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二百八十一章 远思不可收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阿奴?”

    杨帆站在天爱奴门口唤了一声,房中静悄悄的没有回答,杨帆又叩了叩房门,门竟应声而开,他便信步走了进去。

    每天回来,杨帆都会找天爱奴,和她说几句话,这已成了一种习惯。今天,他尤其想跟天爱奴聊一聊,天爱奴的情意已然表白的那么清楚,回京在即,他觉得,有必要向阿奴坦白一下。

    杨帆走进去,房间里空荡荡的,杨帆知道天爱奴闲来无事时会一个人上街去买点小玩意儿,大概今天也是如此,他便在榻边坐下来。手触到叠得整整齐齐的被褥,想到那天酒醉占了她房间的糗事,不禁会心地一笑。

    目光缓缓掠过房间,扫视着房中的东西,杨帆渐渐感觉有些不对劲儿了,她这些天在街上买回来的一些小玩意儿,本来都摆在那个几案上的,现在几案上空空的,什么都没有,难道她都收拾起来了?

    杨帆心中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起身向门口走去,当他走到门边时,看到那脸盆上方的墙壁,忽然顿住了脚步。

    雪白的墙面上,有几道很清晰的痕迹,由于光线斜照,他看得很清楚,那是用指甲刻下的一行字迹,字迹很深,笔划却有些潦草:“奴有急事,先行离开,来日洛阳,再唔郎君!”

    杨帆一个箭步窜出了房间,站在庭院里大声唤道:“易小游,易小游!”

    易小游这名字听起来很小。人却很老,片刻的功夫,一脸皱纹沧桑得如同千年老槐树似的驿卒易小游挽着两只袖子,急急忙忙地跑过来,一见是杨帆喊他,赶紧打招呼道:“是二郎啊,有什么事儿么?”

    他可很清楚。这位杨二郎眼下可是他们叶中郎将身边的红人。

    杨帆道:“阿奴姑娘呢?”

    易小游眨巴眨巴眼睛,道:“哦,阿奴姑娘啊。阿奴姑娘晌午的时候去逛街啦,还没回来么?小老儿没注意啊。”

    沈沐闻声走了出来,看见杨帆脸色。问道:“出了什么事?”

    杨帆把沈沐引到天爱奴房中,让他看了墙面上的那行字,忧心忡忡地道:“她有什么事需要走得这么急?连道一声别的功夫也没有?她何必走得这么隐秘,连馆驿都不知道?她是自己走的还是跟人走的?”

    杨帆越说心里越乱,生怕天爱奴出些什么意外。

    沈沐目光闪动间,已经隐隐猜到了一些。

    实际上,自从他知道天爱奴在这里,知道她也曾出现在突厥的时候,机警的沈沐就已经意识到姜公子对他起了疑心,这位阿奴姑娘是姜公子的贴身侍婢。是姜公子最相信的人,她来陇右,很可能是为了自己。

    从那时起,沈沐就已经吩咐人暗中行动起来,开始抹杀一切可以被调查到的证据。可以说,即便是杨帆现在反水作了姜公子的人证,姜公子现在也休想找到有关他在陇右发展势力的任何具体证据。

    没有证据,就无法请动家族那些元老们出面,仅仅是姜公子自己想对付他的话,他是夷然不惧的。

    眼下天爱奴既然留下这行字。说明她不得不离开,但行动又是自由的,那么能迫使她离开的,就只有可能是姜公子了。天爱奴赴陇右一走就是三个多月杳无音讯,这位姜公子显然是又派人来了。

    沈沐想到这里,对杨帆道:“你不用担心,看这留言,阿奴姑娘应该没有什么凶险,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应该是因为她很长时间没有音讯,那位姜公子放心不下,派人来找她了。”

    沈沐说到这里,微微一笑道:“阿奴姑娘自然不便对人说现在与你在一起,只好与寻找她的人一起离开了。你放心,她不是也说了么,一得机会,便去洛阳找你,说明她是自由的。”

    沈沐的话让杨帆稍稍安了些心,可是想到天爱奴的不告而别,他还是放心不下。

    诺不轻信,故人不负我;诺不轻许,故我不负人。

    而他,对阿奴算不算是曾经有过承诺?如果有过承诺,他算不算是负了人家?如果不曾有过承诺,他是不是就没有负了人家?他该追上去么?带她走的人恐怕十有**如沈沐所言,是姜公子的人,他追上去后该说什么、又想说什么?

