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二百九十九章 愁嫁小妞妞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杨帆几人站住脚步,扭头向巷口看去。巷中临墙搭了一溜流水席,此刻虽然还没有多少客人,但是已经有些人了,一些上了岁数的修文坊贺客不用帮闲做事,正坐在棚下吃着干果,喝水聊天,一见巷中拥挤,那骑士马上放慢了速度。

    杨帆定睛一看,马上端坐一人,正是奉宸卫郎将狄光远,当朝宰相狄仁杰之子。除了野呼利职位高于狄光远,依旧立在阶上不动,杨帆几人都转身迎下了台阶,骏马一到阶前,杨帆便拱手笑道:“狄兄,何必跑得这么急,时辰还早着呢,你还怕吃不上喜酒么?”

    狄光远翻身下马,神色略微有些尴尬,干咳两声道:“二郎,狄某还有事要办,今日不能参加你的喜宴了,所以……先赶来见见,给你道个喜,二郎可莫要见责于我啊。”

    “哦?”

    魏勇和黎大隐等人互相看了一眼,心中有些了然。杨帆最近与武氏走得较近,还曾拒绝过狄仁杰的邀请,这事儿他们也听说了。他们是纯粹的军人,皇帝是谁,太子是谁,这些事跟他们关系不大,所以他们只要跟杨帆交情够好就行了,不需要顾忌其他。

    而狄光远就不同,他老爹虽然忠于武则天,对武氏一族却没有半点好感,彼此间泾渭分明,从不往来。既然杨帆投靠了武氏一族,那就等于跟狄仁杰划清了界限,狄光远是狄仁杰的儿子,怎么能来参加他的婚宴。

    狄光远一露出尴尬神色。几人就已明白了他的为难之处,杨帆自然也清楚狄光远为何为难,被他尊敬的一位长者如此误会,杨帆的心中也很难过,但是有些事不可能张扬的尽人皆知,而且狄仁杰现在对他越是误会,他才会越受武氏信任。这个秘密是不可能说破的。

    杨帆勉强笑了笑,见狄光远一手牵着马缰,似乎说上几句话就要走。连门都不想进的,便道:“小弟成亲,狄兄能于百忙之中前来道喜。小弟足感盛情了。狄兄既有公务在身,自然当以国事为重,小弟哪有见责的道理。”

    狄光远有些汗颜,他探手入怀,取出一卷画轴,对杨帆道:“家父听说二郎成亲,特意作了一副画作为贺礼,二郎可莫嫌鄙薄呀!”

    狄仁杰出身官宦人家,才华横溢、文武全才,被时人誉为“河曲之明珠。东南之遗宝”,对于士子们都喜欢的吟诗作赋、绘画抚琴这些风流高雅的玩意儿,狄仁杰也是很擅长的,但是除了偶尔宫廷宴会,奉圣命作诗应和。他很少作诗,作画更是无人听说过。

    这时听说狄相为贺他新婚,竟特意为他作了一副画,魏勇等人都是惊羡不已,这可是当朝狄相的礼物,而且是狄相亲笔作画。多少真金白银都买不来的心意呀,以此看来,传言似乎不实,狄相并不像是对杨帆产生了厌弃之意嘛。

    吕彦和高初急忙上前,帮着杨帆打开了那画轴,画轴徐徐展开,众人闪目望去,却见那是一副五尺长的横轴,上面绘的是“岁寒三友”,一棵松、一丛竹、一株梅,运笔圆熟老辣,疏密浓淡十分得宜。

    狄光远微笑道:“二郎可知家父送你这副画的喻意么?”

    杨帆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道:“松柏长青,喻意长寿。缘竹生笋,红梅结籽。喻意多子多孙。呵呵,这是多福多寿、多子多孙之意呀。相爷美意,杨某感激不尽,这幅画,杨某一定会好好珍藏的!”

    狄光远见他有意回避父亲赠画的本意,只好苦笑一声,道:“二郎大婚,为兄也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礼物。为兄好射猎,家中养有骏马数匹,这一匹马,二郎曾经骑乘过的,可还记得么?”

    “我骑乘过的?”

    杨帆只蹙眉一想,马上就记了起来,他倒不是还记得这匹马,而是因为他只骑过一次狄家的马。那一次,狄家老三狄光昭利欲熏心,想追随傅游艺赴宫门劝进,杨帆就曾骑了狄家的快马,与狄光远一起赶到午门把他绑了回去。

    杨帆憬然道:“啊!我记得了,莫非这匹马就是……”

    狄光远若有深意地道:“不错,正是这匹马!当时亏了二郎骑着这匹马及时赶去,才使我三弟没有泥足深陷,不可自拔!常言道:‘骏马赠壮士,宝剑配英雄’,为兄如今就把这匹骏马赠与二弟,用作新婚贺礼吧。狄某还有要事在身,不克久留,就此告辞了!”

