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二百四十八章 促战令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汗庭的兵马果然是精锐,在被人偷袭、伏击之下,居然还硬是拖着半死不活的阿史那沐丝逃进了薛延陀城。

    等这些浑身浴血、伤痕累累的士兵逃进薛延陀城的时候,先是引起了各部落勇士的一通嘲笑。像他们这种非嫡系,一向受到汗庭嫡系部落的岐视和轻蔑,如今汗庭的勇士落得这般下场,他们自然幸灾乐祸。

    这时候,他们还以为是汗庭的人遇到了马匪,他们也只能这么想,否则的话,在这儿还能有什么敌人呢?结果当杀红了眼的萧牧木率领阿史德族士兵冲进薛延陀时,他们才发觉不妙。

    一些分别倾向于阿史那族和阿史德族的部落,或者本就分别隶属于这两大派系的部落立即紧张起来,四处游弋的散兵游勇纷纷回到驻地把这件事告诉他们的头领,关系密切的部落经过一番紧急磋商,马上拔营起寨。

    原本是混杂在一起的各个部落至此泾渭分明,阿史德族及其附庸部落的众多营地占据了薛延陀城外一角,阿史那族及其附庸部落的营地占据另一角,幸好还有为数很多又很杂的中立部纷纷集中到薛延陀城外的第三个地方,距这双方距离相等,以示中立。

    张义刚刚扎下的营盘也跟着这些乱哄哄的营寨一起拔营,重新选择驻地,这一来,在他周围都是大大小小保持中立的部落,反而更不引人注目了。

    混战蔓延到了薛延陀城内,薛延陀部落的大俟斤拔也古和已经赶到的穆阿哈部落的大叶护穆恩一同制止了这场动乱。勒令阿史德族的兵马退出城去驻扎,此事才告一段落。

    之后,阿史德族的大叶护朱图就气势汹汹地赶到了薛延陀城,当穆恩质问其族部落为何向阿史那沐丝发动袭击的时候,朱图反而追究起阿史那沐丝乔扮马匪,劫掠他们部落的事情。朱图还带来了许多受害部落的证人,这些人不只有阿史德族的。居然还有一些其他部落的人。

    这一下,朱图终于发现不对劲了,三方的争吵自然没有结果。因为阿史那沐丝还有伤在身,想要辩解也无能为力,为了避免事态扩大。朱图只好和拔也古联手先压下此事。

    此后几天,一些部落纷纷赶来,控诉阿史那沐丝的暴行,尽管受到马匪侵扰的也有阿史那本族的部落,不过因为这些部落已经接近薛延陀部落,受到的侵害较小,朱图哪肯相信他们的话,只认为这是阿史那沐丝的狡猾之处,为了故意隐藏身份,才对本族部落做做样子。

    眼见诸部吵得不可开交。穆恩大叶护命人飞马驰报默啜,希望他能亲自赶来解决此事。而一些原本保持中立,却得到族人报讯,说是受到阿史那沐丝劫掠的部落纷纷加入阿史德族的阵营,双方剑拔弩张。形势一触即发。

    杨帆见此情形,觉得如果这种形势继续发展下去,造成双方一场大混战的话,必然会让他们的南征成为泡影,便耐心地在中立阵营里待下来。

    杨帆不是没有想过冒个险,对某一阵营发动一次袭击。从而挑起双方大战,但是眼下诸部落间白天还好些,一到晚上俱都如临大敌,四下又是一望无际的平野,尤其是雪原,再黑的夜晚都有种白蒙蒙的光,让人无所遁形。

    他们只要一动,立即就引起周围其它部落的注意,而严密戒备着阿史那和阿史德两大阵营早把巡哨放到了三十里外,根本不可能偷袭成功,一个弄不好,不但自己这支孤军要全军覆没,挑拨的计划也会被识破,那还不如不要蠢动,不管这事能否和平解决,都可以在两大部落间埋下怀疑的种子。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南征计划无限期地拖延下来,各部落携来的牛羊虽然还够吃,但是这些牛羊本来是把南征路上的消耗也预估在内的,再这么耗下去必然是不够的,各个部落在原本的争吵之外又多了一份担忧,很多部落打起了退堂鼓。

    就在这时,默啜派人来了。

    默啜执意在兄汗病危期间发兵南侵,自有他的考虑。除了再建一份大大的军功,也有借外部兵事减少内部阻力,让他继位的过程更加平和的目的。要知道,这一次出兵,由他掌握的主力可并不多,主力都是其他各个部落的人马。这些人出兵在外,他们的首领即便想支持骨咄禄的儿子,也要犹豫再三,等他祭过天神,正式继承汗位,那就尘埃落定了。

    所以,他不想让南征计划夭折,也不可能在这个关键时刻离开汗庭,他派来了在突厥汗国德高望重的老臣阿贤设。由于预估到这段时间的耽误会造成各个部落的食粮不足,他还慷慨地送了上万只牛羊来,无偿分发各部,以补充三军所需。

