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二百八十二章 疑窦顿起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太平公主定睛看着那首诗,一双妩媚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上官婉儿坐在一旁,悄悄睨见她的神色,心中不觉忐忑。

    太平公主看了半晌,呵呵地轻笑起来,道:“这‘欲奏东原曲,贪封蓟北书。’似乎不够对仗啊,如果改作江南曲,貌似更好一些!”

    上官婉儿松了口气,道:“啊!不错!江南曲也是古曲名,与这蓟北书更加相称!”说着提笔把那东原曲一勾,旁边写上了江南曲三字。

    太平公主淡淡一笑,道:“你这首一句‘叶下洞庭初’……,时令与当下也不符啊。”

    上官婉儿笑道:“这倒无妨,说了只是闲来无事,仿照宫怨诗随意涂抹几笔嘛,又不是应时应景之作。屈原的《湘夫人》里说:‘嫋嫋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意境颇与怨思相同,所以我就用上了,倒让公主见笑。”

    太平公主微笑了一下,把那诗作放下,便与上官婉儿聊起了别的。上官婉儿见她不再关注那诗,心情也就放松了,两个人聊了一阵儿,太平公主便即起身告辞,上官婉儿把她送出门去,回到房中轻轻一拍胸脯儿,好不后怕。

    太平公主离开了上官婉儿住处,走出史馆大门,脸上那抹轻淡的笑意便风一般消失了。

    她的一双黛眉微微地蹙起,方才的疑窦再度浮上心头。

    婉儿有诗才,平素的确喜欢写诗。可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突然学人写起了闺怨诗,这就有些奇怪了。再者,以婉儿的诗才,可谓出口成章,几时见过她写一首诗要涂涂抹抹许久,尤其是犯下‘东原曲、蓟北书’这样连对仗都不工整的错误?

    太平公主不禁又想起了上官婉儿涂改过的地方。若觉原句不妥,一笔勾掉就是了,那句“东原曲”不就是一笔勾掉的么。何必抹成了一大团墨迹,难道她想掩饰什么?

    “西域!那两个涂抹得不甚干净的字看笔划应该是西域,莫非这妮子当真有了心上人。如今远在西域?不对呀……,她久居深宫,几时认得了一位戍守边关的大将军?以她的才学,又怎会看上了那些纠纠武夫?”

    太平公主越想越不对劲儿,本想就此出宫的,一路思索着,忽然就改了道路,去见韦团儿。

    韦团儿现在已经被她收买,成了她在宫中的耳目。

    但是韦团儿这个人贪得无厌,她已隐隐觉察。韦团儿与武三思一党也有勾连,此人是不可信任与重用的。而且真要论到在宫里的作用,韦团儿明显不及上官婉儿,只是太平公主知道上官婉儿的性格,更知道她在母亲身边的地位。不敢对她施以拉拢的举动。

    现在既然发现了这一异状,太平公主很想搞清楚,上官婉儿是否真的有了心上人,她的心上人是否在陇右。如果能够查出点什么,出手相助成全了她,那时还怕她不为自己所用么……杨帆回京了。为他请功的奏章已经先一步到了洛阳,奏章先到了上官婉儿手上,婉儿得到心上人的消息,先就是一喜,再看了奏章内容,更是心花怒放,等到武则天要下朝的时候,她把这份贴子放到了最上面。

    武则天览奏也是大喜过望,这可是她登基之后在对外战争中一桩值得炫耀、很是光彩的事情,而首立大功的人来自羽林卫,来自百骑,来自她的天子近卫,尤其让她喜悦。

    消息很快传开来,羽林卫的武攸宜、白马寺的薛怀义都是极为欣然。杨帆是百骑中人,那可是他武攸宜的嫡系部下,而薛怀义也为自己出了一个这样杰出的弟子而高兴。

    太平公主,当然也听说了杨帆立功的消息……

    “大家,百骑众侍卫已经还京了呢,现就在午门外候旨。”

    上官婉儿对刚刚下朝,在武成殿坐定的武则天欠身禀报,一脸的云淡风轻,极少人能看出她眉梢眼角隐隐透出的欢喜。

    站在武则天身后的高莹听了顿时一喜,下意识地往旁边看了一眼,小蛮果然喜上眉梢。除了她那自幼不知所踪的阿兄,二郎可是她最关心的男人了呢。

    武则天高兴地道:“哦,他们回来了?呵呵,快快宣召他们入宫,叫立下首功的杨帆来见朕!”

    上官婉儿抿嘴一笑,道:“最近国事繁忙,很难看见大家这般欢喜的模样了呢,瞧见大家欢喜,婉儿也开心。百骑此番奉谕西行,于安定西域立有大功,不如就让婉儿替大家去迎一迎好了,也体现大家一番怜才爱才之心。”

    武则天哈哈大笑,道:“瞧你这张巧嘴儿,好,你去替朕亲自迎上一迎!”

