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四百二十二章 兵痞治文痞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威~~~武~~~”

    站堂威喊罢,两旁稀稀落落地站着几名衙役,风火棍顿在地上,也是稀哩哗啦的毫无节奏。杨帆穿着簇新的一袭官袍自屏风后面绕出来,脸色铁青的冯西辉马上迎上去,嘴唇发抖地道:“郎中,你看!这……这……,欺人太甚了!”

    杨帆扫了一眼堂上的情况,心中不禁恚怒,“斫窗大斧”皮二丁的遭遇,今天貌似要出现在他的身上了。他深深吸了口气,迅速平静下来,和颜悦色地道:“出了什么事?”

    冯西辉往堂前一指,那指在空中的手指头还在微微地哆嗦着:“站……站班的衙役们,有一多半儿没来,都说是突然生了急病。就连做笔录的书吏都不齐,也说是生了急病。郎中,他们这是……”

    “呵呵呵,别急,别急!”

    杨帆拍拍他的肩膀,咬着牙根笑,他笑眯眯地登上台阶,转到公案后面,双手扶案,向左右一看,缓缓地坐了下去。

    杨帆两只手在分案上轻轻地敲了一阵,心中有了主意,嘴角便微微露出一丝笑意,声音真正地从容起来了:“班头儿!”

    “卑职在!”

    衙役班首站出一人,躬身道:“郎中,卑职是副班头袁寒,本司的班头名叫莫求。”

    “哦,袁副班头,莫班头和未曾到升堂的诸位公差,都去哪儿了?”

    袁副班头怀抱风火棍,向他拱拱手道:“回郎中,莫班头和未曾到衙的诸位兄弟忽染急疫,上吐下泄无法办差,所以请了病假。”

    杨帆微微一蹙眉,道:“此事,本官怎么不知道?”

    袁副班头犹豫了一下,又道:“回郎中,莫班头等人……已向陈郎中告了假。”

    “哦……”

    杨帆作恍然大悟状,转头又问冯西辉:“冯主事,我刑部以前可曾有过如许之多的胥吏公人同时染病的事啊?”

    冯西辉愤怒地道:“从来没有!他们……”

    杨帆赶紧按了按手,道:“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杨帆挺起胸来,说道:“一衙之中,半数公人同时染病,这种事本官也是从来不曾听闻。你们好糊涂啊,怎么还是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嗯?”

    冯西辉和那袁副班头同时一愣,怔怔地看着他,不明白他究竟在说什么。

    杨帆一脸肃穆地对着堂下稀稀落落的书吏、公人们道:“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第一:发生了瘟疫!第二,公厨的伙食不洁!如果只是公厨伙食不洁,那只是咱们衙门里的事儿,可要是瘟疫,那就严重了!”

    “啊?”

    冯西辉和袁副班头同时一呆,但是冯西辉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若不是这个地方实在不合适发笑,他真想大笑一声,双挑大指:“高!实在是高!谁说咱杨郎中是武人出身呐?此举颇有我辈读书人的风范呐!”

    杨帆说完了这句话,突然又向袁寒问道:“常林父子可曾带到?”

    袁副班头的脑袋正在伙食不洁与发生急疫的问题上转悠,没想到杨帆的思维跳跃如此之快,他的脑筋有点跟不上了,赶紧答道:“没有,常林并不在码头,据说扛完了活就去赌钱了。”

    杨帆盯着他道:“赌钱又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举,码头上的人会不知道他在哪里赌钱么,怎么会找不到他?”

    袁副班头躲闪着他的目光,有些发虚地道:“回郎中,派去提常林到案的人确实……没有找到他。”

    杨帆微微一笑,道:“哦,如此也好。袁副班头!”

    “卑职在!”

    “从现在起,你就暂代班头一职吧!”

    袁寒吃吃地道:“那……那莫班头……”

    杨帆严肃地道:“莫班头要隔离!所有患了急疫的公差都要隔离!”

    袁寒心中跳了一跳,暗道:“好狠!他也不怕把人都得罪遍了!”

    隔离,是从南北朝时期就开始流行的一种防疫制度,这人一旦隔离,自然不能到衙里来办公,不能来办公,那么薪水乃至各种补贴,包括伙食尾子自然就领不到了。钱还是小问题,问题是一旦隔离,就要舍空邸第,集中看管。

    什么意思呢?就是被怀疑患了瘟疫的人要全家离开房子,弄到荒郊野外,给你盖几所茅庐,每天丢点吃食进去,由着你自生自灭,什么时候确认你没有问题了,你才可以回家。

    杨帆正言厉色地道:“这里是京城,天子居所,人口百万,面对可能发生的瘟疫,安能不予重视?”

    他冷冷地扫了堂下一言,说道:“书吏,记!”

    那书吏坐在一旁小几后面,张着嘴巴正在发呆,一听他说“记”,赶紧铺开纸张,提起毛笔,可是没有一点敢怠慢的样子了。

    杨帆也不在公案后面坐着了,他站起身来,在大堂上慢慢地踱着步子,思索着说道:“本官说,你来润色!”

