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二百八十七章 初露峥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杨帆一听她提起婉儿,脸色顿时又沉下来。

    他避开这个话题,说道:“武三思与武承嗣一直在争储,如有机会搞垮武承嗣,他自然是求之不得。不过,他只会让武承嗣失势,不会让他死的!”

    太平公主道:“换了狄公或者是我出面,母亲也不会让他死的,让他失势已是最好的结果,如果我们能把他的羽翼剪除一空,他就算活着,也是生不如死,这样的结果足够了!”

    杨帆想了想,问道:“可武三思也不是白痴,我们把人证交给他,他还看不出这是借刀杀人么?”

    太平公主微笑道:“所以,我才说原本还没有想到具体如何去实施这个计划,让武三思毫无疑心地为我们所用。当我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想到办法了。”

    杨帆意外地道:“我?我能做什么?”

    太平公主道:“你是白马寺弟子,薛怀义当你是他的人;你入伍之后,是在金吾卫当兵,与丘神绩有一段香火之情;如今你是在百骑中立的大功,又升做了羽林卫左郎将,从始至终都在武攸宜门下。如此种种,他们会拿你当外人?”

    杨帆想了想,徐徐地道:“你是说,让我投入武氏门下,向武三思效忠,借武三思之手,搞垮武承嗣?”

    太平公主优雅地摇头:“不是借武三思之手,是‘助’武三思一臂之力,你以为他不想搞垮武承嗣么?”

    杨帆冷哼道:“何必咬这字眼!那么你干什么?”

    “我?”

    太平公主笑得更灿烂了:“我么。当然是为武承嗣摇旗呐喊,让他争储争得更热衷一些,这样武三思才会迫不及待地想搞垮他呀。”

    杨帆重重地点了点头,沉声道:“我明白了!我会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向武三思表白我的‘忠心’!至于其他的事……”

    太平公主柔声道:“饭要一口一口地吃,路要一步一步地走,先办完这件事。再计划其他的事也不迟!”

    杨帆点点头,双手按膝,道:“好。那就这样说定了,我回去了!”

    太平公主意外地道:“酒菜还没有上呢!”

    杨帆没有说话,只管举步往外走。太平公主瞪着他,突然说了一句:“成亲那天,驸马籍酒装疯,对我不逊,我把他丢到猪圈里睡了一夜!”

    杨帆站住脚步,沉着脸道:“令堂逼死人家的结发妻子,还不容人有些愤怒么?公主如此作为,有些欺人太甚了!”

    太平公主道:“所以,他现在有了自己的住处!我单独给他拨了一个院落,为了报复我。他把他府里的那里侍妾都弄来鬼混,我也从不理会。”

    杨帆面无表情地道:“公主自家事,就不用跟我说这么多了。”

    太平公主大怒,杏眼圆睁地道:“你究竟有没有听明白我在说什么!”

    杨帆道:“当然听明白了!”

    太平公主怒不可遏地道:“那你就说出来!不要给我摆出这副鬼样子!”

    杨帆一字一句地道:“我,也想。把你扔进猪圈!”

    障子门“哗啦”一下打开,又“哗啦”一下关上,杨帆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太平公主静静地坐了一会儿,忽然“吃吃”地笑了起来,似乎被骂得很开心……我羽林卫,为北衙禁军之首!羽林者。为国羽翼,如林之盛!杨帆,你今受封为羽林左郎将,圣恩隆重,当思圣恩,严守十七禁律、五十四斩,鞠躬尽瘁、报效国家!”

    “喏!”

    杨帆闪步出了队列,“啪”地一个叉手礼,高高拱过头顶。

    武攸宜取过帅案上的一方系了红绸的大印,捧在手中,沉声道:“接印!”

    杨帆大步上前,战裙摇动,甲叶铿锵,走到武攸宜面前,一撩战袍,单膝跪倒,双手举起,一方沉甸甸的大印便放到了他的手中,杨帆接印在手,缓缓转过身去,面向帐内众多将相亮印。

    此时的杨帆,一身明光铠,卷耳盔,盔顶红缨突突乱颤,两肩是黄铜的虎吞护肩,皮护腕上一颗颗黄铜铆钉闪闪发光,胸前的‘明护’闪亮如镜,鱼鳞状战袍,抱肚上虎口大张,英姿勃风,气宇轩昂。

    帅帐内,不管是比他官职高的,还是比他官职低的,全都是一脸的艳羡,年方十九,便位至郎将,又有天子赐婚,这等风光,谁人能及?

