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二百八十五章 干哥干妹好作亲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杨帆离开史馆时,心中也是一片茫然。这个茫然,并不是针对他和婉儿的未来,他知道自己在皇帝面前始终是一个卑微的小角色,可是只要他想达到的目的,他就会坚定不移地走下去,从不怀疑。

    当初,他还是一个小小的孩童,为了活命,可以从韶州千里迢迢逃到广州;他自己都是一个衣食无着的小乞儿的时候,他能勇敢地承担起抚养、照顾阿妹的责任,始终乐观,从不颓废;当他回到洛阳的时候,哪怕明知以一己之力对抗那些查无所踪且大权在握的仇人,他始终不曾沮丧过,今天他又岂会因为皇帝的一句话,便放弃自己的女人。

    他迷惘的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小蛮。小蛮是个好姑娘,无论是品性还是相貌,全都没得挑。人家以女子之身,位至都尉,在京里又有那么多产业,比他这个男人还要出色,他才刚刚熬出头而已。

    与她成为夫妻也并不突兀。这个年代男女婚嫁,常常都是洞房之后,彼此才渐渐了解,不要说大户人家,就算是面片儿和柳君幡,也仅仅是彼此认识,何曾有过更深的了解。天子指婚,又是这样一个出色的女子,这样的夫人没得挑啊!

    可是,他已经有了意中人,而且他一直把小蛮当成一个可爱的小妹妹、好朋友、好知己,忽然这身份就转变了,要成为他的枕边人,那种感觉真是说不出的奇怪。尤其是婉儿必然的伤心……

    这种无所适从的感觉,他在婉儿面前无法表现出来。婉儿现在伤心无措,他必须果断而坚定,才能给她依靠、给她希望,种种思绪,他只能压在心头,直到离开婉儿,才敢有所表现。

    杨帆越想越烦躁。刚刚回京时对未来憧憬的美好心情全都被破坏了。婉儿以为太平公主只是凑趣地乱点了一通鸳鸯谱,他心里却清楚,这完全是太平公主对他的报复。而他却无法还手,即便他反击,他也已经伤害了两个人:一个是婉儿。一个是小蛮。

    杨帆正心事重重地走着,迎面忽然走来几个执戟武士,中间护拥着一人,一眼瞧见了他,那人便阴阳怪气地道:“哟!这不是杨侍卫嘛!哦……,错了错了,该说是杨郎将,呵呵呵,杨郎将,恭喜啊!”

    杨帆抬头一看。却是金吾卫引驾仗的引驾都尉朱彬。

    杨帆刚刚从军时,就被分配到了金吾卫,成为引驾仗的一名大角手,当时就是朱彬做他上司。后来杨帆到了百骑,与他再不从属。彼此也就没了来往,在宫里偶尔看见这位对他百般刁难过的老上司,只是淡淡一点头,彼此从不多言,想不到今日他竟主动搭讪了。

    杨帆还以为对方见自己荣升郎将,有意修复关系。便站住脚步,点点头道:“原来是朱都尉,久违了!”

    朱彬嘿嘿冷笑两声,一脸妒意地道:“二郎年纪轻轻,已然升至禁军郎将,这前程不可限量啊!咱们这些旧日同僚说起你来都羡慕得很呢,只可惜咱们一个个五大三粗的,长得不够俊俏,没有待诏好言、公主劝婚,也没有内宫里的韦总管帮腔,叫圣人看着喜欢呢,要不然啊,我真想去西域溜达一圈儿,回来就能升官。”

    旁边一个扛戟的侍卫嘻皮笑脸地道:“都尉这话也就是说说罢了,去了一趟西域,丢下几十个兄弟的性命,用兄弟们的血染红自己的前程,靠献媚于女子,求取功名利禄,这么无耻的事情,都尉怎么干得出来呢?”

    朱彬捧着肚子,呵呵地怪笑起来,其他侍卫也都笑得阴阳怪气。

    杨帆正一肚子烦闷,听见他们这么说,忍不住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淡淡地道:“我说这位大哥,我又不是草船,你的贱用不用往我这儿发呀!”

    那人腾地一下胀红了脸皮,嚷道:“嗳!我说你这人怎么听不出好赖话呢?一句玩笑话你也开不起,怎么翻脸就骂人呢!升了官就不把旧同僚放在眼里了是吧?杨郎将,在下是金吾卫的人,可不归你管着!”

    杨帆冷笑道:“话是人说的,屁也是人放的,说话和放屁一样,都是一口气而已。你说没有侮辱在下,那就没有好了,在下还有事,告辞!”

    朱彬伸手一拦,沉着脸道:“杨帆,你太过份了吧!看你高升,大家好意相贺,你怎么恶语伤人呢,你也太不把我朱彬放在眼里了吧?”

    杨帆踏前一步,与他面对面站着,微微俯身,盯着他的眼睛,一字字地道:“没错!我是没把你放在眼里!杨某只在意我在意的人,而你,从来也不在这个范围!”

    杨帆说罢调头就走,朱彬气得脸皮子发紫,浑身哆嗦地道:“这个人……这个人怎么竟如此无耻!如此没有风度!”

