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一百五十七章 夺储之议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李贤就是章怀太子,唐高宗李治第六子,武则天亲生的第二个儿子。

    李贤在胞兄李弘死后被立为皇太子,后来被安了一个谋逆的罪名废为庶人,流放巴州。之后,因为李贤素有贤名,在朝野间极孚人望,成为武则天称帝的一大障碍,于是她又派丘神绩赶赴巴州,勒令李贤自尽。

    李贤死后,武则天以丘神绩错会圣意,枉杀李贤的名义贬他到地方上做刺史,同时恢复了李贤的太子封号,李贤的两个儿子也就得以回到洛阳,重新成了王子,这两个人,当然也是有资格继承皇位的。

    武承嗣道:“不错!这两个小子也不能放过!时不我待啊诸位!天后年事已高,难道要再等个十年八年才去称帝?我们务必要尽快替天后铲除一切障碍,扶保天后顺利登基。武倏暨!”

    武承嗣说着,忽见自己的堂弟武倏暨心不在焉地东张西望,不禁眉头一蹙,憎恶地唤了一声。

    武倏暨是武惟良的第三子,武则天掌权后,把武惟良这位堂兄处死,又把他一家人改为蝮姓贬斥边荒,所以曾有一段时间,武倏暨叫做蝮倏暨。

    后来,武则天权势越来越重,有了改朝换代自立称帝的念头,急需一支绝对忠于自己的力量,于是又把武氏族人一一召回京城,予以重用。蝮倏暨也就蒙恩恢复了武姓,回朝做了官。

    那段被流放的苦难,对不同性格的人,会产生不同的影响,武承嗣、武三思这些人一俟大权在握,就更加的热衷于权力,往昔夹着尾巴做人,而今飞扬跋扈,恨不得把当年的失意十倍百倍地赚回来。

    武倏暨同武承嗣、武三思这两位堂兄却截然不同,他从小就比较沉默、性格懦弱。不喜争强好胜,对名利的**也不强烈。

    他的父亲是被他的姑母武则天下令处死的,他没有能力也没有胆量向自己的姑母复仇,甚至连拒绝武则天的封赏的勇气都没有,可他心底里又不愿意接受杀父仇人的赏赐,那种羞辱、仇恨和无能的感觉交织在一起,让他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了。

    对于武氏族人的野心勃勃,他一向不以为然。他总觉得,凭一个妇人而得天下,这天下绝对坐不安稳。天后不称帝还罢了,如果试图称帝,早晚会给武氏族人惹来塌天大祸,就如当年汉刘邦的皇后吕雉一样。

    所以这些武氏族人在这里兴致勃勃地陶醉于即将成为皇族的幻想中时,武倏暨感到的不是那种兴奋和jī动,而是一种不安和乏味,但是因为他一向的懦弱,他不敢透露自己的真实想法。只能消极对待。

    武承嗣一唤,武倏暨登时回过神来。连忙直起腰,毕恭毕敬地道:“堂兄!”

    武承嗣压了压心头的火气,叩着桌子道:“铲除阻碍天后登基的敌对势力,这件事由我和三思来负责,之后,还要大造声势,组织三教九流各色人等集众请愿。向天后劝进。这件事,你来负责。”

    武倏暨一听,不安地扭了扭身子。说道:“堂兄,小弟才疏学浅,恐力有不逮,误了家族的大事……”

    武三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真要你全盘负责,我还放心不下呢!你只须负责从御史中物色几个机灵大胆、能言善辩的人出来,以备摇旗呐喊,壮我声势,接下来如何安排,自有我来接手!”

    武倏暨松了口气,道:“既如此,那小弟勉为其难,试上一试。”

    武承嗣和武三思对武氏家族的人又耳提面命一番,这才纷纷散去。人前,武承嗣和武三思还算和睦,人后却是谁也不服谁的,众人一俟散去,二人也就各自离开,彼此连一句面子上的寒喧话都没有。

    武承嗣刚刚回到奉先寺,候在门口的家人就上前禀报:“阿郎,金吾卫大将军丘神绩登门求见,已在客堂候您多时了。”

    “哦!丘神绩?”

    武承嗣目光一闪,说道:“去,告诉丘将军,就说某已回来,换过衣裳便去见他!”

