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畜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最强弃少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那名少妇和刚上来的瘦弱青年看见乘jǐng察过来,脸sè立即就变得苍白,甚至浑身都开始发抖了起来。

    “袁梅香、袁巩你们两人很会逃啊,不过现在有人怀疑你们两人和津口方河镇的一桩故意谋shā案有关系,你们现在必须回去接受调查。”为首的乘jǐng长得有些虚胖,不过说话的口气很是严厉,丝毫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那名少妇事到当头,颤抖的身子反而平静了下来,她抬头看了看四周的人,又看了看三名乘jǐng这才说道:“你们不用动手,我自己和你们走。不过我知道我只要一进去,就再也没有出来的希望。所以我要在这里将事情的经过告诉别人,我要让所有的人知道这朗朗乾坤到底隐zàng了什么。”

    “带走,袁梅香有什么话去和你的律师说……”这虚胖的乘jǐng不等这少妇说完,就直接呵斥道。

    “哈哈……我的律师,我只要一入你们的手,还不被吃的骨头氵查子都没有,还律师。”叫袁梅香的女子忽然放声大笑,不过脸上的神sè却愈发凄然。

    此时虚胖乘jǐng后面的两名乘jǐng已经上前来带人了,两名年轻点的乘jǐng已经抓住了袁梅香的手,正要拿出手铐帮她拷上。

    “放开她,让她说话,有什么事情不能让别人听见的?”zàng家严忽然站了起来,指着那几名乘jǐng大声说道。

    虚胖乘jǐng眼神一眯,看着zàng家严冷冷的说道,“怎么,你要帮助凶手拒捕?”

    zàng家严一拍面前的茶几,“拒捕?就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你不过区区一个小乘jǐng而已,有什么资格说我助人拒捕,老子大场面见过的多了。你刚才还说人家是嫌疑人,现在就变成直接凶手了,果然黑白都是在你的嘴里啊。佩服,佩服。这位妹子,你尽管说你的冤请,这里听着的人多着,我看有谁不给你说。”

    zàng家严的话音刚落,车厢里面就传来了阵阵的叽喳声音。很明显许多人都认为zàng家严说的对,应该给袁梅香一个说话的机会。

    “你算老几,你有什么资格教养乘jǐng,信不信将你一起带走。”虚胖乘jǐng后面的一名年轻乘jǐng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zàng家严哈哈一笑,拿出一张证件和几个立功勋章丢在茶几上面,“我是谁,我是一个jun人,我为囯家洒热xuè的时候,你在什么地方?难道老子要qiú说几句话还不行。”

    虚胖乘jǐng眼睛扫了一下,就看见那是一张不知道什么部队的jun人证书,有点像退役jun人证书,但是又不大像,甚至旁边的勋章还是两个二等功的勋章,还有一个好像是三等功。

    立过这么多的功劳,这虚胖jǐng察心里也是暗惊,不过他是聪明人,却没有去拿那些勋章过来看,因为不看有什么事情还可以推说不知道,一看了就无fǎ推说了。

    袁梅香看见这几名乘jǐng没有继续说什么,也没有再要qiú将她戴上手铐,知道机会难得,立即就liú泪说道:“三年前,我刚从财大毕业,路过津口方河镇的时候,被窦森抓走,然后被窦森强迫嫁给了他。在这期间,只要有一点不如他的意,他就不断的dú打我。”

    说完袁梅香掀起自己身上的一番,和手臂,上面全是伤痕累累,触目惊心。

    “无fǎ无天。”zàng家严一把拍下桌子,怒气冲冲。就是连车厢里面的乘客看见袁梅香的样子,也是动了恻隐之心。

    袁梅香却擦了擦眼睛,接着说道:“半年后,我抓住机会逃了出来,我去了方河镇jǐngjú报jǐng,可是我不但没有被送走,而是被打了一顿,再次被窦森带回去。窦森带我回去后,更加严厉的dú打我。后来我就认命了,不再逃拖。直到我有了一个小孩,却被好吃懒做的窦森mài掉。我再次想逃走,可是却被窦森看的sǐsǐ的,并且加倍折磨我。

    可是这还不算,这个畜生没有钱了,竟然要我去陪他的朋友,甚至要我出去mài身给他提供钱。我誓sǐ不从,后来我弟弟袁巩找到了我。我弟弟找了我三年,他找到我后,第一件事就是要去报jǐng,我拉住了他。就是这样,也被窦森这个畜生发现了,他带人将我弟弟bǎng起来,我qiú他放过我弟弟。”

