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一百二十九章 你是我的初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坐在这里,似乎整个身子都融入了那神秘的夜空,身边的风让她有一种凌空欲飞的感觉。她可以放下公主的架子,无拘无束,不必记起惨死的丈夫,不必再有那种如履薄冰的感觉,虽然臀下是“一片”看起来很单薄的“树叶”,可它难道还比如今的李唐皇室更加凶险么?

    太平公主自由地呼吸着,游目四顾,欣然看了半晌,才扭头看看杨帆,拍拍自己身边道:“来,你也坐下!”

    杨帆走到她身边坐下,说说:“公主千万小心一些,可别滑下去了,这儿高有百尺,滑下去就完蛋大吉。”

    太平公主哈哈大笑,笑声有些放肆,或许她很久没有这么自由自在地笑过了:“所以叫你来陪我坐呀,如果我滑下去,我就把你拉下去垫背。”

    太平公主笑吟吟地说着,收回双腿蜷起来,双手抱膝,下巴搭在膝盖上,出神地看了一会儿灯火,微微侧着头,睨着杨帆道:“把你的事,说给我听听。”

    杨帆奇怪地道:“我的事?什么事?”

    “一切!”

    太平公主道:“你这人身上有太多让人好奇的东西,我都想知道。”

    杨帆沉默了一会儿,笑了笑道:“我本来,是一个乞儿……”

    杨帆从广州府说起,似乎从他记事起,他就已经是一个流窜于大街小巷的乞儿,他说到被“南洋商人”收留,成年后回到洛阳。虽然在他的叙述中他已经隐瞒了许多东西,但是对这位高高在上从不知民间之事的公主来说,已经是非常新鲜的故事了。

    她认真地倾听着,长长的眼睫毛许久才眨动一下,星光与灯光中,她的眸光一样的璀璨、明亮。等到杨帆把他的事情讲完以后,太平公主轻轻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道:“原来你是个孤儿……”

    杨帆黯然道:“是啊!一个孤儿,无依无靠……”

    太平公主沉默一会儿,淡淡一笑。轻轻地道:“其实……我也是一个孤儿。”

    “殿下……是孤儿?”

    杨帆惊讶地看向她,太平公主眼神痴痴地看着脚前方三尺远处的一盏花灯,幽幽地道:“是啊。你从小就成了孤儿,或许很可怜。可是懂事以后才看着你的亲人一个个离你而去,直到孤苦伶仃一个人,那种孤苦更加难受。”

    杨帆看着她没有说话,太平公主指了指大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说道:“这芸芸众生,我很羡慕。你长大了,很容易就融入进去,我不能,你们就像是水。而我是一滴油,无论我怎么努力,都只能孤零零地飘在上面……”

    她叹息了一声,将双腿搂得更紧,仿佛有些不胜寒冷:“本来。我是有些恼你的,三番五次拒绝我的好意,反倒去抱薛怀义的大腿。哼!就算有薛怀义护着你,本宫想收拾你,也有得是办法。”

    她扭过头来,看着杨帆。眸子里隐隐有些调皮的味道:“不过,看在你我同病相怜的份儿上,就饶过你啦。”

    杨帆苦笑,配合地拱拱手道:“公主宽怀大量,小子感激不尽。”

    太平公主俏脸一板,道:“不过,这件事我可以不计较。但你今晚口出狂言,说什么让本宫也要跪倒在你的脚下,这又怎么说?”

    太平公主扭着头看他,一树灯火,两人就坐在“树叶”间,在花蕊和枝叶的掩映下,底下的人看不见他们,灯光也不能直接照在他们身上,但是他们的眉眼五官,依旧非常清晰,而且更显柔和

    她的眉毛长而清秀,丹凤大眼,眼角微微地向上挑着,乌溜溜的眼珠,更衬得她的眼睛黑白分明,她的眸波是妩媚艳丽的,也是澄澈如水的,妩媚中透着一股少妇的芬芳,澄澈中又有一种少女的纯真,两者在这朦胧的灯光下,便透出一种似是而非的迷离。让人见了便不禁想起一个词来:眼儿媚。太平公主媚的又何只是一双眼睛。

    杨帆被这双眼睛看得有些不自在起来,脸上微微现出窘态:“呃……,在下当时……只是与阿蛮姑娘呛到了那儿,随口说句大话而已,原来……原来公主殿下当时就在,已经听到啦……”

    一个俊俏少年郎,微微露出这般羞涩腼腆的样儿来,那招人爱的模样儿,看在太平公主眼中,不知怎地,心中便是一荡,竟鬼使神差地贴上去,在他唇上吻了一下。

    杨帆顿时呆住了,当太平公主满面娇羞地移开俏脸时,他的嘴上还有一种柔柔软软让人战栗的感觉。他的初吻,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太平公主抢走了!

