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一百八十三章 渴望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碟墙垛口,风吹得婉儿衣带飘飘,直欲凌仙。

    杨帆扭头往另一边的几人瞧了一眼,压低声音问道:“婉儿,你怎么来了?”

    城头另一边,野呼利伸出熊掌似的大巴掌,轮番拍着黄旭永和程队正的肩膀,大声叮嘱道:“黄旭永、程腴”你们两个老小子给我听好了,杨帆可是我的小兄弟,从此以后他就是‘百骑,的人了,你们两个可得多照应照应他!”

    上官婉儿有些忸怩,她头脑一热,说来就来了,真的见到了杨帆,却有些难以启齿了。

    杨帆看她神情,不禁有些紧张,忙问道:“可是出什么事了?”

    上官婉儿赶紧摇摇头,她犹豫了一下,这才鼓足勇气道:“你……。”

    “嗯?”

    “算了,我回去了!”

    杨帆急了:“到底什么事呀,别吞吞吐吐的,你倒是说啊!”

    上官婉儿被他问的急了,垂下头,吞吞吐吐地道:“你跟太平公主……。”

    “什么?”

    “哦,我是说,你有没有喜欢了别的女人?”

    “当然没有!”

    上官婉儿霍然抬起头来,两眼闪闪发亮:“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

    “那……,要是人家比婉儿长得漂亮呢?”

    “漂亮,我就得喜欢?什么道理!”

    “那……”要是人家比婉儿家世出身更好呢?”

    “关我什么事!杨帆若要出人头地,总要靠自己的本事才好,若我是为了权势不择手段的人,当初不就答应你说的劝进的主意了?”

    “可是……,可如…如果她生得比婉儿美丽,又比婉儿出身高贵,而且能与你长相厮守呢?我”我现在想多陪陪你都难,我真怕……。”

    “傻丫头,又胡思乱想了,这是绝不可能的事!”

    “你发誓?”

    “我发誓!我要是喜欢了别的女人…。”

    “好啦,不要发誓啦!”

    上官婉儿甜甜一笑道:“人家相信你啦!”

    杨帆迷惑地道:“你专门跑来,就为问这件事?”

    上官婉儿脸蛋一红,腼腆地道:“嗯!”

    杨帆哭笑不得地道:“你到底在想什么啊,怎么突然会想起要来问这个问题?”

    上官婉儿期期艾艾地道:“我……,我……。”

    这时,武攸宜闻讯从楼里走了出来,一见上官待诏亲自赶来,心中不由暗自庆幸:“幸亏我心眼多,先跑去问了问她上官待诏居然不放心,还要亲自赶来,看这样子,这个杨帆必定是姑母的新宠了!”

    武攸宜赶紧迎上来,打个哈哈道:“哎呀呀,上官待诏,你怎么来啦。”

    走到近处,武攸宜呵呵地笑了两声,捋着胡须道:“待诏放心,武某方才已经叮嘱过许良了定会对杨帆多加关照的!”

    杨帆再度无语,远处的黄旭永和程腴川更是连翻白眼儿。

    ※※※※※※※※※※※※※※※※※※※※※※※※※※※

    太平公主府,太平公主接到武攸宜那封措辞很客气、语气很委婉,态度很坚决的拒绝把杨帆划入陪嫁武士的回信,倏地一下攥紧了手中的信,粉面一片铁青。

    薛崇训一溜儿小跑地闯进huā厅一见母亲,便咧嘴笑道:“再娘,抱抱!”

    紧跟进来的老妈子一看公主脸色不好,赶紧追上来抱起薛崇训,哄着他道:“小郎君,咱们去钓鱼去,好大好大的金鱼,漂亮极了!”

    “我不要我不要!我要阿娘抱…。”

    薛崇训咧开小嘴就哭,被那老妈子急急跑出去了。

    听见儿子哭声,太平公主心中更是一阵烦躁,攥着回信的手“砰”地一下狠狠砸在案上。

    室中侍候的下人一见公主大怒,一个个噤若寒蝉大气也不敢出。

    太平公主气咻咻的,良久才定下心神心中疑窦顿起:“武惟良这三个儿子,武攸宜、武攸绪、武攸暨一个比一个懦弱,全都是谨小慎微,不喜欢得罪人的性儿,我只是向他索要一个陪嫁的武官,他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太平公主慢慢蹙起蛾眉,起身踱起了步子,踱了一阵,缓缓站定,心中暗生计较:“一定是有人从中作梗,武攸宜才不敢送我这个顺水人情!可是,对方是什么人?居然让武攸宜如此在意,甚至不惜得罪我?”

    太平公主沉思良久,吩咐道:“把两位大管事给我叫来!”

