

    一念及此,马桥立即止步回头,急声道:“不……”

    一个“不”字刚出口,止步不及的江旭宁就撞上来,扑进了他的怀里,嘴唇正印在他的唇上。马桥只觉唇上先是一痛,想是磕得重了,随即却觉一双软软薄薄的唇正印在自己唇上,一时间整个人都僵在那儿。

    他不是个初哥儿,可是江旭宁……,那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玩伴,他也说不清是把小宁当成了姐妹,还是当成了兄弟,总之,似乎是亲情多了一些,他从来没把江旭宁当成一个女人来看待,而现在,她的唇正印在他的唇上。

    磕碰的那一下,嘴唇碰到了牙齿,唇上一疼,嘴里便微微有些腥味儿,马桥的大脑还来不及反应唇是否磕破了,但此刻唇上传来的,却只有软软滑滑的感觉,似乎……还有一些甜香?

    马桥下意识地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

    “啊!”

    江旭宁突然清醒过来,猛地一把把他推开,胸膛急剧起伏着,脸上一片红霞。如果说第一下接触,只是立足不稳造成的一个误会,可是接下来他居然舔自己的嘴唇……,江旭宁像打摆子似的哆嗦起来。

    “果然是甜的。”

    马桥品味了一下,迷迷瞪瞪的双眼突然定在江旭宁脸上,一双眼睛蓦然睁大:“我!刚才亲了她?”

    “他!刚才亲了我?”

    “啊!”

    两个人同时惊叫一声,各自掉头,钻进人群,逃得不知去向。

    “砰!啪……”

    爆竿声依旧此起彼伏,几大车爆竿可不是轻易就能烧完的,滚滚硝烟仿佛一条乌龙,从那几辆车上窜起来,弥漫到整条大街上去,到处一片乌烟瘴气,许多人呛得咳嗽流泪。

    那对女娃儿的爹娘千恩万谢地领着女儿走开了,眼见现场一片混乱,谢小蛮等人也要离开,欲行之际,谢小蛮回过头来,深深地睨了杨帆一眼,她没有说话,只是挑了挑大指。

    杨帆看得出来,这个丫头对自己的作为包括自己的球技,都是有些佩服的,不过,她的眼神充满了倔强和自信,她翘了这一下大指,既是对自己无声的赞扬,却也不无挑战的意味,这是个不肯服输的丫头呢!

    杨帆咧出嘴笑了。

    这时候,太平公主却陷入了麻烦之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