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九十六章 陷阱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车夫落马,前方骑士落地,拉车的两匹马失去主人的指挥,猛地站住了脚步,摇一摇鬃毛上的雨水,打了个鼻息。

    方才骑驴青衣客过来时已经看的清楚,第一辆车上坐着的是杨帆夫妇,两个孩子也在车中,第二辆车中坐的是杨帆的如夫人天爱奴。他们还知道,杨帆夫妇乃至这位如夫人都有一身好武功。

    按照他们的计划,先把车夫扫落马下,阻碍住几名骑士的赴援,迅即接近马车。与此同时,埋伏在左右的其他同伙分别牵制杨帆前后扈从以及天爱奴,若能把她拿下最好,即便拿不下,只要阻制她赴援就成。听说杨帆这位如夫人武功虽高却已有了身孕,谅也威胁不大。

    而他两人功夫最高,负责制住杨帆夫妇和他们的孩子,在道路对面还有两人负责接应,杨帆夫妇虽然会武功,可是在这么狭小的空间内,又有他们的一双儿女,他们投鼠忌器,必定施展不开。

    赵爷已经吩咐了,最好能抓活的,实在不行可取其性命,直接抓杨帆难度较大,若能控制他的孩子,与直接抓住他实无异处。

    二人凌空扑出的时候就估计同伙会纷纷扑出,按照预定计划截向杨帆的侍卫、奴仆和前后两辆座车,可是似乎是这场大雨影响了他们的配合,易小游的一声大喝并未起到应有的作用,当丁老实被凌空甩出,把两名侍卫扫落马下的时候,道路两旁的其他伏兵并未出现。

    冷傲语无暇多想,几个箭步冲到车边,双拳齐出,“砰”地一声重重打在车厢上。他有一身横练功夫。双手更戴了铁拳套,这一拳下去,硬木制成的车子马上就得四分五裂。不料他这一拳下去,只听“铿”地一声,冷傲语如遭巨震,“蹬蹬蹬”连退三步,腕骨疼痛欲折,车子却只是微微晃动了一下,竟连一条裂痕也未出现。

    “怎会这样?”

    冷傲语大惊失色。随即便反应过来,这车厢必是铁制的,他无暇多想,立即跃空而起,狠狠一拳又向窗口猛击。“铿”地一声巨响,窗口悬挂的竹帘被他一拳打碎,纷纷扬扬和雨落下,里边赫然也是一块铁板。

    只是掩住窗口的这块铁板显然不及车身处的铁板厚重,竟被他一拳打出一道轻微的凹痕。可冷傲语一双铁拳开碑裂石何等力道?这全力一击,竟只把这铁板击出一道凹痕,这铁板的厚度已经足以防御这个时代的任何武器一击。怕是破城用的大铁锤也要三两下才有可能砸开窗子。

    几乎与此同时,易小游一个箭步窜上了车辕,伸手就去拉车门,冷傲语反应奇快。马上大叫道:“不好!中计了!”

    “什么?”易小游的手已经握紧门扉,用力一拉,纹丝没动,再听冷傲语大喝一声。顿时一呆,再想翻身跃落车辕。一张大网已然“蓬”地一声在他头顶张开,迅速向他罩落下来。

    易小游团身一纵,向外一冲,正好把整张大网缠在身上,身形未及放开,整个人就一头栽落雨地,滚辘辘地滚了几圈,滚到路旁排水沟里去了。

    冷傲语当机立断,转身就逃,施展八步赶蝉功夫,疾掠如飞。一步、两步、三步,三个箭步,如鬼魅般掠到芦苇塘边,冷傲语身形前倾,全力一纵,箭一般蹿向芦苇丛,只要被他逃进芦苇塘,不要说对方有埋伏,便有千军万马也休想抓住他了。

    这时远处忽然有人遥遥一掷,一个两端拴着小圆球的短棍飞扫过来,一碰他的足踝,看着笔直的一条细棍突然蛇一般弯曲起来,原来竟是一条两端系了球形重物的绳索,将他两条腿结结实实地捆在了一起。

    掷索那人微微抬头,蓑衣下浓眉如墨、国字脸庞,赫然正是古家老丈。冷傲语正在急奔之中,双腿突然被缚,“啊”地一声,整个人就向前栽去。

    “不好!”

    冷傲语急伸双手撑地,双手尚未触地,眼前突然出现一只大脚,“噗”地一声,冷傲语两眼发黑,重重摔在地上,鼻子口腔一阵腥甜。两条大汉从芦苇丛中窜出来,唰地抖开一只布袋,干净俐落地把冷傲语倒装进去拖起便走,雨水哗哗中,在地上犁开一道水线。

    车窗缓缓升了起来,杨帆和小蛮慢慢放开护住儿女一双耳朵的手掌,心平气和地望着外面。杨念祖瞪大一双眼睛,满脸兴奋,小屁股一拱一拱的想蹿出去看热闹,看样子他是把这当成了一个好玩的游戏。

    杨帆暗忖:“厢板里虽然絮了丝棉,可这车窗却没有减音的效果,遭受重击时太刺耳了,回头应该让‘鬼斧部’再改进一下。”