    旁边侍候的侍婢赶紧退下,不一会儿就有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急急赶来。

    这个男管事身材不高,圆脸微胖,肤色白皙,颌下无须,天生的一张喜庆面孔,笑得一团和气,不过神色间总有一种油滑的感觉。那位中年妇人年纪虽已不小,身材业已发福,但是打扮的一丝不荀,举止气度却自有一种气度。

    这两个人,正是太平公主府的两位大管串,是当年太平公圭的陪嫁太监和宫娥,多年来已成为太平公主的左右手。

    大管事一般只有一位,但是太平公主府极大,所以内事外事分成了两部分,有两位大管事。这个中年男子叫李译,是太平公主府的外管事,中年妇人叫周敌,是太平公主府的内管事。

    二人到了huā厅见过太平,太平公主道:“李译,本宫知道你与诸豪门管事大多都有来往,千金公主府和武承嗣府上的管事,与你相交如何?”

    李译不知道太平公主如此询问究系何意,只得小心地答道:“奴婢盘算着与人为善,多交朋友,与咱们府上只有好处,所以平日里与各位权贵府上的管事们相处的还算不错。千佥公主府和武相府上的管事,与小人的来往川”川还算密切。”

    太平公主冷冷一笑,沉声道:“如此就好,你去查一杳,近来与千金府上和武承嗣府上往来密切的,都有哪些人!”

    李译连忙道:“喏!”

    太平公主又对周敏道:“后天又到宫里采买的时候了,韦团儿必然出宫,你备一份厚礼待她出宫之后,想办法送上礼物,结交一番。有些事,本宫需要从她那里打听打听!”

    周敏心领神会,连忙答应。

    太平公主道:“奸了,你去筹备此事吧,莫小气,团儿掌管宫中采买油水十足,胃口大得很,寻常礼物,不会放在她的眼里!”

    周敏又答应一声,退了下去。

    太平公主又对李译道:“狄老狐回京了吧?”

    狄老狐就是狄仁杰,大唐官场上有种起绰号的风气,哪怕当朝宰相们,也都被人起了绰号,职位相当的或者稍低于他们的官员,甚至会当面喊他们的绰号。狄仁杰在官场上很早就有两个绰号与他为政敌的,称他无良老贼,关系不错的喊他老狐狸。

    能做这等豪门管事的,耳目都灵通的很,若是只顾料理府上那点琐事,根本不可能做到大管事的位置李译对朝中大事大多了解一些,一听这话忙道:“是!狄公已经还京。”

    太平公主点了点头,道:“你替本宫去下一道请束,邀狄老狐赴宴,请韦方质、韦思谦、王方庆几人一同来!”

    太平所言这几位都是当朝的宰相,现如今狄仁杰只是地官侍郎,比这几位的品阶要低一些,太平公主却邀他为主宾几位宰相做陪客,这固然是她面子大,不过她的政治慧眼却也由此可见一斑。

    在武后即将称帝的关键时刻,突然把狄仁杰调回京来,太平公主已经由这些举动准确地半断出武帝新朝中,狄仁杰必为宰相而且,川…很可能后来居上,位列这几位宰相之上!

    千金好利,她突然跑去为自己说亲,必是受人所托。武承嗣虽非庸才,但是与李氏皇族联姻,从而瓦解李氏反抗力量,这种眼光,他没有,必然是有人为他策戈。

    太平公主虽然不得不接受母亲的安排,但她是个有仇必报的性子,这口恶气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她一定要查清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结交团儿,是因为她是武后身边的人。当然,要打听宫里的消息,想知道是谁在维护杨帆,向她的蜜友婉儿打听,就不用费这么多周折。

    可是有些朋友,是君子之交,淡淡如水,太平与婉儿相交多年,深知婉儿的秉性为人,婉儿这人,看起来温文有礼,待人如沐春风,最是善解人意。

    但在对待事物尺度的把握上,最有分寸。兼之为人谨慎,心思缜密如发,所以在母亲身边的这些年,任它朝堂风云变幻,她始终能从容应对。

    这样一个人,如果自己冒然向她打听杨帆的消息,反倒被她揣摩出自己的心思来,没得让她看轻了自己。而如果杨帆的靠山真是来自宫里,恐怕婉儿未必会透露于她,而团儿则不同,一个好利的人,反而好对付一些。

    至于宴请狄仁杰,并且请其他几位宰相赴宴,则是太平公主插手朝堂的第一步。

    权力!她越来越觉得,权力是那般重要。受制于武后,受挫于杨帆,今日又受拒于武攸宜,让她对权力愈发地渴望了!P:这两天拼了,而且都在凌晨更新,一向小气的关关不舍得一连三更的悬赏贴子浪费了,所以都是挺到十二点更新完,再看看书评加加精才睡,结果早上生物钟使然,依旧六点多起床,今天有点撑不住了。俺今天早点睡,明早起来再码,让俺缓口气儿,只要提得起精神,依旧多更以回报大家。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