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三百一十五章 血雨腥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第二日早朝之后,武则天来到武成殿,上官婉儿为她端上一碗她最爱喝的醪糟,便轻手轻脚地退到了一边,生怕触了她的霉头。

    殿上有两个人,一个是户部郎中薛凌雪,一个是工部员外郎高延礼,两人早朝还没结束就已经等在这里了,上官婉儿已经知道他们的来意,自然格外小心。

    果然,武则天一听二人说明来意,脸色立即阴沉下来。

    两个人是检举揭发来了。

    武则天本来是最喜欢听人告密的,为此她还特意设了“铜匦”接受告密。她甚至还下了一道旨,命令天下州县,如果有人进京告密,须给告密者提供驿马和五品官的住宿、饮食待遇,送其来京告密,且地方官不得诘问告密内容。告密属实给予封赏,告密不实不予追究。

    可是今天这两人告密,武则天实在是高兴不起来。因为这两个人揭发的不但是武则天的亲戚,而且是武则天极为信赖、倚重的几个心腹。

    薛凌雪和高延礼检举的人是宗秦客、宗楚客两兄弟、他们的堂弟宗晋卿,此外还有在武则天登基时立过汗马功劳的傅游艺。

    宗秦客是凤阁侍郎兼内史,宗楚客是户部侍郎,宗晋卿是将作大匠,傅游艺如今虽被罢免了宰相之职,但他现在是司礼少卿,在礼部也是一个重要官员。

    薛凌雪和高延礼提供了账簿等确凿证据。指控宗秦客三兄弟和傅游艺等人贪脏枉法,收受贿赂。贪墨公款,卖官鬻爵。甚至在建造武氏七庙的过程中也偷工减料,大肆贪墨。

    宗秦客是凤阁侍郎兼内史,想要卖官鬻爵他是有这个条件的。宗楚客是户部侍郎,宗晋卿是将作大匠,在宫室、宗庙、陵寝营建方面他们都能插得上手,而这些建筑在规制、装饰、规格、质料等方面的验收时是要通过礼部的。所以傅游艺这位司礼少卿也完全插得上手。

    薛凌雪和高延礼自然是被宰相们指使而来的,不过他们拿出的证据也是确凿无疑的。这些证据宰相们早就掌握着,之所以没有早拿出来,是因为这些证据虽能打击政敌。却不能起到让对手伤筋动骨,甚至彻底击溃的作用,所以一直没有动用,以免在没有充份准备的情况下贸然交手。

    如今,武承嗣咄咄逼人,他们不得不还以颜色了。

    武则天真的很难过,她当然懂得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更懂得“明有所不见,聪有所不闻,举大德。赦小过,无求备于一人之义”的帝王术,她也从不想苛求自己御下的官员清正廉洁的如圣人一般。

    但是,宗秦客三兄弟和傅游艺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过份了,卖官鬻爵!那么朝廷将会任命一些什么人作官?连武氏七庙的建造都敢偷工减料,那还有什么是他们不敢贪墨的?

    如今这天下是她武则天的天下,她要让自己的皇朝迈凌千古,她要打造一个属于她武则天的盛世天朝,而这些贪官污吏的所作所为。是在毁损她的皇朝大业。

    想到这里,武则天的眉梢地轻轻扬了起来。只是眉梢上扬,她那本来显得很是详和的佛一般雍容的面孔上便泛起了淡淡的杀气。

    武则天抓起朱笔,笔尖如锋,在纸上悬停了片刻,便笔走龙蛇,书写起来。片刻之后,一道圣旨写罢,武则天对上官婉儿道:“加印,送御史台,叫来俊臣从速办理!”

    上官婉儿答应一声,对小海使了个眼色,小海马上取来玉玺,上官婉儿趁机看了一眼那道圣旨,一瞧武则天的遣词用句,就知道宗氏三兄弟或可留得一条性命,那个因带头劝进而高升的傅游艺是一定完蛋了。

    所谓着来俊臣再查,不过是按照律法走一遍程序,圣旨中已经决定了这些人的命运,而来俊臣这种善于体察圣意的人,是会按照皇帝想要给予的处罚,“找出”所需要的罪证的。

    武则天为了她的万世基业,决心大义灭亲,处治这些违反大周律法的臣民,但是她可能永远也不会意识到,她本人就在做着违反大周律法的事情。

    薛凌雪和高延礼见武则天已经做出了处治,便躬身退下。武则天疲惫地仰到椅背上,黯然闭上了双眼。婉儿见了,忙走到她背后,伸出纤纤十指,轻轻为她按摩着肩头。她发现,武则天的鬓角已经变成了一片银霜,心中不禁有些黯然。

    虽然婉儿的祖父和父亲都是武则天处死的,但是作为一个信奉君权至上的人,她无法生起对武则天的敌意。而且,她的祖父和父亲在她还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时就已死去,她和他们并没有什么感情。

    相反,对这个从她十四岁时起就朝夕相处的武则天,她是有一种特殊感情的,那种感情既像是对慈母的孺慕,又似对严父的敬畏。现在,她发现,尽管武则天每天花费大量时间,耗用无数天材地宝保养她的身体,她的年华还是在一天天逝去……

    “婉儿……”

    “什么?”婉儿一惊,赶紧问道。

    武则天悠悠叹息了一声,梦呓般呢喃道:“朕……不能容忍任何人毁坏我亲手打造的帝国!可是,总有朕信任、重用的人试图破坏它,你说……,究竟有谁是朕可以信得过的呢?”