    当然,野呼利、魏勇等人是由衷地替他高兴的,而得到消息的楚狂歌和马桥昨天下午就已托人送来消息,要找时间和他欢聚、为他庆功,这两位好友不是羽林卫中人,今日却是无缘得见他的威风了。

    野呼利和魏勇就是羽林卫中人,从此却是与他真正作了同僚,杨帆一步登天,眼下距野呼利这位中郎将只是一步之遥,比旅帅魏勇还高了一级。魏勇是左羽林卫旅帅,杨帆现在直接做了他的顶头上司。

    得知天子赐婚的消息之后,武攸宜就有些怀疑自己以前是否作了错误的判断,这杨帆是否是姑母的面首?如果他是姑母的人,姑母怎么可能赐其女子,允其成婚呢?可要说不是,上官待诏当日言语和之后对杨帆的屡屡关照就无从解释了。

    思来想去,武攸宜只能认为,杨帆俊则俊矣,只是肤色黑了一些,而姑母喜欢肤色白皙的男子,想必对这杨帆只是尝个鲜,如今杨帆失了宠,姑母赐他官儿做,又把身边女官赐给他,允他成家立业,算是一个安抚和补偿。

    对武攸宜来说,这倒是件好事。这样的杨帆他才敢用,否则这人在羽林卫中重用也不是,不用也不是,倒是个尴尬的角色。

    杨帆出身白马寺,又在丘神绩的金吾卫中当过兵,如今则是他的直接属下。而薛怀义和丘神绩与武家是一路人,可以说从始至终。杨帆身上就没有脱离过武家的烙印,他的前程与武家是一荣共荣、一损共损的,这个人。自然可以放心使用。

    看着杨帆接过大印,威风凛凛地站定,武攸宜满意地一笑。心想:“魏王已传来消息,叫我邀他赴宴,看来是要拉拢他了,此人注定是我武氏一党,从今往后,倒要对他多多栽培才是!”

    想到这里,武攸宜便对帐中众将官道:“各位同僚,你们不要看杨帆年纪轻轻,杨帆在西域是为我朝立下了大功的!有些事情,事属机密。现在还不能宣告你等知道,单捡这能说的告诉你们吧!

    杨帆代替飞狐口守将,指挥五千守军在十万突厥兵面前安然退守明威戍,使敌无机可趁,不能叩关而入。祸害陇右军民,便是一件无量功德!更休说他足智多谋,一计智退十万突厥大军的功劳了。

    杨帆有勇有谋、深谙兵法,足堪重任,是以天子有功必赏,亲封郎将之职!尔等切莫小看了他。年长于他的,要多多指点;位高于他的,要多多提携;若是有谁仗着资历老,以下犯上,不敬长官,咱们这十七禁律、五十四斩,可不是只念来听听的!”

    “喏!”

    帐下众将齐齐叉手领命,几十副甲胄同时发出甲叶摩擦的声音,汇聚成一声低沉的爆破音,煞是威武……早朝散了,满朝朱紫,缓缓走出朝堂。

    这是杨帆在羽林左郎将任上的第一个早朝。

    杨帆一身崭新的甲胄,站在金水桥畔。以前,他做大角手的时候也曾执行过早朝仪仗的任务,不过那时他只是一个士兵,而今日从午门外的佩刀武士一直到金殿上的金瓜武士,全部的宫廷禁卫都是他的部下。

    狄仁杰看到杨帆,立即笑眯眯地走了过来,抚着长须微笑道:“贤侄,恭喜荣升啊,呵呵,小儿光远也听说你的喜事了,你看哪天到老夫府上,老夫为你摆一桌庆功宴啊。”

    杨帆退了一步,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道:“啊!原来是狄相,末将有礼!末将刚刚担任郎将,诸多事务还待理顺,怕是一时无暇出宫呢。”

    旁边有些经过的官员,把二人这一番对答听在耳中,不由站住了脚步。狄仁杰自称老夫,称人家贤侄,人家却自称末将,称他为狄相,这可有乐子看了,莫非狄老狐狸这回要出丑?

    狄仁杰听了杨帆的话,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这时候,武三思也晃着膀子走过来,哈哈笑道:“杨帆,少年得志,双喜临门,后生可畏啊!”

    杨帆赶紧恭敬地施礼道:“末将见过梁王殿下!”

    武三思笑道:“嗳,不必多礼!不必多礼!本王最喜欢结交你这样的少年才俊,听说你在西域的种种经历之后,本王很是喜欢呐!哈哈,这两日我武氏族人要办一次家宴,本王想邀你过来,吃几杯水酒,聊聊你的西行事迹,你可愿意啊?”

    北衙是天子私兵,而羽林卫又是北衙诸卫兵马之首,杨帆此番西行归来,成了羽林卫左郎将。黄旭昶、田彦等人沾了他的光,也都做了玄武门百骑侍卫中的将校官员。论官职,杨帆这个左郎将在狄仁杰、武三思这等人面前当然还是不够看的,但是实权着实不小。

    狄仁杰和武三思双双向杨帆摇动了橄榄枝,他们分别代表了宰相派势力和武唐宗室派势力,一旁伫足的朝廷大员们对此一清二楚,他们现在就看杨帆如何选择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