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二百一十七章 雨中花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今天,你们就要赶赴陇西了,一会儿把宫中行走的鱼符都缴上来,回去各自准备,离宫后着便装奔赴陇西。”

    杨帆、张溪桐、张奇、田彦、越子倾等数十人肃立在武攸宜面前,听他安排着任务。

    武攸宜道:“陇右局势错综复杂,各方势力犬牙交错。百骑抽调近五十人赶赴陇右,是要靠你们这些人去打仗么?非也!就算你们个个都是百人敌,也左右不了陇右局势。天后这次派你们去,主要是潜入吐蕃和突厥控制区域,肩负以下使命:

    一是侦测敌情。草原部落时常游徙,但是他们也有一些经常驻牧的地方,这些地点,要一一打探清楚,更重要的是各方势力的兵力多寡要打探明白。田彦,你是做过虞候的,这方面的事由你负责。

    二是测试地理,你们要尽可能的把山川、水源、草场、城垒、道路等地方都标注下来,绘成一副详尽的行军地图。工部已派了测绘地图的匠师来,这些人由黄旭昶亲自率人保护着入陇。

    三呢,就是了解陇西各方势力之间的冲突和矛盾,不管是吐蕃人也好,突厥人也罢,都是众而不整,唯利是图。官与兵之间、部落与部落之间有种种利害冲突,了解这些东西,善加利用,我们就能分化瓦解敌军,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武攸宜吁了口气,又道道:“黑齿常之谋反。已然畏罪自尽。对于边军呈报的各种消息,圣人心有疑虑。这次派你们百骑前去陇西,是为我圣天子作耳目。圣人是一定要对陇西用兵的。而这胜与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们获取的情报是否有用,明白么?”

    杨帆听了很是意外,他原以为调他们去陇右,是直接跟随王孝杰、丘神绩等大将对吐蕃、突厥开战的,却未想到竟然是叫他们去做探子。武则天连兵部探听来的西域军情都信不过了么?居然要亲自派探马去了解西域势。

    他却不知,先有黑齿常之的“谋反”,接着太平公主暗中插手干预,利用她保举的那些朝中大臣和团儿等内宫的宦官女官们侧面向武则天施加影响。暗示陇右将领各怀私心,试图攫取陇右军权。

    而狄仁杰则率领一班朝臣公开反对对西域作战,向武后痛陈出战的利害。武承嗣带着一帮打手在那儿竭力鼓吹出战的好处,武三思又在暗中拖武承嗣的后腿,既想促成对西域作战,又不想兵权落于武承嗣手中。

    如此之多的各方势力,通过种种渠道不断地向武后灌输有利于他们的各种意见。各方势力群起角逐的结果,就是把大量相互矛盾的情报一股脑儿送到了武则天的面前,让武则天对每一方的意见都产生了疑虑。

    而在此之前,武则天曾对吐蕃用兵。结果大败而归,使得她对此次用兵西域又特别的慎重,所以她不得不越过环绕在她周围的这些文武大臣,遣派最嫡系的亲信直接去西域了解那里的情况。

    杨帆忍不住问道:“大将军,我们不是随同丘神绩、王孝杰两位将军赴西域么?”

    武攸宜瞟了他一眼道:“丘神绩和王孝杰已经离开洛阳,他们会直接去清源道大营与娄师道会唔。在陇右,吐蕃和突厥斥候无孔不入,你们此去须格外小守,各自易容改扮。三五人一群,七八人一伙,总之,以不引人注目为宜。”

    杨帆听到这里,不禁大失所望,他原以为此去陇右可以守在丘神绩身边伺机下手,不想根本无从接触。又听武攸宜说百骑侍卫可以结伴乔装同往陇右,不禁想到了朵朵姑娘和那个婴儿。

    如果这样,他实无必要再让朵朵尾随在他后面,莫不如直接护送朵朵到陇右,再去刺探吐蕃和突厥军情就行了。要这样做,就不能与其他人同行,杨帆马上道:“大将军,我喜欢独来独往,一个人乔装改扮赴陇右刺探,可以么?”

    武攸宜听到这里,心头一块大石落地:“原来如此!我还真当你一身血勇,想凭本事挣个功名,原还担心你若有个三长两短,不好向姑母交待,正愁不知该如何护你周全。看这样子,你是根本不想去陇右啊,随便找个地方躲起来,到时拿些有用没用的情报往上一送,姑母说这情报起了大作用,那自然就是起了大作用了,想封你个大官还不容易?”

