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枕江山 第一卷 第九百二十四章 一怒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夜se苍茫,华灯初上。

    洛阳城已开始宵禁了,城门关闭,坊中幽暗,居民归室,店铺关门。

    寂廖长街之上,唯有一人一马,正踽踽而来。

    杨帆坐在马上,身形依然挺拔着,只是一双眼睛透着黯淡,他手里松松地挽着马缰,其实根本没有理会胯下的骏马走向哪里,老马识途,正自行走向回家的路。

    隐隐有丝竹声随风飘来,坊墙里面是高矮参差的一幢幢楼房,在这宵禁时刻,满城冷清,唯有这处地方,不但没有关门闭户,而且高挑灯笼,大敞门窗,丝竹绵软,帷幔飘飘,一片软红香土。

    这里是温柔坊,佳丽云集、香歌艳舞之地,这个时辰,正是青楼勾栏开张营业、chun光灿烂之时。

    “站住!宵禁之时什么人还敢在街头行走!”

    一声断喝,从街角转出一群巡夜的金吾卫,拦在杨帆马前。那马一见有人拦在前面,便自觉地站住,杨帆慢慢抬起头来,扫了他们一眼,神se惨淡,一言不发。

    “哟嗬!原来是忠武将军啊!”

    金吾卫中有一人高挑灯笼,看清杨帆的模样,忍不住便是一喜。

    这人是金吾卫右巡街使丁胜,曾被千骑卫的人痛殴了一顿。金吾卫和千骑卫交恶,几番恶斗,杨帆更带人冲营,闯过金吾卫的营地,丁胜自然认得他的模样。如今一见杨帆犯在他的手上,丁胜喜出望外。

    此时华灯初上,青楼中生意还不是最热闹的时候。许多勾栏女子都斜倚栏头,懒洋洋地观望街景。其实此刻长街上一片冷清,实在没什么好看的,只是她们做的是夜间生意。白ri里难得歇息一下,也就此时可以一边候客一边放风儿。

    坊墙下金吾卫拦住晚归客,登时吸引了她们的目光。姐儿爱俏,瞧这马上男子青衣一袭。身姿俊逸,楼头女子们便摇着手帕帮腔起来:“军爷,人家只晚归了这么一刻,就放他过去。”

    也有女子媚眼乱飞地开荤腔儿:“好俊俏的小哥儿,要不然你就别走了,不如爬墙上来,本姑娘保证侍候的你舒舒服服。”

    这一片青楼,飞檐斗拱,画栋雕梁。倚在栏杆上的各se女子又是发髻微堕。衣衫半掩。高矮胖瘦、各具丽se,倒真是叫人眼花缭乱,有那金吾卫士兵一抬头。便瞧见一片鼓腾腾颤巍巍的“山东呛面大白馒头”,不禁暗吞口水。

    丁胜向楼头不耐烦地呵斥道:“去去去!金吾卫办事。闲杂人等一概回避,你们插什么嘴,小心本官办你们个阻碍公务。”

    楼头马上有人不屑地撇嘴:“你算哪根葱啊,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金吾卫的人是?你们金吾卫的武大将军就在我们这儿呢,你有本事来抓我们呀。”

    丁胜只当没听见,转首瞪向杨帆,道:“杨将军,你虽是朝中将官,可也不能违反律令。过了宵禁时间还在街上游荡者,若无正当理由,非jian即盗!请问你是婚丧嫁娶、买药请医还是身负公务啊?”

    丁胜上次被千骑卫痛殴一顿,结果对方还占了理,所以这一次他多了个心眼儿,先要问个清楚。杨帆轻轻摇了摇头,淡淡地道:“都不是!”

    丁胜一听可逮着理了,仰天打个哈哈道:“那可对不住了,末将身负巡街使之责,自然要秉公办事,杨将军犯了宵禁,就请跟末将走。来人啊!把他抓起来,明晨再放他离去!”

    依照宵禁规定,对于犯禁的人一般处置就是拘留起来,等过了宵禁时间再放掉。当然,如果对方是贼盗或者意图反抗,那就另当别论了,如果对方反抗激烈,就是当场正法也是可以的。

    丁胜虽想整治杨帆出一口恶气,可他也知道杨帆并不好惹,如今自己虽占了道理,顶多也就把人家拘留一晚,别的他可承担不起。以杨帆今时今ri的地位,拘留他一晚,也足以把他的脸面丢光了。

    几个金吾卫士兵听了巡街使吩咐,一拥而上就要拘捕杨帆,这时候楼头忽有一片窗子同时推开,满室灯光齐齐映she,街头登时大亮。

    中间一扇窗前,站着一个身材矮小、肤se黎黑的男子,手持酒杯。在他左右,偏偏站了两个高挑丰满、肌肤雪白的妙龄女郎,与他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越是矮小瘦弱的男人,越是喜欢高挑丰满的女人,好象这样很有征服感似的。

    这个男子就是武懿宗,其它几扇窗前也都站着一个身着轻袍的男子,年纪不一,高矮不一,身边都陪着一个妖娆妩媚的女子,看来是武懿宗与好友在此聚会,听见楼头女子们说话,这才开窗探视。

    一见伫马于楼下的人是杨帆,武懿宗大喜,马上对丁胜喝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还容他坐在马上么?叫他下来,验看身份,搜搜身上有无违禁物品。”

    丁胜一见武懿宗,马上有了主心骨,对杨帆大喝道:“下马!”

