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二百七十四章 天赐良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攻防战在傍晚时分停下,突厥军队流水般退去。

    很快,远处那一顶顶毡帐前就冒起了缕缕炊烟,城下城下则是一具具躺在血污之中的尸体。

    随风飘入旷野的缕缕炊烟是为了生存,那一具具尸体,何尝不是为了生存。

    城头的守军疲惫地收拾着残局,补充着各种守城武器,把阵亡战友的尸体抬下去,把受伤的兄弟扶下去裹伤,一片战斗后的忙碌景象。

    杨帆对天爱奴道:“咱们回去吧,叶中郎将忙着接待援军将领,现在是无暇见我的,我回去再把计划好好琢磨琢磨,明天再跟他说。”

    天爱奴轻轻点点头,两人刚刚走出城楼,迎面就有一个侍卫匆匆走来,一见杨帆,站定身子道:“杨侍卫,中郎将有请!”

    杨帆扭头看了天爱奴一眼,天爱奴点点头,柔声道:“我在驿馆等你。”

    杨帆跟着那侍卫离去,一直到了明威戍的中郎将府,这是一座不算宽大的宅院,门禁森严,佩刀持矛的士兵把守着门口、巡弋着四周。杨帆在那侍卫的引领下迈进大门,沿着笔直的砌了平整方石的甬道直入正堂。

    虎威屏风下,置放着一张几案,两张胡椅,右首为上,上首坐着一个六旬上下、身躯肥胖的老人。穿着一身戎服,却看不出品阶。左首坐着中郎将叶云豹。正侧首跟他说话。

    杨帆报名参见,叶云豹介绍道:“杨帆。上坐的这位就是我河源道经略大使、行军大总管娄大将军,娄将军听说你的事后,很想见见你。”

    杨帆听了不由暗吃一惊,这胖老头儿笑眯眯的一脸和气,完全看不出一点沙场老将的气质,若是不穿这身戎服。和寻常的街头老翁实无两样。

    杨帆赶紧报拳见礼,道:“卑职杨帆,见过娄大将军!”

    “呵呵,无须多礼。老夫已经听说过你的事情啦!了不起,了不起呀,当真是后生可畏!”

    娄师德站起身来,把住杨帆的手臂,笑道:“来来来,你非我所属,不必如此拘礼,坐下说话。”

    他这一走动,杨帆才发现他一条腿似乎有些毛病,脚下落地无力。完全是被另一条腿拖着走,所以行动缓慢,左右肩膀也是一高一低地晃动着,赶紧搀扶了一把。

    一见娄师德站起,叶云豹也站了起来,二人一起重又搀着娄师德坐下,杨帆便在侧下首的胡椅上坐下来。

    娄师德抚着胡须道:“你在突厥的所作所为,老夫方才已经听云豹说过了,这些事。云豹已经行文凉州府,再由凉州府呈送京师,朝廷必会嘉奖的。”

    娄师德说到这儿,话风一转,又道:“云豹说,你与那突厥统帅阿史那沐丝形容相象,足可以假乱真。你想籍此,利用阿史那和阿史德两族本有的矛盾,挑起他们自相残杀?”

    杨帆欠身道:“是,卑职是与叶中郎将讨论过此事,只是这个办法漏洞太多,而且实行起来也不容易,这几天叶中郎将竭思苦虑,卑职也在想办法,方才城头观战时,卑职忽然想到一个主意,貌似可行。”

    娄师德颇感兴趣地道:“哦?老夫找你来,正想商议此事,看看能否集思广益,琢磨个法子出来,想不到你已想出了主意,快快说来,叫老夫听听。”

    杨帆把他在城头想出的办法对娄师德说了一遍,娄师德微微阖了双目,静静凝思良久,缓缓地道:“嗯……,这个法子,的确比你们先前所想出的办法更加可行。”

    叶云豹道:“大总管,那位阿奴姑娘所言是个问题,如果那沐丝已经能够说话了呢?如果听见杨帆说话的人是听过沐丝声音的呢?”

    娄师德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这份担心倒是大可不必。老夫当年为一军卒时,也曾见过咽喉受伤的兄弟,喉部受伤,纵然现在已经好多了,这么短的时间里,声音也不可能完全恢复原状。

    再说,沐丝的声音非他本族本部的人,听过的人绝不会太多,偶尔听过几句的,也不大容易分辨是否是他,加上形貌酷肖,足以以假乱真,此计可行。老夫以为,真正应该担心的倒是有两点:

    一是假扮沐丝之后,应该把这假消息散布于何人知道?这消息是要让阿史德部族人知道的,必须得找阿史德族或者附庸于阿史德族的部落才奏效。如果先在沐丝自己军营中散播开来,不等传进阿史德人的耳朵,沐丝就会发觉异常。

