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三百四十章 雷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今天的天色阴沉沉的,从早上开始就一片阴沉,你看不到乌云,乌云已经弥漫了整个天空,整个天穹都是乌沉沉的,但是一直没有下雨。

    时不时会刮过一阵风,带着潮湿、沉闷,叫人心烦意乱的,燕子不是掠地而过,又飞快地滑向天空,看来一场豪雨是不可避免了,只是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来。

    女皇帝的脸色阴沉沉的,如果说那阴沉沉的天色只是叫人心中烦闷,皇帝阴沉的天色则是叫人心中畏惧了。侍候在武成殿里的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生恐触了天子的霉头,一向谨小慎微的婉儿自然也不例外,她比平时更提了几分小心。

    武则天的心情的确很不好,一个又一个大臣被抓进监牢,一个又一个她认为对她很忠心的臣子成了叛逆,她的心情怎么能好得起来?

    她并不担心少了这些大臣,朝廷会无法运转,天下间等着做官的人多着呢,这些衙门里等着上位的官员更不知翘首企盼了多久,如果没有人给他们腾位子,他们也许还要等上很久很久,这场风波对他们来说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可是对武则天来说,谁能保证重新任命的官员就一定忠于她呢?她已经很老了,尽管她不愿意承认,可她心里清楚,她的确是太老了。

    曾几何时,她用尽心机,不惜铲除那么多的朝廷重臣,只是为了能够成为大唐帝国的皇后;再后来,死在她手中的官员依旧不计其数。更有无数的宗室王侯成为她登上至尊宝座的祭品,那时她是为了成为皇帝;

    如今呢?

    如今,她不能不考虑江山传承的问题了。

    武承嗣的纠缠,宰相们的反击,固然弄得两败俱伤,但是他们成功地做到了一点:这位女皇不得不正视她的身后之事了。

    一个皇帝,一旦为身后之事打算。即便是忠心耿耿、毫无问题、仅仅是权柄太重,有可能威胁到继承者权威的人,他都会毫不留情地铲除。何况现在那些人屁股并不干净。武则天并不在乎把他们统统杀光!

    问题是,直到此刻,她依旧没有决定。到底由谁来继承她的江山!

    如果她最终选择的是她的儿子,那么这些倾向于太子的臣子就是有用的,有大用的!把他们杀光,她的儿子将无人何用,而武氏一族将趁机壮大,只怕她一死,一场暴雨雷霆就会在她江山里暴发出来。

    可是这些官员们也太迫不及待了,竟然想发动兵变,逼她退位,迫她传位给她的儿子。这些人不杀光,她的权威将受到挑战,将会有越来越多的野心家,像野火烧不尽的杂草般,一拨又一拨地冒出来。

    可是把这些人杀光。她就无法自己来选择继承人了,那时候朝中将只剩下忠于武氏诸王的势力,当她老到再也无力掌控朝局的时候,不管她愿不愿意,她也只能从武氏诸王中选择一个作为她的继续人。

    这是喜欢把命运掌控在自己手中、永远掌控在自己手中的武则天,所不愿意面对的问题。

    她的心情很矛盾、很复杂。早朝的时候,发现那么多熟悉的面孔已经消失,添补到那些位置上的都是一些她还不太熟悉的大臣,她的心情很不好。

    心情很不好的女皇帝回到武成殿,刚刚坐定身子,来俊臣又来给她添堵了。

    武则天看着来俊臣呈上的供词,双手禁不住发起抖来。

    站在御案一侧的上官婉儿不敢偷看皇帝手中的供词,只能在心中猜测:“又是哪位大臣要遭殃了?这已是皇帝第三次出现这样的反应了。第一次,是皇帝听到三位宰相参与谋反,第二次是皇帝听说有四位尚书和侍郎是叛逆同党,这一次恐怕这官员的职位也不会小……

    想到这里,上官婉儿心中忽然为武则天生起一种悲哀之意:“皇帝真的是老了,记得当年徐敬业在扬州起兵的时候,皇帝谈笑自若;琅琊王李冲号召李氏诸王兵变的时候,皇帝依旧镇定从容,从不曾有过这么大的反应。

    这两年,皇帝真的是衰老的太快了,精神和体力都已无法应付这么大的变故,情绪上比起以前似乎也有些喜怒无常了。

    “杨帆!好一个杨帆!朕亲自提擢他为郎将、朕赐给他一位娇妻,他就是如此报答朕的!好啊,好啊!”

    武则天愤怒地笑了起来,上官婉儿听到武则天口中说出杨帆两字,不由陡然色变,一张俏脸苍白如纸,幸好武则天并没有注意她,而来俊臣正在专注地窥视着武则天的脸色。

    “人人都觉得朕活不长啦!都在忙着找后路!朕提拔他一个郎将,反贼就许他一个大将军!朕赐给他一个美人,反贼就送给他十六家店铺!大方!比朕可大方多了!”

