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一百八十二章 哥真是草根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此时,杨帆已赶到羽林卫的“百骑”所在,正式进行交接,他已经拿到兵部调令了。

    羽林卫作为元从禁军,在玄武门有一支常驻武装,那就是“百骑”。所谓“百骑”,是天子最为信赖的一支武装力量。事实上,在几年之后,元从禁军又发展出了“千骑”、“万骑”,其性质大同小异,都是证明他们更接近天子罢了。

    而“百骑”明显是其中最核心的一支力量,他们在宫廷禁卫中的地位仅次于“内卫”。

    这里军纪森严,虽然杨帆已经通过了外宫门的检查,在进入玄武门城楼,面见“百骑”旅帅时,依旧受到了严格的盘查。

    杨帆的调令勘合检验无误之后,那守门的士兵乜了他一眼,一摆头道:“跟我来吧!”

    杨帆跟着他往里走,沿着宽宽的石阶一步步上去,还没走到城楼上,后面“蹬蹬蹬”地又上来两个魁梧的大汉,看到那士兵领着杨帆,其中一人便道:“张溪桐,这人是干什么的?”

    领着杨帆的那名士兵笑道:“黄队正,程队正,这人是从大角手调过来的,马上就是咱们‘百骑’的人了。”

    “哦?”

    那两人本来已经超过去了,听到这话却倏地站住脚步,方才问话的那位黄队正扭过身来居高临下地打量杨帆一番,轻蔑地道:“大角手?这帮吹号敲锣的货色里边能有什么人物也配入咱们‘百骑’,这样下去,咱们‘百骑’成甚么了?杂耍么!”

    杨帆看了这人一眼,身材不高,微胖,但是丝毫看不出臃肿的样子。平平无奇的面貌。微微不屑的神情,却自有一股凌然之气。旁边那人身材比他高一些,面容清瞿果毅。不似他的粗鲁,却有一些儒雅气。

    元从禁军是大唐开国便成为天子亲军的一支武装力量,但是传到现在。这支军队已经换了好几辈人。为了保持他们的战斗力,让他们始终成为禁军中最精锐的一支武装,除了最好的装备、严格的训练,每当大唐发生战事时,还会从元从禁军中轮番抽调士兵,到战场上摸爬滚打,体验战场上的血腥厮杀。

    作为精锐中的精锐,“百骑”的每一名成员都是上过战场杀过人的,睥睨之间。自然便有一种威势。然而杨帆在他的逼视之下,神态却异常的从容。

    杨帆一样上过战场,一样杀过人。他上战场杀人的时候。可能比眼前这位黄队正还要小得多,何惧他的气势。面对黄队正的逼视,杨帆笑吟吟地道:“英雄莫问出处,大角手里怎么就不能有真正的血性汉子?黄队正,你这是以貌取人吧?”

    “哟嗬!”

    黄队正瞪着杨帆道:“你来劲儿了,小子,你挺狂的啊!看来你是有些出身来历的,我可先告诉你,不管你家世如何了得,在旁的禁军里边,你能得些照顾,捞些便宜,唯独这‘百骑’,你是想都别想,在这儿,都是靠本事吃饭。”

    杨帆不卑不亢地道:“杨某之所以到这儿来,就是打算靠本事吃饭的!黄队正所言,正合我意!以后如果有什么建功立业的机会,还望黄队正不要忘了杨某,相信杨某不会叫你失望的。”

    如今同以前可不同,杨帆已决心闯一番功业以能迎娶自己的美娇娘,他对军伍仕途便认真起来。军伍之中,顶撞上司固然不妥,可是做一只温顺的绵羊更没出息,这是黄队正出言挑衅,他不能怂了。

    黄队正气笑了,点着头道:“好!好样的!嘴巴够硬,希望你的骨头也够硬!只要有这样的机会,黄某一定不会忘了你的!”

    杨帆微笑道:“那么,杨某就先谢过黄队正了!”

    黄队正哼了一声,转身就走,程队正一直微笑着打量杨帆,这时见黄队正快步离开,忙也跟了上去,低笑道:“这小子我看着有些眼熟,如果我没认错的话,应该就是在击鞠场上大出风头的那个杨帆!”

    “哦?杨帆?杨帆这个名字我倒是听说过,旅帅把他弄来干什么,咱们是‘百骑’,不会也要勤练击鞠,以后参加些劳什子的比赛吧?我去问过旅帅!”

    两人本已向城头侧面走开了,黄队正一扭身,又“蹬蹬蹬”地奔了城楼。

    城楼里面,‘百骑’旅帅许良正在看着杨帆的调令,杨帆与那个叫张溪桐的士兵站在许良对面,黄队正与程队正忽然并肩走了进来。许良瞥了眼刚走进来的二人,继续把调令看完,“嗯”了一声道:“嗯,既然是……”

    黄队正粗声大气地道:“旅帅,我有话说!”

    许良道:“你要说什么?”

    黄队正粗声大气地道:“旅帅,这人是不是叫杨帆?”

    许良颔首道:“不错,你认得他?”

    黄队正道:“不认得!不过我听说过他,不就是在击鞠场上出了次风头么?旅帅,咱们‘百骑’是个什么所在,难道以后也是专事击鞠,只为搏贵人一笑了么?”

    许良皱了皱眉道:“你在胡说些甚么,这调令是兵部勘合,咱们武大将军首肯的,有你黄旭昶多嘴的余地么?”