    二是要让阿史德部落的人知道,那么该让谁知道?沐丝是一军统帅,且与阿史德部刚刚发生过争斗,要什么样的理由,他才有理由接近阿史德部落的人?以他的身份,不可能接触一个小卒、更不可能把可汗已死这样重要的消息透露给一个小卒,只能是阿史德部的将领,这,又是一个难题。”

    娄师德果然是难得的好脾气,坐在那儿不愠不火,扳着指头一条一条慢条斯理地说着,最后才呵呵一笑道:“所以,难处主要在于:‘沐丝’为什么要秘密接近阿史德族人?为什么要把这么重要的机密透露于阿史德族人?至于声音,小事一桩,凭杨帆在薛延陀随机应变的本事,应付起来游刃有余!”

    娄师德这一说,杨帆和叶云豹茅塞顿开,三人又议了很久,依旧没有找到一个毫无破绽、叫人信服的办法,娄师德笑道:“好啦,法子是好法子,可是既然还没想得圆满,那就先用拳头把突厥人狠狠打下去,咱们对付来犯之敌又不是只有计谋而无勇猛!

    法子可以慢慢想,现在已经想到了如何利用这个酷肖的面貌,还怕想不出如何让这个计划得以实施么?杨帆,你先回馆驿休息,我方才说的这两点,你也好好想想,咱们群策群力,一定能想出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

    杨帆听了忙起身道:“喏!既如此,卑职告辞!”

    娄师德道:“嗯!对了,你那百骑中的兄弟都很关心你,听说你若回来,必由此处入关,这一次他们也随老夫一起来了,现在正在馆驿之中等你,你快回去见见他们吧,莫让他们等得太心急!”

    杨帆大喜,连忙道:“是,卑职告辞了!”

    杨帆离开后,叶云豹对娄师德道:“大总管对此计似乎相当的重视?”

    娄师德站起来,慢慢踱到了墙边,这帅堂正前方是一张猛虎下山图,两侧白壁墙上,悬挂的却是山川地理图,这是陇右军方多年来根据斥候一点点掌握的情报,测绘出的局部区域地理图,纯作军事之用,不断完善之下,实比官方地图还要详尽许多。

    叶云豹一见娄师德站起,忙也随之起身,走到地图边。

    娄师德凝视地图良久,对叶云豹道:“法子的确一时还没有想出来,可你知道老夫为何不急么?”

    叶云豹毕恭毕敬地道:“还请大总管指教!”

    娄师德道:“既有此等好计,只用来叫突厥人不战自退那就行了么?

    叶云豹讶然道:“大总管是说……,可我们这里满打满算,再加上大总管带来的骑兵,也不过五千之数,应对十万铁骑,似乎……”

    娄师德哑然失笑,摇头道:“不不不,不是这里。”

    说着,他伸出粗粗胖胖的手指,在地图上点了一点,“啪”地一下定在一个位置上。他指的地方竟然是居延海!

    这位以唾面自干闻名的老家伙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笑眯眯地道:“突厥人欲攻白亭,先佯攻了居延海,我们何不就从这居延海出兵,趁他们退兵之际,打它个落花流水?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哪那么容易!”

    叶云豹凑上前去,仔细看了看图上地理,喃喃地道:“居延海,居延海……”

    娄师德解释道:“他们不可能横穿沙漠的,来也罢,去也罢,只有两条路,一是走居延海前面这条戈壁滩,这里可以补充水源和一些草料,另一条是走弥蛾川,那儿有一些小部落,也能予其补给,他们来时是分兵两路,而退时则必然选择居延海前这条路。”

    叶支豹想了一想,道:“因为他们退兵的原因是因为‘骨咄禄可汗已死,默啜篡位,骨咄禄之子不服,草原诸部间明争暗斗,很可能已经发生内战?’”

    娄师德道:“没错!走这条路才能以最快的时间赶回汗庭,如果走弥蛾川,他们要在突厥草原上绕上一个大圈子。所以他们不但会选择这条路,还会把多余的牛羊全部抛弃,只带一二十天的口粮,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以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娄师德把手往身后一背,笑得天官赐福一般:“居延海有河有湖,水源充足,牧草丰美,是朝廷的一处极重要的军马饲养之地,所以那里不但屯有重兵,而且有大量军马。突厥佯攻居延海后,各路驰援居延海的兵马也还没有返回,依旧驻扎在居延海。突厥两路大军,互相防备,吃不好,睡不好,急急赶路,兵困马乏,赶到居延海后,如果突然有无数骑兵突然从峡口山中蜂拥而出……”

    叶云豹听得血脉贲张,一拳砸在地图上,大笑道:“可恨我非居延守将,如此大功,当真令人眼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