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四百一十一章 只是有点惧内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比太监上青楼更凄凉的事是什么?

    就是带着老婆上青楼。

    这个地方很雅,确实很雅。

    花间隐榭,水际安亭。

    这里的榭不止隐于花木丛中,亭也不只是停驻于综综水边。或水边、或花畔,因地制宜,因势而成,身在其中,顿生忘却尘俗之感,确是一处雅地。

    杨帆却臊眉搭眼的,很没意思。

    不远处有水,水中有几枝红菱,灯影下,锦鲤点缀,红菱便也摇曳起来,点点生姿。

    榭边有栏杆,栏杆形态优美,曲线流畅,俗称“美人靠。”此刻就有一个名曰小蛮的美人,将她婀娜的身姿倚靠在栏杆上,蛾眉翠黛,与这园林的雅致混然一色。

    不远处,又有一架秋千,在微风中轻轻摇动,这本是极美的一幅画面。

    杨帆原想着,在这花间月下,与娘子吃些小酒、尝些佳肴,筋咏之余,再并肩行于园中,人以树冠为伞,步行香花其间,可人如玉,豆蔻枝头,陪伴娘子度过一个难忘的浪漫之夜。

    只是……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远处袅袅传来的丝竹之声,间杂一两声妖冶**的轻笑,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们“”这儿,是一家青楼。

    温柔坊的大名,杨帆是知道的。不过他昔日在修文坊时那些相熟的朋友,可没有一个有资格在这温柔坊里过夜,这儿的度夜之资高的吓人,哪怕你不找玉人伴宿,没有缠头之资,仅是其他花销,攒一年也未必掼得出来。

    所以……,

    此间情形,杨帆都是听他坊间朋友以讹传讹传来听的。他以为这儿是蟾宫折桂一般的人间仙境,却未想到男人眼中的人间仙境哪儿能离得了声色犬马即便是在这幽雅之极、幽静之极的花园里,也逃不开那种**的味道。

    杨帆原先设想的很好,先包了一处优美之极的花园,叫几道精致可口的小菜,与小蛮花间饮酒款意温存,兴到浓处,再带她月下花间徘徊一回,陪她荡荡秋千。等到三更时分,再与她手挽着手儿从那排排红灯高挂的绣楼间穿行而过通过那楼楼相连的天桥,漫步整个温柔坊。

    温柔坊里,一夜温柔。

    他也预料到这种地方总少不了歌姬舞伎,却没料到这里的**味儿却已是浸淫到了一草一木、一花一树之中,根本不是他和娘子能够浪漫一把的地方。

    杨帆事先还真的请教过冯西辉,只不过他说的是要与一位极亲近的人寻一处极雅致清静的所在,冯西辉怎知他说的是自己的老婆?首选之地当然推荐了这里。男人寻欢作乐,那叫风流,人家自然也不会刻意点明了此处全都是青楼。

    所以,杨帆懵懵懂懂地就带着娘子来了。

    结果他发现这儿的确幽雅清静,如果要在这里寻欢作乐,确实有无数的极秘密的空间,可是带着老婆逛青楼,那感觉就很奇怪了。

    “这儿……咳咳,与我想像的不太一样。”

    杨帆摸着鼻子,心虚地道:“要不,咱们离开吧?”

    “没有啊,这儿挺好的。这地方的姑娘,不仅生得俊俏,身段儿动人,而且知书达礼,善解人意你要是不想睡觉,还能陪你做许多有趣的游戏,什么送「百度贴吧醉吧文字」钩啊、射覆啊、掷色子啊……”

    小蛮数着手指,慢条斯理地说给他听,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说得杨帆额头冒汗。

    杨帆干笑几声,吱吱唔唔地道:“我跟她们又不熟跑这儿做什么游戏,还不如跟娘子回家去……,哈哈哈……”

    “可你已经花钱了呀!”

    小蛮瞪起杏眼:“包了这座园子,一百贯啊!郎君一掷千金,咱就吃了点小菜便走了?”

    杨帆不说话了,自家娘子是小财迷,她提到钱……间题便很严重。所以杨帆不接话,只是继续揉鼻子,那只很英挺很俊俏的鼻子都快被他揉平了。

    小蛮看着他发窘的样子,忽然一笑,姗姗走来,偎坐在他怀里,凝视着他道:“郎君似乎从来没有到过这种地方?”

    杨帆苦着脸道:“如果来过,今夜怎会这般混账,把娘子领了来?”

    小蛮甜甜一笑,樱唇凑上去,在他腮上印下一个香吻,语气柔和了许多:“说吧,今天为什么要带我出来,总有个缘由吧?”

    杨帆期期艾艾地道:“因为……明天就是七夕了。”

    小蛮眨眨眼道:“是啊,奴奴奇怪之处就在这里。明儿七夕,要开夜禁的,郎君想要赏玩,明儿带着奴奴大大方方地出来不好么?为什么偏要选在今日?”

    秋高气爽,天气已经不热了,杨帆却在擦汗:“因为……因为明天晚上……,我有事情……。”

    “郎君有什么事?七夕这样的日子,应该不会有人宴请郎君,郎君也不会宴请客人吧?”

