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第九百零九章 巧进谏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我们可以通过御史台上密奏,太平在御史台有人,我也可以……”

    一瞬间,婉儿就想好了对策,但她还没说完,杨帆便截口道:“不!这一回,由我来禀报皇帝。”

    杨帆想利用官方势力,但是官方的程序实在是太繁琐了,办事效率不可避免便受影响。而不管涉及哪个衙门,都不好说事情一定能严密到不被发现,所以杨帆决定亲自跟皇帝说说,直接跟皇帝打交道,由上而下贯彻,这效率必然快的多。

    婉儿蹙眉道:“你是军中将领,向皇帝谏议此事,恐怕不合规矩。”

    杨帆笑道:“不是恐怕,而是根本就不合规矩。不过,咱们这位皇帝本来就不是个循规蹈矩的人,你怕甚么?在皇帝心中,我可是她的心腹之一,说些与己无关的事,皇帝不会觉得我越权,反而会觉得我心中只有天子。何况,我自会想些办法,不会直接面谏或弹劾什么人的。”

    杨帆这么说,婉儿倒不好再阻挠了,可她想想,又不放心地道:“那你怎么说呢?你是禁军将领,怎么可能知道延州之事?一旦让皇帝察觉到你对地方事务特别关心,只怕会对你起了戒心。”

    杨帆道:“这有何难?我家可是开着三十多家店铺呢……”

    杨帆还没说完,婉儿便失声道:“三十多家!小蛮这么能干?居然又开了十多家店铺么?”

    杨帆揉揉鼻子,干笑道:“那丫头……好象对赚钱特别的有兴趣,我也没办法。”

    婉儿俏巧地白了他一眼,道:“得了,有这样能干的娘子,你心里不知道多得意呢。”

    杨帆打个哈哈,揽住她香肩。柔声道:“我的婉儿小娘子既是巾幗宰相,又是秤量天下的大才子,一样了不起。”

    婉儿晃了下肩膀,娇嗔道:“去!少拍马屁!”

    杨帆的咸猪手顺势就滑到了她丰盈挺翘的臀部,笑道:“遵命,那只摸摸好啦。”

    婉儿“啪”地一巴掌打落他的手掌,颊生红晕地道:“你呀,胆子越来越大,这是厅堂里呢。别打岔,你快说说打算怎么说?”

    杨帆道:“延州年年报灾。朝里年年赈济,旁人未必关心此事,也不知道此事。可皇帝一定记得吧?”

    婉儿道:“不错,那又如何?”

    杨帆道:“这就是了,我家开着三十多家店铺,其中在南北西三市各开有一家皮裘庄,一向从北方和西域购买皮裘的。如果我店里伙计路经延州,有所见闻,回来说与我听,我再找机会说与天子听,如何?嘿嘿,延州是穷是富。我可不知道,我只是向天子讲讲家人的见闻而已。”

    杨帆说的有些含糊,婉儿却已听懂了。她眼珠转了转,微微颔首道:“这个理由不错。”

    杨帆得意地道:“那是!鄜州那边我是提都不提的,你道裴郡马就不知道上奏章抗辩,任由那些贪官污吏诋毁他么?他身边……咳咳,他虽少经世故。可他出身大户人家,此去鄜州为刺史。不信裴家便不派几个经验丰富的幕僚辅佐。如此一来,他的奏章到了御前,再加上我这番话,皇帝不生疑心?咱们这位陛下疑心病可一向重的很呢。”

    婉儿睨着杨帆,一双点漆似的眸子,恰似一只歪头睇人的小鸟,煞是可爱。

    杨帆得意地道:“如何?”

    婉儿脸上慢慢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道:“好厉害啊你,二郎!眼珠都不转,一套谎话就编得天衣无缝啦。你说,有没有骗过我?”

    杨帆马上摇头,道:“没有!”

    婉儿怀疑地道:“真的没有?”

    杨帆道:“真的没有。因为……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连你的人都是我的,还有什么好让我骗的呢?”

    婉儿便笑,这时也不管是不是在厅堂里了,扑到他怀里,便张开一口洁白的贝齿,在他肩头轻轻咬了一口。两个人拥抱在一起,静了许久,婉儿柔声道:“晚上陪我一起用餐吧。”

    杨帆迟疑道:“可是你这儿……”

    婉儿道:“我身边侍候的人,谁又看不出我和你的关系了?放心,没人会乱说话。”

    “嗯!”

    杨帆答应一声,轻轻一搂她的纤腰,婉儿便顺势坐到了他的怀里。

    “呀!”

    婉儿刚刚坐下,就像被针刺了一下似的跳起来,瞟着他胯下隆起的大帐篷,又好气又好笑地道:“你……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没有出息呀?”

    杨帆无辜地道:“这怎么能怪我?谁让我的婉儿娇丽如花,不可方物呢。”

    婉儿又白了他一眼,心中可是欢喜的很,也甜蜜的很,女人哪有不喜欢被人夸赞美貌的,尤其这夸奖来自她的男人,看着他为自己动情,心中自然很是得意。杨帆看看天色,突然站起,一把抄起婉儿的腿弯,便向内室走去。

    婉儿惊道:“你做什么?”

