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二百一十六章 一夜无眠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夜深了,小柒两只小手抱着脑袋,两条小胖腿蜷曲着,像只小青蛙似的躺着,睡的十分香甜。

    已经到了夏天,朵朵怕把他热着,所以给他穿得比较单薄。朵朵又怕他束缚着手脚太辛苦,所以完全放开了来。

    不过还好,这个小家伙虽然幼失怙恃,连奶都只能吃羊奶,却是十分强壮,胃口极好,玩的时候固然精神,睡着了一般也不闹腾,动动手脚不会惊醒了他。

    朵朵坐在榻边还没有睡,她正在整理衣服。其实也没有太多可以整理的东西,包袱里塞的最多的就是尿布,朵朵核计着,一路西去,路上怕是不好清洗尿布并随时晾干,所以特意多准备了一些。

    “还差什么呢……”

    朵朵一样样地数着包袱里的东西,盘算着路上还该带些什么。杨帆这两天抽空出宫时,已经告诉她自己将去陇右。杨帆每隔两天,就趁休息的时候出宫来见她,送些吃食,看看孩子,这一次是想在临走前对她有所安排。

    武攸宜经过一段时间的搜查,已经放弃了对春妞儿和朵朵的缉捕,只是在狄仁杰府前还留了暗哨以防万一,杨帆打算把朵朵和孩子转移到修文坊去,请面片儿帮忙照顾。

    谁知朵朵一听他要去陇右,就央求着要一起回去。杨帆问了一下,黑齿常之虽在陇右已无亲人,但是春妞儿的母族却在陇右,虽然一直不曾联系上。但是这样一个大族,不应该在战乱中全部覆灭的。

    春齿常之被抓后,春妞儿就曾说过,郎君对大唐忠心耿耿,功勋卓著,却落得这般下场。莫不如洗脱冤屈之后告老还乡,回到陇右寻找她的母族。一家人安安生生过自己的日子。

    如今武则天刚刚登基,武承嗣气焰熏天,狄仁杰所说的机会还不知几时才能到来。再说。最重要的是春夫人携到洛京来的那些证据,她只是个小丫环,从来没有参与过那些军机。连人证都算不上,留在京里也毫无用处,不如归去,如能找到夫人的母族,也能让孩子与亲人团聚。

    杨帆被她一番央求,只好答应下来。如今距启程之日还有两天,朵朵就开始准备了。

    她怀念陇右,洛阳虽然繁华,可是对她而言却只是一个不见天日的牢笼,她希望回到陇右去。那儿的天更蓝、云更白、草更绿,风更自由。她怀念那里的羌笛,怀念那羊皮鼓“咚咚”的声音,那才是她永远的故乡。

    唯一叫她遗憾的,是不能在临走前去祭拜一下夫人。想到夫人。朵朵的眼睛又湿润了,她看着熟睡中的小柒,轻轻抚摸着他红扑扑的脸蛋儿,幽幽地道:“等阿郎沉冤昭雪,小公子也懂事了,朵朵再带你来祭拜你的娘亲。可好?”

    睡梦中的小柒“咯咯”地笑了两声,嘴角又抽了抽,像是在抽噎。

    老人们说,小娃娃睡觉的时候或哭或笑、或手舞足蹈,那是有位神仙婆婆在教他们怎么哭、怎么笑,怎么使用自己的手脚。

    朵朵忍不住便想,教小柒的现在会是谁呢?会不会是夫人牵挂孩子,所以托梦来看她的宝宝,亲自来教他东西?

    想到这儿,朵朵鼻子一酸,忍不住又掉下泪来……蛮腰若柳,袅娜一弯。

    那丰腴滑腻而又结实紧绷的圆臀,在水中若隐若现的更显饱满,水面上泛起一团团热气,一朵朵艳丽的花瓣在水波上荡漾着,衬着她那白嫩如雪的肌肤,真是绮靡艳媚之极。

    偶尔,杨帆的大手袭向她的要害,婉儿害羞地躲避时,那臀儿一拱,“哗”地一下跃出水面,在轻轻的一闪一晃之间,便荡出一片眩目的雪光,未等你看着它的模样,那一轮明月便又沉到了水底,逗引得杨帆的心思也随着它的起伏而一起一落。

    看着婉儿愉悦、满足、幸福、快乐的表情,杨帆的心事悄然放下了。

    杨帆在南洋时、在坊间里,听过许多汉子吹嘘床榻间如何的本事,杨帆本以为自己至少也比他们强个七筹八筹的,却不料他的初夜结束的这么快,依他自己估计也就一刻钟的时间,这还是他咬牙坚忍的。

    当婉儿鼓足勇气对他说出:“郎君,今夜……你要了我吧……”这句话后,全身的骨头仿佛都随着她耗尽的气力而被抽走了,整个身子软绵绵的柔若无骨,若不是杨帆正揽着她的纤腰,几乎要软瘫在地上。

    此时的她,软软的就像一根藤,缠在树上的藤。

    杨帆把她抱起,进入内室放到榻上,温柔地为她宽衣解带。

    虫烛持续地放出催情的异香,不过这等上乘催情香只是能让人的**更加强烈,却不至于让人迷失神智,杨帆的灵台依旧一片清明,他想留给自己心爱的女人一个浪漫旖旎的夜晚,而不是粗暴简单的过程。

