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二百七十八章 双簧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又是一天的鏖战结束了,卢不古回到自己的毡帐,解下沉甸甸的皮甲,“嗵”地一声扔到榻边,在毡毯上坐下来,呼地喘了一口大气。

    亲兵端上吃食,一盘子热气腾腾的大块羊肉还泛着血丝,血肠炖的干野菜香气四溢,此外还有一叠胡饼,一壶烫过了的马奶酒。卢不古从腰间拔出小刀切割着汁水淋漓的羊肉,眉宇间隐隐泛着一抹忧色。

    他是契丹部落的族长,他的部落在契丹诸部中是实力最强大的一个,麾下青壮勇士逾万人,当初投效突厥时,阿史那部和阿史德部都曾招揽过他,后来因为阿史德部开出的条件更大,分给了他一大片肥沃的草原,卢不古就向朱图宣誓效忠了。

    卢不古的担忧是因为今日担任主攻的是他的部落,而部落的伤亡实在是太严重了,卢不古刚刚巡视全营、检查损失回来,重大的伤亡人数让他心中很不安,他决定明天一早就向朱图汇报损失,请求把他的部落作为辅战部队,朱图对他一向宽厚,他相信朱图会答应他的请求。

    与此同时,在阿史德部与阿史那部之间的那片石垃子山上,悄无声息地垂下了几条粗大的绳索,几条人影攀着绳索,从那结了寒冰光滑如镜的陡峭岩壁上悄悄地溜了下来。

    卢不古一个人就吃了满满一大盘子羊肉,又吃了一袋马奶酒,微带几分醺意地躺到榻上。刚刚拉过羊毛毡子盖在身上,他的亲兵就掀开帐帘儿走进来。悄声道:“卢不古,卢不古!”

    卢不古虽是大头领。不过他们的部落还没有严格的上下尊卑,部下也习惯于直接称呼他的名字。卢不古刚刚有了睡意,一听呼唤猛地坐了起来,习惯性地便去抓刀,口中喝道:“什么事?”

    那亲兵低声道:“沐丝特勤来了,要见你。”

    卢不古清醒过来。定了定神,诧异地道:“沐丝?他在哪儿?”

    亲兵道:“就在营外,说是有机秘要事想跟你商量,你看……见是不见?”

    卢不古心道:“沐丝要见我?以前么。见他倒无妨,可是现在阿史那和阿史德弄得跟仇人一般,我若见他,一旦被朱图知晓,必然以为我要背叛阿史德部落,还是不见为妥。”

    卢不古眼珠子咕辘辘地转了一阵,摆手道:“不见!若他有什么事,明日到朱图叶护帐中商议便是!”

    那亲兵低声道:“沐丝说,此事关乎咱们部落的前程,所以要你务必一见。”

    “嗯?”

    卢不古沉吟片刻。吩咐道:“叫他进来吧,我倒要看看他想玩什么花样。”

    亲兵道:“他不肯进营啊,外围有朱图叶护的人马不时巡弋,他担心进来之后不容易出去,他说你是出入无妨的,所以想请你到营外相见。”

    “这小子到底想干什么?”

    卢不古嘟囔着提起大刀,对那亲兵吩咐道:“叫几个人,跟我出去!”

    就在自己的营地边上,卢不古还真不担心沐丝会使什么阴谋。何况他跟沐丝又没有什么仇怨。

    卢不古走出营帐的时候,城头方向火把通明,负责夜战的部落正在攻城,卢不古的部落尽管驻扎在比较靠后的位置,喊杀声依旧清晰可闻。

    卢不古出了营帐区,带了十多个亲兵,走出一里多地,就见前方土丘下立着四个人,一见他们过来,其中一人便快步迎上来。

    卢不古站定脚步,那人到了身前,抱拳道:“我家特勤等候多时了,卢不古大头领,请!”

    卢不古扭头看了看,土丘起伏不断,或高或矮,由此处已经看不到营帐处的情形。他摆摆手,把几名侍卫留下,只带了两个贴身侍卫走过去,距对方四人两丈开外便停住,审慎地打量着对方。

    对面的人的确是沐丝。

    今天的月亮很圆,大概刚过了上元佳节,皎洁的月光披洒在大地上,再经由雪光增强了它的亮度,可以把那人的模样看得清清楚楚,果然就是沐丝。

    沐丝一左一右各站着一名持刀武士,似乎本想要阻止他接近的,见他已然站定,二人又退了回去。沐丝身后也站了一人,身材单薄了一些,正背对着他们,不时左右观望,看来非常的小心。

    卢不古站定身子,谨慎地问道:“沐丝特勤,深更半夜的,不知你把我叫出来,有什么事情?”

    扮作沐丝的杨帆向他笑了笑,沙哑粗糙的声音响了起来:“卢不古,我这次来,是奉了家父的命令!”

    卢不古失声道:“默啜大人的命令?难道他在这里……”

    声音一顿,卢不古望着杨帆,神色显得更谨慎了:“你是说,出征之前,默啜大人就告诉你,要与我见上一面?”

    “正是!”

    杨帆身后的那个侍卫四下观望,身形晃动间,手指轻轻在杨帆臀后一点,张嘴说道:“出发之前,家父对沐丝就已有所交待,只是时机未到,不能邀你商谈。我今天收到了家父快马送来的消息,这才邀你出来!”