    杨帆没有说话,默默地下了马背。此刻,他的心情异常沉重,思绪还沉浸在无尽的哀伤之中,根本无心与这些人做口舌之争。

    丁胜本以为杨帆绝不会答应,却不想他竟真的下了马,倒是让丁胜为之一愣,不知道杨帆为何肯服软低头。可将军就在楼头看着,丁胜不敢对杨帆示弱,一见杨帆下马,便对两个士兵摆头道:“去,搜搜他!”

    别看这些士兵刚才喳喳呼呼的,真叫他们去搜杨帆的身,他们也心中忐忑。眼前这个人可是带兵冲过金吾卫大营的,结果人家不但安然无恙,还升官进职了,这样的人物他们哪敢招惹。当下只得战战兢兢上前。壮着胆子对杨帆搜查了一番。

    “巡街使,他身上有书信一封。”

    那士兵摸了信出来,刚刚回头向丁胜禀报一句,手腕就被杨帆一把攥住。杨帆的手就像一只烧红的烙铁,那士兵只觉腕骨yu裂,疼得呲牙咧嘴,眼泪都快下来了。五指自然松开。

    杨帆道:“这是私人信件!”他小心翼翼地从那士兵手里取回宁珂的遗书,生怕不小心造成损坏。丁胜一见来了jing神,马上喝问道:“那封信是谁写的,写的什么?”

    杨帆睨了他一眼,冷冷地道:“这与你无关!”

    武懿宗把酒杯从楼上狠狠掷下,大喝道:“把他给我拿下,那封信取来我看!”

    杨帆缓缓抬起头,望着楼头,一字一句地道:“信件并非违禁之物。事涉个人私隐。武将军。请不要欺人太甚!”

    武懿宗眉头一挑,邪邪笑道:“私隐?莫不是又靠着你那张俊俏脸蛋儿,勾搭了什么不守妇道、鲜廉寡耻的女人写给你的情书?”

    武懿宗这话本是影she太平。只是他虽嚣张,也不敢公开提及太平公主的名字。是以才含糊其辞。杨帆听他辱及宁珂,却是双目一嗔,厉声喝道:“闭嘴!”

    武懿宗一见戳中他的痛处,不禁心中大乐,更是变本加厉地道:“怎么着?被我说中了?杨帆,写信给你的那贱女人,不过就是个放荡无行的sao狐媚子,要说侍候男人,难道还比得了这温柔坊里的女人?”

    他双手一伸,揽住左右两个女人,他身材瘦小,偏偏搂着两个高大丰腴的女子,其情其状实在古怪,他却洋洋得意,揉搓着两个女子的丰ru肥臀,嘿嘿笑道:“杨帆,写信女子比得此间女子风sao么?不如你把那女子送来温柔坊里多伺候侍候男人,这风月本领才能……”

    “贼子,敢尔!”

    坊墙外一声大喝,声音却似就在武懿宗耳边响起,震得武懿宗身子猛一哆嗦,就见杨帆一跃而起,一个箭步跃过坊墙外面的明沟,脚在高有丈二的坊墙半截腰处用力一踏,整个身子便穿天猴儿般跃升到半空。

    杨帆身形稍落,足尖在墙头一踢,如同一头兀鹰般凌空向武懿宗扑来,半空中狠狠一拳向武懿宗的面门猛击过去,武懿宗只见一只钵大的拳头呼啸而来,只惊得目瞪口呆。

    虽说双方龃龉不断,可他毕竟是河内郡王,杨帆虽敢跟他叫板,一直却还知道分寸,就算上次杨帆冲营救人,也只是抢了人就走,不敢动他分毫。可如今……

    他毫不怀疑杨帆这一拳若真个击中,他的头马上就得变成烂柿子。武懿宗虽然无能,毕竟是带兵的人,身手还算灵活,眼见铁拳击来,猛地醒悟过来,怪叫一声,双臂用力,便把两个高挑丰腴的美人儿合抱到了胸前。

    杨帆虽气火攻心,灵台却还清明,不愿伤及无辜,眼见收拳不及,臂膀急急一拐,铁拳狠狠砸在窗框上,只听轰地一声响,半截窗框被击得粉碎,砖石碎屑尘土飞扬,半扇窗子挂不住,向楼下砸去。

    杨帆一头撞进楼去,和武懿宗还有那两个女子摔作一团,地上铺了毛茸茸的地毯,四人摔在地上倒没受伤,只是两个女子受了惊吓,尖叫不止。武懿宗连滚带爬地逃出两步,狼狈爬起,se厉内茬地吼道:“杨帆,你敢如此欺辱本王?”

    杨帆虎吼一声,猛地跃起身来,仿佛一只发怒的猛虎,又是一拳击去,武懿宗亏得个头矮,底盘低自然转动灵活,倏然一个急转身,撒腿就往门外跑,冲出房门的刹那还不忘顺手把门带上。

    杨帆仿佛一阵狂风卷过,太常卿王程皓、大司农唐筱晓、户部侍郎裘零之、千牛卫将军江池渊一个个呆若木鸡地站在那儿,衣袂被杨帆急掠的身影带起的劲风齐刷刷地向门口处牵动。

    杨帆一拳赶到,堪堪击在门上,一张极结实的门板登时四分五裂,木屑横飞中,杨帆破门而出,厉声咆哮道:“狗鼠辈!哪里走!”

    p:月末,诚求月票、推荐票!

    .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