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三百五十六章 我说杀不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武则天要把一众乱臣贼子处以绞刑,并弃市三日的旨意下达以后,御史台上上下下便忙碌起来。

    因为狄仁杰传出血书,使皇帝起了疑心,派通事舍人齐峰到御史台勘验官员们是否是因为受了严刑逼供才屈打成招,来俊臣虽然糊弄过去了,也担心夜长梦长,再生枝节。干脆把心一横,以在押官员们的名义,炮制了一份《谢死表》,女皇据此下达了处死的命令,可是实际上还有许多犯人根本没有认罪甚至没有审过呢。

    来俊臣只得把所有侍御史都召回来,赶紧把这审讯该走的程序都走一遍,因为这些审讯的笔录、供词等一应要件,都要交大理寺备案的。万一哪天皇帝一时兴起,再派个精通刑狱的官员去调阅案卷,要件不全一定可以叫皇帝发现定案草率。

    左御史台一共有十五名巡回侍御史,除了来俊臣本人,整个御史台也就只有这十五个侍御史有权升堂问案。

    在武则天掌控朝政以前,侍御史只负责推详案件、弹劾官员,人犯是否有罪要由刑部审理,大理寺复审,死刑犯还要由皇帝进行此决,经过这三道审理关才能执行死刑。

    武后当朝以后,为了更方便地打击反对势力,强化了侍御史的权力,简化了死刑的审批环节。从此,侍御史集调查、审判、执法三重权力于一身,有权将犯人就地处死,且犯人无权上诉。

    来俊臣之所以能一手遮天。正是因为御史台掌握着这等生杀予夺的权力。十五个侍御史如今都在京里,再加上来俊臣本人,共分成八组,两人一组,把御史台的各处公事房都充作公堂,突击审理人犯。

    与侯思止搭档共同审理犯人的就是刚刚回京不久的徐有功。徐有功今年已经五十出头,身形瘦削。容貌清瞿,因而显得比较年轻,看起来也不过四十上下的样子。

    侯思止其实也不胖。不过他两腮内陷,下巴尖尖,胡子稀疏。与徐有功的堂堂仪表比起来,不免就相形见绌了。

    来俊臣在朝中以孤臣自诩,不结党不立派,以示对武则天的忠心。徐有功在御史台这个小朝廷里就像是第二个来俊臣,他也是不结党不立派,他就是想结党也无从结起,因为整个御史台,除了他,所有的官员都是依附于来俊臣的。

    “嗯……,现在……审理……”

    侯思止装模作样地翻着犯人花名册。等着旁边的书吏提示,耳畔突然“啪”地一声炸响,把侯思止吓得一哆嗦,徐有功用力一拍惊堂木,板着脸孔。中气十足地喝道:“来啊!提人犯杨帆!”

    侯思止没好气地横了徐有功一眼,袖子一拂,脑袋扭到了一边。

    不一会儿,杨帆手铐脚镣叮当乱响地被提上公堂,徐有功伸手去拿惊堂木,侯思止手疾眼快。一把夺过惊堂木,“啪”地一拍,厉声喝道:“罪臣杨帆,还不跪下受审!”

    徐有功咳嗽一声道:“侯御史,这又不是敬天礼地、祭拜祖先或者朝廷的册封大典,怎么还下起跪来了,嫌犯上堂需要下跪么?本官怎么不知道!来中丞每见陛下,必行五体投地大礼,那是中丞以他独有的方式向皇帝表示敬意。公堂之上,你我可不能执法犯法呀。”

    侯思止被他一番嘲讽,一张瘦脸登时红的像只猴子屁股,可是徐有功所言有理,侯思止无从辩驳,只好向杨帆喝道:“犯官杨帆,今有引驾都尉朱彬告你与他同谋,欲为叛党内应,结众谋反,颠覆大周,你可认罪么?”

    徐有功慢条斯理地又道:“侯御史,还没有问清名姓,验明正身呢,你急什么?”

    侯思止忍无可忍,说道:“这人就是杨帆,还能有错吗?”

    徐有功捋着胡须,悠悠然道:“有错没错,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本官问案,素来一丝不苟!”

    侯思止气的丢下惊堂木,拂袖道:“你验!你验!”

    徐有功把杨帆的名姓、籍贯、现任的职务,从头到尾问了一遍,旁边书吏核实无误,这才把他的罪名重复了一遍,问道:“你可认罪?”

