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一百九十七章 吾道不孤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则天门上的钟声一响,满城处处钟鼓齐鸣,汇奏成一曲雄壮的交响乐,回荡在洛阳城的天空中。

    杨帆没有返回宫城,而是向南城狄仁杰的家走去,迎着朝阳,伴着鼓声,心情jī荡。

    很多事,不曾亲眼见到、不曾亲自经历,你就无法体会那种椎心之痛,昨夜那一幕,深深地触痛了杨帆的心灵,他想为别人做点事。无关于他自己,无关于他的亲人,无关于他的朋友,只为那一份正义与良知。

    他本以为他所经历过的一切,已让他的血完全地冷下来,与他无关的一切,都不会影响他的感情,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不是,他做不到冷血无情,更做不到四大皆空,哪怕那个人的不幸与他全无干系,但是他们有一样东西是共通的,那就是人性。

    苗神客说,人性是什么?人性是比兽性更丑陋的东西。

    或许,人的欲冇望和感情比野兽更复杂,便会有一些为了利益比禽兽更残忍的人,但是人之所以为人,绝不是因为这些披着人皮的畜牲,如果他们是区分人与兽的标准,那人只等说是一种最残忍的野兽!

    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他的人性和爱。

    杨帆相信狄仁杰是个可以信赖的人,不仅仅是因为狄仁杰一贯的风评,也是因为这短短时日的接触,他知道狄仁杰与武氏一族格格不入,知道狄仁杰同情黑齿常之的遭遇,想要拯救这位大将军。

    迫害黑齿常之的人无疑是武氏一党,这股强大的力量不是他能对付的,他愿意去面对,却不代表他必须去做一件螳冇臂挡车的无望之争,他需要狄仁杰这样的朝廷重臣。

    狄府,一早洛阳府就送来了有关苗神客一案的调查副本。

    狄仁杰早已坐在书房冇中,听了舒阿盛禀报,摆摆手道:“搁那儿吧!”

    黑齿常之死后,他空出来的这个大将军职位必定会3起一番争夺,最可能得手的人,就是陷害黑齿常之的人,他们准备最充份,而且没有一定的攫取这一权力的把握,他们也没必要下手对付黑齿常之。

    如此一来,狄仁杰想要力挽狂澜,把这支军权抢回来就更加的困难,他必须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势力,不仅仅是反武的、中立的,隐蔽在朝野间的世家力量,甚至武氏一族中不同派系的矛盾,也要充份加以利用才有可能成功。

    这样的话,他需要先确定,凯觎黑齿常之的大将军权位的,到底是谁?是武三思,还是武承嗣。至于苗神客之死与此事比较起来根本不堪一提,纵然此事是武后亲自吩咐,他也没有那份闲心去理会。

    “等一等!”

    舒阿盛轻手轻脚地放好洛阳府送来的案犊,刚要退下去,狄仁杰忽然又唤住他,把手中刚刚写好的几份东西递过去吩咐道:“这几份请束,尽快送出去,老夫要回请太平公主和几冇位宰相。还有,如果沈沐来了,把他引来见我!”

    舒阿盛答应一声,接过狄仁杰亲手写好的请柬退了下去。

    狄仁杰缓缓站起,在房冇中慢慢地踱着步子,右手握拳一记一记地敲在左掌心里,正在反复推敲着黑齿常之一死,对谁更为有利。尽管他只要耐心地等一等,凶手很可能就会为了争夺军权,自己浮出水面但是等到那时再行动可就有些迟了。

    “阿郎……。”

    狄仁杰正一根一根地揪着胡须苦苦思索着,舒阿盛忽然一脚踏进门来狄仁杰眼睛一亮,问道:“可是沈沐到了?”

    舒阿盛道:“阿郎,不是沈沐,而是昨日陪同阿郎办案的杨帆,他说有机密要事要与阿郎商量。”

    狄仁杰一怔,奇道:“杨帆?一大早的他怎么来了,快带来他见我。”

    舒阿盛答应一声,转身往外就走,一边走一边道:“是,这人也真是奇怪,有门不走,居然翻墙而入,害得我还以为青天白日的有贼闯进来了呢…。”

    “等等!”

    狄仁杰的眼神锐利起来:“你说他是逾墙而入?”

    舒阿盛道:“是啊!”

    狄仁杰想了想道:“他在哪里?”

    舒阿盛道:“就在西跨院儿里,他从院外那片树林子里翻过来的,若非小人去西院找那烫金的请柬贴儿,还发现不了呢,我叫他先候在那儿,来问问阿郎见是不见。”

    狄仁杰目光微微一闪,道:“原来如此……”不要带他来了,老夫去见他。可还有人知道他闯进府来?”

    舒阿盛道:“没有,小人想着,以他身冇份也没有作贼的道理,所以就没使人看着。”

    狄仁杰道:“做的好,这件事不要张扬与其他人知道。走,立即带老夫去见他!”