    然而,当婉儿的衣衫被他解去,脸颊发烫地把头埋进被底再也不肯抬起来时,杨帆看着那一榻风月,就彻底迷失其中了。

    婉儿俯伏于榻上,身子苗条,四肢纤长,肌肤洁白如雪,光莹如素。

    杨帆平时只觉她身材颀长苗条,如今不着寸缕,才发觉她纤细的只是那刀削般的香肩和不堪一握的纤腰,她的两瓣玉股竟是异常的肥美丰硕,仿佛两枚剥了壳的蛋清,衬着那削肩细腰、修长的大腿,侬纤合度,曼妙已极。

    杨帆忍不住了,于是一场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战争就此开始了。

    尽管婉儿早已有了把自己奉献给他的准备,可是剑及履及的那一刹那。她还是莫名地恐惧起来,她的双手和双腿就像一大一小两只钳子,立即牢牢地卡住了他的身子,再不肯让他前进一步。

    一番角力之后,杨帆初战告捷,但随之而来的那种异样的快感,却几乎让他立即沦陷。这与身体的强健无关。没有哪个初哥儿能抵御那从不曾品尝过的**蚀骨、至极至乐的快感。杨帆只坚持了一刻钟,身子就炸成了亿万枚碎片。

    理想很丰满,

    现实很骨感。

    杨帆很沮丧。

    他不知道他人生的第一次能坚持这么久已是极为难能可贵,更不知道一个处子岂堪伐挞?饶是婉儿时常蹴鞠,身体强健。这样的恩爱与她而言也已到了极至。直到两人共浴,看到婉儿满足愉悦的表情,一脸幸福的羞态,杨帆心里的不安才渐渐隐去,然后他就欣喜地发现,他又蠢蠢欲动了。

    “哗啦!”

    共浴良久,婉儿的羞怯渐去,渐渐喜欢上了这种与心爱的男人鱼水交融的感觉,她那白皙到了极致、曼妙到了极致的身子仿佛一只海豚般俏皮地跃出水面,倏然又沉下去。然后滑近了,想要吻一吻杨帆的胸口,但她马上就发觉了异样。

    水下有一柱擎天……天亮了,武则天的御辇正行向万象神宫,路旁忽然有一个小宫娥快步走近。低低对她耳语了一番。

    “哦?婉儿病了?可看了太医?”

    小宫娥道:“待诏只是偶感风寒,并无大恙,歇息一两日就会好的。待诏自己也略通医术,服了一服药已经好多了,只是这两日不能辅政御前,特差奴婢来向圣人告假。”

    武则天对自己的左右手还是很看重的。听罢颔首道:“嗯,那就让她安心歇息两天吧。叫团儿从内库拨些参芝补品与她。”

    “奴婢代上官待诏谢圣人赏赐!”

    那宫娥盈盈地拜了下去,武则天把手一挥,步辇继续向万象神宫行去。

    团儿侍候武则天沐浴、更衣、早膳、上朝之后,这才歇下来。此时她正在房中吃着燕窝粥,一个身材高大、五官端正的白胖胖太监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

    那胖大太监细声细气儿地禀告道:“团儿姐姐,圣人有旨,着内库调拨些参芝补品赏与上官待诏补补身子,还请姐姐示下。”

    这个大太监是团儿的心腹,名叫静官,因为生了一只厚实灵活的好舌头,那鼓唇摇舌的功夫时常弄得团儿魂飞魄散,所以最得团儿宠爱。

    团儿听了静官的禀告,不以为然地道:“既是大家吩咐,那就拣些东西送去好了,也不用拿最好的,意思一下就是了,她上官待诏还差了这点东西么?对了,她怎么了?”

    静官舔了舔厚实的大嘴唇,幸灾乐祸地道:“听说是着了风寒,卧床不起。”

    “是么?”

    团儿一听高兴起来:“得了,你去挑几样东西来,我亲自送去。上官姐姐病了,我这做妹子的不得去瞧上一瞧,表表心意么。”

    静官嘿嘿一笑,答应一声,退了下去。

    婉儿很少这时还不起来,可今天她是真的爬不起来了。

    如果说昨夜第一次把自己奉献与郎君,她最大的满足是来自于心理,第二次就渐渐体会到了那种快乐的感觉,第三次她就有了飘飘欲仙的滋味……,第六次时她已酥如一滩春泥,第七次是在她不堪再战的央求声中结束的。

    直到现在她的身子还酥软乏力,动弹不得,偶尔转挪一下身子,柔软的丝绸擦碰在肌肤上,都会产生一种酥酥麻麻的快感。而且,她的肌肤太过白皙娇嫩,哪怕轻轻一吻,都会留下很明显的吻痕,现在她遍体桃花,虽可用衣物遮掩,依旧不敢见人,只好籍病告假。

    “婉儿,从现在起,你是我的女人了。”

    “人家早就是了,一生一世,都是你的。”

    婉儿躺在被窝里,想起她贴着杨帆结实厚重的胸口,抱着他的虎背,彼此倾诉的这绵绵情话,不禁痴痴甜甜地笑了起来。

    这种感觉好幸福,很踏实、很恬美!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