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二百五十二章 错把冯京作马凉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吱扭~~,吱扭~~”

    牛车的轱辘发出一阵阵扭动的声音。

    杨帆端坐在车里,腰背挺直,颈项挺直,微微斜着眼睛,乜着一旁的少女。

    穆赫月就坐在他旁边,笑吟吟地看着他,上一眼,下一眼,看得好不有趣。

    她已摘下卧兔儿的暖帽,不过衣袄边缘也有一圈白色的狐毛,是以衬托得她的脸蛋颇为娇艳。穆赫月轻轻扭着自己肩头乌黑油亮的大辫子,歪着头笑吟吟地看着杨帆,越看眼中的笑意就越浓,过了好久,突然噗哧一笑,忍俊不禁地道:“你这样子,真是笑死我了她说的是突厥语,杨帆根本听不懂,听不懂的杨帆以不变应万变,依旧梗着脖子,斜眼睨着穆赫月,反正他现在扮演的角色不能说话,只要不说话就不会出错。穆赫月看了他那糗样,越发忍俊不禁,不由笑倒在他的怀里。

    车外,策马护在左右的高舍鸡和另一名侍卫听到车厢里传出银铃般的笑声,不禁相互看了一眼,神情颇有些诡异。

    穆赫月喘息着笑躺在杨帆腿上,扬起弯如弦月的一双笑眼望着他道:“看你现在老实的样子,真挺好玩的。昨天我去见你时,你的部下说你去查到底是谁嫁祸于你的事了,我等你好久,都没等到你回来。还好啦,你还能做事,说明伤的不重,今天看看,果然如此,幸亏只是刮伤,可惜刮的位置不对……”

    穆赫月叽哩咕噜说了半天,杨帆一句也没听懂,可他又不好完全不做反应,于是把眼珠转了转,做了几个连他自己都不明白意思的手势。穆赫月蹙起乌亮美丽的眉,问道:“什么意思?”

    杨帆又作了几个动作,穆赫月还是看不懂,突然扬声唤道:“阿卡姆。你进来!”

    阿卡姆是高舍鸡现在的化名。一个很常见的突厥名字,高舍鸡不明所以,连忙下马上了牛车。穆赫月依旧躺在杨帆膝上,也不避他,只是懒洋洋地问道:“你们特勤在说什么啊,连我都看不懂了,你跟我说说。”

    杨帆赶紧向高舍鸡使个眼色,重新比划了一阵,高舍鸡毕竟知道他的真正身份。再结合他的动作,猜出了他的担忧,便道:“特勤是说,一会儿,你送到半途就好,不要跟回到营里去。还有……”

    他看看杨帆的动作,又道:“还有,以后也不要去营里找特勤。

    穆赫月霍地一下坐了起来。板起俏脸道:“为什么?”

    杨帆赶紧对高舍鸡又比划了几个动作。高舍鸡实际上也不太明白他在表达什么,毕竟这时的言语可不是两人事先排练好的,只得按着自己找出的理由解释道:“是这样,我们带来的三千勇士,很多人都受了伤,未曾与唐人一战,便有很多人成了残疾,士气很是低迷。”

    “唔?”

    穆赫月转了转乌溜溜的大眼睛。诧异地问道:“那跟我去见沐丝有什么关系?”

    高舍鸡道:“你是特勤的未婚妻子呀,如果这时候你时常出没于营中,你说那些伤残的勇士会怎么想?方才特勤嘱咐令尊不要再去探望他,有事他会悄悄赶来,是免得让朱图以为咱们两家作了一路……”

    穆赫月小嘴一撅,伸手挎住杨帆的胳膊道:“我们两家本来就是一路么,怎么了?”

    杨帆被她饱满丰挺的胸膊正抵在胳膊肘上。只觉触处软绵绵一团,吓得他不敢再动,只好瞪得一双眼睛,求助似地看向高舍鸡。高舍鸡尴尬地道:“这是自然,只是……现在朱图正有火没处发,没必要刺激他嘛。不让姑娘你去营中,也是担心士兵们有闲话。”

    穆赫月使劲一揽杨帆的胳膊,道:“我去看沐丝,碍着他们什么了?谁敢说闲话,割了他的舌头!”

    高舍鸡干笑道:“这毕竟是特勤第一次担任主帅啊,要打胜仗,还要靠这些战士,打了胜仗,特勤迎娶你时,也特别风光不是?”

    “嗯……”

    这句话打动了穆赫月,她想了想,扭过头去,向杨帆柔媚地一笑,道:“好啦!那人家听你的就走了。不过……,你可得时常来阿爷这儿看我,要不我就去找你。”

    杨帆向高舍鸡睃了一眼,高舍鸡连连点头,杨帆也不知道穆赫月在说什么,见高舍鸡点了头,便露出一副笑容,轻轻拍拍穆赫月的小手。

    穆赫月又躺回杨帆怀里,一扭头看见高舍鸡还猫着腰站在车厢里,顿时杏眼一瞪,嗔道:“还看什么,出去!”