    他的手指一触到杨帆的臀部,杨帆的嘴巴马上一张一合地动弹起来,只有站在他左右的那两个侍卫才清楚,自始至终,他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可是因为沐丝嗓子受了伤,想说话就要费尽气力,面孔的动作会有些怪异,他的声音又低哑难听,飘忽不定,所以站在杨帆背后的那伸人替他说着话,对面的卢不古竟从杨帆的表情、口型上看不出任何不妥。

    “卢不古,当年你们投效我突厥时,家父对你就特别器重。你所提出的要求,家父也是完全同意的。只是那时作主的是我伯父,他不同意。家父也没有办法。结果,你投奔了朱图,家父深以为憾。

    当然啦,你有此选择,无可厚非,我们开出的条件没有他们优厚。你当然要为自己的部落考虑。不过现在不同了,呵呵……,所以,我希望你能重新考虑一下。在阿史那和阿史德之间做一个选择!”

    卢不古的脸色微微有些变了,他关心的是那句“现在不同了……”,什么事现在不同了?

    卢不古忐忑地问道:“沐丝特勤,你说现在不同了,这是什么意思?”

    杨帆静下来,看着他,一脸神秘的微笑。

    实际上在说话的人是天爱奴,天爱奴要根据对方所问的话有所针对地回答。在她没有想好怎么说话之前,杨帆不能开口,就只好扮出一副很神秘的表情。让对方自己去领悟了。

    可惜,卢不古实在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无法根据杨帆那“蒙娜丽莎的微笑”猜出他到底想说什么,眼见杨帆住口不说了,卢不古很不耐烦,正想再问一遍,天爱奴佯作左右打量,微微扭身的功夫,手指在杨帆臀后又是迅速地一点。杨帆马上张开了嘴巴……两拨人的沙丘会唔只持续了大半个时辰,双方便分手各自往回走。

    卢不古心事重重地走着,时不时会停下来看一眼沐丝等人的背影,等他快走到自己营寨的时候,再回头时已看不到沐丝那几人的身影了。

    远处,数十骑快马举着火把赶来,那是朱图派出来巡夜的哨卫,他们高举火把,看清站在这儿的是卢不古,便跟他打了声招呼,大声问道:“卢不古大人,你怎么还没有歇息呀?”

    卢不古顺口答道:“哦,今日伤亡的兄弟太多了,我睡不着,出来走走!”

    那些巡弋的骑士安慰了他几句,便策马继续向前驰去,绕着整个营寨巡视。卢不古望着那些人远去的身影,沉声吩咐道:“把习宁、窝笃盖、撒不碗、迪里古几位首领都叫到我帐里来,我有要事跟他们商议,快去!”

    杨帆四人佯作往回走,因为担心卢不古发现他们走的方向不是穆恩的大营,他们只能硬着头皮一直往前走,等到后头已看不见卢不古等人身影时,四人才马上停下来,矮了身形悄悄向石垃子山潜去。

    此地已经接近穆恩的大营,他们不能不格外小心,以防被人看见。

    四人悄悄摸到石垃子山下,他们下来时的四条绳索早已收了回去,杨帆在石垃子下边摸出一具他们来时携带下来的弩,向上面仰射了一枝早已做了记号的箭,这样的高度,也就只有矢箭才能无声无息地射上去了。

    城头守军接到矢箭验证无语后,四条绳索蛇一般顺着光滑的冰雪岩壁滑了下来。

    四人互相打个手势,纷纷攀上了绳索。

    这石壁本来就陡峭,突厥兵来犯之后唐军又在上面泼了水,岩壁上溜滑的一层冰,双脚几乎完全借不上力,只凭双手力道的话,就算杨帆和天爱奴这样的身手也要颇费气力。这时上面有士兵拉扯,四人也手脚并用,不住地攀登着。

    在他们左侧和右侧,两箭之地以外就是明威和武安两座关隘,关前依旧在激战着,火箭流星、巨石擂木,厮杀声不绝于耳。天空中一轮圆月,静静地照着大地,照着那里的喧嚣,也照着这里的平静,静、动之间,气氛诡异。

    忽然,天爱奴一脚踏空,轻呼一声,整个人贴着溜滑的冰面向杨帆这边悠荡过来,杨帆一见,怕她摔下绳索,赶紧双足一顿卡住一块突起的冰面,一手扯住绳索,另一只手伸出去,一把托住了她,助她稳住了身形。

    杨帆这一托正托住她的殿部,虽然隔着一层皮袍,可是那里丰盈、结实与绵软的奇妙感觉还是瞬间就通过他的掌心传到了他的心头。

    大概是因为任务完成,安然回返在即,心情特别轻松、特别兴奋的缘故,杨帆忍不住双臂较力,爬到了与天爱奴一般高度,凑到她耳边轻笑道:“不错喔,很柔软!”

    这句话一出口,他就心中大悔:“该死!这张嘴怎么又没把门儿的了!”

    不想,天爱奴听了他这句话,并不像以前一般或羞嗔或害臊,而是似笑非笑地瞟了他一眼,道“你也不错喔,很结实!”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