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二百六十四章 穆桂英挂帅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郎将!”

    “徐大哥!”

    众将校听到声音又惊又喜,赶紧撇了杨帆围到车边,有人就要上车去掀车帘,车中又传出一声怒吼:“别他娘的上来!老子屁股中了一箭,动也动不得,趴在这儿的糗样挺好看吗?哎哟!痛死老子了,老子以后还要见人呢,都滚得远远的!”

    众将校听说徐郎将屁股中了一箭,顿时轰笑起来,只要他活着就好,屁股又非要害,身在军伍,哪个爷们不落点伤在身上呀,只是屁股受伤,他们才不在乎。

    萧凝风忍住笑道:“卑职叫郎中给郎将医治一下吧。”

    徐义生哼了一声道:“箭上有倒钩,得划开皮肉拔箭,现在哪有那个功夫!”

    杨帆回首瞪着垂下的车帘,惊得差点一下子跳起来,这千真万确是徐义生的声音,语气、声调、声音的粗细,半点不假,可是徐义生不是死了么?凭天爱奴的身手本领还能看错?再说他就算活着,也不可能这么中气十足呀。

    难道……

    杨帆突然想到了天爱奴那神乎其神的口技。

    徐义生在车中怒气冲冲地道:“老子让古舟和梁四儿回来报讯儿,叫你点燃烽火,全军回防明威戍,你们还在这儿扯什么咸淡!”

    萧副将讪讪地道:“郎将,卑职已奉命点燃烽火,向沿边诸军示警了。现在本来是要撤往明威戍的,不过我们实在是放心不下郎将的安危,一些兄弟想带人去救郎将回来,大家伙儿正在这里商议……”

    车厢里,徐义气叫道:“商量?都火上房了,你们还在商量!马上撤回明威戍!快!”

    “是!”

    萧凝风精神一振。勒马回头。大呼道:“郎将回来了!郎将有令,全军回防明威戍,立即出发!”

    号兵把令旗摇得唿啦啦乱响。号角“呜呜呜”处处响起,大小将校纷纷赶回本部,五千军卒终于向明威戍方向开拔了。

    杨帆赶着大车。被军兵们护拥在中间,随着一辆辆满载的辎重车向明威戍方向移动,天爱奴在车厢里微微掀开一线轿帘,看了看外面的情形,眉头一皱,大声命令道:“怎么这么慢?老萧,你是不是把咱们那些坛坛罐罐都捎上了?”

    萧凝风吩咐人把山坡上的营地和来不及运走的一切东西,包括他们秋天时砍伐的小山似的柴禾垛和为战马准备的干草堆都一并点着了,不给突厥人留下一点东西。这时刚刚圈马回转,听见徐义气大吼大叫的,赶紧凑到车前道:“是。郎将。咱们能捎的都捎上了。”

    天爱奴在车中道:“全都烧了,推到路边去全部烧掉。不给突厥人留下就行,带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咱们什么时候才能赶回明威戍?我只要咱们的兄弟们安然无恙就行,明白吗?”

    萧凝风心中一暖,大声应道:“卑职明白!”

    他立即吩咐下去,所一应辎重车辆推到路边点燃,拉车的马也都卸下来换了些军士骑上去,这一来整支队伍行进的速度果然快多了。

    大军行进的速度很快,但是这个快也只是相对于普通人步行的速度,这五千人中有近四千步卒,只凭两条腿走路,又不能让他们亡命地奔跑,必须保持一定的体力,以防追兵迫近时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这个速度在杨帆看来就是其慢如牛了。

    马车夹在军伍中间行进着,萧副将骑着马,忽前忽后,紧张地看顾着全军的行进,各部将校也都在本部指挥着士卒们有序撤离。天爱奴坐在车里,继续冒充着徐义生,时而就会下一道军令。

    整个行军队伍按照她的要求渐渐变成了四列纵队,横向也截成了四段,在长长的道路上形成四个截阵。

    杨帆一路赶着车,看看大家都在匆忙行军,没人注意他了,便扭身掀开一角车帘,往里边瞧了一眼。

    徐义生的尸体已经被天爱奴推倒了一边,尸体俯卧在那儿,后心直撅撅地竖着一截箭杆儿,天爱奴盘膝坐在徐义生的尸体旁边,一手托着腮,正蹙着眉毛在思索什么,连杨帆掀开车帘往里瞅都没有瞧见。

    杨帆低低咳嗽一声,压着嗓音道:“阿奴!”

    “嗯?”

    天爱奴从沉思中惊醒了,扬起剪剪双眸睇着他。

    杨帆咽了口唾沫,紧张地问道:“你在想什么?”

    天爱奴此刻冒充徐义气,堪与他冒充沐丝的经历相媲美,可是论起惊险来天爱奴此刻行为虽不及他,但是论起责任来却比他重百倍。“徐义生”没死,固然起到了稳定军心、结束诸将争论、迅速拔营撤防的效果,可因此一来,这指挥大军的责任也就落到了她的头上。

    虽然在杨帆看来,仅仅是指挥三军撤退,似乎没有什么难的,毕竟是把三军的生死交在了她的手上。

    天爱奴吐了吐舌头,小声道:“我在想兵书,公子的藏书里有好多兵书,我以前看过许多,都是当闲书看的,这时也不知道还能记起多少。”

    “想兵书?这样也成?”

