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二百七十五章 群策群力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杨帆走出中郎将府,见衙门口儿静静地停着一辆马车,杨帆也未在意,举步就要往馆驿方向走,车旁忽地转出一个人来,扬声唤道:“二郎!”

    杨帆一扭头,不禁惊喜地叫道:“言兄,是你!你怎在此,你不是被送去凉……”

    一个“州”字还未出口,言知何已经冲过来,给了他一个紧紧的拥抱,哈哈大笑道:“二郎果然无恙,吉人自有天相啊!”

    过命的交情,常常产生于生死与共的经历之中。杨帆在薛延陀城外回马救人,单刀断后,掩护他们离开的事,让这个心思很简单的汉子,已经把杨帆当成了他的弟兄。

    “二郎无恙,我也很开心!”

    旁边又传来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杨帆一扭头,就看见沈沐站在一旁,一身朴素的棉布青袍,脸上带着欣慰欢喜的笑容。

    “沈兄!”

    杨帆欣喜地叫道。言知何在他背上重重地拍了两下,放开了他,杨帆转向沈沐,又看看言知何,道:“你们怎么来了?”

    言知何道:“我们费尽千辛万苦才赶到飞狐口,可惜费尽唇舌,那糊涂守将也不肯轻信我们的消息,还怀疑我们是突厥奸细,要把我们押去凉州验明正身。

    我们到了凉州,恰好河源军大总管娄师德也到了,还带来了他军中的人,认得高舍鸡和熊开山,我们这才得以解脱,我脱身之后马上就去湟水面见公子。公子听说你下落不明,执意要赶来此地,一定要等个结果!”

    杨帆听了心中一阵感动,他是一个极重亲情、友情的人,他在中原孤单一人,能把马桥和面片儿视如亲兄亲姊,不无这方面的原因。如今沈沐以堂堂世家大族隐宗宗主的身份。能亲临险地,这个举动已经足以证明他对自己的情意了。

    沈沐当初与杨帆在绿洲分手后便返回了湟水,好言软语的把七七大小姐哄回了长安。沈沐自己并没有走。西域风云乍起,变幻莫测,他的基业就在这里。他怎么能走,必须得留在这儿以防不测。

    如果西域被突厥占领,他倒不至于因此失去隐宗宗主的地位,但是他将失去与显宗分庭抗礼的本钱,重新沦为姜公子手下一个随时待命的打手。他在西域倾注了太多的心血,耗费了大量的物力、财力,岂能不予重视。

    小飞箭张义是顺原路返回河西地区的,那条路距湟水比较远,沈沐现在还不知道他的消息,但是言知何是随高舍鸡、熊开山一道儿回来的。他们被送到凉州之后,恰好娄师德也到了,娄师德随行的将领确认了他们的身份,他们自然得以开释。

    高舍鸡和熊开山留在了娄师德身边,言知何则快马赶去湟水向沈沐报信。沈沐听他诉说经过之后。马上启程赶往凉州。这就是沈沐做人独到之处了,为何有那么多人甘为他所用?仅仅是他能提供你所需要的一切,供你达成理想,铺就锦绣前程么?

    杨帆虽是他物色的一个目标,而且现下还没有太大的利用价值,但是他的生死沈沐一样放在心上。他要知道杨帆是死是活!

    杨帆虽生死未卜,但他只要活着,白亭这条路应该是他唯一的选择,所以沈沐也来了。湟水和鄯州相距不远,沈沐赶到凉州的时候,娄师德已经决定亲自兵发白亭,沈沐干脆去面见了娄师德。

    沈沐认识娄师德,他经营西域,怎么可能不结交西域的这些封疆大吏?像鄯州驿馆、湟水驿馆这等兼营客栈,以驿养驿还为驻军赚取不少银钱的主意就是他告诉娄师德的,双方早就有交情。

    娄师德其实并不知道沈沐的确切身份,但是他知道沈沐在西北地区有许多产业,同西北地区的许多豪商巨贾关系密切,是个很有势力也很神秘的大商贾。

    西北地区的世家高门、豪商巨贾在当地都拥有相当庞大的潜势力,他们甚至拥有自己的私人武装,这些世家高门、豪商巨贾,包括那些投奔大唐后被安置在西域的部落族长们,都是没有官方身份的“西域官员”。

    他们不但能量极大,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甚至拥有执法权,百姓们不管是民事还是刑事案子,都习惯性地请他们主持公道,由他们来维持治安,而非求助于官府。对这些威望高、势力大的地方豪霸,官府只能羁靡,而不能排挤压制,才能得到他们的配合与拥戴,娄师德对他自然以礼待之。

    沈沐对娄师德所说的理由是他在白亭一带有许多产业,一旦被突厥人攻进来,他的损失将十分巨大,因此他要赶去看个究竟,必要的时候,还可能会对官兵提供一些必要的帮助,娄师德自然满口答应,一路同行,礼遇甚周。

    沈沐走到杨帆身边,握住他的手用力摇了摇,感慨地道:“二郎这一番突厥之行出生入死、险象环生,真是辛苦了!这一番,我真以为你是凶多吉少了,想不到二郎竟然穿过大漠,安然回返。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来,上车,咱们回馆驿再说,为兄已经摆下酒宴,等着为你压惊呢。”

    杨帆一边随他往车上走,一边问道:“沈兄怎知我是如何回来的?啊!你也住在馆驿,莫非已经见过阿奴姑娘了?”

