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三百八十八章 勾心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杨帆上一次来时倒未注意两侧的屏风式雅间都已经换了障子门儿。那天是武氏家族召开家宴,大厅中的席位布置与今天也有所不同,今天酒店里的散席依旧是围绕着圆形舞台摆放,两侧的雅间则处于观赏舞台的最佳位置。

    雅间的障子门一关上,就是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可以聊些私密的话题,打开来就可以欣赏台上的歌舞。

    方才发生于门口的那场风波吸引了很多酒客的目光,为了尽快把大家吸引回来,掌柜的一气儿派了六个体态妖娆的胡姬,在台上跳起了性感动人的舞蹈。

    杨帆就在这种节奏明快的龟兹舞乐声中走到了兰芝房,雅间门口一左一右依旧站立着两个体态魁梧身材雄壮的女相扑手,见到杨帆走来,两个满脸横肉的妇人努力向他挤出一个友好亲切的笑容,为他拉开了障子门儿。

    此时“金钗醉”的酒客已经尽皆知道杨帆的身份,对于他在此会唔何人,都有些好奇心,趁着那障子门儿拉开,大家都往里边看去,就见一位美人儿,侧卧于低矮的案几之后,一手托腮,正笑望着杨帆。

    障子门儿又关上了,只是刹那的一瞥,丽色容光便扑面而来,人人都觉那女子极美,风韵气质也是极佳,那屈起的一条修长大腿更是美到极致,可是要说她眉眼五官、身材体态到底哪儿最美,长成什么模样,一时却半点都想不起来了,留在他们脑海中的唯一感觉,便是“极美!”

    有的酒客迷迷瞪瞪端起酒杯,一大杯酒全灌下去,犹自回味着那美人儿极曼妙的身姿体态、不可方物的姿色容光,只觉齿颊留香,回味无穷,至此方知,秀色当真可餐!

    然而,尽管他们从未见过太平公主,但是每一个人都马上猜到了,在那雅间里的女人,就是洛阳之花,公主中的公主,尊贵的太平!因为即便她是慵懒地斜卧在榻上,那种高贵、凛然不可侵犯的神圣美感,也深深映入了每个人的脑海。

    杨帆身在房中,自然看得比其他人都更清楚。他有点好奇,不知为何太平公主近来喜穿素色衣衫,在他脑海中记忆最深的,始终是洛水河畔,太平公主一袭红裙,仿佛一尾跃上岸来的美人鱼般的娇美身姿。

    不过他也不能不承认,太平公主即便是身着素色衫子也是极美的,她的这种美同上官婉儿那种素雅恬静如一朵白莲般的优雅、眉眼五官书香之气盎然的优美截然不同,即便是身着素衫,太平也像一丛火焰般炫人双目。

    她虽穿着素雅的衫子,但是同上官婉儿那种宽袍大袖、优雅飘逸的知性美却截然不同,她的素色衫子是做成了胡服的式样,非常紧致贴身,半袖翻领,蛮靴短裾,月牙白的系带,珍珠白的尖翘缎靴……

    如果说婉儿一袭白衫时,仿佛高悬于空中的一轮明月,叫人沉醉于她的皎洁与优美,那么太平公主……

    杨帆一时想不出该用何等词汇来形容她了,大概……她就像一盘切得薄如蝉翼、白如初雪的鲜美鱼脍,叫人见了就想整盘儿端过来,把她那傲人的妖娆**整个人吞下肚去一饱口腹之欲。

    今天,她穿的竟是一身女装,杨帆还很少看到她穿着女装外出。

    “你来迟了一些!”

    太平公主向他嫣然含笑,轻轻一拍自己身旁的坐榻,柔声道:“过来坐!”

    杨帆神色平静,很从容地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来。太平公主本以为他会像以往一样,对自己充满戒备和警惕,是绝对不会坐到自己身边来的,见他如此动作,眸中反而露出一丝讶色。

    那丝讶异被杨帆收入眼底,杨帆不禁暗暗一笑,自从上次于公主府“狼狈而逃”后,他也曾反思过自己每每被太平公主作弄的缘由:其实他在太平公主面前常常落了下风,关键倒不是太平公主是否猜出了他会有什么表现,而是因为面对着于他既有恩又有怨的太平公主,面对她热情大胆的挑逗,杨帆的心态很容易乱,心乱了,自然就会被太平公主轻易左右他的喜怒。

    所以,杨帆已经想到了对付她的最有效的办法:反客为主!反守为攻!

    杨帆板起脸道:“我本来不会迟到的,可是不巧的很,刚才在门口,恰巧遇到一位故人,耽搁了一阵儿!”

    太平公主微微皱起眉头,道:“故人,你有什么故人?”