    杨帆听得哑然无语。

    ※※※※※※※※※※※※※※※※※※※※※※※※※

    “唰!”

    雪原上竖起了一面鲜红的大旗,随即一面扛旗的骑士就策马狂奔起来。

    雪原上只有他一个人、一匹马、一面旗,但是在他身后远方的地平线上,正有一条黑线仿佛滚滚潮水般涌来。

    在他前方视线隐约可及的地方,还有一名骑士伫马立在那儿,当他的大旗扬起的时候,那名骑士也马上扬起了红旗,然后同他一样,策马飞奔而去。

    在这一望无际的雪原上,能见度非常高,尤其是到处一片白,稍有一点异色。就可以在很远的地方看个清楚。天爱奴苦苦思索着她看过的兵书中有关行军布阵、通讯斥候、接敌交战、扎营休息等等所有与战事有关的知识。想起一点能用的就会以徐义生的口吻吩咐下去。

    还别说,她记起的那些兵书战略上的知识,有些是徐义生知道的。有些连徐义生都不知道。大字不识,纯凭从战场上积累下来的丰富知识和经验而成为名将的人虽然不是没有,但徐义气显然不是其中一个。

    这举旗为号就是天爱奴布置的一种示警方法。其原理其实很简单,和烽火传讯一样,只不过这是以旗为讯号。它是非常快捷有效的,第一名发现突厥兵追上来的骑兵亮出旗号以后,还没等他跑到第二名骑兵原本所在的位置,一面面号旗打出的讯号就传到了正在紧张南进的军队之中。

    当天爱奴听到突厥兵马已然追上来的消息时,突厥兵距他们还有三十里地……

    突厥铁骑轰隆隆的追上来了,这是一支三千人的突厥骑队。他们冲出谷口之后,只匆匆集结了三千骑兵。来不及等待其他人马陆续钻出山坳,就迫不及待地追了下来。

    他们清楚,虽然飞狐口驻军有五千人。但是当地驻军大多是步卒。逃跑时只要队形稍有松散,这五千人就会成为他们三千骑卒马刀下任意屠宰的牛羊。更何况。他们的人正在陆续赶出山口,只要他们追上唐军,战不多久,就会有援军加入。

    在野战中吃掉这股唐军作用是极大的,整个白亭全部守军才一万五千人,然而依托险要的山势和堡垒,这一万五千人足以抵挡十万大军的进攻,但是如果他们一口气吃掉这五千唐军,剩下的唐军能否把整个明威戍城堡守得风雨不透就很难说了。

    这可不是加加减减那么简单,一个箭楼、一角碟城,如果需要十个人才能守得周全,那么你只要缺了一个人,就有可能成为被敌人攻克的破绽。所以,他们只集结了三千人,就迫不及待地追下来了,无论如何,先咬住这股唐军再说!

    “郎将!突厥人追上来了!”

    萧凝风快马赶到车旁,紧张地向车内禀报。

    天爱奴心头一跳,努力平静了一下呼吸,用徐义生的嗓音粗声大气地问道:“还有多远?”

    萧凝风道:“从旗号上看,大概还有三十里。”

    天爱奴思索了一下,吩咐道:“全军继续行进,不要慌。弓手、弩手集结到后翼和侧后翼,置于最外围,战锋队次之,战队再次之,马军置于左中翼待命!所有骑兵全部下马步行,以保持马力!老弱士兵集中到前列,可脱离大队,快速撤回明威戍!”

    天爱奴说一句,萧凝风便应一句,待天爱奴全部吩咐罢了,萧凝风便急急转身传令,心中暗暗奇怪:“郎将今日被射了个屁股开花,居然开了窍了,以前看他指挥兄弟们打仗,可没有这般有章法呀!”

    天爱奴端坐车中,一面苦苦思索着结合这支军队的配备、兵力和附近的地理形势,能够用得上的兵书中的战略,一面还要小心不让声音透出半点异样,免得被那萧凝风察觉异状,心中也是紧张万分。

    等萧凝风一走,天爱奴端起的肩膀一塌,悄悄爬到轿帘边,冲着外边楚楚可怜地轻唤道:“二郎,我好害怕……”

    虽然代替徐义生指挥三军的是天爱奴,可是杨帆实是比她还要紧张,生怕她答不出来暴露身份,听她与萧凝风对答,杨帆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一听天爱奴这么说,杨帆赶紧扭头安慰道:“乖,别怕!大胆去做,我看那徐郎将未必比你指挥的好!”

    天爱奴什么都没听见,就只听见那一声“乖”了。这一声“乖”,把天爱奴哄得心花怒放,浑身的骨头都酥了,她晕陶陶地坐回去,倚在车壁上,只觉一颗心跳得奇快无比,嗓子眼里有些发哽,有种想要哭出来的感觉。

    什么十万突厥兵啊,什么回不回明威戍啊,她的心里统统不去想了,萦绕在她脑海里的只有那么一句幸福的话:“他说我很‘乖’!”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