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一百八十八章 被自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狄仁杰刚要答话,又有一人笑道:‘哈哈!武尚书,好巧好巧,怎地在这里撞见了?哎哟,狄公,您老已经还京了呀?”

    说话这人四十出头,眉目清朗,一身浅绯色官服,腰挂银鱼袋,衣冠楚楚,气质不凡,此人乃是吏部员外郎苏味道。

    这苏味道九岁能诗文,自幼便才华出众,二十岁中进士,早年为咸阳尉,后因卓有政绩,受到吏部侍郎裴行俭的赏识,调到了吏部,还曾两次随裴行俭讨伐突厥,为书记官。

    苏味道与杜审言、崔融、李娇并称为“文章四友。”与李娇并称苏李,乃唐代律诗大家。当然,在笔者看来,这苏味道最大的贡献,一是留了个儿子在眉山,生出个后代叫苏东坡,二是给后世文坛留下了“模棱两可”这句成语。

    苏味道看见武三恩,便上前打声招呼,不意发现狄仁杰也在,忙向他又施了一礼,打个哈哈道:“两位站在这里说什么呢?”

    狄仁杰笑眯眯地道:“狄某刚刚回京,武尚书拳拳盛意,想设宴为狄某接风洗尘呢。”

    苏味道一听,连声道:“当得,当得,狄老德高望重,此番奉调回京,必有大用。两位同朝重臣,正该一团和气。”

    杨帆一旁看着,就见狄仁杰这为老不尊的胖老头儿眸中闪过一抹促狭之色,又道:“可惜狄某坏了肠胃,现如今见不得一点油腥,实在不能赴宴。”

    苏味道一听,忙道:“啊!狄公刚网回京,想必是路途劳累,伤了脾胃。狄公年事已高,虽是小恙,也不可小、觑,既如此的话,还是先戒几日荤腥之物清清肠胃为宜。”

    武三思横了苏味道一眼,对狄仁杰怒道:“狄公昨日还能赴宴怎地今日见了武某,便肚肠不舒服了?”

    狄仁杰嘿嘿地笑道:“想必是吃了不甚洁净的东西了,狄某又不是那能掐会算的活神仙,哪能知道这病啊灾啊的什么时候会来呢!”

    苏味道一瞧二人这番对答知道有些不对劲儿,暗悔不该冒冒失失地插进来,赶紧咳嗽一声道:“啊,两位先聊着,苏某到中书有些事情要办,这就告辞了!”

    一个罗圈揖还没施下去,武三思已然冷笑道:“嘿!狄公说的好!你又不是能掐会算的活神仙,哪知道这病啊灾啊什么时候会登门呢?狄公,你要多保重啊!”说完拂袖而去。

    苏味道一个揖施下去,再直起腰来时,武三恩已扬长而去。

    狄仁杰哈哈一笑拉住苏味道的手臂,唤着他的绰号笑道:“苏模棱啊苏模棱,你这模棱两可的性子可真是一点没变呐。哈哈,武尚书已经走啦,你就跟老夫一块儿进宫吧!”

    苏味道苦笑道:“狄公,苏某不明情况,就冒冒失失地一头扎进来,本就后悔不迭还要被你取笑!”

    狄仁杰瞧他受窘的样子,忍不住捧腹大乐。

    狄仁杰性格倜傥,玩世不恭,一直就是喜欢捉弄人的性子。当年他做司农员外郎的时候因为处断公事时上司从不听他意见,他就当着上司的面大发牢骚说:“员外郎如同侧室,正员官位居正房,这主妇要是难侍候,怎么干也得不到一点笑脸。”弄得那位正员官很是尴尬,后来官儿越做越大,连宰相们也成了他戏弄的对象。

    武后当朝,各方势力错综复杂,苏味道明哲保身,凡事喜欢模棱两可,不过他才学出众,为人品性也极好,明哲保身之举在狄仁杰看来,也是无奈之举,他是很欣赏苏味道的,两人关系一向不错,所以才开了他一个玩笑。

    “走走走,啊,小友,你也一起来,对了,你刚刚说你叫什么来着?”

    狄仁杰弃车与苏味道步行入宫,并不因为杨帆只是一个小小侍卫而冷落了他,也笑吟吟地把他拉上,三人一同前行。

    杨帆道:“伯父,小侄杨帆,现任职于‘百骑”

    狄仁杰诧异地道:“伯父?小友是……”

    狄仁杰听他称呼自己伯父,还以为是哪位世交之子,急急思索一下,一时却想不出是哪位杨姓好友,有个这么大的儿子,而且是自己不曾见过的。

    杨帆道:“是!小侄入禁军后,与光远兄因击鞠而相识,性情相投,结为好友。”

    狄仁杰轻“哦”一声,道:“原来如此,呵呵,你我果真有缘。既是贤侄,你那相救之恩,老夫倒不好一谢再谢了。你若有暇时,不妨到老夫府上与光远聚聚,老夫是很喜欢你这样的少年才俊的。”

    苏味道见狄仁杰对杨帆说话亲热的很,忍不住认真地打量了他几眼,有心想问杨帆对狄仁杰有什么相救之恩,又恐是不足为外人道的事情,方才路遇打声招呼,都能弄得尴尬无比,与己无关的事还是不要打听为妙,便又闭上了嘴巴。

    三人一路说着,就到了武成殿前,杨帆今日告假并不当值,不过他现在是“百骑。”自可随意走动,到了武成殿前,狄仁杰要去面见武后,苏味道要转去中书省,杨帆向两人告辞一声,正想赶回玄武门,却见本司的上官队正黄旭把正站在武成殿门口。

    杨帆走过去,抱拳道:“黄队正!”

