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四百二十四章 果然意外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杨帆看着冯西辉的身影悄失在那道黄色的庙墙之后,缓缓扭过头来,抬头向齐云塔上望去。

    芨若岳峙,号曰齐云,高达十三层的宝塔全以木制,玲珑挺拔,古雅秀丽。塔上只在南边开一拱门,可以登临眺望。

    此刻,高似及云的塔顶,三山大师和一浊和尚正陪着小蛮站在那儿,登高远眺,指指点点。

    杨帆没有上去,他负着双手,在塔下慢慢地转悠着,又将刑部的事情细细地滤了一遍,刚刚理出头绪,小蛮就在三山大师和一浊和尚的陪同下从塔中走出来,笑盈盈地对他道:“郎君,登高远眺,整个洛阳尽在眼中,好生得趣。郎君怎不上去看看?”

    杨帆一笑,道:“我与薛师已经不止一次登过齐云塔了。哦,转悠了半天,娘子也该有些累了,就请一浊师兄先陪你回客舍,我与三山大师再去那边走走。”

    “哦!”

    小蛮大概是看出杨帆有事,慧黠灵动的眼神一闪,抿嘴笑笑,便与一浊和尚离开了。三山大师数着念珠,一直笑微微地站在那儿,直到小蛮离开,才向杨帆稽首一礼,笑问道:“郎中有什么事要问老衲么?”

    杨帆道:“正是!杨某想请教大师,如果一个人在洛阳出了家,我又不知她具体在哪间寺庙,可有什么办法容易寻找?”

    三山大师怔了一怔,见他问的古怪,料来其中必有蹊跷,却是不便动问,便答道:“不知郎中所说之人,是男是女,所入者是僧是道?”

    杨帆苦笑道:“这个……,她是女人,至于是僧是道,杨某实在不知,只知道她是在洛阳出了家。”

    “喔……”

    三山大师一听是女人,貌似明白了些什么,虽然他其实并不明白。他抚了抚雪一般抛洒在胸前的白须,说道:“寻常百姓若要找这样一个出家人,自然难如登天,不过以杨郎中你的身份,只要你知道她的名姓,要找到她却也不是难事。”

    杨帆精神一振,赶紧道:“请大师指教!”

    三山大师道:“以前,僧道事务一向由鸿胪寺崇玄署管理。自女帝登基以来,僧尼管理之权归礼部下属的祠部。而道士管理之权归属宗正寺。杨郎中只要向这两个衙门查询一下,还怕找不到她的下落么?”

    杨帆喜上眉梢,追问道:“在这两个衙门,一定有他们的身份记载?”

    三山大师道:“那是自然。但凡出家,必须先从师精勤修学,然后经师推举,由朝廷有司批准方可。在长安和洛阳两京之地度僧道时,还需有御史一人临场,方可领取度牒,成为合法僧道。朝廷对还僧道设有户籍,如民户一样,三年一造,以备检查。断不会错的。”

    杨帆心中一块大石落了地,喜道:“那就好。杨某私下打听许久,迄今不得消息,果然还要问过大师这样的明白人才成。如此一来就好办了,只要……”

    杨帆说到这里忽然一呆,慢慢转向三山,狐疑地道:“大师,不对吧?杨某当初剃度出家,可没有什么御使到场,也不曾有人验证我的名姓出身,登记造册啊。”

    三山大师的寿眉抽搐了两下,合什道:“阿弥陀佛,郎中当初是怀义大师剃度的,怀义大师剃度,还需要谁来批准,又有哪个御使敢到场作证呢?”

    杨帆恍然,道:“这就好,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由薛师剃度的,如此说来,祠部或宗正寺里,就一定会有记载了。”

    “呃……却也不然……”

    杨帆这一说,倒把三山大师提醒了,赶紧补充道:“郎中可是确定她已出家?如果她还只是随同师傅精研修学的善信,尚未正式出家,那么官府自然没有记载。

    另外,这京城里有一等人,披上道袍就自称出家人了,其实……你懂得,这些女人虽然穿了道袍,但是起居用度,一如在家时候,身边更不少了许多丫环侍婢侍候,那些人也都做出家人打扮,其实……”

    杨帆一听不禁皱起眉头:“大师所说那等女冠‘清修’之地,她是绝对不会去的。不过,如果她还没有正式出家……”

    杨帆拍拍额头,道:“不管如何,我先去祠部和宗正寺查过再说,多谢大师了!”

    ※※※※※※※※※※※※※※※※※※※※※※※※※

    “杨法直,在下这就告辞了!”

    “慢走,慢走!”

    大理寺法直杨志敷衍地拱了拱手,来人只是刑部一个普通的衙差,要不是因为他是刑部司郎中陈东的身边人,杨志根本懒得理他。

    冯西辉在另一处签押房里,正跟这大理寺的熟人聊天,窗子开着,恰好能看见院中情形,一见罗令离开,他马上向那好友告辞,出了签押房,尾随着杨志走去。

    杨法直刚刚回到自己的签押房,冯西辉就尾随而入。

    别看冯西辉如今在刑部不得意,可是当年也是风光过的,与这杨志也是认得,虽不是非常亲近的朋友,关系却也不算冷淡。

    冯西辉笑吟吟地向杨法直拱了拱手,道:“杨法直,好久不见啊!”