    高舍鸡乖乖地转过屁股,猫腰走了出去。轿帘儿一放,穆赫月便换了一脸甜笑,往杨帆怀里挤了挤,杨帆知道这女子是沐丝的未婚妻,对她的亲热若是完全没有表示,难免引起她的疑心,若要有所表示,却不知道二人已经发展到了什么地步,不禁有些为难。

    穆赫月扭动着身子,找了个最舒服的体位躺着,见他僵坐不动,不禁娇嗔地瞪了他一眼,咕哝道:“大坏蛋!受了点伤倒像转了性似的,以前总对人家毛手毛脚,现在倒老实了。”说着,大胆泼辣的穆赫月姑娘居然很彪悍地拉起杨帆的手,塞到了自己的怀里去。

    杨帆吓了一跳,却不敢反抗,那肥大的斜襟袍服顺着领口儿把手插进去,一点儿也不觉的勒得慌,杨帆的大手一插进去,便触及一团腴润柔软热乎乎的嫩肉,虽不十分硕大,仿佛两只玉碗儿倒扣在那里似的,一手便可掌握,却是异常的富有弹性。

    穆赫月动作虽然大胆,终究还是害羞,霸道地把他的手塞进自己怀里,便羞得闭上了眼睛。然而,杨帆的手僵硬地按在她的胸口便再也不动了,穆赫月心中奇怪,不禁又睁开眼睛,杨帆见到她诧异的眼神,赶紧换上一副色迷迷的表情。

    轻拢慢捻抹复挑,似拂琵琶似揉面……

    穆赫月的脸庞变成了玫瑰色,时不时便发出一声娇吟。她把一张发烫的小脸完全埋进了杨帆的怀里。细若箫管的呻吟声从杨帆怀里幽幽地传出来,好不**……

    杨帆心里不住地念佛,这样的挑逗,**渐起的何止是穆赫月一个。杨帆已非初哥儿,如今也是食髓知味啊!

    ※※※百※度※搜※索※八※一※中※文※网※※※※

    杨帆从部族大会离开之后,穆恩立即开始联系一些比较有实力的大部落首领,与他们通声气儿。

    当然,他联系的都是与穆阿哈部落交好,或者与默啜同一立场的部落。他马上就要成为沐丝的岳父了。完全有资格代表沐丝同默啜一派的部落进行沟通。

    当天的会议上,朱图所选择的进攻目标竟然与穆恩原先所选择的地点相同,也是蓼泉。他的理由也跟穆恩差不多,那个地方是河西走廊最狭窄的所在,可以得到吐蕃人的有效响应,同时,那里是唐人势力目前所及的最西处,唐人想增兵也有些鞭长莫及。

    如果穆恩事先不曾得到杨帆的示意。两人意见如此一致。必然一拍即合,这个议题就可以顺利通过了,可是眼下穆恩已经知道默啜真正的“战略意图。”自然要竭力怂恿诸部同意攻打白亭。

    会场上,两大叶护各抒己见,为此争执不下。

    这时候,出现了让杨帆哭笑不得的一幕,他先前为了挑唆诸部纷争的行动固然产生了效果。此时却发生了不利于他的作用,一些无端受害、依旧对沐丝是否凶手抱有疑虑的中立派部落这时都站到了朱图一边,与他连枝同气,以致双方争了一天,都没争出一个结果。

    当天晚上,穆恩和朱图都大摆盛宴,邀请友好的部落首领。籍此统一认识,以求明日再辨个高下,对攻打哪里并无所谓的沐丝被言**师折腾了一下午,疲惫不堪,回来后早早就睡了,压根没有理会这事。

    在外面监视的人等到被他们收买的亲兵一瘸一拐地赶来,告知他们沐丝确已睡下之后,假沐丝马上又粉墨登场了,他乘牛车赶去,秘密会唔了多位部落首领,拉拢他们支持攻打白亭的主张。

    一夜喧嚣之后,第二天一大早,会议便继续召开了。他们也急呀,十数万人马在这里每多待一天,便不知要消耗多少食粮,他们也实在是耗不起了。

    清晨,数骑快马正奔向阿史那沐丝的营地。

    自从与阿史德部落发生厮杀之后,阿史那沐丝的营地便在城中单独辟出了一块领地,距其他人的房舍、毡帐都有相当大的一段距离,如果有人靠近,很容易就能注意到。

    那几骑快马刚刚驰离大道,拐向沐丝的营地,高舍鸡突然从路旁闪出来,向他们招手笑道:“嘿!阿提拉,你这是往哪儿去啊?”

    阿提拉就是穆恩的侍卫队长,他听见有人呼唤,急忙勒住马缰,却见招呼他的人正是昨日陪同沐丝到集会现场的“阿卡姆。”阿提拉露出笑容道:“大叶护叫我来请特勤去一趟,今日一定要确定目标。特勤如果不想露面的话,可以先等候在大叶护帐中,等事情有了眉目,也好分派任务,今日若确定了目标,明日必然要发兵的!”

    高舍鸡道:“啊哈,那可巧的很,特勤嫌整日闷在帐中无趣,正想乔装改扮,出去走走呢,你看……”

    高舍鸡回头一指,就见一辆牛车里面“沐丝”正四平八稳地坐在那儿,向他微微含笑……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