    黄旭昶正斜着眼瞅他,这小子说他没有什么家世背景,可好!武攸宜大将军亲自赶来叮嘱许旅帅,李多柞大将军的女婿野呼利和魏旅帅与他称兄道弟,紧跟着天后跟前的上官待诏还不放心,又特地跑来也不知嘱咐他些什么,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儿?

    黄旭昶把虽然性情粗犷,而且尤其的瞧不起这种靠门路往上爬的人物,可他并不是一个白痴,心中再看不过杨帆,这时也不敢故意刁难他了。今日似乎出了什么大事,天后传见“百骑”旅帅,许良把他也带了过来。

    他站在武成殿门口,老远就看见杨帆陪着狄仁杰和苏味道这两位朝廷大员走来,三人居然并肩而行,有说有笑。狄仁杰那是三品大员,苏味道官职虽低些,如今却是在吏部供职,那是什么衙门,管理天下官员迁降的所在。

    一时间,黄旭和更加摸不清这杨m底细了,见他对自己执礼甚恭,便也勉强挤出一副笑容,道:“天后召见旅帅,某陪旅帅同来,在此等候。”

    杨帆喔了一声,倒不便独自回去玄武门了,便道:“既如此,卑职也在此相候,一会儿与队正同返戍地。”

    黄旭永嗯了一声,没有多言。

    狄仁杰到了武成殿第三进院落里,门口内侍通报进去,武则天听说狄仁杰到了,欣然道:“快唤他进来!”说完又向前边侍立的许良挥挥手,道:“你且退下一旁!”

    “百骑”旅帅许良忙退到一边,狄仁杰从门口进来,紧走两步,上前长长一揖,恭声道:“臣狄仁杰,见过天后!”

    武则天道:“免礼,平身!”

    狄仁杰直起身来,武则天仔细地端详了他一番,慨然道:“狄公比起离京时,头发又白了许多啊!”

    狄仁杰欠身道:“臣已老迈了,今见天后英朗如昔,老臣甚感安慰!”

    武则天摇头道:“老啦,老啦,你老啦,朕也老呢”,…”

    她叹息一声,向左右吩咐道:“给国老看座!”

    狄仁杰听到这里,神色微微一震,忙又欠欠身,微微露出一抹感动。

    国老,并不是一个普通的称呼。国老这个称呼一直以来只用来敬称五品以上因年老而致仕的官员,如此称呼在职官员,而且是天后呼之,前所未用,武后的礼遇,不能不让狄仁杰由衷地感动。

    狄仁杰落座,武则天笑望他一眼,道:“国老巡抚江南,甚有善政,朕在京早有耳闻。可是,也有一些人对你在江南所为诸多非议,你可知道他们是谁么?”

    狄仁杰欠身道:“天后若认为臣有错,臣请改之,天后认为臣没有错,那是臣的荣幸。对臣所为,有所非议者,也是为了国朝、为了天后,老臣不想知道他们的名字。”

    武则天笑道:“呵呵,国老有宰相胸襟!”

    狄仁杰忙道:“不敢!”

    武则天笑微微地看了他一眼,道:“国老在江南多有劳累,此番回京交卸了差使,便暂且歇歇,休养一下身心,你可不能服老啊,朕还要用你的。”

    狄仁杰急忙称是,武则天目光一转,看见躬身立在一旁的许良,不由“哦”了一声,道“你看,朕真是老了,放着你这样一位断案高手,居然还在一筹莫展。呵呵,你刚回京,大事朕不烦你,便帮朕去办一桩案子吧!”

    狄仁杰目光一凝,道:“案子?不知天后说的去…”

    武则天淡淡地道:“苗神客死了!”

    狄仁杰目芒微微一缩,没有应声。

    武则天瞟了他一眼,道:“哼!你这头成了精的老狐狸,不用在心里头瞎嘀咕啦,苗神客,不是朕杀的!”

    狄仁杰与武则天年岁相当,在他面前,武则天就像两个年岁相当的老人在叙家常,心情放松下来,说话也随便自然了许多。

    狄仁杰道:“是!然则,他是怎么死的?”

    武则天说人不是她杀的,狄仁杰马上就信了。

    如今的武后,用不着作态,她说不是她,那就一定不是她。

    武则天道:“自缢!”

    。求推荐票,求月票!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