    沈沐见他在房间里转来转去的,好象一只热锅上的蚂蚁,忍不住叹道:“我就知道,你呀,就是个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嘴里说着不要,心里还是放不下人家啊……”

    杨帆不说话,继续在屋里打磨磨。

    沈沐自嘲地道:“也是,我笑话你干嘛,我也这个奶奶样儿。唉,这女人呐,要么别沾,沾上了,哪那么容易说放手就放手的。”

    杨帆继续满屋子乱转,转得沈沐眼花缭乱。

    沈沐忍不住说道:“我说!你要实在放不下,那就娶了她算了!你说一句娶她,我帮你抢人去!你这么转来转去的干什么,婆婆妈妈的还是男人么?洛阳那位,你也别怕她不高兴,当家作主的终归该是咱爷们儿对不对?你怕她什么呀,这天下究竟是男人还是女人的呀?”

    杨帆横了他一眼,闷声道:“这天下,是女皇的!”

    沈沐一窒,讪讪地道:“这个……纯属意外!”

    杨帆没理他,转到榻边,颓然坐了下去。

    沈沐瞟了他一眼,问道:“那你到底要不要追呢?如果想追,我可以帮你!”

    杨帆张了张嘴,一个“追”字几乎脱口而出,可是到了嗓子眼里又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追?追上之后怎么办?我能给她什么承诺?婉儿那里还不知是什么心思……

    杨帆低头思量半晌,缓缓地摇了摇头,涩然道:“算了,该走的,总是要走的,走了也好……”

    沈沐看着他难过的样子,忍不住仰起头,无声地一声长叹:“七七啊,你什么时候才肯走呢?”

    ※※※※※※※※※※※※※※※※※※※※※※※※※※

    春天来了,满树桃花开。

    婉儿临窗而坐,手托香腮,痴痴地望着院中一树桃花,心神早就飘到了西域。

    那个冤家,原说梅花开时他就回来,现在桃花都绽放了,你在哪儿呢?

    人家就是想捎封书信给你,以寄相思之情,都不知该信寄何方呀……

    婉儿幽幽一叹,铺开一张三尺长的纸张,用镇纸压好两边,提起笔来,凝神想了一想,在纸上最右端写下了三个大字:“彩书怨”。

    小蛮凑过头来,欣然道:“待诏,你是要写诗吗?”

    婉儿轻轻点了点头。

    她和小蛮两人,一个思念着远在异域,为了功名前程、为了他们两人美好的未来而出生入死的情郎;一个牵挂着音讯皆无、生死未卜的阿兄,这样的思念,别人没有同样的经历是无法理解的,而对她们两个来说,互相倾诉却颇有共鸣。

    于是,她们现在已经成了知音,情同姐妹。小蛮不当值的时候,就喜欢到她这里来坐一会儿,听她抚琴,听她吟诗,婉儿给她的感觉和高莹、兰益清等亲近的朋友不同,在这儿,她常能得到心灵的宁静。

    婉儿饱蘸了墨汁,提笔写道:“

    花开洛阳宫,思君万里余。

    露浓香被冷,月落锦屏虚。

    欲奏东原乐,贪封西域书。

    书中无别意,惟怅……”

    婉儿还没有写完,院中忽然传来一个宫娥的声音:“奴婢见过公主殿下!”

    婉儿一抬头,从窗间望去,就见太平公主正向院中姗姗走来,片刻功夫穿过天井,房门儿一拉,便走了进来。

    虽说太平这几个月来开始热衷于结交朝中权贵,与婉儿少了些游玩、叙话的机会,不过两人以前过从甚密,再说彼此都是女子,出入无禁的,因此连门都没有叩。

    婉儿一见她竟直接推门进来,不由便是一惊,太平聪慧,才学也不凡,这首闺怨诗有时间、有地点、有所思之人的去处,只怕叫她一看,就知道是对自己此刻心情的写照,那闺怨之人是自己,思念之人在陇右了。

    婉儿心中一慌,急忙低头,佯作神情专注,未曾发觉她的到来。

    太平进了房间,小蛮急忙施礼道:“小蛮见过殿下!”

    太平公主笑吟吟地摆了摆手,飘然走到案边,低头看时,婉儿涂涂抹抹,已将这首诗中的“洛阳宫、西域书”两处明显表明自己就是那闺怨之人和思念之人去处的要害语句抹掉,换了别的词语。

    太平道:“彩书怨?婉儿在作诗么?”

    “啊!公主到了,婉儿思量入神,竟未察觉!”

    上官婉儿佯作惊讶状,太平在她身边坐下,道:“你我多日不曾聊天了,今日恰有些空闲,过来看看你。在写什么,让我瞧瞧?”

    上官婉儿笑道:“闲来无事,模仿宫怨诗随便写写消遣时光而已,只是……婉儿没有这般心境,总是模仿不来,倒让公主见笑了。”

    太平公主笑道:“你自幼长于深宫,不谙男女情事,想学深闺思夫女子的情怨诗体,那怎生学得来,看你写诗向来一挥而就,涂涂抹抹,这还是头一回呢。咦?写的很不错嘛,叫我瞧瞧。”

    太平公主闪目望去,将那匆匆改过的“彩书怨”细细读了两遍,心中疑窦顿生!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