    车队继续冒雨前行,仿佛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浑身泥污、雨水淋淋的易小游仿佛一条泥鳅般被鱼网紧紧裹住,丢在第三辆车上挣扎不得,那辆车上装着布幔围帐、座席几案、炊具杯盘……,全都是杨帆今日出游时所携的东西。

    冷傲语就躺在他的旁边,只露出两只脚在布袋外边,起初冷傲语还很是挣扎了几下,结果头上挨了侍卫重重一棒后,他就不再扭动了,也不知道是被打晕了还是做了识时务的俊杰。

    车队继续前行约一里有半,便拐上了一条岔道,这条小道通向牛家庄。杨府牛老管事的家就在牛家庄,大儿子种地,二儿子种菜,又有老头子在杨家做管事,在村里算是富庶人家了。

    此时,这牛二家的菜园子,就成了杨帆的刑堂。

    雨还在下着,淋得菜叶子绿油油、水灵灵的,显得异常鲜翠。

    牛家后院连着屋檐接出去一片屋面大小的棚子,想必是家人夏日乘凉的地方,雨水打在木质的棚顶,发出开水落地般的“卟卟”声。

    小蛮和阿奴带着孩子留在了前院,乡下人家就是这一点好,虽说房屋破旧,可是院落很大,前院盖了几间房,是儿孙们住的,后面一排房才是牛二两夫妻的。牛二如今也是快四十岁的人了,都已经是四个孩子的祖父。

    牛家院里养了鸡鸭鹅,这玩意儿杨念祖和姐姐思蓉在府上可不常见,他们平时见到的都是烹饪好了端上桌的家禽肉食,因之把个杨念祖欢喜的不行,他手里拿个破瓢,里边装着些瘪谷子,兴致勃勃地在雨幕屋檐下喂着小鸡。

    杨帆在任威等几名贴身侍卫的跟随下到了后院棚下,往条凳上一坐,一见独臂古老丈正恭立一旁,便客气地道:“古老丈,你也坐吧。”

    古老丈忙陪笑道:“小老儿站惯了,阿郎坐着便是。”说着,心里却是轻轻叹息,自从知道自己只是空欢喜一场,这位地位尊崇的显宗宗主并不曾看上他的女儿,老人家可是郁闷了很久。

    杨帆失神地看了一阵儿雨水浇灌下愈发显得鲜翠水灵的蔬菜,轻轻舒了口气,道:“把他们带过来吧。”

    叶小游和冷傲语被反绑双手拖了过来,绑人的是行家,双臂绑得结结实实,绝对挣脱不了半分。二人被带到杨帆面前往地上一摁,二人却挺着膝盖不肯跪下,杨帆的侍卫刚欲动手,杨帆摆了摆手,让他们退开,看看二人,淡淡地道:“草莽就是草莽,只会用些江湖人的伎俩!”

    易小游听他语带不屑,不服气地挺起胸膛,大声道:“你莫要得意!我们来,是奉了赵爷的命令,沈公子可是毫不知情。哼!如果真要出动公子身边的人,你就算把自己缩到乌龟壳里去,也未必就保得住性命。”

    杨帆微微一蹙眉头,道:“赵爷?赵逾么?呵呵,难得,他的身边倒也有几个能人。”

    赵逾是当初奉沈沐之命到洛阳发展的,曾经一度与杨帆过从甚密,后来杨帆成为显宗之主,赵逾便悄无声息地消失了,杨帆曾经派人去找过他,可是以前知道的几处隐宗所在全都没了他的踪影。

    杨帆知道自己成为显宗之主,便也自然而然地成了隐宗的竞争对手,赵逾必然要对自己有所戒备,自己以前知道的几处隐宗的据点必然全都换掉了,也便放弃了与他联系的努力,其实杨帆当时只是想通过他了解一下沈沐在新罗的情况。

    杨帆本就怀疑,沈沐怎么可能出此下策,简单粗暴,却又不能影响大局,实非有智之士所为。如今确认不是沈沐的主意,杨帆微微蹙起的眉头又悄然舒展开来。

    虽然杨帆不惧隐宗的挑衅,也知道双方必有一战,可他希望这是双方综合实力的一战。他们不是军队,如果只是用武力手段刺杀对方首脑,根本无关于大局。正如显宗的姜公子,姜公子垮了,七宗五姓马上就推了他上台,显宗的实力未曾为此损伤分毫。

    隐宗也是一样,虽然隐宗是靠着沈沐的个人能力才一步步脱颖而出,从附庸于显宗的一个小组织,发展到如今可以与之分庭抗礼的地步,可它依旧在七宗五姓那班老狐狸的掌握之中。

    如果沈沐死了,七宗五姓随时可以再推举出一个代理人来,那人没有沈沐这样的威望和对隐宗的掌控力,说不定还更合乎那些老家伙们的心思。所以,即便成了对手,杨帆也不希望沈沐利令智昏,更不愿意看到他对自己如此冷血。

    如今听说这个行动上谈不上高明、目的更是昏聩的举动不是出自沈沐之手,杨帆的心情忽然莫名地舒畅起来。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