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二百二十四章 同相奇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杨帆知道这‘小飞将’张义必是沈沐手下的重要人物,听沈沐那口气,很可能接下来自己要做的事需要他的帮忙,忙满脸笑容地迎上去,刚刚一抱拳,张义便大叫一声,奋力一推沈沐,霍地拔出刀来,一刀直劈杨帆面门!

    他这一刀运转如轮,凌厉如电。

    杨帆大骇,幸亏他一身好武功,当下斜插柳、大弯腰,双腿不见屈伸,只凭双足之力猛地斜向一纵,便腾空闪避开去。

    “唰!”

    雪亮的刀光一闪,杨帆的一片衣袂便随山风飘去。

    若是杨帆慢上一刹,这一刀就得把他斜肩拉胯劈成两半,哪怕他收足稍稍慢上一瞬,至少也得把一条腿交待在这儿。

    杨帆见这人陡然出手,便是这般毒辣手段,心中也有些恼了,他身形一转,半空一个盘旋,刷地一下落地,矮身踞伏,如苍鹰伏岩,作势就欲暴起。

    这时沈沐手下两个侍卫已然挺刀拦到他的前面,向张义厉声喝道:“张义,你疯了不成!”

    张义大声道:“你们这两个蠢才,竟然让阿史那沐丝混到了宗主身边,险些害了宗主性命!还不滚开!”

    沈沐向来是一副四平八稳、智珠在握的德性,可是被张义这一推,却跌了个狼狈不堪。沈沐根本不会武功,被张义这一推,四仰八叉地摔了出去,摔到地上,后腰被一块山石硌了一下。疼得他腰都快断了。

    两名手下赶紧上前把他扶起,沈沐“嗳嗳”地痛呼着从地上爬起来。怒声道:“张义,你这混账东西。这是在干什么?”

    七七本来与朵朵已经上了车,见此情景也跃下车来,抢上去扶住沈沐,向张义怒目而视,看她一手按刀跃跃欲试的样子,若不是沈沐正质问着张义。她就要冲上去教训这小子了。

    张义顿足道:“宗主啊,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怎么竟让一个突厥人混到你身边去了?万幸!万幸!此人定是另有歹毒主意。才没有对宗主下手,要不然,真是完蛋大吉了。这一遭可不能让他跑了,赶紧把他围起来!”

    沈沐扶着老腰,一瘸一拐地走到他身边,气极败坏地道:“突厥人?谁是突厥人?”

    张义一指杨帆,道:“就是他!”

    杨帆这才知道张义把自己当成了别人,为了怕引起其他人误会,他倒不便动手了,便站定身子。冷冷地看着他。

    沈沐没好气地道:“他?他叫杨帆,来自洛阳!什么时候变成突厥人了?”

    张义一呆,喃喃道:“怎么可能?啊!是了,宗主,定是他巧言诡辩,欺骗于你。”

    沈沐翻了翻白眼儿,问道:“你凭什么认定他是突厥人?”

    张义道:“因为我见过他!”

    沈沐问道:“你什么时候见过他?”

    张义道:“就是一个月前,我接到宗主命令,准备赶去关中接应。想着临走之前再干上一票,万一抄上一只肥羊,也好弄些好货送给宗主做见面礼。结果好巧不巧的,竟然劫了他的车驾,死伤了我好多兄弟!”

    张义说到这里,指着杨帆,咬牙切齿地道:“没错!就是他!我记得清清楚楚,他就是阿史那沐丝!”

    沈沐扶着腰,仰天长叹一声,有气无力地道:“张义啊!一个月前,我跟他……也就是你所说的这位阿史那沐丝,正在洛阳城里一户人家喝喜酒呢。你说的这个人莫非有飞天遁地的本领,可以同时出现在突厥草原和洛阳?”

    “嘎?”

    张义瞪大了眼睛,讷讷地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他的样子,他的样子……”

    沈沐看了看杨帆,问道:“此人真的很像你说的那个什么阿史那沐丝?”

    张义肯定地道:“不是像,而是一模一样!宗主,你该知道,我记人的本事最强,就算十年前只见过一两面的人,我再见着也能认出来,我不会认错的。除了衣服不像,他……根本就与那阿史那沐丝一模一样。”

    杨帆忍不住问道:“这位兄台,我在洛阳倒是认识一位叫做阿史那斛瑟罗的朋友。你说的阿史那沐丝又是何许人也?”

    张义叫道:“啊!声音不像!不对,声音是可以装的。”

    沈沐无奈地道:“我刚刚已经说过了,这个人绝不可能是你在突厥碰到的那个人,因为你在突厥碰到什么阿史那沐丝的时候,我正跟他在洛阳吃酒。天下之大,形貌酷肖者大有人在,就算生得一模一样,高矮胖瘦也罕有差异的,却也不是就一定没有。如果你确实没有看错,那么就是他与你遇到的那个人生得一模一样了。”

    “竟有这等事?”

    张义犹自不信,沈沐再三解说,张义不信也得信了,沈沐说他遇到阿史那沐丝的时候,自己正与杨帆在洛阳吃酒,宗主是不可能骗他的,如此说来,洛阳与突厥草原相隔数千里之遥,这两个人的确不可能是同一个人。

    张义挠挠头,迟疑地道:“如此看来,确实是我认错人了。”

    杨帆不悦地道:“兄台认错了人,却险些要了我一命!”

