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四百三十六章 斗斗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场本该只是刑部司刑部内部两位郎中户间的较力,却因为一桩意外,变成了三法司赤膊上阵,魏王和梁王背后角力的战斗,最后在苏味道的灵机一动下,以一种变相的妥协方式解决了。

    常之远有罪,但是孝行感天动地,女皇陛下特旨特赦。于天下而言,杀人案还是杀人案,只是皇帝仁慈,予以特赦了,所以不可当成范例起而效仿。但是对官场上的人来说,尤其是三法司的人来说,则是胜负已定。

    凭什么别的案子皇帝不动用特赦权,偏偏此案能上达天听,这幕后的意味不是很明显么?在三法司的较量中,谁才是胜利者,可想而知!

    御使台和大理寺并不甘心失败,大理寺咬牙切齿,准备寻摸杨帆的短处,报此一箭之仇,而御使台失去了这次扬名立万的机会,转而揪住死者潘君艺的父亲、那位吏部考功员外郎潘粹文不放,攻击他养儿不教、攻击他品行不端,攻击他收受贿赂……

    反正御使台告人是不需要证据的,一盆盆的污水顷刻间就把潘员外泼成了黑人。

    御使台的疯狂也是没有办法,本来自来俊臣被贬官之后,御使台就每况愈下,这一次三法司角力失败,御使台的威望更是一落千丈,他们不赶紧找点事做,可就一点存在感都没有了。

    政事堂的裁决和皇帝的特赦旨意同时送到了刑部,杨帆接到了特赦的圣旨和政事堂的裁决之后,立即下令释放了常之远,并把其父常林唤来严词训斥了一番,常林自然唯唯喏喏至于他肯不肯洗心革面从此弃赌,那就无法预料了。

    杨帆从大堂上出来以后,司刑司的员外郎左元庆、曹其根率领本司的各位主事、书令、书令史立即抢前祝贺。袁班头和冯主事立在杨帆身后,仿佛护法金刚顾盼左右,与有荣焉。

    随后,都官郎中孙宇轩、比部郎中皮二丁、司门郎中严潇君也率领本司官员纷纷上前庆贺,纷纷说要宴请杨帆,庆贺他首战功成,刑部在三法司中扬眉吐气。

    杨帆自然看得出,他们的邀请是很讫意的,绝不是刚到刑部时陈东所说的那种遥遥无期的酒宴。杨帆自然不可能摆出一副得志猖狂的模样,此一战固然奠定了他在刑部的地位,可要在刑部如鱼得水获得广泛的支持,当然离不开这些人的友情。

    好一通热冉好一通寒喧,之后众人才纷纷散去。

    杨帆回了司刑司,袁班头和冯主事也没有什么事情,却下意识地依旧跟在他的身后,直到进了刑部司的院门。

    正对面,依旧是那副猕豸神兽的壁雕院子正中一棵枝繁叶茂的桂花树。院子里很奇怪地再无一个人,只有陈东一人,背向院门,双手负在身后,打量着身前那棵桂树。

    冯西辉和袁寒不约而同地站住了脚步,虽然两人已经铁了心追随杨帆,冇可是陈东把持刑部司久矣,余威犹在,两人见了他,还是不由自主地生了怯意。

    杨帆摆摆手,独自走进了院子。

    杨帆走到陈东身边站定,陈东头也不回,久久,方渭然说道:“桂花开了!”

    杨帆看着枝头缀着的一朵朵的乳白色小花,这才察觉,有种很提神的清香之气,回荡在整个院落里。

    杨帆吸了吸鼻子,道:“很香!”

    陈东笑了笑,徐徐转身,面向杨帆。

    “杨郎中,恭喜你!”

    “不敢,只是运气好罢了!”

    “呵呵,杨郎中过谦了。我,是小聪明。你,是大智慧!”

    陈东轻轻吁了口气,仰起头,看着枝叶遮蔽的天空,自失地一笑,道:“陈某自不量力,一直想跟你斗。在得知此案卷入了大理寺和御使台后,我还在自鸣得意,以为你惹上了麻烦。其实……”从那时起,我就败了!”

    陈东收回目光,深深地望了杨帆一眼,道:“我想跟你斗,可是从那时起,你斗的就是大理寺、就是御使台,已经把我远远地扔在后面,根本不配再做你的对手,无论你是胜是败,我都已经先败了。”

    陈东摇摇头,苦笑道:“可笑我那时还在自鸣得意,何其可羌”

    杨帆微笑道:“小弟确实是运气,选择常家老妇殴杀儿媳一案时,我也没有想到,后面会惹出这么多的麻烦。”

    陈东点点头道:“的确是你的运气,不过才干是一种能力,机智是一种能力,人脉是一种能力,运气,同样是一种能力,你有而我没有,我就得服气。更何况,你接下来的作为,绝不是运气!

    如果你屈服于某一方面的压力,你会败的很惨。但你,站的比我们都高,看的比我们都远。当别人还在算计该站在哪一边才能得到最大的利益时,你已经站到了永远正确的一方。当我还在等着看你如何让各方都觉得满意时,你已经很清楚地知道……你不需要向他们任何一方有个交待!”

