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一百四十七章 吾不欲肖母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狄光远气得浑身发抖,可这时不是与自己兄弟理论的时候,狄光远把那个唐青拉到一边,悄悄问明情况,安抚道:“唐兄,某是狄家二郎光远,你不要着急,这样吧,你先回去,明天上午你来我家,咱们再作详谈,一应损失,我狄家会负责的。”

    唐青见他说的诚恳,便道:“好!你既如此说,我明日登门,再听消息!”

    唐青厌恶地横了狄光昭一眼,转身下楼,狄光昭讪讪地凑上来道:“二哥……”

    狄光远强压了压心火,用尽量平静些的声音道:“你且在这儿等我,雅间里还有几位贵人,我去说一声,咱们一起回家!”

    狄光远匆匆走进雅间,头也不敢抬,拱手作了个团揖,满面羞惭地道:“殿下,两位大将军,各位袍泽好友,狄某家中有些事情,得马上回去一趟。今日之事,真是太失礼了,实在是太失礼了……”

    话未说完,想到三弟如此不肖,败坏门风,辱及父亲一世英名,而且被这么多人看在眼中,用不了一日,就得传遍洛阳城,忽然就落下泪来。

    太平公主微微一笑,柔声道:“所谓龙生九子,各有不同。你是你,他是他,狄公是狄公。这一点,你要想个清楚!”

    狄光远赶紧擦擦眼泪,感激地道:“殿下金玉良言,光远记住了。先行告辞!”

    狄光远向众人又是一个团礼,急忙退了出去,到了雅间外面一看,狄光昭早就跑得无影无踪,狄光远真是要把肺都气炸了,偏偏在这里发作不得,只得强捺怒气。匆匆离去。

    这酒宴本已进行了大半,让狄光昭这一搅,又满席落了灰尘,便进行不下去了,众人为狄仁杰和狄光远惋惜慨叹一番,便草草结束了酒宴。丘神绩起身道:“你等各回各处吧,公主是老夫邀来,自由老夫护送回府!”

    众人自然不会与他抢这差使,纷纷向斛瑟罗告辞离去,太平公主也穿上轻裘。在丘神绩陪同下出了酒楼,登上自己的轻车,丘神绩跨上战马。带着几名扈兵一旁护持着。

    车驾行过两个路口,太平公主忽然拉起窗帘,湛湛秋水向外一瞥,丘神绩乘马于侧,若有所觉。扭头一看,与公主的目光碰个正着。太平公主轻轻点了点头,丘神绩立即翻身下马,一个箭步登上轿车踏板,拉开后门钻进了车厢。

    街头行人不多,四下又有公主府和将军府的大批扈从。丘神绩的动作又是兔起鹘落,敏捷之极,车队依旧前行。竟无一人察觉。

    车中生了暖炉,兽炭烧得正旺。

    太平公主进了车子,便宽去了皮裘,依旧是一身男装,只是在车中要比外面随意一些。她倚在软绵绵的靠垫上。少了几分威严,多了几分慵懒。虽然一身男装。可是往那一坐,胸凸腰细,润玉笑靥,娇俏妩媚之态,谁又会把她看成一个男子。

    车是牛车,车厢极宽广,太平公主的坐榻对面摆着一个锦墩,丘神绩进了车,踏着柔软雪白的波斯地毯走过去,一旋身便在锦墩上坐下来。

    太平公主睇了他一眼,百无聊赖地玩着指甲,问道:“丘将军邀本宫出来,究竟何意?”

    丘神绩双手按膝,微笑道:“老夫邀殿下出游饮宴,一个原因,确实是想让殿下排遣一下心情。至于另一件事……”

    他那杂草似的浓眉微微一扬,目注太平公主,沉声道:“殿下!您是李唐宗室,有一句话,老夫本不该讲。不过,这件事,普天之下,尽人皆知,讲与不讲,它都会发生,而它一旦发生,对每一个人,不管是殿下您,还是丘某,都有莫大干系。老夫是个爽快性子,不想拐弯抹脚,若是直言不讳,对殿下有所冲撞,还望殿下莫怪。”

    太平公主湛湛双眸微微一凝,娇躯坐直了一些,说道:“丘将军但讲无妨,太平不是一个心中存不住事的女人!”

    丘神绩道:“如此,老夫就直言了!”

    丘神绩顿了顿声音,道:“殿下,天后独掌乾坤、摄控天下,如今看来,登基称帝已是必然之举,殿下以为然否?”