    狄光远向杨帆和其他几位军中同僚拱一拱手,转身便向巷口行去。杨帆缓缓走上两步,轻轻抚了抚马鬃,望着狄光远的背影,深深地叹了口气:“这位狄仁兄,还真是用心良苦啊……到了午后,杨府的贺客逐渐增多了,桃梅和三姐儿两个小丫环里里外外地跑,跑得钗横鬓乱,香汗涔涔,不过两个人却是眉开眼笑,十分欢喜。自家阿郎这般有面子,有这么多有身份有地位的贺客登门,她们自然与有荣焉。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薛仁贵之子、右羽林中郎将薛讷,前宰相李义府之子北门宿卫中郎将李湛也相继赶来,此时曾与他在白马寺较量击鞠的那些禁军将领,除了斛瑟罗还在长安未曾赴京,狄光远来而复去,就只有左骁卫果毅都尉王同皎不曾到了。

    王同皎是五姓七望中的太原王氏嫡系族人,杨帆既然与武氏走得很近,他是一定不肯再来的了,杨帆对此早有心理准备。

    新娘子未到,酒宴未开,桌上只摆了蜜饯干果、奶酪饮水等物,大家坐而攀谈。嘻嘻哈哈的倒也热闹。

    眼看着太阳西斜,马桥和楚狂歌领了几个人,带些果子蜜饯和封好的红包去打点了看守坊门的坊丁回来,去官府衙门申领夜间通行印纸的人也回来了,杨帆便向已经赶到的贵客们告了声罪,叫楚狂歌代他接待这些客人,自与马桥等来自修文坊的人一同去迎亲。

    吕彦和高初喜欢热闹。非要吵着一同去,野呼利、薛讷、李湛等人已到而立之年,性情比起他们两个就沉稳多了。见他们两个兴致勃勃,也不阻拦,只是微笑着看他们追出门去。

    小蛮的“娘家”暂时设在上官婉儿的母亲府上。小蛮在京里自有几处产业。却没有自己的宅子,皇宫大内又不能做她的娘家,需要在外面找一处地方作为新郎接迎之所,上官婉儿就把这个地方安排到了自己母亲家里。

    她的母亲是郑氏夫人,上官婉儿受到武则天青睐、提擢重用之后,郑氏夫人母凭女贵,也就不再做宫中女婢了,婉儿给她在积善坊置办了一处豪宅,郑氏夫人如今就住在这座府邸之中,平时深居简出。低调的很。

    婉儿把小蛮的出嫁之地安排在自己家中,也是她的一番苦心。自己心爱的男人就要娶妻了,新娘子却不是她,不但不是她,她还要为新娘子操办婚事。情何以堪呐。如今把小蛮安排在自己家里,亲眼看着她的婚车离去,权作是自己一般,聊堪自慰而已。

    此刻,一向宁静的郑府也是异常的热闹,高莹、兰益清等一班与小蛮交好的闺阁姐妹今天全都告了假。赶来郑府为小蛮送亲。这么多莺莺燕燕聚集到一块儿,郑府里的热闹可想而知。

    小蛮正在她临时的闺房里面梳装打扮,负责为她打扮的是两位年纪很大的宫廷女官,据说替当今皇上和太子、太子妃在重大场合巾栉膏沐、冠戴打扮的司衣女官、司饰女官们都是她们两个调教出来的弟子。

    在这样德高望重的两个老女官面前,小蛮除了任其摆布还能做什么?小蛮从一大早就开始打扮了,她早餐吃的并不多,饭后没有多久,就被两个老女人指挥着七八个宫娥彩女把她扒光了丢进了热气腾腾的浴桶。

    这一通洗从早晨一直洗到中午,热水换了十多次,各种宫廷秘用的沐浴药也换了十多种,等她终于被允许从桶里爬出来的时候,浑身干净得就像一只刚剥了皮的鸡蛋,身子红通通的就像一只煮熟了的大虾,饶是小蛮一向强健,这时也是“侍儿扶起娇无力”了。

    可怜的小蛮被折磨的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了,中午只喝了半碗粥,就又开始了另一拨折磨。她坐在锦墩上,整整一个下午就没离开过,在两个老女人轮番指挥之下,她的头发被一次次地盘起,又一次次地拆散,只到那发式令两个老女官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小蛮的头皮被绷得很紧,她感觉自己的眉梢都因为头皮绷得太紧而微微向上吊起来,脸皮子也太紧了,想笑一下都难。

    紧跟着她那吹弹得破的小脸蛋儿又遭殃了,小蛮丽质天生,再加上平时常做男装打扮,所以很少涂脂抹粉,这时候妆台上摆放的各种化妆品琳琅满目,很多竟是她也不曾见过、不知道干什么用的东西。

    等到两个很挑剔的老女官终于点点头,放过了对她脸蛋的折磨之后,四个宫娥又在老女官的指挥下给她换起了钗钿礼衣。

    一套靛青色的花钗大袖襦裙层层叠叠,足有十二层,如果不是有四个宫娥帮忙,小蛮一个人还真穿不起来,最后,外面又套上青色的广袖,系上红色的合欢丝带,这才把她推到两个老女官面前。

    两个女官并肩坐在榻上,很不满意地一起摇头,说道:“不成,不够严整,脱下来,重新打扮!”

    小蛮听了,眼泪都快下来了,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盼着杨帆快点赶来,骑着他的白马,把她救出火海……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