    武承嗣走进卧室,没有急着更衣,先是坐在那儿仔细地思索了一阵儿。他跟丘神绩关系还不错,但那是因他们一个是天后的亲戚、一个是天后的心腹,却谈不上私交如何亲密,丘神绩突然登门到访,意欲何为?

    思索一阵,不得头绪,武承嗣只好起身道:“来人,更衣!”

    两个侍婢闻声进来,帮他摘了冠,净了面,挽个道髻,又取出一套熏香的轻袍给他换上,武承嗣收拾停当,施施然地赶到客堂,丘神绩一见他出现,急忙起身抱拳道:“丘神绩见过武相。”

    “哈哈哈,丘将军,劳你久等了,武某今日与族人聚会,刚刚回来,请坐,请坐,坐下谈。”

    武承嗣请丘神绩归座,自己也在主位上坐下来,笑容满面地道:“听闻将军此番率兵入驻龙门为天后值守,大军刚到,想必军务繁忙的很,不知将军登门,可是有什么要事与某商议么?”

    丘神绩微笑道:“丘某今日来,正是有一桩极重要的大事想与武相商量。”

    “哦?”

    武承嗣深深地望了他一眼,轻轻一摆手,侍立于堂下的几个家人立即躬身退了出去。

    武承嗣道:“将军请讲!”

    丘神绩双手扶膝,正容说道:“丘某是个武人,说话喜欢直来直去,就不跟武相绕弯子了。”

    武承嗣呵呵一笑,道:“如此最好,大家绕来绕去,猜来猜去的,忒没意思。武某就喜欢性情直爽的人,丘将军有话但请直言,出得你口,入得我耳,断不会叫他人知道。”

    丘神绩道:“如此,丘某就直言了。武相,如今这天下,虽然还打着李唐的旗号,可是任谁都看得出,天后革李唐之命,改朝换代。已是必然之举!”

    武承嗣一惊,刚要开口说话,丘神绩举手压了压,继续道:“丘某对天后一向忠心耿耿,想必武相也很清楚丘某的为人,若有掩饰之语,实无必要。”

    武承嗣捋了捋胡子,呵呵一笑道:“嗯。那么,丘将军到底想说什么?”

    丘神绩道:“自古以来,新君登基,有一件事都是必然要做的,那就是立储。不知武相对此,有何看法?”

    武承嗣目中精芒倏地一闪,微微倾身向前,专注地道:“不知丘将军对此有什么看法?”

    丘神绩沉声道:“皇储关乎江山社稷,万世太平,不可不予重视。天后一旦登基。武相便不仅仅是朝中宰相,更是皇族中第一人。不管是从宰相之责来讲,还是从皇室宗亲的身份来说,对于皇储人选,武相都该有所考虑才是,莫非武相心中就没有一个合适的人选么?”

    武承嗣摆手道:“嗳!这个,当然是由天后她老人家乾纲独断。如果你要问我,呵呵。以我看来,天后有两个儿子,如今的皇帝陛下和房州的庐陵王。想必将来新朝皇储,也必是这二人之一。”

    丘神绩晒然道:“天后若取李唐而代之,会把李唐的皇帝和宗室王爷立为太子?须知,他们虽是天后之子,也是高宗皇帝之子。他们姓李而不姓武,自古以来,岂有帝王把江山社稷传予外姓人之手的先例?”

    武承嗣狡黠地道:“那么,丘将军以为该如何?”

    丘神绩知道武承嗣还不大清楚自己的来意,是不敢表白态度的,因此直截了当地道:“丘某以为,天后登基,皇储必选于武氏。而武氏各房中,不管是从才干、宗法还是血缘上,武相您说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所以,这皇储理当选择武相,才上顺天心,下合民意!”

    武承嗣“大吃一惊。”慌忙摆手道:“丘将军此言差矣,武某何德何能,敢为皇储?这种话可千万不要再说了。”

    丘神绩见他装腔作势,便故作失望地叹了口气,缓缓起身道:“唉!若是武相有心,这皇储必定跑不出武相的手心。既然武相无意于皇储之位,那就当丘某不曾说过,也不曾来过!丘某不打扰武相了,这就告辞!”

    “丘将军且慢!”