    虽然说武则天这番心意,确实已是尽人皆知,可是这层窗户纸就是没有人去捅破,丘神绩现在不但把它说破了,而且是在大唐公主面前,车厢中的气氛登时冷了下来。

    太平公主的身子似乎僵了一僵,然后,她又坐直了一些,凝视着丘神绩,半晌之后,缓缓颔首:“不错!依本宫看来,阿母确有此心。然则,那又怎样?太平只是一个女子罢了。”

    丘神绩哑然失笑,道:“殿下以为老夫是想让殿下您承担起匡扶社稷,以保大唐国器的责任么?不不不……”

    丘神绩连连摇头,微微挺胸道:“丘神绩对天后忠心耿耿,此心天地可鉴!天后要做大唐的太后,丘神绩就是大唐的忠臣!天后要改天换地,那丘神绩……就是天后的忠臣!”

    太平公主目光微微一闪,问道:“那么,丘将军对本宫说起此事,意欲何为?”

    丘神绩轻轻叹了口气,道:“因为……天后春秋已高!”

    “怎么?”

    “那就不能不考虑,天后一旦登基称帝,这江山……将来归属于谁?”

    太平公主轻轻靠回坐枕,淡淡地道:“阿母还有两个儿子,太平还有两位兄长,自古帝王,江山社稷都是传给自己的儿子。阿母若是登基称帝,这太子……当然还是太平的兄长。”

    丘神绩微笑道:“可是,自古不曾有女皇帝!天后一旦登基,就是古往今来第一个女皇帝,女皇帝当然可以把皇位传给自己的儿子,可是这位女皇帝的儿子,同时也是前朝皇帝的儿子。

    那么太子一旦登基,会不会恢复李唐国号?做皇帝的,都希望自己的江山千秋万载,天后不会不考虑这一点吧?再者说,那两位皇子,一向不为天后所爱,这一点,公主殿下应该比老夫更清楚。”

    太平公主眉头微微一蹙,问道:“那么丘将军认为,何人可以为太子?”

    丘神绩缓缓地道:“老夫以为,武氏子侄,实在是比当今皇帝和庐陵王更有机会成为太子!”

    太平公主脸色微微一沉,丘神绩接着道:“但是还有一人,却比武氏子侄,更有可能成为太子!这人却是姓李!”

    太平公主神色一动,急忙问道:“此人是谁?”

    丘神绩缓缓扬起双眸,直视着太平公主,一字一句地道:“当然就是……殿下您!”

    太平公主瞿然一惊,随即哑然失笑,道:“荒唐!本宫一介女子……”

    丘神绩截口道:“既然可以有女皇帝,为什么不可以有女太子?”

    车厢内一片静寂,再无半点声音,只有车轮隐隐的辘辘声,街头远处传来的小贩叫卖声,偶尔传来的战马希聿聿的低低嘶叫声。

    窗帘微微地摇晃着,车厢也微微摇晃着,太平公主一张清水脸蛋儿却像冰一样,不见一丝波澜,过了许久许久,她才缓缓地道:“本宫也姓李,如丘将军方才所言,难道阿母就不担心本宫复李唐国号?”

    丘神绩摇摇头,道:“天后当然不必担心!唯有这天下不再是大唐的天下,公主才有可能成为皇帝。如果公主要复唐,又如何再拥有这皇位?”

    他凝视着太平公主,道:“就算公主殿下自己想让出这皇位,那时弃唐而保女帝的满朝文武又怎么会答应?以天后之睿智,岂会连这一点也想不到?天后最疼殿下,常说殿下最是酷肖与她。

    这天下,天后将取自于唐,而殿下您,是大唐的公主,大唐的公主要做新朝的太子,新臣旧臣都能够接受,如此种种,只要殿下您愿意去争,这太子之位,将没有任何人能争得过你!”

    太平公主轻轻抿了抿鲜润艳丽的唇,缓缓地道:“我想,我明白丘将军的意思了。”

    丘神绩露出满意的笑容,抱拳道:“丘神绩愿为殿下鞍前马后!”

    太平公主俏脸一沉,寒声道:“本宫从来没有想过做太子,更不曾想过做皇帝!”

    丘神绩一怔,笑容僵在脸上。

    太平公主神色凛然,声音中却带着一丝凄楚:“丘将军!我是大唐的公主!大唐的高宗皇帝,是我的父亲!要变这天的,是我的母亲。作为他们的女儿,我能做什么?我该做什么?呵……,我什么都不能做,也不想做!幸好,我是一介女儿身,我不用自讨苦吃地把这担子往自己的肩上挑!我可以心安理得地袖手……”

    丘神绩道:“殿下,只要你点点头,这太子之位唾手可得……”

    太平公主截口道:“拥有整个天下,就一定会快活么?本宫不以为然,在本宫看来,女儿家,相夫教子,足矣!我现在没了丈夫,可我还有孩子,我现在这样活着,很开心!”

    丘神绩急得直搓手,又道:“殿下!”

    太平公主玉面含霜,把袖一拂,沉声道:“本宫已经醉了,就当你今天什么也没有说过。丘将军,请回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