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一百六十五章 人约黄昏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太平公主听了武则天的话,微微颔首,无可无不可地道:“既然阿娘吩咐,那女儿就留在龙门留伴阿娘便是。

    武后方才因见女儿落寞寡欢,时不时的就去看她几眼。千金公主瞧在眼中,忙道:“今日天后设宴。君臣欢聚,其乐融融。千金素知太平舞技出色,何不请太平下场歌舞一番,以助天后酒兴呢?”

    武则天看向太平,笑问道:“女儿。为娘许久不见你的歌舞了,今日难得高兴,为娘舞上一曲,如何?”

    太平公主眼见受邀的皇亲国戚个个夫妇同坐,自己形孤影单,不免有些落寞。依稀记起父皇在时,每逢宫廷宴会,李唐宗亲济济一堂,如今却是日渐凋零,已经看不到几个李家人了,更是暗自神伤,便道:“女儿有些乏了,又多饮了几杯,不宜起舞。”

    武后听了脸色微微一沉,正满心欢喜的上官婉儿坐在旁边,一见武后有些不悦,忙道:“一人独舞,不如二人对舞。婉儿愿与公主跳一曲‘双柘枝’,恭祝天后青春永驻,寿与天齐!”

    上官婉儿说着,起身走到太平公主面前,轻轻一拉她的衣袖,一个眼神儿递过去,太平会意,知道母亲一向强势,不宜令她太过难堪,便随之起身,道:“那……女儿便与上官待诏共舞一曲,若是跳的不好,阿母可不许笑我。”

    武后容颜一霁,呵呵笑道:“你这丫头,便被娘亲笑了又怕甚么,再说我儿舞蹈,又岂是这些舞伎比得的,快快舞来。”

    今日盛宴,规格隆重。一向男装打扮的上官婉儿和喜欢穿男装出游的太平公主穿的都是彩衣宫裙,只是一个洁白素雅,一个红如烈火,倒不需要再换上专门的舞服。小太监下去安排,舞伎歌女迅速退下,乐师也停了器乐,专候二人上场,以演奏柘枝舞曲。

    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儿双双下场,在红毡毯上对面站定,一个红衣烈焰、一个白衣胜雪,姿色风情各具特点,偏是一般的迷人,登时吸引了四下所有人的目光。

    “咚!咚咚!”

    乐师们坐在船头,那艘画舫就停在河畔彩坊对面,三声画鼓,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儿云袖一扬,“啪”地一声,双袖一举,蛮腰一摆,恰似凤翼齐张。

    “咚咚隆咚咚……”

    节奏明快的鼓声响起,随即颇具西域风情的各色乐器一起伴奏,让人听着欢快的乐曲声,便有一种随之起舞的魔力。

    场上,太平公主敛肩含颏、拧腰倾胯,右臂蛇一般探向空中,左腿微掩于臀后,妖娆的体态、的曲线,令人怦然心动。上官婉儿与她是同样的动作,不同之处是她扬起的是左臂,吸掩于臀后的是右腿。

    两人一样的动作,对映着,仿佛是一个人对镜独舞,偏是红者如火,白者似雪,色彩鲜明。

    柘枝初出鼓声招,花钿罗衫耸细腰。

    一样细腰,两种妖娆,她们蹲、跪、折腕、旋转,舞姿刚健中带着优雅和柔媚,你进我退,往返回旋,白裙如飞雪旋舞,红裳似烈焰飞腾,再加上两人都是一般的粉光脂艳,看得人如痴如醉。

    “好!好!呵呵,令月跳得真是好啊。自从她为人妻子,朕已很久不曾见过她的舞蹈了,难为这孩子还没有摞下。”

    武则天频频点头,满脸笑容。

    千金公主偷偷窥了眼她的脸色,轻轻地道:“太平年轻貌美,才艺双绝,天后有这样的好女儿,可不为之自豪么。只是……。千金与太平相交甚厚,时常来往,总觉得太平常常郁郁寡欢呢。”