    狄仁杰的腿脚还没好利索,不过已经好了七八成了,不用力快走也没太大问题,就让舒阿盛领着,向西跨院赶去。

    婵娟捧了一碗热奶酪刚刚走到书房边上,瞧见狄仁杰跟着舒阿盛鬼鬼祟祟地样子,忍不住唤道:“阿郎,奶酪端来了。”

    狄仁杰摆摆手,竖指于唇,做了个禁声的动作,便与舒阿威溜开了去。

    婵娟纳罕地自语道:“这老头儿,又忙什么去了?”

    这时,府上管事走来,一见婵娟端着碗站在那儿,便道:“婵娟姑娘,沈沐过府拜望阿郎,阿郎可在书房么?”

    “他来了?”

    婵娟双眼一亮,忙道:“把他请到书房来吧,阿郎一会儿就见他。”

    管事笑应一声,转身离去。

    婵娟看看手中的热奶酪,皱了皱鼻子,道:“怪老头儿,不喝拉倒,你不喝给我三哥喝!”

    西跨院里,杨帆见到狄仁杰,便郑重地道:“伯父,小侄冒昧拜访,是有一件大事想要告知伯父。”

    狄仁杰道:“可是苗神客一案有了什么重大线索?”

    杨帆道:“不是,小侄这里有关于黑齿常之大将军的冤情,思来想去,满朝上下,也唯有求助于伯父了!”

    杨帆二话不说,直接捧过那个包袱,狄仁杰目光一凝,道:“这是……”

    杨帆道:“伯父请先看看。”

    狄仁杰接过包袱,打开来,只见里边包裹着许多信束、公函和军中的案犊,甚至还有一些hòuhòu的名册。

    狄仁杰只翻阅了几样东西,脸色就变了:“贤侄,这东西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杨帆道:“伯父以为,这些东西可以作为证据么?”

    狄仁杰道:“什么证据?”

    杨帆道:“为黑齿常之大将军洗刷罪名,揪出陷杀大将军的幕后真凶的证据!”

    狄仁杰眯起一双老眼,细细打量杨帆良久,轻轻摆了摆手,对舒阿盛道:“阿盛,你去门外看着,不许任何人靠近!”

    “喏!”

    舒阿盛闪到门外,狄仁杰盯着杨帆,沉声道:“你跟黑齿常之,是什么关系?”

    杨帆道:“素不相识!”

    狄仁杰道:“你可知道,黑齿常之是当朝国公,威镇边陲的一方大将,尚且死得不明不白,这包东西,足以要了你的性命,哪怕你死了,都掀不起一丝风浪,你只是一名士兵,实无必要为他人强出头!”

    杨帆道:“总要有人出头的,你说是么,狄伯父!”

    狄仁杰盯了他良久,眸中渐渐露出欣慰冇之色,轻轻点头道:“吾道不狐…”

    杨帆自然听得懂这句话,不禁喜道:“伯父答应插手了?”

    狄仁杰道:“此事老夫既然知道了,自然就要管!不过,现在不行!”

    杨帆一怔,微怒道:“这是为何?”

    狄仁杰摇摇头道:“你这孩子,空有一腔热血是不行的,凡事要讲究策略。从这些证据来看,黑齿常之是被武承嗣、丘神绩、周兴一伙人坑害的。如果黑齿常之将军还没有死,老夫会马上带着这包东西进宫面见天后,天后一定会赦免他的罪名,用很体面的方式“洗脱,他的罪名,还他公道,同时也证明了朝廷的清明。可如…”

    狄仁杰凝视着杨帆,道:“黑齿常之死了!一位国公、一位戍边多年、功勋卓著的大将军莫名其妙地死了,如果赦免他无罪,就必须得有人来负责!谁来负责?一个死掉的黑齿常之是没有用的,而那些陷害黑齿常之的人,却对天后还有大用。你说结果会怎么样?”

    杨帆忍不住问道:“结果会怎样?”

    狄仁杰道:“结果就是石沉大海,这件案子错也要一直错下去,而陷害黑齿常之将军的人,或许会被天后召去痛骂一顿,却依旧还要用他!”

    杨帆只觉额头的青筋“崩崩”地跳了几下,咬着牙根道:“那么,这桩冤案就这么了啦不成?”

    狄仁杰轻轻摇了摇头,在房冇中缓缓地踱着步子,眼睛习惯性地眯了起来:“毒药有时候能杀人,有时候也能救人,全看你用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同样一件证据,有时候拿出来会致人于死地,有时候却可让他得到豁免。”

    他站定身子,徐徐转身,看向杨帆,沉声道:“要让它发挥应有的作用,需要一个恰当的时机,你若相信老夫,就把它留在这里。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