    婉儿轻柔地按着武则天的双肩,认真地思考了许久,正想委婉地回避这个问题,却发现武则天发出轻微的鼾声,她睡着了……来俊臣的效率比周兴更高。第二天一早。他就向武则天禀报了审理结果:宗秦客、宗楚客、宗晋卿三人联手贪默建造宫室的款项,罪证确凿。并从三人府上搜出了大量赃物,三人已承认所犯罪行,恭请圣裁。

    武则天下诏。宗秦客贬为遵化县尉,宗楚客、宗晋卿流放岭南。

    武则天旨意一下,来俊臣马上从袖子里又摸出一份奏章,说是司礼少卿傅游艺梦见他登上湛露殿并坐上龙椅,穿上龙袍,受到百官膜拜。醒来以后沾沾自喜,把梦中所见告诉了他的亲人。

    他的亲人深明大义,跑到御史台检举了他,来俊臣锁拿傅游艺入狱勘问。傅游艺对其野心供认不讳并畏罪自杀。武则天下旨,人犯既死,不再追加罪名。傅游艺家人深明大义,举告有功,不予追究!

    傅游艺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死掉了。一年多以前,他因带头劝进,由下六品的小官一路高升,登阁拜相,位极人臣,升迁之神速。被人称为“四时仕宦”,一年多后,他因为“做了一个梦”,在狱里“畏罪自尽”了。

    从高升到横死,傅游艺奇幻般的经历,何尝不像一个梦?

    宗秦客和傅游艺等人如今都是武承嗣一党,他们的飞来横祸分明就是宰相们的反击。傅游艺“自尽”,宗秦客被贬为一个小小县尉,宗楚客和宗晋卿被流放岭南。一连串的有力反击,令非武氏一党的官员扬眉吐气。

    但是武承嗣岂肯甘休,马上指使周兴重施故伎,很快就从韦方质那里拿到了一份新的口供,招认宰相岑长倩是他同党。这一次周兴汲取了上一次攀咬苏良嗣失败的教训,一俟拿到口供,立即对岑长倩的府邸进行搜捕,竟然变戏法儿似的搜出了盔甲百余副,长矛数百枝、劲弩数十具。

    岑长倩不仅是宰相,而且还有军衔。他曾长期担任过兵部尚书,直到现在还有一个辅国大将军的军衔。岑文倩是太宗朝宰相岑文本的侄子,叔侄两代宰相,人脉广泛,门人众多,又身兼文武两职,一听说他是韦方质的同党,武则天大为紧张,马上命周兴加紧盘查,并加强了京城防务。

    岑文倩入狱后,一见那令人魂飞魄散的新奇刑具,就知道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根本捱不过这些刑具的折磨,岑家门人众多,到时候受刑不过,违心攀咬一番,必然害了许多与岑家交好的大臣,而自己背着这谋反的罪名终究难逃一死,还不如早早了断,把心一横,竟碰柱而亡。

    武则天闻讯大怒,下令掘其父、祖之墓,曝其父祖尸骨于荒野,周兴犹不死心,见岑文倩自尽,便对其子岑灵源用刑,迫其交待同党。岑灵源受刑不过,便胡乱招认了一些大臣,一时间,如司礼卿欧阳通、右御使中丞格辅元等数十位大臣皆以谋反罪入狱。

    宰相们不甘示弱,利用他们掌握的对方官员的不法证据,不断对其进行弹劾,原本一派升平气象的官场被搅得乌烟瘴气。武则天原以为她登基以后政治清明、百官清廉,却没想到谋反的谋反、贪污的贪污,愤怒伤心之下,杀心大起。

    一时间,洛阳城腥风血雨,自武则天登基之后已冷清许久的几处弃市所在再度门庭若市,每天都有被押赴刑场处决的官员。此时,已经进入炎炎夏季,可是对许多人来说,每天都心寒如冰。

    宰相们同武承嗣的决战,杨帆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他知道要想制止这一切,唯有第三股力量插手。这个第三方力量的最佳人选自然是武三思,只要他肯出手,不但能改变眼下这种局面,而且还可以沉重打击武承嗣。

    然而,武三思对眼下这种状况非常满意,对决的双方为了避免第三方势力加入对方阵营,在厮杀中都竭力避免把隶属于第三方势力集团的官员们牵扯进来,武三思既然毫无损失,自然乐得他们拼个你死我活。

    沈沐此时正在长安与姜公子斗法,武三思又按兵不动,杨帆别无他策,只得硬着头皮去找太平公主。眼下,如果还有人能制止这场惨烈战斗,也就只有这位洛阳之花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