    “设”是一种官职,仅次于可汗和叶护,阿贤设已经快八十岁了,为人公正,性情平和,很少参予诸部纷众,与各部落的关系都比较友好,在整个突厥各部落间一向享有崇高的声誉。

    最最重要的是,就在前不久他刚刚度过七十八岁诞辰,当时默啜派了两名子侄去给他贺寿,其中一人恰恰就是阿史那沐丝。虽然阿史那沐丝去贺寿的时间并非南疆诸部遭受“马匪”侵害的时间,但是从地域上看,在那之后,阿史那沐丝就算日夜兼程,也是来不及赶到南疆,假扮马匪掳掠财货的。

    老阿贤风尘仆仆地从极北之地赶到了薛延陀,召集大小各个部落的首领,以天神的名义起誓,以他老阿贤一生的名誉保证,向他们当面证实阿史那沐丝曾去给他贺寿,并且说出了阿史那沐丝离开他的部落的时间。

    要知道第一个说认出他身份的就是萧牧木,从老阿贤的部落赶到萧牧木的部落,他哪怕是日夜兼程、换马不换人地往南赶,也不能那么快就赶到南疆,而这个时代最快的交通工具就是马了。

    一脸苦大仇深的阿史德族头领们无法否认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一切,可是老阿贤的威望实在是太高了,尤其是年届八十高龄,一向与世无争的他,也不可能掺和进来帮人作伪证,一时间真相扑朔迷离,叫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之后,默啜的使者又下达了严令,仍旧以朱图、穆恩和阿史那沐丝为主帅,三人务必尽快制订南征计划,限时发兵,如果对阿史那沐丝冒充马匪一事有何异议,都等南征事了再行解决。

    默啜不是不想撤换自己那个倒霉儿子,只是这个时候他必须强硬,也只能强硬,如果他撤换阿史那沐丝,本来就不太相信老阿贤的保证的阿史德族首领们势必把这看成他作贼心虚,那一来就后患无穷了。

    杨帆得到这一消息,不免大失所望。

    叶安被他掳走的当天,薛延陀城就因为两族的混战发生了一场动荡,这倒替他打了掩护,无端失踪的叶安和酒铺老板娘万俟情缘根本没有人顾得上理会和寻找了,他混在敌营里,安闲自在的很,一点危险都没有。

    但他此来的目的却是挑起突厥诸部的争端,摸清他们的情报,提前给自己的边塞要隘通风报讯。如今虽然意外地把叶安这个可以证明丘神绩有鬼的证人抓到了手,这两件大事却没有办成。

    挑唆两族争端的事情只是拖延了他们行动的时间,为边军那边调兵遣将、加固城防争取了时间,但是这段时间尚不足以确保边塞要隘的安然无忧,如果这个老阿贤再晚上一个月就好了,等到春暖花开时节,正是游牧民族一年中生产生活的最重要的一段时期,那时候默啜再想发兵,势必会引起各部落的群起反对。

    杨帆消化着收集来的种种情报,苦苦思索着对策。

    眼下,因为阿史德和阿史那两族的争端,已经拖延了一段时间,默啜甚至为此下了“促战令”,三位统帅一旦决定行动目标,恐怕就会马上行动,把拖延的这段时间尽量赶出来,那样的话,他们就算赶在突厥大军之前把消息送回去,也不过提前三到五天把消息送到,只能让边塞要隘守军提高警觉,后方援军依旧来不及赶到。

    可是,不然还能有更好的办法么?

    要阻止这样一支大军行动看来是不可能了,难道此番冒了无数风险潜入大漠,竟然无功而返?

    不甘心!

    真的不甘心呐!

    杨帆长长地叹了口气,一扫头瞧见熊开山坐在帐口,正跟高舍鸡眉开眼笑地聊天,这货自打有了女人的滋润,整个人的性格都开朗多了。

    一瞧他笑得那么开心,杨帆就气不打一处来,瞪了他一眼道:“一边聊天去,打扰我想东西!”

    杨帆本来的职务并不比他高太多,只是杨帆是从洛京来的,身份就显得比他高贵点儿,不过在漠北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杨帆实际上一直担任着这两千人的统帅的职务,威严在不知不觉间便积累下来了。

    熊开山不敢反驳,好脾气地“嘿嘿”了两声,抬起屁股走开了。

    杨帆既好气又好笑,摇摇头道:“这副熊样儿,真受不了他!”

    张义嘿嘿笑道:“听那叶安说,这娘们似乎随便了一点,可是看人家熊开山跟她在一块儿,俩人好得蜜里调油似的,那娘们似乎也变成贤妻良母了,嘿!缘份这东西,怪着呢,别人看不惯,没用!他自己觉着好,那才是真的好!”

    “他自己觉得好……”

    杨帆笑着重复了一句,话刚说到一半,突地戛然而止,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