    武则天愤懑地说着,两道眉毛渐渐挑了起来,杀气冲宵!

    她真的动了杀机,须知即便是都在宫里面当值,不同的职位所起的作用也是截然不同的。内侍总管不止一个,皇宫大内的总管们不下数十人,各负其责,一个范云仙所起的作用是有限的。

    引驾都尉朱彬的作用也是有限的,尽管他手里掌握着六百名大角手,可是除了仪仗阅习和日常的站岗巡哨,他们并没有太大的作用,到了晚间都要到夹城宿营的。

    不要说朱彬未必能煽动六百名大角手全跟着他造反,就算能,他们想攻破从夹城到宫城之间的那道门,不到天亮怕也打不下来,那儿晚上也是要锁门警戒的。

    可杨帆不同,他是天子最信任的卫戍部队的将领,警戒着最关键的地方。他甚至有资格佩剑上殿,朝见天子。他掌握着可以决定皇帝命运、决定皇朝命脉最关键力量中的一支,如果他参与叛乱,只要他能煽动几十个人随他造反,出其不意地打开宫门,大周江山就会在一夜之间崩溃!

    武则天咬牙切齿地下令:“把他抓起来,立即处死!不!凌迟处死!”

    “大家。不可!”

    婉儿方才被武则天的话惊得两眼发黑,这时刚刚醒过神来,忽然听到这样的旨意。当下什么也顾不得了,立即开口言道。

    “怎么不可以?”

    武则天冷冷地睨了她一眼,婉儿深谙保身之道。在这种事上从不插嘴,今天冒昧进言,本来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不过气怒之下的武则天倒是忽略了。

    婉儿向来是谋而后动,若有进言,也必想好皇帝会如何发问,仔细筹措一下言辞。这次仓促进言,却是根本来不及去想。

    皇帝一问,她才急急思索,缓缓答道:“杨帆……对大家一向忠心。未必会生出叛逆之心……”

    她还没有说完,武则天就打断了她的话,漠然道:“未必?未必的事情做得准么?羽林卫是朕防身的一口宝剑,也是架在朕颈上的一柄割喉匕首,这件兵器绝不可以操于他人之手。但有一分可疑,就足够了!”

    婉儿胆战心惊,此时只求缓得一缓再思良策,便随口进言道:“大家,至少……也该问一问,此人于军中还有多少同谋。仓促杀之,反倒是成全了他呀!”

    这句话倒是打动了武则天,武则天想了想,颔首道:“嗯!羽林卫是朕安危之所在,容不得有半点差迟,来俊臣,你把他抓起来好好地审一审,朕要知道,他还有多少同党!”

    说到这里,武则天有些恼怒地一拍御案,喝道:“叫武攸宜那个蠢货亲自陪你去抓人!哼!朕委之重任,他连自己手下的人都看不住,真是给朕长脸呐!”

    来俊臣听皇帝下旨立斩杨帆,本已心花怒放,不想上官婉儿突然插言,缓了一线生机,心中好不懊恼,这时听武则天又下旨意,连忙答应下来,匆匆退出武成殿。

    来俊臣出了武成殿,立下阶下想了想:“看来,这杨帆还真的攀上上官待制这根高枝儿了,十有**,是上官待制招揽的人,可惜呀,这是谋反大案,你能保他一时,保不了他一世么,这个人,死定了!”

    来俊臣退出武成殿的时候,婉儿轻轻靠在御案旁,衣袖下的小手紧紧地扶住御案,若不如此,她就要软倒在地了。她的心突突乱跳,双腿微微打颤,一阵阵寒意袭上心头。她早就察觉郎君有些不对劲了,却没想到……

    “郎君真的参与了兵变?”

    “婉儿……”

    武则天转向婉儿,忽见上官婉儿神色灰败,额头沁出一层细密的汗水,不由一怔,问道:“婉儿,你怎么了?”

    “啊!大家,婉儿……”

    上官婉儿拭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前几天受了惊吓,这两日睡的又少,今日天气闷热,胸间便尤觉气闷了。”

    “你呀,朕是年纪大了,你还年轻着呢,这身子骨儿也不行了,唉!去歇息一阵儿吧。”

    “是,婉儿告退!”

    上官婉儿迈开颤抖的双腿,勉强支撑着走出武成殿,一出殿门,就快走两步,一把扶住殿柱,喘了几口大气:“不管郎君是不是叛党同谋,我决不能叫他死,决不能!”

    殿里面,武则天看着上官婉儿有些虚弱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轻轻地摇了摇头,招手唤过内侍小海,吩咐道:“传朕旨意,调右卫进宫,所以要害之处,由羽林卫和右卫共同担任警戒,互不从属!”

    玄武门外,羽林卫大将军武攸宜阴沉着脸色,率领一队铁骑,与来俊臣扑向羽林左卫的驻地。

    天空中“喀喇喇”一声巨雷,震得窗棂抖瑟,酝酿许久的瓢泼大雨,终于倾泻下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