    陈东又抬起头,眯起眼,仿佛从那茂密的枝叶间看穿过去,看到了什么。

    他定定地看了一阵,才对杨帆道:“我败了!不过,这对你来说,只是一个开始!后面……。”

    杨帆点点头道:“我明白,我现在只是站住了脚,仅仅是站住了脚而已!”

    有些话,是不可以说的太明白的,就像有些事不可以摆在桌面上谈,两个人都是聪明人,点到即止。

    陈东笑了笑,忽然又道:“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回汝州了,汝州府衙里也有一棵桂树,不知道此刻开花了没有。”

    杨帆皱了皱眉,问道:“陈郎中准备离开刑部?”

    陈东也皱了皱眉,道:“现在离开,还会有人送我,有人念着我。等你把整个刑部司完全掌握在手中,再把我一脚踢开的时候,陈某就真的成了一只丧家之犬。杨郎中不肯让我走的体面一些?”

    杨帆道:“为什么要走呢?我和你不共戴天之仇?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前辈,对晚辈不是应该多加照拂和提携么?”

    陈东看着他,脸上渐渐露出古怪的神气:“你敢用我?你放心用我?”

    杨帆笑了:“为什么不敢?为什么不放心?陈兄方才还夸我站的高,看的都远,那么你知道我的志向在哪里吗?”

    陈东与他对视着,良久良久,脸上终于慢慢露出了笑意。他双手拱手胸前,微笑地道:“陈某只是这桂花树下的一只燕雀,所图不过是刑部司的一个郎中,他日告老还乡、退休于居的时候,能加个侍郎衔,就是这一辈子最大的愿望了,怎么会知道鸿鸽的志向呢?陈某不必知道,也不想知道!”

    ※※※※※※※※※※※※※※※※※※※※※※

    桂花开了,满城飘香。

    三法司审理潘君艺被杀一案,余波荡漾不绝,甚至jī起了一场更大的风波。御使台揪住刑部考功员外郎潘粹文不放,锲而不舍地攻许着,摆出了一副痛打落水狗的架势。

    既然有人告,就得派人查,结果这一查,潘粹文的屁股还真的不干净,就此被罢官免职,御使台在三法司较量中一落千丈的声名为此小有回升。

    紧接着,杨帆又在审理北市坊令应屠杖杀平民秦小白一案时,揪出了应屠重金与死者妻子私了的事情,在审理中,应屠的后冇台,也就是另一位吏部员外郎不可避免地露出了一些影子。

    御使台这回算是破罐子破摔了,眼下既然争不过杨帆,只好跟在杨帆屁股后面捡些残羹剩饭,他们马上开始弹劾起这位倒霉的员外郎来,再次把他参倒。

    御使台的名声因此又小有回升,杨帆也是水涨船高,接连两位吏部大员的落马都与他有莫大的关系,因为这个缘故,再加上陈郎中对他的鼎力支持,他在刑部的地位和声望一时无俩,对刑部侍郎崔元综的威胁远比当初的陈东更大。

    当初杨帆与陈东相争时,崔元综坐山观虎斗,想让两虎同归与尽,谁知这两头猛虎如今却一个鼻孔儿出气,崔侍郎偷鸡不成,后悔不迭。

    内部有崔元综掣肘,杨帆此时也没有余力向那些暂时藏起爪牙,甚至开始扮乖宝宝的酷吏们开战,他只能抓紧时间消化吸收刑部的力量,以期与崔元综一决高下,与此同时,他开始寻找天爱奴。

    对杨帆这位风头一时无两的刑部郎中,主管天下僧尼的祠部自然是不敢怠慢的,一听他要查看近一年中所有剃度的尼姑资料,虽然不明白这位自周兴以后刑部最风光的大人物为什么突然对尼姑来了兴趣,还是全力配合他的调查。

    结果,当然一无所获。

    小蛮说:“女人即便出了家,依旧是女人啊,只要是女人,尤其是年轻的女人,谁会不在乎自己的容貌呢。剃光头好难看,如果我要出家,就一安去做女道士,道士可以留头发,很漂亮,像仙女一样。”

    杨帆觉得娘子说的很有道理,而且他一个大男人要闯到尼姑庵里去一个个的检查人家小尼姑,也确实有点不像话,非万不得已,这一招是用不得的,所以他想先查过道士再说。

    但是道士是归宗正寺管的,这就有些为难了。前朝时候僧尼道士都归礼部管,李唐立道教为家教之后,道教就单独拿出来,由掌管皇族、宗族和外戚事务的宗正寺来管了。

    如今的宗正卿是武承嗣,杨帆想通过宗正寺查询女道士的资料,就得通过武承嗣。可是因为潘君艺一案,杨帆已经同武承嗣彻底划清了界限,再想找武承嗣办事怎么可能。

    再说,这位宗正卿武承嗣,此时正与梁王武三思斗得不可开交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