    冯西辉在杨法直的签押房逗留了大约半个时辰,便笑吟吟地告辞离开了。

    杨志把他送到院中,望着他远去的背影,纳罕地摇了摇头,自语道:“这是怎么回事?吏部那位潘郎中就算托人,也该请托本寺的断狱官才是,怎么舍近求远,跑到刑部去了。弄得这刑部接二连三的来人,却没有一个有份量的。”

    杨志百思不得其解,摇着头晃回了自己的房间。

    冯西辉离开大理寺,连刑部都没回,便直接打马奔了白马寺。

    杨帆以休养身体,以观察有无染上瘟疫恶疾为名,住进了白马寺,这些天当真清闲无比,每日里不是跟那些师兄弟扯淡聊天,宽衣蹴鞠,就是陪着娘子东游西逛,倒也逍遥自在。

    自二人成亲以来风波不断,两个人还是头一回抛开尘世间一切俗务,这般朝夕相守,耳鬓厮磨,好得真如蜜里调油一般。

    这时候,夫妻两个正在白马寺畔洛水河边钓鱼。

    这一片地带都属于白马寺所有,白马寺里既然住了薛怀义这么一个恶和尚,根本就没有人敢来这里巡察是否有人违禁钓鱼,除了白马寺的人,也根本没有人敢在这儿钓鱼,所以这儿清静的很,只有他们夫妻两个。

    真正的和尚是不会来杀生的,至于那些假和尚,想吃鱼自去店里吃了,谁懂这钓鱼的乐趣?所以这洛水河畔便成了他们夫妻二人的小天地。

    阳光已经失去了夏日的威力,照在身上暖暧的非常舒服。水面上波光粼粼,两只鱼漂儿被那风吹起的皱波轻轻吹动着,若近若离地浮动着。

    钓杆插在地上,玉人在他怀里。

    杨帆背靠一方暖得暧洋洋的大石,怀里搂着娘子柔若无骨的娇躯,嗅着她发间的清香,头也枕着大石,双眼微阖似闭。两个人都没说话,只是静静地享受着这温馨时光。

    忽然,远远一个声音传来:“郎中,杨郎中……”

    杨帆侧耳听了听,攸然坐直了身子。

    伏在他怀中昏昏欲睡的小蛮坐起来,张开眼睛道:“貌似是召呼郎君的。”

    杨帆道:“嗯,我过去看看。”

    旁边水中浸着一只鱼篓,里边有几条钓来的肥鱼,鱼篓的绳子就拴在杨帆屁股底下的胡凳上,他这一起身,那胡凳较轻,险些就让那鱼篓坠入水中,让那鱼儿逃之夭夭,小蛮赶紧一把摁住,身子一纵,坐到了凳上,哼道:“想跑,哪这么容易!这条清蒸、这条油煎……”

    杨帆听着小蛮孩子气的话,笑笑地向冯西辉迎过去。

    “郎中果然神机妙算!”

    冯西辉刚一走到杨帆身边,便不忘专长,马上送上一记马屁。

    杨帆道:“怎么,可是有什么收获么?”

    冯西辉道:“卑职已经知道陈东所恃何事了!”

    杨帆引着他向青青林中走去,望着林中半露的齐云塔尖,沉声道:“说来听听,看看咱们这位陈郎中还有什么杀手锏没出!”

    “潘君艺死了!”

    “潘君艺?”

    杨帆一时没想到冯西辉突然说出来的这个人是谁,怔了一怔,才省起此人正是促成程大娘子无辜而死的罪魁祸首,吏部考功员外郎潘梓文之子。

    杨帆吃惊地道:“潘君艺?他怎么死的?”

    冯西辉道:“常林不是欠了他一大笔赌债么?他本想用这笔赌债迫使常林让妻,谁知道常林之妻程大娘子却被婆婆活活打死。人已经没了,他便想求财,于是又亲自登门,理直气壮地讨债。”

    杨帆怒道:“程大娘子被他害死,他还敢登门讨债?”

    冯西辉叹道:“所谓恶人,就是如此了。此人行为虽然可恶,做事却是滴水不漏,又能奈他何?”

    杨帆“哼”了一声,道:“你继续说!”

    冯西辉道:“那常林被他算计,欠下一屁股债,一个如花似玉的娘子被老娘打死了,老娘现在又关在牢里面待判,这潘君艺居然还上门讨债!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这常林虽然窝囊,这时也疯了心,三言两语之下,便与潘君艺厮打起来。常林之子常之过正在灵前为母亲守孝,眼见父亲与潘君艺厮打在一起,面红耳赤挣扎不得,竟抄起母亲灵位,狠狠砸在那潘君艺的后脑上,结果……”

    “潘君艺就死了?”

    “嗯!”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