    原来,亲嘴儿的感觉是这样的,他努力想去回味,却怎么也无法再捕捉到那种既真实又带些虚幻的感觉,体会不到那种**的味道。他身在半空花树之上,魂魄似乎却已飘到了半空之中,没着没落。

    太平公主放开他的唇,脸上便是一阵臊热,羞得她几乎无地自容,她也不知道自己吃错了什么药,怎么会做出这般大胆的行为,这……这也太放荡了吧?好丢人!

    一时间,太平公主只觉得自己的唇和整张脸庞都像涂了辣子似的,麻麻的、烫烫的。天可怜见,除了亲吻她的孩子,她这还是生平头一回亲吻男人的嘴巴呢。方才……怎么会那么冲动?

    太平公主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她这的确是生平头一回亲吻一个成年男子的嘴唇。亲吻,自古有之,但是守礼的君子是不与妻子亲吻的,哪怕是**欢好的时候也不行,因为那是失礼的行为。

    吻,只能用来吻妾。

    如今这世道,严守这种古礼的男人已经不多了,但是薛家是世家大族,驸马薛绍自幼受的就是这种贵族教育,他面对的又是李令月这位高高在上的公主老婆,所以虽然做了几年的夫妻,也不曾做过这种事。

    所以,这是太平公主生平第一次,而且是主动的,与一个男人接吻。

    杨帆怔怔地看着她,光滑而细腻的下颏迎着光,柔柔软软清清秀秀,美妙绝伦。彩灯光线里,她的五官一侧明亮、一侧幽暗,明与幽的相界处,有些羞涩,有些慌乱、有些得意,有些霸道,还有一些莫名的欢喜,竟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好看,让杨帆有一种再度吻上去的冲动。

    太平公主微微侧着头,飘忽的眼神躲闪、躲闪、再躲闪,杨帆依旧在看着她。李令月躲无可躲,于是霍地扬起头来,瞪圆了杏眼,凶巴巴地道:“看!看什么看!今晚这件事,你要是敢说出去,本宫就阉了你!”

    杨帆目瞪口呆……上元节这几天,皇室尤其繁忙。

    那位有名无实的皇帝李旦也被请出来,陪同太后参与各种庆祝活动。

    上元节的前一天,也就是正月十四,皇帝举行“宗亲宴”,奉请天后到场,皇室宗亲俱都列席。

    上元日当天,皇帝和皇太后在明堂召见来京朝贺的各路诸侯、地方大员和外国来使,称为“朝正外藩宴”。席间,宫伎舞女表演大型的宫廷舞蹈,乐师演奏大型的宫廷雅乐,君臣同欢,喻意歌舞升平,太平盛世。期间自然也少不了太后和皇帝对外使和归附大唐的游牧民族的赏赐和抚慰。

    当晚,还要举办皇家宴赏,同宫外一样,皇家也要挂彩灯、赏百戏,太后和皇帝还要携众妃嫔登上则天门,接受百姓的膜拜,与民同乐。期间,王公大臣,朝正外藩和各国使臣都应邀观赏。

    太平公主也在受邀之列,她就是受不了那种一板一眼、有规有矩的庆祝活动,才借口儿子想要热闹,禀明母亲后,带了他们到定鼎大街上易服游览的,却不想,这一夜的上元,当真是一个浪漫的回忆,事后每每想起,太平公主还是不禁为当时的冲动和忘形而眼饧耳热,难以自己。

    上元日第二天,太后和皇帝要正式接见在京供职的文武百官,接受他们的朝拜,由于在京文官居多,到时还要由上官婉儿主持,召开唱诗会,大家吟诗作赋,共庆大唐盛世。同时,还要请高僧入宫讲经。

    这一点,薛怀义是有自知之明的,武则天也知道他不可能真正精通佛教经典,因此请的是真正的佛教高僧老安、神秀两位高僧。这两位高僧还向太后郑重地推荐了禅宗第六祖慧能大师,正所谓“若要佛法兴,除非僧赞僧”,这几位高僧是颇明其中道理的。

    不过慧能深知,武后信仰佛教,重用佛教,借助佛教打压李唐所信奉的道教,固然是佛教兴起的一个莫大机缘,可是一旦失败,也可能给佛教招来灭顶之灾。他是大唐佛教界的最高代表,只要他不出面,佛教就不算对政争涉入太深,那么一旦武氏失败,就还有得转圜的余地,所以以身体病弱为由,婉辞了邀请。

    各种盛大的宫廷宴会到了上元第二天下午,基本上就举行的差不多了,这时蹴鞠、击鞠、相扑等各种娱乐赛事便相继开始。

    上元第二天下午举行的第一项赛事就是相扑,太平公主府最拿手的项目。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