    上官婉儿盈盈一礼,娇声道:“婉儿遵旨!”

    这边婉儿刚刚离开不久,武则天和韦团儿就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一见武则天眉开眼笑的样子,太平公主便笑道:“阿母碰到了什么大喜事,如此开心?”

    自武则天登基前后,因为太平公主的婚事,母女俩闹得颇不愉快,不过在此之后,太平公主意欲插手政坛,主动缓和了与武则天的关系,母女俩现在表面上又恢复了昔日的亲热。

    武则天看见是她,笑道:“是令月啊,来来,到阿母身边坐,呵呵,是啊,为娘今日高兴啊,朝廷派往西域的百骑壮士们回京了,朕正要召见立下首功的杨帆呢。”

    太平公主“哦”了一声,在武则天身边折腰坐了,凤目一扫,随意问道:“婉儿呢,怎么不在阿母身边?”

    武则天笑道:“呵呵,婉儿体察为娘的一片求贤之心,替为娘亲自去迎他们了。”

    太平公主微微一敛眉,一抹精光攸然而没。

    上一次看到婉儿写的那首闺怨诗后,太平心生疑窦,曾为此特意嘱咐韦团儿查上官婉儿的消息。韦团儿在内宫虽然手眼通天,可是婉儿和杨帆的私情便是连婉儿身边几个最心腹的宫娥太监都不知道,她又如何打听得到。

    不过,经过韦团儿一番仔细调查,同上官婉儿过从密切的男人,除了弘文馆里的那些学士们,就只有杨帆这一个异类!

    大唐风气开放,许多公主也不知检点,私下情夫无数。风气之下,像上官婉儿这样年轻貌美、又有条件和机会同男人接触的女性,自然就有许多关于她的流言蜚语,诸如她与哪位才子、哪个学士有私情的传言。

    外面虽然传得有鼻子有眼,身在局中的太平却知道那都是些无稽之谈。唯独这个杨帆,几乎从不曾听婉儿谈起过,他们之间竟过从甚密?

    那时太平公主心中就已暗暗存疑,只是犹自不信秤量天下的大才女真会喜欢了一个武夫。这时听说了上官婉儿的主动请缨,太平公主不自觉地又想起了那首《彩宫怨》,想起了被上官婉儿涂去的“西域”两字。

    怀疑的阴影悄悄爬上了她的心头:“难道……婉儿真的是喜欢了他,他们之间有私情?”

    妒恨像一条毒蛇,悄悄地盘上了李令月的心头:“我今日倒要好好看一看,你们之间是否真有私情!若果然是一对狗男女,我断不叫你们称心如意!”太平公主慢慢攥紧了双拳,指甲直刺掌心!

    婉儿率领两名小宫娥、两个小太监,迈着轻快的步子一直走到宫门处,才倏地停住脚步。她稍稍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这才迈步走了出去。

    只一眼,她就看到了杨帆,只一眼,她的眼中便再也没有了其他的人、其他的物,她的眼睛慢慢湿润了……,一日不见若如隔三秋,这几个月的日日夜夜该已是多久?

    这个冤家终于回来了!

    看到他的笑眸,婉儿便是一阵心跳眼饧,看到他削瘦的容颜,禁不住又是一阵心酸,这冤家,拼了命地去争,这一番番出生入死,可吃了多少苦头?

    婉儿长长地吸了口气,强自压抑着心头的激动,向他们一步步走去,走到他们面前,站定身子,说道:“各位将士辛苦了,圣人听说你等归来,十分欣喜,马上还要召见武攸宜大将军,对你等论功行赏!你等且回宿处歇息,嘉奖之日,或许圣人还要亲自接见的。”

    黄旭昶等人大喜,连忙抱拳称谢,婉儿这才单独瞟了杨帆一眼,故作平静地道:“杨侍卫,圣人要召见你,请随我来!”说罢便急急转过了身,生怕再耽搁久了,脸上便露出什么不妥的神色。

    黄旭昶等人知道杨帆此去必然荣升,望着他的目光都满是热切,不过他们虽然羡慕,却也嫉妒不来,这功劳是人家出生入死换来的,能分些功劳给他们,已是仁至义尽,杨帆这实打实的首功,他们想抢也抢不走。

    杨帆随在婉儿身后半步,两个人都目不斜视,他们都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可是身后还跟着一双宫娥、一对太监,只能强自忍耐着。

    杨帆还能用眼角的余光捎着对方的倩影,婉儿与情郎咫尺之遥,却连他的身影都看不见,如何还能忍耐?

    “咳!杨侍卫!”

    上官婉儿故意顿了下步伐,与杨帆走了个并肩,然后随意地摆摆手,身后两宫娥两太监便会意地落远了些。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