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三百一十二章 你先出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杨帆三天婚期已满,回宫当值,一到所在,副将费晟轩便把奉李昭德所命,殴死王庆之的事向他汇报了一遍。

    杨帆见他一脸忐忑,笑着安慰道:“这件事杨某已经听说了,即使本官在场,在李相严令之下,也只能俯首听命,将军何罪之有?这件事,你不用放在心上。”

    费晟轩暗道:“杨郎将竟这么好说话?是了,那王庆之是替魏王请命的,郎将大婚之日我在宫中当值不能离开,曾托黄旭昶送了礼去,老黄回来说,当时连梁王都去了,这么说来,杨郎将是武氏一族梁王一派的人,与魏王并无干系。”

    想通了这个关节,费晟轩心事彻底放下,便与杨帆欢欢喜喜做了交接。杨帆接过今日诸般事务记载流程一看,头一条上就写着:“娄师德还京,遣仪仗随李相十里亭相迎!”

    娄师德到京了,娄师德这一场大捷不仅仅是则天朝第一场大捷,更重要的是为武则天收复安西四镇铺平了道路,朝中反对出兵的声音大为削弱,武则天欣喜之下,特意派李昭德代表她迎出洛阳城。

    李昭德是当朝宰相,诸相之中排名第四,而娄师德目前的官位还远不如李昭德,武则天叫李昭德代表自己出迎,足见对娄师德的重视,也尽显了娄师德此番回京的荣耀。

    杨帆安排妥当宫中警戒事务之后,亲自带了仪仗随李昭德出城了,见到娄师德的时候。娄师德看见这位迎接的禁军将领竟是杨帆,不禁欣然一笑。

    因为两人级别还差得远,而且李昭德才是迎接他的人,所以娄师德未与杨帆多言,只向他含笑点点头,便向李昭德施礼参拜了。

    李昭德说了一番接迎的场面话,便与娄师德一同登上皇帝派出的御辇。向宫城进发,并卷起车帘,接受城中百姓的欢迎。

    仪仗前行。报功人高声宣颂入城人的功绩和姓名,百姓们听说御辇上那人就是在西域立下大功的娄师德,欢呼礼拜。极为尊重,李昭德看在眼里,心中更加不悦。

    他是很瞧不起娄师德的,娄师德出身寒微,虽然做了这么多年的官,但是许多举止依旧与普通百姓一般无二,这些举动看在从小接受贵族教育的李昭德眼中,便有些无法忍耐,觉得很是粗鄙。

    尤其是娄师德常年戍守边关,风吹日晒的。那皮肤十分粗糙,再加上身体肥胖,走路又有一条腿是瘸的,看在非常重视仪表的李昭德眼中,心中更加厌恶。两人虽同车而行,可是在座位甚宽的御辇上,他坐的离娄师德远远的,中间的距离足以再坐下一个大胖子,一路之上,李昭德都端坐阖目貌似养神。与娄师德没有只言片语交谈。

    二人到了午门前,便下了御辇步行入宫。杨帆按剑陪侍一旁,三人在几名内侍陪同下行往武成殿。

    娄师德这些年来一直戍守边防,上一次回京觐见天子时,还是高宗皇帝李治在位的时候,这一次回京,京城面貌与当年已大不相同。尤其是宫里面,皇帝朝会百官之所在已经改建成了恢宏壮观、华丽庄严的“明堂”。

    而万象神宫后面的“天堂”更是高耸入云,那巨大无朋的佛像,刚刚入城时就能远远看见,眉目五官清晰宛然。此时经过“天堂”之侧,仰望那巨佛,只觉自己身形小如蝼蚁一般,不由心神俱醉。

    娄师德一条腿是瘸的,走路很慢,他一路东张西望的,倒也不致拖慢步伐,只是因为走得慢,顺路欣赏一下这宫中气象。

    李昭德是个急性子,一走快了便得停下来等他,等他赶上来走不了几步路,又得停下来等候,李昭德便有些不耐烦了,再看娄师德东张西望的像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李昭德终于按捺不住,斥声道:“你这没见识的田舍汉,能不能走快一些!”

    田舍汉是唐朝的骂人话,意思就是乡巴佬。杨帆听了脸色不由一变,心道:“这位李相的脾气真是不太好,如此相辱,娄将军如何下得了台?”

    杨帆闪目向娄师德望去,却见娄师德神态从容,没有一丝羞忿之色,只是打个哈哈,笑道:“呵呵,师德本来就是个田舍汉,倒让李相见笑了。师德左腿有些残疾,走不快的,劳烦李相等一等!”