    杨帆道:“当然就是那位前两天还在长街上追杀我的武驸马了。”

    “哦?”

    太平公主“霍”地一下坐了起来,神态微微有些紧张,可是看到杨帆衣衫整齐,身上无伤,她紧张的神色便一扫而空,又微笑起来,说道:“他人呢?没敢把你怎么样吧?”

    杨帆本想吓她一吓的,结果太平公主的表现却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杨帆不禁有些奇怪,问道:“你对他使了什么手段?我看得出,他对我恨意极深,可是……他居然就这么忍了……”

    太平公主向他扮个鬼脸,得意地笑道:“山人自有妙计,不过……天机不可泄露呀,嘻嘻……”

    她这一说“山人”,杨帆马上想起了她那“两条鱼”的暗喻,便问道:“你派人去我府上说,有一条鱼儿上了钩!鱼上了钩,那也就可以脱钩,是么?我想请教一下,这鱼该如何脱钩呢?”

    太平公主微微眯起那双妩媚的眼睛,妖妖娆娆地道:“你认为……我会轻易地告诉你么?”

    杨帆的目光飞快地闪烁了一下,端起太平放在几案上的半盏葡萄酒,轻轻地啜了一口。

    他居然没有动怒?

    这一回轮到太平公主意外了,她诧异地瞟了杨帆一眼,微微转动着眼珠,思索着他不同寻常的反应。杨帆含着那口酒,品味了片刻,一口咽下肚去,又复看向太平公主,平心静气地问道:“今天又找我来,究竟为什么呢?”

    “他居然不再追问如何让婉儿解脱誓言了?”

    太平公主更加纳罕了,杨帆的表现每每脱出她的预料之外,她那种智珠在握的感觉渐渐把握不到了。

    她当然不喜欢杨帆每每见到她时,念念不忘的就是上官婉儿,每当他急吼吼地逼问如何让上官婉儿解脱誓言的时候,她就会伤心、会吃醋、会生气,但是她总有办法撩拨得杨帆更加失控。

    而现在,杨帆的表现,使他的心情就像天上的云朵,飘来飘去,完全不可捉摸,叫她根本不知道杨帆究竟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这位公主殿下可就有些慌了。

    她轻轻咬着下唇,审视地瞟了杨帆一眼,便把那条屈起的长腿轻轻伸直,在杨帆的膝盖上轻轻蹭了一下,送到他的眼皮子底下,重施故技,妩媚娇柔地道:“我想……叫你来陪我喝酒呀。”

    她的左腿横蜷着架在右腿的腿窝下面,右腿伸得笔直,仿佛一个在纸背面看去的“4”字,那笔直的右腿,就伸在杨帆面前,示威似地横着。

    雪绸的骑裤,裤脚塞在靴筒里,小腿线条优美,流畅得仿佛一条刚刚捕上岸来银光闪闪的秋刀鱼,而她的大腿则浑圆如玉柱,与纤秀的小腿形成鲜明的对比,却没有半点突兀之感,那是一双具有黄金比例的大腿,而且腿线笔直无暇,没有一丝凸棱。

    “你不是约了我七夕同游洛水的么?”

    杨帆睨了她一眼,嘴里说着,手已搭在她的小腿上,然后慢慢握紧,她的小腿粗细,正好让他一手可以掌握,太平公主的小腿肌肉柔韧结实,充满弹性,手感极佳。

    但这只是刹那的感觉,因为太平公主的腿随即就绷得笔直,那小腿肌肉登时就因为紧张而变得坚硬如铁了。

    “你……你……”

    太平公主也不知道自己是又惊又喜,还是又怕又羞,她费尽心机,不就是希望心目中的情郎能回顾她一眼,能对她哪怕只有那么一点点的亲昵与爱意么?

    可是当这一切真的来临,她又有一种惶惑与恐惧,因为在她看来,杨帆不可能这么容易屈服,或者被她的美色所俘虏,因之,对杨帆的不按常理出牌,她有些不知所措了。

    她想把腿抽回来,却又不舍得。杨帆的手就搭在她的小腿上,先是轻轻的碰触,让她有一种骚痒的感觉,继而紧紧握住,灼热感好象是把腿贴到了火炉上,太平公主禁不住战栗起来。

    杨帆在她的小腿上握了握,又把玩了一下她浑圆的足踝,便沿着她的小腿缓缓向上游移过去,渐渐滑到她那敏感娇嫩、柔软丰腴的大腿上。

    杨帆的语速不快,但是却有一种不容质疑的霸道:“我在问你话呢!”

    太平屈服了,低声答道:“因为……因为我等不到七夕了……”

    “嗯?”