    武承嗣见状,赶紧抢上前去把他摁住,打个哈哈道:“丘将军,且坐,且坐。这个……皇储么,呵呵呵,不是武某妄自菲薄,确实是心中忐忑,心中忐忑啊。社稷神器,安敢觊觎?不过,武氏一旦成为宗室,诸子侄中,武某为长,为了天后的江山,为了我武氏江山,如果天后愿意把这份重任压在承嗣身上,承嗣自然也是责无旁贷的。”

    武承嗣说到这里,深深地望了丘神绩一眼,道:“承嗣虽无定国安邦之大才,相信若是重用贤明,虚心纳谏,必然也能为天后分忧的。丘将军,可愿助承嗣一臂之力么?”

    丘神绩欣然笑道:“若非如此,丘某今日何必登门拜访?武相若有此心,丘某自当竭尽所能,辅佐武相!”

    “哈哈哈哈,丘将军果然快人快语,来人呐,摆酒,设宴,某要与丘将军痛饮一番!”

    酒席宴上,两人畅开心扉,越唠越是亲近,本来关系就不错,这一下利益攸关,彼此的关系更是亲密无间了。

    借着酒意,丘神绩说出了自己的打算:“新朝甫立,恐怕天后还是会立李旦或者李显为太子的,天后做事,一向谋而后动,以女子之身登基,本就是开前所未有之先河,先立李氏为太子,也是安定天下人心,顺利接掌权力的需要!”

    武承嗣给他满了一杯,颔首道:“神绩所言甚是有理,承嗣也是这么想的,天后一旦登基,必定还会立李旦或李显为太子,不过,这是为了国朝顺利过渡,天下莫起波澜,作不得数的,等天后把这天下牢牢地掌握在手中,嘿嘿……”

    丘神绩道:“如此,武相想问鼎皇储之位,就要明暗相错、阴阳相辅,早早谋划,才能确保万无一失。须知,来日易储,恐怕阻力不只来自于依旧对李唐不肯死心的臣僚,还来自……”

    武承嗣心领神会,道:“这个,某也明白!嘿嘿!我武家想当太子的大有人在呢。神绩,你说明暗相辅,却是怎样一个道理?”

    丘神绩道:“这明,就是要尽心做事,辅佐朝纲。天后毕竟年事已高,许多事情,还要武相去帮着分忧,天后喜欢有才干的人,武相只要充分表现出自己的能力,成为武氏子孙中的佼佼者,还怕入不了天后的法眼?”

    武承嗣连连点头,道:“这是自然,那暗的呢?”

    丘神绩道:“这暗的么……,呵呵,一个篱笆三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武相还要多多结纳朝堂重臣,扶植亲信力量,仅有天后的赏识是不够的,总要握有足以令人侧目的力量,才有资格问鼎这个宝座!”

    武承嗣会心地一笑,道:“不错,神绩言之有理。那么,这阴阳相间,又是指的什么?”

    丘神绩道:“这阴,自然是彻底铲除李唐势力。如今宗室诸王还有一些人不曾被铲除,尤其是李旦、李显这两个皇子,天后不管选择他们之中的哪一个为太子,未来能够把他们扯下太子之位的人,都是最有希望成为太子的人,这一点,不用我说,想必武相也该明白。”

    武承嗣又是一点头,咬牙道:“自然明白!能够把这位太子扳倒的人,就足以证明他在天后心目中的地位,就足以证明他有左右朝纲的力量,那些墙头草自然趋之若鹜,原本就算只有七分的力量,只要办成这件事,势力和名望也足以达到十成!嗯……这阳指的又是什么?”

    丘神绩微微一笑,沉声道:“这阳,就是联姻!”

    武承嗣诧异地道:“吾妻病故后,正室之位倒是一直空着,不过……联姻?你说与谁联姻?”

    丘神绩道:“自然是与李唐公主联姻。武相,除掉李唐宗室,是为了消除隐藏的障碍,可是李唐统治天下数十年,民心民意、各地文武,要说对李唐全无一点忠心,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你能娶一位在朝野间甚有影响的大唐公主,就可以尽可能地获得这些人的支持和认同,也能得到天后更多的宠信和支持!”

    武承嗣目光微微一闪,缓缓道:“这样一位公主,是谁?”

    丘神绩一字一句地道:“自然是……太、平、公、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