    沈沐神秘地瞟了他一眼,含笑道:“阿奴姑娘我的确是见过了,真没想到,你们俩个竟然走到了一起,世事难预料啊!不过,你横穿大漠闯到白亭,并且冒名顶替,指挥飞狐口大军安全回返的消息,却不是来自于阿奴姑娘之口,而是叶云豹告诉我的。”

    杨帆更加奇怪,方待再问。一旁言知何已代他解释道:“我家公子在西域人脉极广,同许多军中将领都是朋友。”

    杨帆一听事涉他人**,便即住口不言。

    二人登上车子,马车便往馆驿驶去。

    因为杨帆在薛延陀的所作所为,言知何已经告诉了沈沐,指挥飞狐口守军撤退的经历,也由叶云貌告诉了他。所以杨帆只是把这些事串联起来简单地讲了讲,随即就谈到了明威戍目前的困局。

    沈沐听到杨帆的打算后,不由惊讶地道:“二郎真是足智多谋啊。你这个计划……嗯,可圈可点!若是利用好了,我看……其作用可不仅仅是退了敌兵那么简单!”

    杨帆奇道:“我这计策就是为了迫退敌兵而设。除此之外,还有何用?”

    沈沐微笑道:“参予设计此计的若是明威戍的守将叶云豹,此计的作用当然只是迫退突厥人,解白亭之围。可是如今既然来了负责整个陇右安危的娄师德,恐怕就不会那么简单了。”

    杨帆满面疑惑,说道:“小弟愚钝,还请兄长解惑!”

    沈沐拍拍他的肩膀,哈哈笑道:“你若愚钝,这世上还有聪明人么?呵呵,你想不到。非关于谋略,而关乎地位。有谋略,也要有相应的地位,才会站在相应的高度去想事情。你因明威戍之危,而想到这个办法。叶云豹守护的只是白亭这一处地方。所思所想自然就在于此,而娄师德和我一样,我们的利益在整个陇右,考虑事情的时候自然不会局限于此。娄师德一代名将,我能想得到的,相信他也一定想到了。”

    沈沐说完。抬起腿来在踏板上跺了两下,马车戛然而止,驾车的言知何回首向车中问道:“公子有何吩咐?”

    沈沐道:“回去!面见娄大总管!”

    杨帆问道:“沈兄因何回返?”

    沈沐笑道:“娄师德不是说有两个难题么?一个是沐丝为何要秘密接触阿史德部落的人,另一个是他为什么要透露如此机密给阿史德部落的人?呵呵,沈某这就去给他解决这两个难题,省得他晚上睡不好觉……天爱奴躲在房间里吃过晚饭,又洗过澡,换了一身今天刚买的新衣裳,在窗前灯下款款地坐了下来。

    这是一身女儿装束,衣料虽然一般,款式颜色却好。天爱奴在外行走,一向喜欢穿男装的,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却偏偏喜欢穿女装了,所以才买了来。

    外面吵吵嚷嚷的喧闹无比。

    娄师德又带来了一万大军,还携来了大量的辎重粮秣,要入库点收、要出库支付,隔壁墙外仓库那边高声不断。而前厅呢,黄旭昶和张溪桐、张奇、田彦、魏同川等几人有些喝多了,大声说笑,也是吵个不休。

    天爱奴早就躲起来了,自打沈沐发现她在这儿,黄旭昶一帮人知道她是与杨帆一起穿越沙漠的女子,纷纷向她七嘴八舌问起经过的时候,她就找个借口躲起来了。

    黄旭昶那帮人,简直就是一帮兵痞子,问的都是什么东西嘛!那些事情让她怎么回答?难道告诉他们沙漠里边的确很冷很冷,方便的时候屁屁都快冻成两瓣儿了?难道告诉他们为了御寒整整一夜和杨帆相拥着睡觉?

    如果说这些人叫人讨厌,那沈沐就是叫人害怕了。这个总是嘻皮笑脸的家伙,那双眼睛很厉害,他只跟自己对答几句,眼中就有一种了然的神色。天爱奴很怕他那种眼光,那种眼光好像是看穿了她,一直看进她心里去,发现了她的所有秘密。

    还是杨帆好!

    男人聪明到二郎那样子就可以了,像沈沐那样老奸巨滑的样子,总给人一种靠不住的感觉!

    天爱奴托着下巴,甜丝丝的想。

    她想着过去、想着现在、想着将来,渐渐沉浸到自己的思绪里去,全未注意天渐渐黑了,廊下灯已亮起,前厅的说笑声中,已经有了杨帆的声音……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