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一百九十二章 笑面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刑部衙门同其他衙门—样,门口只有四个衙差站岗,可是一到这儿,你自然而然地便能感觉到一种与其它衙门截然不同的感觉,那是一种肃杀的氛围,听起来很玄妙,但是这种气氛确实存在。

    然而这种气氛可以让小民望而胆怯,却不可能对狄仁杰这样的人产生什么影响,他到了刑部衙门,不等他说,杨帆便走上去,对守门的衙差说明了狄仁杰的身冇份,一个衙差立即报了进去。

    不一会儿功夫,就听衙门里一声长笑,一个亲切至极的声音道:“哈哈哈,一早就听喜鹊叫,原来是狄公大驾光临!”

    狄仁杰向杨帆挤挤眼睛,轻轻一抖衣衫,举步迎了上去。

    随着声音,斯文倜傥的周兴满面春风地迈出了门槛,狄仁杰刚刚走上台阶,作势欲揖,周兴就一把将他扶住,笑容满面地道:“哎呀呀,狄公,这是干什么,你可行不得礼呀,这不是要折杀周兴么。”

    狄仁杰笑吟吟地道:“狄某是侍郎,足下是尚书,咱们二人差着一品呢,你我见面,下官理应施礼。”

    周兴谦逊地道:“嗳,狄公这是说哪里话来,周兴是晚辈,当初在狄公身边做事,没少受到狄公的提点和教诲,在狄公面前,周兴永远是个晚辈,岂敢托大呀。狄公,快快请进,不知狄公今日登门,可有什么吩咐么?”

    周兴一面说,一面很自然地扶住了狄仁杰的手臂,搀着他往衙门里走,上下台阶、迈跨门槛都格外的小心,那种体贴入微的样子,根本就是一位极为礼敬尊重长辈的人,他的神情和举动绝对没有一丝做作的痕迹。若非他凶名在外,恐怕谁也不会相信这个人就是周兴。

    狄仁杰任由周兴扶着,一边往衙门里走,一边道:“周尚书,狄某今天来,还真是有一件事情想要麻烦你……”

    周兴连忙道:“狄公真是太客气了,您有什么事情,随便打发个人过来说一声不就得了,怎么还能劳动您老呢,不知狄公有什么事情,只管吩咐下来,但凡周兴能办得到的,断无不允之理。”

    狄仁杰道:“呵呵,此事于你周尚书而言,实是举手之劳口不知燕国公现在是关押在刑部大牢还是洛阳府,不管在哪儿,都是归你周尚书管着,狄某……想见一见他,周尚书可肯帮这个忙啊?”

    周兴听了不由“啊”了一声,顿住脚步道:“狄公要见黑齿常之?”

    “正是!”

    狄仁杰也站住脚步,依旧满脸笑容,目光却十分锐利,盯着他问道:“如何?”

    周兴微微错愕的表情迅速一收,黯然叹息一声道:“虽然私见重犯于法不合,可是既然狄公开口,周兴哪有不答应的道理,只不过……”

    狄仁杰神色一紧,追问道:“只不过怎样?”

    周兴又叹了口气,说道:“只不过,这黑齿常之,怕是狄公您见到了也没什么用了。

    狄仁杰心中登时一紧,沉声道:“尚书这话,是什么意思?”

    周兴忱惜地道:“有人告发黑齿常之有反迹,天后下诏把他抓回洛京受审,周某本来还想着,黑齿常之对朝廷一向忠心耿耿,或者是有人诬告也说不定?原还打算好好审审此案,若他真是冤枉,或能为他洗脱冤屈,谁知道他刚网被押进刑部大牢,竟然就自缢了,这人还真是想不开……”

    听到这句话,杨帆也不禁震动了一下,黑齿常之这样一位统率数万大军的边关大将,堂堂的一位国公,一路押解进京都不曾寻死,刚刚进了刑部大牢,地”竟然自尽了?这等重犯,在刑部天牢诸多狱卒的严密看管之下,竟然自尽了?

    周兴摇着头,口中嗟叹连连,狄仁杰站住脚步,仰起头来,望着薄暮的天空,发出一声长叹……

    ※※※※※※※※※※※※※※※※※※※※※※※※※※

    “谢谢差大哥!”

    朵朵向洛阳府的一位差人感jī地道了声谢,又问:“请教,那这刑部衙门是在哪儿呢?”