    说话间,二人已然转过屏风,就听屏风后面传来杨帆的声音,声音隐隐带笑:“你说做什么?当然是做你和我最喜欢做的事?”

    声音未落,一条玉带已然搭在屏风上面,接着是一袭月白色长袍。

    婉儿有些央求的声音道:“不行啊,仓促离开宫城,人家……人家根本没带药来。”

    杨帆道:“它都已经这样了,你说怎么办?”

    婉儿啐了他一口,道:“快收起那丑陋家伙。你……要不……要不人家……”

    杨帆道:“什么?我听不清。”

    婉儿气道:“偏不说,你故意的!”

    杨帆笑道:“好好好,可是……箫自然是要吹的,不过只是一曲洞箫,能让你家小二郎心服口服地向你服软么。来吧,好娘子,就一次,哪有那么巧就有了……”

    两个人拉拉扯扯、半推半就的,翠花白底的丝绸小衣便搭上了屏风,接着是绯色绢纱的亵裤,然后是碧荷红莲的诃子……

    ※※※※※※※※※※※※※※※※※※※※※※※※※※

    “萃两间之秀,居四方之中”。

    秋天的嵩山,满山斑驳陆离,谷风松涛。

    三阳宫中,树木茂密,林荫蔽日,石淙河畔,山涧深长,石壁如削,绿叶黄花,遮崖盖顶。一块块怪石,有如老翁颔首,有似童子击掌,有若苍鹰展翅,有像卧牛反刍,高低大小,姿态各异,石间流水淙淙。

    秋意虽美,却有种萧瑟之意,这是驻跸三阳宫的第三天了,已然七十六岁高龄的武侧天在张易之和张昌宗的陪同下,缓缓行走在山水林间,“性巧慧,多权术,志向齐天”的武则天也不免感染了几分消沉之意。

    前面,赫然出现一方碧幽幽的水潭,潭中有一块大石独出水面,高约两丈,宽有丈余,一人身着宽袍,盘坐于上,正低头看着一张纸,似乎是一封信件,微风徐徐拂动着他的衣袂,如同人在画中。

    “啊!是杨将军!”

    张昌宗看了一眼,讶然道:“这大石距岸甚远,他如何登上去的?”转眼便看到水中巨石下有一具竹筏,由绳索系在石上,张昌宗便笑起来:“唬我一跳,我还以为杨将军能登萍渡水呢。”

    武则天也笑微微地站住,纳罕地道:“他在看什么呢,这般入神?”

    张易之听了便唤道:“杨将军,圣人来了。”

    杨帆在石上似乎看的入神,听见张易之呼唤,扭头一看,哎呀一声,赶紧揣好信件,跳到竹筏上,撑起竹篙三下两下到了岸边,闪过几方大石,向武则天长揖道:“臣杨帆见过圣人。”

    如今杨帆是千骑将军,天子近卫,便也跟着宫里人称武则天为圣人了,这是宫里亲近人对天子的称呼,外臣和关系远一些的人见了皇帝就只能称她为陛下或皇帝,虽然只是一个称呼,也显出了亲疏之别。

    武则天微笑道:“杨帆呐,你倒悠闲,在这儿做什么呢?”

    杨帆躬身答道:“臣正在看家书,未曾注意圣人驾临,还请圣人恕罪。”

    武则天笑微微地摆了摆手,道:“无妨,你的家人可还好么?”

    杨帆道:“承蒙圣人关怀,家里人都好!臣随御驾来三阳宫时,已嘱咐妻儿避到龙门去了。信上说,如今雨水少了,娘子打算再看两天便回洛阳。家里开着生意呢,从陇右购回的皮货,因为大雨在路上耽搁了,臣离京间才冒雨运到,这些日子怕都返潮了,水若退了,得赶紧晒晒,去去潮气,要不然怕有毁坏。呵呵,挺大一笔开销,不亲自看着点儿,娘子不放心。”

    御前奏答,很少有杨帆这么啰嗦的,旁人生怕说错了话,皇帝问一答一,问二答二,绝不多言,可杨帆却像是在跟皇帝唠家常。而一辈子求索权术的武则天老迈之后偏就喜欢听这些家长里短,笑眯眯的只是点头,并无不耐烦的意思。

    “小蛮那丫头,是挺能干的。朕给你指的婚,这妻子还差得了?”武则天就做过这么一回媒人,心里很是得意:“你家有人去陇右购买皮货?怎么样,一路行来,可曾见到别处受灾?”

    杨帆道:“没有。圣人圣明,四海升平。如今骤下大雨,遭灾的也只是洛河上下一带城镇,其他地区都安然无恙。家人回来说,从陇右过来,一路经过朔方、延州、丹州,俱都是繁华富庶,百姓安居乐业呢……”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