    黄旭昶把脖子一梗,道:“我不服!咱‘百骑’的弟兄,拉出去个个都是以一当百的英雄好汉,在禁军里边只要一提起‘百骑’,谁不肃然起敬?咱们拎着脑袋浴血沙场拼出来的名声,可不能就这么毁了啊!”

    许良刚想张嘴说话,突地双手一放,“啪”地一个立正,双目直视,大气也不敢喘。

    程队正发现有异,扭头一看,急忙也学许良,“啪”地一个立正,同时扯扯黄旭昶的衣襟。

    门口,一个慢条斯理的声音响起来:“非得上过战场。杀过人。才叫英雄好汉?依你这说,本将军不曾上过战场,杀过敌人。这大将军该换你来做才是!”

    羽林卫大将军武攸宜背负双手,从门口慢慢地踱了进来。

    虽然黄旭昶只是个小小的队正,距武攸宜这位羽林卫大将军的职位差着十万八千里。但是‘百骑’毕竟是羽林卫最核心的武装力量,所以对这里边的人,尤其是担任一定官职的人,武攸宜都是认识的。

    武攸宜横了他一眼,道:“杨帆在上元赛事中相扑第二,这拳脚功夫,还用比么?他会比你黄旭昶差?击鞠大赛杨帆与太平公主、丘大将军、罗大将军等人以五敌十,大败吐蕃,这骑术和马上作战功夫。难道会不如你?”

    黄旭昶不服气地嘟囔了一句,武攸宜瞪着他道:“你说甚么?”

    黄旭昶一抬头,大声道:“卑职说。战场杀敌。骑射第一,卑职不信。他的箭术也一样高明。比箭,他定不如我!”

    武攸宜大怒,刚要呵斥,杨帆微笑道:“论箭,在下是一定不如你黄队正的。不过,什么本事都是练出来的,杨帆既然入了‘百骑’,就不会辱没了这个名号!”

    黄旭昶还没说话,武攸宜就笑容可掬地道:“好!胸怀大志,本将军就喜欢你这样的年轻人。你们退下吧,本将军有事情,要吩咐于你们旅帅。”

    “喏!”

    众人纷纷叉手行礼,退出城楼。

    许良道:“大将军请上坐,不知大将军有何事吩咐卑职。”

    武攸宜把他扯到一边,郑重地道:“许良,我有一件重要的差使交给你!”

    许良面皮子一紧,正容答道:“大将军请吩咐!”

    武攸宜道:“这个杨帆,你要给我看紧了!”

    许良一怔,道:“他有什么问题?”

    武攸宜怒道:“有什么问题?我是说,你要把他给我照看好了,当眼珠子似的看着,可不许他出半点差错!”

    武攸宜心中一惊,这杨帆什么来头,怎么竟要大将军特意跑来下这样一个命令?他怔怔地道:“这个……,卑职还是不甚明白,大将军是说,操练啊、差使啊什么的,都不要安排给他么?”

    武攸宜摇摇头,沉吟道:“这也不妥,他本不必加入‘百骑’的,他既然要来,想必是喜欢行伍中事,少年人嘛,血气方刚,你不让他做事,恐怕他心中反而不喜。凡事,要多安排他去做!”

    “那……”

    武攸宜瞪了他一眼道:“笨蛋!这还用我教你?多派些人跟着,哄着他高兴,护得他周全不就行了?”

    “是是是……”

    许良心里开始毛了,这人倒底什么来历,怎么连大将军对他也……

    手底下有这么一个人,真是太拧巴了!

    杨帆一行人退出城楼,黄旭昶气哼哼地看了杨帆一眼,拔腿就走,杨帆追上两步,唤道:“黄队正!”

    黄旭昶扭过头来,凶巴巴地道:“甚么事?”

    杨帆缓缓地道:“击鞠场上的风光,卑职早就把它忘了,希望黄队正也能把它忘了!卑职一介平民,并非什么豪门大户出身,在宫里和军里,也没有什么靠山!请黄队正不要对卑职抱以成见,杨某是不是一个好兵,咱们回头看!”

    这番话掷地有声,而且语气极其诚恳,黄旭昶听了也不禁动容,他看看杨帆,神色稍缓,刚刚开口想要说点什么,就听一声大叫道:“啊哈!杨兄弟,你果然调进咱们羽林卫了,我跟小魏一听赶紧来看看,哈哈,以后咱们可是一家人喽!”

    杨帆扭头一瞧,来人一个是右羽林卫大将军李多祚的女婿、左羽林卫中郎将野呼利,另一个是左羽林卫旅帅魏勇,黄旭昶和程队正连忙抱拳道:“卑职见过中郎将、见过魏旅帅!”野呼利哈哈笑着,冲过来直接给了杨帆一个熊抱,魏勇则笑吟吟地冲他们摆了摆手。

    野呼利和魏勇跟杨帆亲亲热热地聊了一阵,称兄道弟的一劲儿地起哄要他请酒以示庆祝,刚刚还听杨帆掷地有声地说出什么“在宫里和军里没有什么靠山”的黄旭昶和程队正不禁相顾无语。

    就在这时,楼梯口一声清咳,又有一个优雅的女子声音陡然响起:“杨侍卫,你来一下,本待诏有话问你!”

    野呼利等人扭头一看,纤腰一束,白衣飘飘,竟然是上官婉儿,急忙一起施礼道:“见过上官待诏!”

    这一下,连杨帆也无语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