    杨帆扬长而去,已然走出好远,朱彬才扯着脖子,冲着他的背影咆哮了一句:“姓杨的,你别得意的太早!”

    朱彬说完,对左右人道:“这还真是官升脾气长啊,我好言道贺,倒挨了一顿狗屁呲,你们大家可都看到了,他姓杨的是如何的小人得志,这也太不像话了!”

    几个扛着大戟的士兵连声道:“就是,就是,都尉不必生气,何必跟这等小人一般见识呢,公道自在人心。”

    杨帆平时没有这么大的火气,如今正烦躁不安,偏偏又碰上朱彬冷言冷语,如何还按捺得住。他也懒得理会那朱彬再说什么,大步直奔宫城的玄武门,刚刚走到一半儿的功夫,迎面又碰上了高公公。

    高公公见到杨帆,笑容满面地道:“二郎,恭喜啊!”

    杨帆心中苦笑。也只好站住脚步,拱手还礼道:“高公公!”

    高公公呵呵笑道:“先得高官,再得娇妻,人生美事,一朝如愿,老公也替你欢喜得紧呢,咯咯咯咯……”

    杨帆吱吱唔唔的正想应付两句就走。高公公忽然踏前一步,低声道:“未时三刻,‘金钗醉’天字号雅间。有人相候!”

    杨帆一怔,诧异地向高公公看去,高公公微微一笑。说道:“沈公子向二郎问好!”说完退了一步,向杨帆拱了拱手,高声道:“呵呵,二郎先忙着,等到大喜之日,老公少不了也要随一份厚礼以示庆贺的,咯咯,咯咯咯……”

    他拱手时,抱住右拳的左手小指轻轻在掌背上点了三下,又向外微微一翘。再度点了两下,这正是沈沐与杨帆约定的接头暗号,杨帆不由一惊:“原来这高公公,竟是沈沐的人……二郎长得不够俊俏,横眉立目。歪瓜裂枣儿?”

    “那倒没有,他挺……俊俏的……”

    “二郎人品不好,吃喝嫖赌,不务正业?”

    “那也没有,他这人……为人品性很好啊!”

    “二郎不学无术,没什么本事?”

    “瞧你说的。人家一身艺业,怕是你我都比不上呢,没有真本领,能在西域立下这么大的功劳?”

    高莹把双手一摊,道:“那就奇怪啦,人生得俊俏,人品好,又有真本事,现在还做了将军,这样的好夫君打着灯笼都难找啊!大家把婚指给了你,你不知道宫里头多少女儿家伤心,多少女儿家羡慕呢,我都馋得流口水,你还不情不愿的。”

    小蛮白了她一眼,双腿微微一屈,抱住了膝盖,把下巴搭在膝盖上,痴痴地想了半晌,幽幽地道:“我想来想去,是没想出他有哪儿不好,可就是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从心眼里不自在。”

    高莹气不过道:“你有什么不自在的?他未娶,你未嫁,又是一个挑不出毛病的好男人,你还想怎么着?”

    小蛮茫然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觉得那种感觉……”

    她忽然扬起眸子,望着高莹道:“如果,大家指婚给你……”

    高莹眉开眼笑地道:“好啊好啊,求之不得。你也知道,人家垂涎二郎很久了,嘻嘻……”

    小蛮无语,嘟了嘟嘴道:“你收敛一下成不成啊,你这是当着我的面说,你喜欢我的丈夫,是不是?”

    高莹白了她一眼道:“你不是不想要么?”

    小蛮负气地道:“要不要是我说了算么?我心里头怪不自在的,却又说不出哪儿不自在……,我是说,如果大家指婚给你,把你配给高初,你啥感觉?”

    高莹一呆,茫然道:“你说什么胡话呢?高初?那个笨家伙是我亲哥哥好不好?这怎么能比?”

    小蛮认真地道:“对呀,我就是这种感觉呀!嗯……我说不出来嘛,我这么说吧,比如说大家指婚,把我赐给你,那你什么感觉?”

    高莹失笑道:“你和我都是女的,怎么能成亲?你越说越不像话了。不过呢……”

    她勾起小蛮的下巴,扮出一副色眯眯的样儿,嘻嘻笑道:“如果我是男的,能有你这样娇媚可人的小娘子,我一定高兴得整晚都睡不着觉了。”说着,还把眉毛很邪气地扬了扬。

    小蛮打掉她的手,没精打采地道:“人家就是这样的感觉呀。一直当他是兄长、是朋友来着,突然就成了自己的男人,真的是……好别扭……”

    高莹转到她身边坐下,语重心长地道:“总比找个你只见过一面,什么脾气秉性、为人作派全都不了解的陌生人就入了洞房好吧?小蛮啊,你就不要纠结了,你到底知不知道,你有多幸运?”

    小蛮抬起头,定定地看着高莹,问道:“我很幸运么?”

    高莹点了点头,很用力地点了点头,眸中浮起一抹淡淡的忧伤与惆怅。

    她是真的喜欢二郎呢,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