    瞧她俊眉大眼,生得俏丽可爱,那差官的脾气也特别地温和起来,又向她热心指点一番,朵朵这才告辞离去。

    朵朵的夫人是突厥人,有个番名叫阿依古丽,因为东西突厥的内战,她失去了家人和族人,历尽艰辛转殿逃到每水河,还曾被人奸污流产过孩子,后来她被黑齿常之收为侍妾,渐渐得宠之后被扶为侧室,黑齿常之还给她起了个汉人昵称,春妞儿。

    朵朵是一位战死沙场的老军的女儿,也有突厥血统,只是边地百姓血缘混杂,已经不那么明显。黑齿常之怜她孤苦,从小就收养了他,虽是侍女,却视同义女,春妞儿嫁过来以后,朵朵就一直侍候她,两个人情同姐妹。

    黑齿常之被抓时,朵朵正陪着春妞儿去巫师那里给腹中的孩子祈福,侥幸逃过了一劫。而黑齿常之和其他家眷则全部被抓,黑齿常之以反叛罪名被抓走后,河源军经略副使娄师德对春夫人暗授机宜,叫她携了一应证据到洛阳找狄仁杰申冤。

    娄师德也是一个大唐名将,曾与吐蕃大战,八战八捷,战功卓著。黑齿常之任河源军经略大使,他是副使,主营屯田事。河源军开辟屯田五千顷,做到了粮食上的自给自足,从而使边军不受朝廷政局的动荡,依旧可以保持强大的战力震慑群獠,娄师德可谓居功甚伟。

    娄师德对黑齿常之非常了解,知道这位袍泽对大唐忠心耿耿,绝无反意,所以才冒险提点春夫人。

    狄仁杰一生识才无数,不过也有看走眼的时候,虽然他与娄师德同为大唐忠臣、干臣,但是大概是由于个人性情脾气的缘故,狄仁杰一直不喜欢娄师德,而两人虽是同年同岁,性情宽hòu的娄师德却如一位宽容的长兄,从不以为忤,反而特别欣赏狄仁杰的才干。

    狄仁杰因为战利品分配的问题得罪了宰相张光辅被贬到江南的时候,娄师德曾多次上书武后,替狄仁杰鸣冤。这一次黑齿常之出事,娄师德认为若想救他,唯有求助于足智多谋的狄仁杰,因此暗授机宜,叫春夫人赴京寻找狄仁杰。

    春妞儿大腹便便,由自己的好姐妹朵朵陪着,长途跋涉,暗中追随丈夫一路到了京城,此时她已临盆在即口朵朵陪她找到一处租住的宅院,喂她喝些热粥,见她阵痛渐渐消失,这才松了口气。

    春妞儿牵挂丈夫,自己身子刚刚见好,就催着朵朵去打听丈夫下落,再寻找狄仁杰的府邸以便鸣冤。朵朵一路打听着找到了洛阳府尹的衙门,得知将军被押到了刑部,便住刑部赶去。

    朵朵来到刑部的时候,周兴刚刚把狄仁杰送出门去,望着狄仁杰远去的背影,周兴“嘿嘿地”冷笑一声,拂袖回衙。这时朵朵正好走过来,向守门的衙差探问黑齿常之的消息。

    周兴刚刚回到签押房,还没等他坐下,一个亲信的小吏便快步走进来,神色诡秘地道:“尚书,卑职方才在衙门口,看到一个女子打听黑齿常之下落。”

    这人是周兴的一个亲信,名叫袁朝年,官儿并不大,只是刑部衙门的一个掌固,因此一得着机会他就对周兴极尽巴结。常在上官面前露露脸儿,一旦有什么升迁的机会,上官也就容易想到自己。

    周兴一听是个女子打听黑齿常之下落,顿时便起了疑窦,黑齿常之刚刚押解进京,知道消息的人不多,就算有些故旧想要探望,或者打听他的消息,也该是男人才对,怎么会是一个女人?

    此女与黑齿常之只怕非亲即故,很有可能是尾随黑齿常之一路赴京的。如果她只是黑齿常之的亲眷或者就是他的女人,挂念他的安危从而随他赴京,那也没有什么,就怕走…”

    周兴警觉起来,马上问道:“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袁朝牟道:“年纪不大,生得很是俏丽,只是看她一身胡服,风尘仆仆,肤色也显黑些,口音更加的不像洛阳本地人。”

    周兴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就像看见了老鼠的猫似的,逼问道:“她现在哪里?”

    袁朝年献宝似地道:“卑职看到她在衙门口儿向差人打探黑齿常之下落。”

    周兴怒不可遏,劈面一记响亮的耳光,叱骂道:“混帐东西,天下第一等的蠢才!老冇子问你她现在哪里?”

    袁朝年不明白周兴为何大光其火,捂着脸,吱吱唔唔地道:“大概……大概还在衙门口儿。”

    周兴飞起一脚,袁朝年不敢躲,被他踹了一个趔趄,周兴大怒道:“滚出去!把那女人给我抓进府来!”

    袁朝年吓坏了,实在不明白自己拍马屁怎么就拍到了马腿上,赶紧往外跑去,等他到了衙门口,已然不见了那少女去向,袁朝年急忙向守门的衙差询问。

    这袁朝年平素拍马奉迎,媚上欺下,人缘差得很,那衙差虽不敢瞒他,也懒得仔细说明,顺手向前一指,袁朝年就像见着主人扔出一块骨头的狗,撒着欢儿地追了下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