    杨帆稳稳地站在堂上,沉声答道:“徐御史,杨某无罪可认!”

    徐有功两道浓眉微微一挑,问道:“无罪可认,此言何解?”

    杨帆道:“杨某不曾犯罪,自然无罪可认!杨某虽然曾在朱彬麾下任职,与他却没有什么私交,更不曾与他策划谋反。朱彬的供词全是因为受刑不过、胡乱攀咬,杨某是被人冤枉的,还请御使明察。”

    侯思止按捺不住,抢着说道:“公堂之上,休得狡辩!司礼卿裴宣礼业已承认,是他从中引介,带你去见冬官尚书李游道,收受他巨额贿赂,李游道还曾向你许诺,一旦成功,将提擢你为大将军!”

    杨帆道:“那李游道怎么说?”

    徐有功马上插口道:“李游道不肯认罪,正在审理!”

    杨帆心中一宽,说道:“杨某实不曾与任何人串连谋反,更不曾接受过他人的贿赂,杨某愿与朱彬、裴宣礼当堂对质!”

    徐有功缓缓地道:“朱彬急疫暴死,已经不能与你对质了。至于裴宣礼么……”

    他瞟了一眼侯思止,侯思止叫过一个书吏问了几句,对徐有功低声道:“裴宣礼如今正在卫御史处作证,暂时不能过来。”

    说完又看向杨帆,大声道:“罪囚杨帆,你不要心存侥幸,以为可以蒙混过关!你说没有收受他人贿赂,那么你在南市陡然拥有的十六家店铺,从何而来啊?”

    杨帆道:“你说那店铺么……乃是一位贵人馈赠!”

    侯思止追问道:“你这贵人姓甚名谁,家住何方。为何馈赠于你?”

    杨帆道:“此乃杨某私事,不便奉告!”

    侯思止大怒,一拍惊堂木,喝道:“杨帆,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非要受些皮肉之苦才肯乖乖吐实吗?来人啊!”

    “且慢!”

    徐有功又说话了:“侯御史,这是谋反大案。事关重大,如果草率用刑,嫌犯受刑不过。违心招供,不免会冤枉了好人。本官以为,还是多多搜集真凭实据。叫他无从辩驳,俯首认罪那才妥当。”

    侯思止横了徐有功一眼,阴阳怪气地道:“依着你徐无杖,该怎么搜集证据啊?”

    徐无杖乃是徐有功的绰号,徐有功原本是蒲州判官,因为他断案从不动用刑罚,而是多方侦缉,用大量无可辩驳的罪证使犯人主动认罪,所以很受地方爱戴,敬称他为“徐无杖”。徐有功得以入朝为官,就是因为他的这个贤名传到了武则天耳中。

    徐有功道:“朱彬虽然死了,裴宣礼还活着嘛。等他那边作完了证,再提他过来就是,急些什么。另外。想知道杨帆那店铺是谁赠给他的,可曾派人去洛阳府调阅簿册,查一查从谁那过户来的?”

    侯思止忍了忍怒气,对他低声道:“徐御史,来中丞急着结案,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这不是为难侯某,你这是跟来中丞作对啊!”

    徐有功若无其事地道:“徐某只是秉公断案,何谈与中丞作对?”

    侯思止低声道:“你以为侯某蠢到不知去查店铺过门契约,我早就查过了!问题是,查无此人!这条线断了,懂吗?朱彬和裴宣礼已经承认杨帆是他们的同谋,此人谋反还能有差么?一顿板子打得他招供,这案子便结了,何必那么麻烦?”

    侯思止这番话,说的倒也理直气壮。因为“以事实为根据”,这是近现代法律中才出现的一条判决依据,唐朝时候判案的主要依据是什么呢?

    是口供!

    所谓“罪从供定”,所以,来俊臣才绞尽脑汁,不遗途力地想出大量非人的刑具,用来迫取口供。所以武则天虽然没看到什么凭据,只见到大臣们画了押、按了手印的供词,就理所当然地做出了裁决。

    不过,口供作为证据也有一些相应的要求,在“罪从供定”这个原则之下,还有一个“众证定罪”原则,也就是说口供必须是三人以上的供词才能生效,这就是所谓的“三人证实,二人证虚”。

    如今杨帆的罪,已经有朱彬、裴宣礼两人的供词,只要再有一人,不管是他本人还是李游道,杨帆就可以被扔进死囚牢待决了。

    那么来俊臣为什么不随便再找个人来作为第三份证词呢?