    “嘿!还真是好算计!不过……,薛怀义受封大将军时,可没这般周折啊。是了,姑母刚刚登基,如今已是天子,凡事总不能像以前一样无所顾忌,要有所赏赐,自然要名正言顺才是。”

    武攸宜这里自动替杨帆脑补了无数理由,对他的要求自无不应,便点头道:“自然可以!你若喜欢独行,自然可以独往。好了,下面由许良给你们讲讲你们赴陇右后的详细安排……武攸宜对他们分派任务时,杨帆还觉得太过简单,等到听了许良的讲述,对接应、安置、收集、返回各个环节的详尽安排,这才心中恍然,原来真正的大唐斥候依旧不是他们这些人。

    派他们这些擅长战场厮杀,却并不擅长刺探、卧底的百骑勇士赴陇右,只是因为武则天不大相信从其它方面获得的情报,但是他们赴陇右主要是作为一个见证人,去见证那些情报的收集过程是否真实,他们到陇右之后,会配备当地经验丰富的斥候探马协助他们搜集情报。

    许良的讲述持续了很久,他们赶到玄武门听派任务时天还是阴的,等离开时已经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杨帆披上蓑衣。从玄武门城楼上快步走下去。

    其他受派赴陇右的侍卫都没有走,他们聚拢到一块儿。正在商议着谁与谁同行。因为他们已经缴出了宫中通行的百骑腰牌,今天就得离开宫城。各自准备出行,这伙伴人选得马上定下来。

    古老的青石阶被雨水淋得油亮油亮的,杨帆快下走下去,离开玄武门,便向史馆方向走去。

    一身蓑衣的杨帆刚刚离开玄武门,从夹城方向就急急走来了两个人。这两个人是谢小蛮和高莹。两个人也都披着蓑衣。她们看到了风雨飘摇中杨帆的背影,却没认出他是杨帆,两个人径直往玄武门外走去。

    谢小蛮绷着小脸,神色非常的紧张。高莹看了她一眼,安慰道:“别这么紧张,一会儿就见到了。”

    谢小蛮突然站住,嘴唇发白,忐忑地道:“小莹,雁掌柜的传讯来说,一共带回来四个人,这其中,一定有三个是假的,我怕……我就是怕……万一四个都是假的怎么办?我已经空欢喜好多回了。如果这个法子还是找不到阿兄,我……”

    小蛮说着,眼泪就在眼圈里打起了转儿。

    在听说雁掌柜的派去广州府的人已经回来,而且一下子领回四个自承是她阿兄的乞儿时,小蛮脑子里绷了很久的那根弦终于断了,她很想找一个人倾诉一下她心中的焦虑和恐惧,要这个人陪着她一起去见雁高楼雁掌柜的,因为她已经不敢独自承受失望的打击。

    她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杨帆。结果当她赶到杨帆的宿营之处时,却听说他被武攸宜大将军唤去了。于是她才找到好姐妹高莹,把自己多年来压在心底的心事对她诉说了一遍。高莹此时已经知道了她的苦楚。

    高莹见她不安的样子,忙安慰道:“傻丫头,人还没见着,你先吓唬起自己来了。说不定你一会儿见着他们,马上就找到你阿兄了,你想啊,一下子找来四个,就算有骗子,还能都是骗子?这一回,一定真找着你阿兄了!”

    “嗯!”

    小蛮破啼为笑,眼泪因这一笑,终于滚落脸颊。

    高莹替她擦擦眼泪,取笑她道:“瞧这小可怜的样儿,连我看了都心疼。咱们快走吧,你阿兄一定等急了呢。”

    “嗯,咱们走!”

    小蛮继续往外走,忐忑着希望再吃一粒定心丸:“我阿兄这回一定是真的找到了,是吧?”

    高莹大大咧咧地道:“那是!肯定的!要是这回四个全都是假的,你就把寻亲告示贴遍大唐,只要你阿兄还没死,一定看得见!”

    小蛮乜了她一眼,小嘴一扁,泪花闪闪,又快吓哭了。

    高莹瞅见,不禁尴尬地道:“啊,我胡说的,你看今天天气这么好,你阿兄一定是找回来了,我都听见喜鹊叫了,啊哈哈……”

    雨水打在窗外的花草上,发出沙沙的声音。

    婉儿倚窗独坐,看着窗外那被雨水浇灌得愈发娇艳的鲜花。

    她已歇了两日,头一天团儿来看她,明明看她恹恹地卧着,连话都没力气说,偏要坐在榻边叽叽碴碴个没完,险些看见了她颈间的吻痕。后来宫里各司各局的管事、弘文馆、内书房的学士来探望,便只在外间放下礼物,隔着屏风问候几句,倒再没有什么风险。

    婉儿懒洋洋地卧了一天,今天终于起来,只觉脱胎换骨,整个人都变了样儿。看着镜中那容光焕发娇艳欲滴的样儿,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她本以为自己指不定有多憔悴呢。

    变化的不止是她的眉眼神韵,还有她的心境。以前,每逢这样的雨中,她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惆怅,可是如今心境霍然一变,瞧着那雨也亲,看着那花也艳,似乎那晰沥的雨声都像一首欢快的乐曲。

    婉儿托着下巴,静静地看着那雨中花,脸上时而漾起一抹笑意,时而闪过一抹娇羞,恰如那雨中的花,一样的娇艳欲滴。

    这时,杨帆刚刚跨进史馆的大门……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