    沈沐陪笑道:“二郎莫怪,我这兄弟什么都好,就是性情莽撞些,正因如此,不宜留他在我身边做事,这才打发他到陇右来,谁知几年不见,他白长了年幻,还是这般火爆性子,幸好不曾真个伤了你,我在这里代他向你赔个不是,二郎莫把此事再放在心上了。”

    沈沐向杨帆揖了一礼,又瞪了张义一眼道:“愣着干什么,还不给二郎赔罪!”

    张义迟迟疑疑地向杨帆行了一礼。道了声不是。

    杨帆苦笑道:“罢了!幸好我是没死,如果真被你一刀劈成两段。纵然满肚子委屈,也没处说理去了。”

    沈沐拉着杨帆和张义一起登上了车。车中就坐以后,沈沐又给他们二人重新介绍了一下彼此的身份,接着便问张义道:“张义,你方才说的那个阿史那沐丝到底是什么人?”

    张义道:“阿史那沐丝是阿史那环的儿子。”

    他懊恼地拍了一记大腿,道:“那天他是去向另一个部落首领下聘礼的,车载牛驮的装了许多财物。队伍中男男女女一大帮人,看着很有油水的样子。其实我平时宰肥羊从来不会这么大意,一定会先摸清对方的身份底细。那天也是我接到了信儿,急于启程赴关中接你。一时大意,嗨!折了我十多个兄弟啊!”

    沈沐没理会他打劫失手的细节,只是问道:“阿史那环?你是说默啜?”

    张义道:“不错!他***,如果不是默啜的儿子,我怎会吃这么一个大亏!”

    杨帆忍不住问道:“这默啜是什么人?”

    沈沐道:“默啜是东突厥可汗骨咄禄的弟弟,骨咄禄年初就生了重病,目前东突厥实际上是由默啜控制着。东突厥与西突厥原本是一家,他们的可汗同属于阿史那氏。阿史那是突厥汗姓,意思是苍色的狼眼。”

    杨帆点点头,这才了然。

    张义接口道:“二郎。实在是对不住了,你跟那个阿史那沐丝当真是一模一样,我当时根本没想到这世上居然可以有人长得如此相像,所以……”

    沈沐瞪了他一眼道:“所以你就当头一刀?就算二郎真是阿史那沐丝假扮的,用不着这么做吗?你只消说明他身份,难道他还能跑得了?哼!到陇右好几年了,一点长进都没有,什么时候能长长脑子。”

    张义被他骂得抬不起头来,讪讪地不敢言语。

    沈沐说完了。想一想,突然又笑起来:“哈哈,说起来,这事还真是有趣。二郎啊,这一次赴陇右视察军情的两位大将军,一位是丘神绩,一位是王孝杰,你可知道,这王孝杰曾经发生过什么事么?”

    杨帆不知他为什么么突然又扯到王孝杰身上,忍不住问道:“你说右鹰扬卫的王大将军么?他发生过什么事?”

    沈沐道:“仪凤三年九月的时候,高宗皇帝以中书令李敬玄兼鄯州都督领兵攻打吐蕃,当时王孝杰是工部尚书刘审礼所领那一路军的副总管,行军至大非川时,遇到吐蕃名将论钦陵,双方一场大战。

    这论钦陵堪称吐蕃战神,与我大唐交兵数十年,不管是薛仁贵、郭待封、李敬玄、韦待阶,还是娄师德,与之对阵,莫不大败,这么多年来,我大唐名将之中唯有一个黑齿常之曾经打败过论钦陵。

    大非川这一战自然还是输了,刘审礼一路兵马全军覆没,李敬玄按兵而不敢救,刘审礼受了伤,不久就死了,本来王孝杰也难逃一死的结果,可是……吐蕃赞普赤都松赞偶然看到了他,于是对他厚加礼敬,最后竟然把他送回了大唐。”

    杨帆诧异地道:“这是为何?”

    沈沐笑道:“因为王孝杰的长相,恰好与赤都松赞的亡父酷肖,赤都松赞是相信轮回的,他看到王孝杰,就不免想起自己的亡父,又怎敢对王孝杰无礼呢?这位赞普先是把王孝节奉若上宾,后来见他念念不忘大唐,在吐蕃住得很不快乐,干脆派人把他送了回来。”

    沈沐哈哈笑道:“二郎啊,王孝杰只是酷肖吐蕃赞普之父,而你呢,与那阿史那沐丝一般无二。可惜你的运气没有王大将军好啊,王大将军因此逃得一命,你是因此险些丧命,哈哈……”

    杨帆哼了一声,想想同样的原因,不同的待遇,也不禁笑起来:“如此说来,我倒不该责怪张兄了,而该怪那阿史那沐丝。”

    张义道:“此话怎讲?”

    杨帆道:“王大将军因为长得酷肖吐蕃赞普的父亲,被奉若上宾,恭送回国。我呢,与那阿史那沐丝长相一般无二,却险些被他累及性命,这分明是他人缘不好,有朝一日我若见着这个沐丝,一定要把他的人头打成猪头,让他再也不与我一般模样,免得连累好人。”

    沈沐和张义听了,都不觉大笑起来。

    这时,一位骑士赶到车窗外面,弯腰禀报道:“宗主,湟水城到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