    “一般情况下……,是这样……。”

    杨帆又擦了把汗,游移的目光忽然坚定起来,既然躲不过,他决定坦白。“妞妞,阿兄明晚.....要去见一个人......”

    杨帆开始打感情牌,明知道一唤妞妞,小蛮就绝不会太难为他。

    “是个女人?”

    女人的直觉真的很可怕,小蛮马上就猜到了什么。

    杨帆缓缓地点了点头:“嗯!是个女人!”

    小蛮的目光暗了暗,轻轻垂下头,幽幽地道:“婉儿姐姐在我之前,我没话说。阿奴姑起…”我也不是不能容得。你是个男儿家……。”

    小蛮轻轻咬着嘴唇,瞧着愈发可怜了:“就算你在外面逢场作戏,偶尔有些……有些什么,人家也不会怪你。可去…”你要不要非得挑七夕这天跟她在一起?”

    七夕,于未婚的少女是乞巧节,更是乞求爱情婚姻的节日。于已婚的年青妇人,则是与郎君恩爱共度的节日。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杨帆若只是选在这一天出门也就罢了,选在这一天与别的女人共度,也就难怪小蛮黯然神伤。

    杨帆忙道:“当然不是这样,你想岔了。”

    他握住小蛮的柔美,恳切地道:“我之所以选在明天,是因为这是她定下的时间。而我当初答应她时,并没有想到这么多,你也知道。男人……有时候很粗心的。但是我明天见她,并不是为了卿卿我我。”

    小蛮抬起头,看着亭外湛湛的夜空,天上繁星闪烁,一道璀璨的银河横贯南北,将天宇分割成两半,在银河的东西两岸,各有一颗闪闪发亮的星辰,隔河相望,遥遥相对,那是牵牛与织女。

    小蛮痴痴地看着天空的牛郎与织牛,轻轻地道:“太平公主?”

    杨帆认真地点了点头,轻声道:“有些事,总要有个了断的!了断了,才能安心。”

    小蛮低下头看着他,目光闪闪,就像天空中的“牛郎”和“织女”一般璀璨:“郎君不用解释那么多,奴奴当然相信郎君。男人如果有事想瞒着他的女人,你问他越多,他骗你越多,聪明的女人,莫不如不问。”

    杨帆惊奇地看着她:“好象很有道理的样子,你什么时候悟出这样的道理?”

    小蛮飞白了他一眼,嗔道:“狐狸尾巳露出来了吧?这可不是奴想出来的道理,是王夫人对我说的。”

    小蛮向池中看了一眼,一条肥大的金鲤跳起来,尾巴一甩,“哗啦”一声又钻进水里,jī得一枝芙渠摇曳不止。

    小蛮轻轻叹了口气道:“来俊臣被贬为同州参军,王夫人也随夫到任了,奴家却是少了个可以谈心的人。”

    杨帆干笑两声,揉揉鼻子道:“你少了个可以谈心的人,我就少了好多事情。如果你那可以谈心的人回了洛阳,恐怕为夫也要多事了。”

    小蛮向他皱了皱鼻子,眸中忽然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好像整「百度贴吧醉吧文字」个天河都倒映在她的眸中,美丽的惊人:“明天你要去见她,所以今晚特意要陪我?”

    “嗯!”

    杨帆眼中露出一抹愧意。

    他的初吻给了太平,初恋给了阿奴,初夜给了婉儿,小蛮呢……,大概是初婚和名份?唯其如此,他更觉得愧对伊人,因为明夜他本就该与小蛮在一起。

    “我答应你,从下一个七夕开始,年年七夕,我们都在一起过!”

    星空下,杨帆如是说。

    “嗯!”

    小蛮偎到他怀里,甜甜地说:“郎君从来没到这烟花柳巷之地,看着你那笨拙的样子,人家很开心:男人其实总有事情忙的,而且忙的理直气壮,郎君能把奴奴放在心里面,人家很开心:郎君肯给奴奴这样一个允诺,人家更开心。”

    她仰起脸儿来,笑容比星空更璀璨:“天下间,有几个女儿家能得到这样用心的呵护呢?所以……这儿是荒郊野岭还是花街柳巷,亦或是清幽雅致的所在,又有什么关系呢?重要的是,同什么人在一起!”

    一条黄土夯实的平整大道,道路两旁是成行的栓槐,站在这边的楼上,可以看到对面的飞檐重楼,各种各样的灯,高处低处屋里房外,把整个温柔坊点缀的仿佛天上的银河。

    这里有红烛高照、有歌舞翩跹、有出双入对、有浅唱低吟……

    还有一对手挽着手儿,经由一座座天桥,从一座楼走到另一座楼一双人儿,仿佛漫步在天上鹊桥中的牛郎与织女。

    七夕还没到,这一夜,是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七夕!

    不过,夜色掩映了小蛮的容颜,青楼中那些酒醉的男女不曾看清小蛮是易钗而牟,所以这羡煞众人的一幕,很快就变成了“龙阳”的传说。

    许多寻欢客于纸醉金迷中幡然醒悟:断袖分桃,才是真爱啊!

    由此,洛阳男风更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