    杨帆见了不禁暗暗赞许:“人说娄师德胸襟广阔气度如海,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李昭德口不择言骂了娄师德,一言出口心中就有些后悔,若是真与娄师德理论起来,那理亏的可是他,此时一见娄师德这般态度,他也不便再发火了,只好放慢了步子,陪着娄师德一步一步地往宫里头蹭。

    此时,武成殿上,宗秦客和周兴正在武则天面前弹劾一位大臣,二人弹劾的正是韦方质。

    周兴得了武承嗣授意之后,立即着手准备韦方质的黑材料,因为他控告的是一位宰相,为了增加说服力,他又特意拉上了宗秦客。

    宗秦客现任凤阁侍郎兼内史,是武则天的亲信之一,当初为了武则天登基,宗秦客巧妙运筹,殚精竭虑,立下过汗马功劳。他与武则天还有另一层身份,他是武则天的表侄,母亲是武则天的亲堂姐。

    当初,为了宣扬武则天的功绩,宗秦客曾主持编撰过《圣母神皇实录》。武则天登基之初,他又特意创作了十二个新字,武媚如今所用的名字“武曌”中的曌字就是他创造出来的,取其日月当空之意。

    所以此人是甚得武则天信任的,武则天称帝以后,对宗秦客来说,当然是由武氏子孙继承皇位,他和他的子孙才能一直荣华富贵下去。所以他对废除李唐太子是最为热诚的人之一,故而与武承嗣一拍即合,周兴对他刚一吐露来意,宗秦客便满口答应,与他一起御前弹劾。

    周兴把他所炮制出来的有关韦方质的种种反迹向武则天禀报了一遍,又呈上一些从牢中死囚那儿拷问出来的口供,宗秦客添油加醋地道:“陛下信任。方才提拔韦方质为相。可此人不思报答,却对陛下称帝心怀不满,常常在外大放厥词。

    臣听说。韦方质后花园里植有几棵李树,今年春上,李树花开如云。茂盛美丽。韦方质欢喜之极,还特意在李树下召开家宴,铺席饮酒,大醉后言道:‘今日李树花开繁茂,秋后必然果实累累,介时当与你等再来饮酒为贺!’”

    武则天脸色阴沉,一只保养得宜,娇嫩如闺中少妇的玉掌“啪”地一声拍在御案上。侍立在一旁的上官婉儿见此情形,心中暗忖:“这韦方质怕是要倒霉了!”

    武则天果然大怒,前两年她曾重用弓嗣明。结果弓嗣明居然藏匿反贼徐敬业的胞弟徐敬真,还千方百计助他出逃,如今重用韦方质,韦方质又心向李唐,还是要颠覆自己的统治。这些人果然是养不熟的一群白眼狼么?

    武则天对周兴怒气冲冲地道:“立刻把韦方质下狱查办!一俟罪名属实,籍没其家,流配儋州!”

    周兴心中暗喜,连忙躬身道:“臣遵旨!”

    就在这时,内侍小海在门口禀报道:“大家,娄师德殿外候旨!”

    武则天听说大功臣来了。容颜稍稍一霁,吩咐道:“你们退下吧,宣娄师德觐见!”

    宗秦客和周兴目的已达,匆匆退下,李昭德便引了娄师德进殿面君。

    杨帆把李昭德和娄师德送到武成殿前,使命便已结束,本想回转宫门,忽然看见宗秦客和周兴从殿里出来,一脸得意,喜上眉梢,心中不禁一动。

    内侍小海传完了旨意,正要回转宫中,杨帆看见,连忙招呼一声,把他唤到面前,低声问道:“中贵人,宗内史和周尚书所为何来?”

    小海是上官婉儿的心腹,他虽不知杨帆与自家待诏有私情,却知道这位杨郎将与待诏过从甚密,算得上是自己人,便低声告知道:“他们是来告韦方质谋反的,大家甚怒,已然下制,命刑部严查了!”

    因为武则天如今取名武曌,“曌”字音同“诏”字,所以诏书讳其名,称为制书了。下诏也不说下诏,而改称下制。小海不敢久耽,说完了这句话便向杨帆告了声罪,赶紧进殿去了。

    杨帆听了小海的话不禁愣在殿外,武承嗣招揽韦方质碰了钉子的事现在还没有传开,杨帆并不清楚周兴为何对韦方质下手。

    不过韦方质是保李派的中坚人物,杨帆与沈沐等人的计议是,武则天称帝势不可挡,唯有寄望于她年事已高,来不及从武氏族人中培养一个合格的继承人,所以暂且蜇伏,保存力量,等她百年之后,再把江山夺回李氏手中。

    因此,现在就需要尽可能地保留和培养忠于李唐的力量。韦方质心向李唐,且身为宰相,这是传承李唐薪火的一支重要力量,想不到就此完蛋大吉。

    杨帆并不知道宰相们对此有无良策,不过从以往发生的类似事件来看,或者是因为武则天太过固执己见,一旦有所决定便无人能予更改,又或者说周兴等人刑讯迫供的手段太过高明,只要落到他手里,就不怕你不招供,因此一旦入狱,还能清白出来的几乎从不曾有过,所以寄望宰相们出手是绝不可能的。

    “这可如何是好?”

    杨帆搓手蹙额,心事重重,及至走到宫门处时,心中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武三思。

    周兴是武承嗣的爪牙,武三思手中现在可是握有毁灭武承嗣的证据,只要让他出手扳倒武承嗣,武承嗣这棵大树一倒,猢狲散去,韦方质之危不就迎刃而解了么?

    想到这里,杨帆恨不得马上插翅飞到武三思面前,可他此时职责在身,不能离开宫廷半步,心念一转之下,便向夹城走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