    杨帆又看了她一眼,看得太平公主心慌慌的,她垂下眼帘,不敢再与杨帆对视,只是期期艾艾地道:“我……我想你……”

    这句话说出来,她的脸蛋儿登时如同一颗红透了的苹果,因为杨帆表现出来的强势,大概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小委屈。

    p:太平勾心,关关勾票。诚求***推荐票!请投下您热情洋溢的支持!

    谢谢大家!,你不要命了吗?”晓雪惊恐地望着她。

    “我刚才找你的时候,就打过120现在怎么还不来呢?”晓雪慌张地说道。

    “我是,你是谁?说话大点声。”陈国威说道。

    深呼吸一口气“她得确是怀孕了,婴儿有6个多月大,依她现在情况,很难保住婴儿,快送她到医院。”李校医沉重地说道。

    “这件事以后我跟你解释,她的男朋友刚去图书室找她,我骗他过来行政大楼这边,现在怎么办?不如我们报警吧?”毕明锋细小声说道,不时还望向旁边的楷彬,怕不心被他听到。

    佳玫艰难地说道“我没事。”

    佳玫捂子肚子,,在地上翻滚,痛苦的她,咬着牙,使终没有大喊尖叫起来。心里默默地祈祷着“伊九娘,你答应过我,要让我孩子平安,你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我孩儿平安出世。

    “可孩子你不要了吗?孩子是无辜的。”晓雪怜惜着孩子说道。

    “不行,绝对不能让警方知道,你自己看着办,如果实在不行,一不到二不休,找个机会,你也干掉他。”校长实在也想不出其它的办法,不理智地说道。

    “孩子是楷彬最后一件留给我的,对,我要把他生下来。”佳玫含泪说道。

    但从她的痛苦表情可以得知,她一定有事隐藏着“现在都什么地步了,你是不是有了。”晓雪不敢乱猜测,把刚要说出口的字给咽下了。

    毕明锋拿了一本学生资料书“给这是佩琪班上同学家的电话号码,你看看她平常都和谁熟。”随后把薄子给楷彬。

    佳玫很快就被送到金澄区第一大妇科医院,进入抢救室,护士正为她进行B超,心跳,血压,血型,乙肝,脑径等。

    “你猜得对,刚才可能太激动了,现在可能会流产。”佳玫捂着肚子,十分痛苦地说道。

    “我怕,我真很害怕,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佳玫哭天抹泪,痛苦地说道。

    毕明锋走向一旁,离楷彬几十米左右的一个桌子上,拿起了电话“喂,是校长吗?”毕明锋细小的声音说道。

    晓雪焦急不安地在门外徘徊着。

    佳玫被五六个人紧急地抬上了救护车,晓雪也跟着上了救护车,不安的心情笼罩着现场的每一个人。

    正在熟睡的李校医地听到晓雪的叫喊情,好不情愿地起床,又听晓雪说宿舍的一位女生怀了孕,开始还以为是恶作剧,但晓雪的惊恐的表情,又好像是真的,李校医半信半疑地强拉出了宿舍,直奔到8号女生宿舍。

    李校医立刻帮佳玫做了量了血压,以及心跳,乙肝,脑径,临时的装备没有齐全。但很快查出佳玫怀孕了,婴儿不就出世,不就被窒息而死。

    “佳玫,你怎么回事。”晓雪慌忙地问道。

    “啊?你说什么?她怎么会死的。”陈国威一听大惊失色地问道。

    “刚才怎么会有人叫救护车?”楷彬迷惑地问道。

    毕明锋冷冰冰的目光望向了楷彬。

    “我送你去医院。”晓雪说着,立马想跑下楼。

    毕明锋胆怯地说道“我是明锋,佩~佩琪她死了。”

    “毕老师,你说什么巧?”楷彬有些懵懂地说道。

    “不会,这么巧吧。”毕明锋以为有人发现佩琪的尸体,慌张喃喃自语地说道,但望着救护车往宿舍楼方向去,又开走了,心里总算搁下来。

    “坚持点,我马上去找校医。”晓雪说完,立刻飞奔到出去。

    楷彬接过薄子,一页一页地找。

    但被佳玫抓住“不行,绝对不能让人知道。”

    120的救护车来了“鸣鸣鸣鸣”紧急救护的声音传便整个学校,佳玫恐怕明天又是汕头市金澄区技术学院的头条新闻。

    随后校长怒气冲冲地挂掉电话。书书屋,书书屋提供本书TXT下载。

    晓雪大吃一惊,立刻上前扶起佳玫,她的手摸在佳玫的背后时,发现她的身上沾满血,血是从她脚下流出来的,而且不停地流着。

    晚上11点10分,倾盆大雨佳玫痛苦地摇了摇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