    武则天脸色微微一冷,太平驸马薛绍是她下旨处死的,她也知道这件事对女儿伤害很大,为此还打破了大唐公主食邑最多不超过三百五十户的规定,把太平公主的食邑提高到一千两百户。超过了亲王的规格。大唐的亲王食邑才一千户。同时还赏赐了大笔财物。

    她也知道这些身外之物并不能弥补女儿所受的伤害,她到现在还记得薛绍刚刚被抓进大狱时,女儿跪在自己面前苦苦哀求。痛苦绝望的神情。可是,她只能做到这样了,这个天下对任何人都是公平的。你想有所得,必然有所失,即便强大如她,在帝位与亲情之间,她也无法两全。

    千金公主忙道:“天后,千金的意思是,太平如此青春貌美,岂能就此磋砣一生?

    千金年轻时也守过寡,知道那孤衾寒夜的滋味儿,天后您最疼太平。舍得她如此凄苦么?千金以为,天后您应该早日为太平再择一良婿,到时候夫唱妇和,恩爱圆满,天后您也可以放下一桩心事不是?”

    武则天犹豫地道:“这个朕自然也是想过的。只是……薛绍刚刚死了不到一年。现在便为她另择驸马,似乎有些……”

    千金公主道:“天后过虑了,正因为太平还时常想起亡夫,才应该尽快给她选一驸马才是。”

    武则天有些意动,喃喃自语道:“嗯……,只是不知谁家的儿郎才合适呢?”

    千金公主赶紧道:“这个要说起来。可实在没有人比千金更熟悉了。天后若是有这个意思,那千金马上就开始张罗。”

    武则天也知道千金公主广结善缘,是洛京权贵圈子里的活跃人物,想了想,终于点头道:“好!那么,你替朕好好物色一下,看看谁家的儿郎,配得上朕的女儿!”

    千金公主喜上眉梢,连忙应道:“千金遵旨!”

    武承嗣自后方靠左的一张几案后坐着,向千金公主投来一束目光,千金公主微微颔首,露出一丝笑意。武承嗣大悦,捧杯一饮而尽!

    适时,掌声雷动,四下一片“彩”声,武则天和千金公主向前望去,就见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儿正做到“双柘枝”的最后一个舞姿,一个幅度很大的下腰动作,白者如月,红者如虹,赢了一个满堂彩。

    ※※※※※※※※※※※※※※※※※※※※※

    月亮悄悄上树梢,虫鸣唧唧萦绕耳畔,春风徐徐拂到脸上,更显得林中静寂一片。

    杨帆倚着一棵树站着,百无聊赖地折下一段草茎,在手里玩弄了一会儿,又叼到嘴上去。

    谢小蛮给他送来一张手帕,手帕上有淡而清幽的香气,还有一行秀丽的小字:“月上柳梢时,前番相扑处,盼与郎君一唔,婉儿。”

    杨帆来了,揣着那张带着女儿香的手帕,眼下月儿已经爬上林梢,可是伊人依旧不见踪影,杨帆已经有点望眼欲穿了。

    婉儿离开太平公主的宿处,沿着寺中回廊绕到侧殿,走向侧殿的一道门户。当武则天吩咐她多多陪伴太平公主时,她就知道机会来了,只要不是侍候在武后身边,纵然离开一时,也有得是借口遮掩,谁会追究她的去处。

    侧殿门前站着几名今夜值宿的侍卫,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一见上官婉儿出现,连忙站直了身子,毕恭毕敬地道:“上官待诏。”

    “嗯!”

    上官婉儿浅浅地应了一声,迈步就要出去,一个伙长殷勤地道:“待诏这是要去哪儿?”

    上官婉儿道:“随意走走,散散心。”

    那伙长赶紧道:“天色晚了,待诏要出去,用不用属下带几个人护卫?”

    上官婉儿淡淡地道:“这个地方能出什么事?我喜欢静!”

    那伙长讪讪地应了声是,不敢再言语了。

    上官婉儿姗姗地出了山门,踱进林中小径,一俟离开那几个侍卫的视线,立即加快了脚步:“好不容易才摆脱了令月,时间已经过了,怕不等急了小郎君。”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