    那书吏赶紧毕恭毕敬地道:“是!”

    杨帆道:“眼下虽还不知本衙患了急症的人是否是患了瘟疫,可是一旦有此症状,就绝对怠忽不得,这是朝廷一向的规矩。故此,本官有如下措施,请本衙崔侍郎并洛阳令、尚药局、太医署、药藏局、翰林医术待诏、疾患坊等衙门一并参详,并上报政事堂知道!”

    那书吏的手抖了一下,纸上留下一团墨迹。

    有些事在桌子底下尔虞我诈的怎么斗都成。但是就是不能抬到桌面上来说,否则你就是破坏了整个行业的潜规则,会犯众怒的。但是偏偏杨帆打的是防疫的幌子,只字不提他与陈东之间的龌龊,这就光明正大的很了。

    杨帆轻拍额头,边走边想,又道:“外面的事自有朝廷作主,事情报上去由朝廷处治就好,咱只说说咱们刑部衙门的事情。首先,是查公厨,伙食从今天起得停止供应,大家晌午都出门吃自己去吧,什么时候查明公厨没有问题且并未有人感染瘟疫才能重开公厨,以策安全!”

    那书吏的手又抖了一下,杨帆盯了他一眼,他赶紧低下头奋笔疾书,不再与杨帆对视。

    杨帆又道:“其次,在全衙展开大清扫,淤泥恶水,下水茅房,要统统予以彻底的清理,以防气郁不泄,疫疠滋然而生。”

    “第…,就是隔离。所有今日报称患病者,请洛阳府和疾患坊出面,将他们全部隔离郊野,施用药物,以防扩散!”

    “第四点,衙门里还有谁精神不振,病病怏怏的,马上隔离!”

    两旁那些站得歪歪斜斜的衙差立即挺直了身子。

    “第五点,请尚药局、尚医署立即制作防疫的药汤,分发本衙所有人等每日饮用,并散发三省六部大小官衙!”

    站直了身子的衙差们马上咧开嘴,好象含了一口的黄莲。

    “嗯……,本官暂时就想到这么多,你都记下来了?”

    那书吏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连声道:“记下来了,记下来了!”

    杨帆道:“马上再誊录一份!”

    那书吏答应着,连忙又研磨运笔,飞快地抄录了一份,杨帆取过一份看看,赞道:“字好!措辞也好!”

    如今明明已是秋天,天气并不炎热,那书吏却似热得很,举起袖子擦了一把鬓边的冷汗,讪讪地笑道:“郎中过奖!”

    杨帆将手中那份卷了卷塞进自己的袖子,嘿嘿笑道:“这可不是过奖,本官是武将出身,大老粗一个,论起文案,远不及你!”

    那书吏干笑两声,不敢搭话。

    杨帆道:“好啦,马上把你案上那份给崔侍郎送去!”

    “哦?哦哦!”

    那书吏赶紧拿起案上的记录,飞也似地奔了后衙。

    刑部司副班头兼代理班头的袁寒犹豫地问道:“郎中,咱们这堂已经升了,要问案吗?”

    杨帆道:“人证不全,连衙里办公的人都不全,还问的什么案?”

    杨帆回到公案后面,看看两旁虽然稀落,可是不知不觉间已经挺拔而立,如同一杆杆标枪似的衙差,抓起惊堂木,“啪”地一拍,气宇轩昂地喝道:“退堂!”

    “哎哟!”

    惊堂木“拍”下去,杨帆就像不小心抻了杨柳细腰的娇小姐,眉心颦蹙,手捏兰花,另一只手扶着后腰,在案后缓缓坐了下来。

    冯西辉和袁寒赶紧踏前一步,紧张地问道:“郎中,你怎么啦?”

    杨帆以手抚额,许久许久,才轻轻抬头,面色沉重地道:“本官忽然头昏眼花,胸中烦呕,恐怕……也是染了急疫了。”

    “啊?”

    冯西辉和袁副班头登时傻了眼。

    杨帆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正色道:“你们快退远些,免得被本官传染!本官当以身作则,马上予以隔离!为了防止感染侍郎,本官就不去向崔侍郎告假了。你们代我向崔侍郎说一声,本官这就回家,全家隔离去!”

    “郎中……”

    冯西辉和袁副班头眼巴巴地看着杨帆大步流星地离开公堂,甩开大袖龙马精神地去了,瞧那风风火火的样儿,哪有半点染病的可能。

    冯西辉看了袁副班头一眼,喃喃地道:“这事儿,会不会闹的太大了啊?”

    袁副班头感慨道:“真有不怕事大的啊!”

    那书吏拿了杨帆所述的《刑部防疫杨五条》并没奔着后衙崔侍郎处,他半道就拐到了刑部司,闯进陈东的签押房,急急地道:“陈郎中,闹大啦,这回事儿可闹大啦!”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