    因为杨帆在宫里掌兵,虽然官职不大,在这起“谋反案”中的作用却是极大的,是这起谋反案中的重要角色,来俊臣刻意给他安排这样一个角色,就是为了绑死他,不让他逃脱,谁让他背后有那么多的势力撑腰呢。

    因为杨帆的作用重大,为了弄得像那么回事,来俊臣才帮他编出了与朱彬同谋、裴宣礼穿针引线,李游道招揽重用的这样一个故事,这才显得反贼行事缜密,同时涉及的人少,破绽也就少,免得杨帆背后那几座靠山插手,发现漏洞。

    谁知此事想要结案,这样的设定反而是作茧自缚了,李游道还没认罪,杨帆也不认罪,来俊臣又不好随便找个人来,再充当杨帆谋反的知情人,只好一面严审李游道,一面想迫使杨帆自己招供。

    侯思止这番低声言语,把姿态放低,算是给足了徐有功面子,可是徐有功并不领情,冷冷地道:“于法不合之事,不可以!”

    侯思止已隐忍良久,见他如此不讲情面,不由勃然大怒。他当初在坊间厮混、卖饼为生时的泼皮作派登时显现出来,侯思止噌地一下站起来,一脚踩着坐椅,一边挽着袖子,怒气冲冲地道:“徐无杖,你以为就你懂得王法,侯某人就不懂王法吗?某记得,犯人若是狡赖不招,可以用刑的。”

    徐有功看他摆出一副泼皮样儿来,不急不恼,缓缓点头道:“不错!是可以用刑,刑讯可以每隔二十天一次,总共不得超过三次,总杖数不得超过两百杖,若拷讯致死,主审官不负责任!原来这个规矩你也知道啊?”

    “啊?啊……,本官……本官当然知道!”

    侯思止基本上就是个文盲,要不然也不会在审讯魏元忠时,闹个案犯魏元忠坐着,他这个主审站着受训的笑话来了。徐有功说的这些其实他还真不知道,他只知道,确实可以刑讯逼供罢了。

    如今徐有功也证实了这一点,侯思止就更有底气了,他狞笑一声,向堂前执役们递个眼色,抓起惊堂木使劲一拍,喝道:“来啊!给杨帆用杖,打到他招为止!”

    徐有功慢条斯理地道:“要是杨帆不招呢?”

    侯思止道:“那就打足两百杖再说!”

    侯思止如此嚣张,固然是在气头儿上,有些不计后果,却也是因为有所凭恃。薛怀义上次大闹推事院之后,担心来俊臣阳奉阴违,每天都派人过来探看杨帆,可是自从皇帝确认谋反罪名并下旨处决以后,薛怀义就没有再派人来过了,看样子,他也有了忌惮。有了这一节,侯思止的胆气就足了。

    徐有功缓缓地道:“铁打的身子也禁不起连打两百杖,侯御史,你这是摆明了要把他活活打死在公堂之上啊?”

    侯思止大声道:“我侯某人就把他活活打杀在此又能如何?”

    徐有功噌地一下站起来,大喝道:“徐有功在此,此人就不能死!”

    侯思止大喝:“动刑!”

    徐有功大喝:“谁敢!”

    侯思止抓起一把签子掷到堂下,怒喝道:“立刻用刑!先打一百,若是不招,再打一百!”

    徐有功抓起一把签子掷到堂下,大声道:“把侯思止拖下去,剥了官衣,重打六十大板!”

    杨帆这个犯人自打上了大堂还没说几句话就成了旁观者,上头两个主审官先是唇枪舌箭,继而剑拔弩张,两旁手执漆红大棍的执役公人看着满地乱跳的签子,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听哪位官员的吩咐才好。

    侯思止指着徐有功的鼻子道:“徐有功,你敢包庇罪犯?”

    徐有功像掸苍蝇似的,挥了挥手道:“本官秉公执法,何来包庇一说?”

    侯思止一指杨帆,大叫道:“本官欲讯问口供,你却横加阻挠,这还不是包庇?”

    徐有功道:“依我大周律之断狱律,讯问罪囚,必先以情,审其辞理,反复参验,犹未能决,事须讯问者,立案,取见在长官同判,然后拷讯,违者,杖六十!本官哪里不对了?”

    侯文盲被徐有功这段话给弄蒙了,小眼睛眨了眨,气焰顿时小了些,讷讷地问道:“你……你说甚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