    那名带眼睛的瘦弱青年,擦了擦眼睛,过来扶住了摇摇欲坠的袁梅香。

    袁梅香却依然抽泣着说道:“窦森这个畜生答应了我的要qiú,我心里还在高兴的时候,他的一个朋友因为看不过窦森的狼心苟肺,告诉了我窦森的真正打算,窦森这个畜生竟然打算将我弟弟的肾mài掉一个。那天晚上我趁窦森喝醉的时候,偷了他的钥匙,将我弟弟放了出来。可是我们要逃走的时候,却还是被窦森发现,我在和他打斗的时候不小心用dāogē破了他的动脉。这件事和我弟弟毫无关系,我知道我只要进去了,就再也出不来了,但是我请你们放过我弟弟,他是无辜的。”

    “畜生”zàng家严更是怒不可抑,“难道没有王fǎ了不成,窦森这个畜生sǐ了活该,要是老子早就shā他个一百遍。为什么进去了就出不来了,你们这些jǐng察,老子们满腔热xuè打出来的jiāng山,就是被你们这样糟蹋的吗?”

    几名乘jǐng皱着眉头,想要将这少妇抓走,可是又怕引起民愤。

    正在几名乘jǐng无fǎ可想的情况下,火车已经到新的站台了,袁梅香却有些凄然的说道:“因为窦森的弟弟窦林就是方河镇jǐng察jú的一个队长,我曾经听说他的前一任因为性情耿直,被窦林害了。所以我进去肯定是sǐ路一条,对窦森动手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和我弟弟无关,我只想你们放过我的弟弟。”

    “好了,你已经说完了,现在马上有人来带你们走,有什么冤情去jǐngjú说吧。”虚胖的乘jǐng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zàng家严,这才对袁梅香说道。

    zàng家严憋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无fǎ左右袁氏姐弟被带走的结jú,可是他的性情却让他必须要阻止这件事。

    “shā我哥哥,好啊,你这个jiān妇,竟然被你逃到这里来了。”两名jǐng察急匆匆的进入车厢,走在前面的那名jǐng察是一个三角眼,他一进车厢就看见了站着的袁氏姐妹,眼里露出一股bào戾的神sè。很显然,在他的眼里,袁氏姐弟已经是sǐ人。

    “窦林……”袁梅香看见这个三角眼男子,终于控制不住颤抖的身体,再次颤抖起来。

    叶默拍了拍正要出来说话的zàng家严说道:“等会那个窦林对我动手,还有他招供的时候,你帮忙摄下来。”

    zàng家严愣了一下,虽然还不明白叶默的意思,可他还是拿出了手机点了点头。

    “老发,怎么到现在还没有铐起来?韩丹,将这两个shā人犯带走。”窦林冷眼扫了一下袁氏姐弟,立即冷声说道。

    “你就是窦森的弟弟窦林?你哥哥强抢妇女,辱人人格,贩mài人体器guān,估计你帮了不少忙吧,人氵查。”叶默走了出来,拦住了三角眼男子,冷冷的说道。他只要一看袁梅香的说话眼神和心气波动就知道她没有说谎,甚至还避免了极端的词语。

    原本听了叶默的话准备让叶默滚的窦林,听到最后人氵查两个字,再也遏制不住心里的火气,抬脚就对叶默踹了一脚。

    叶默冷笑起脚后发先至一脚踹在窦林的脚踝上面,再次抬手在他眉心拍了一下,这才继续问道:“你当jǐng察的这几年做了些什么坏事,还有害了些什么人,都说出来吧。”

    自己做的坏事会自己说出来?正当所有的人以为叶默洒的时候,窦林的眼神却一下变得dāi滞起来,听了叶默的话,喃喃的说道:“扈队长是我shā的,因为他知道我jiānshā了杜社的女儿,他要办我……津口一酿娱乐里面的姑酿都是我提供的,都是外地过来的打工妹,我和提老板说好了,收益是一人一半……”

    窦林说的每一件事都是xuè淋淋赤倮倮的,在整个车厢里面的这么多人,听着都心里有些渗的慌,世上还有这种没有人性的家伙。

    叶默回头看了一眼zàng家严问道:“zàng兄已经录制好了吧。”

    “是的,没想到这两兄弟竟然这么混弹,简直比畜生还不如。我真想现在就shā了他。”zàng家严盯着跪在地上的窦林,眼睛简直就要冒火了。

    叶默微微一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取出一把手qiāng,对准窦林的眉心就是一qiāng,他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窦林给shā了。

    沉默,整个车厢里面的人都沉默了下来,就算是窦林可以判一万次sǐxíng,但是也不能在这里被shā了啊。而且这个人身上还有qiāng,一时间,整个车厢再次鸦雀无声。

    “你有qiāng?”半晌后,虚胖的乘jǐng才盯着叶默说了一句,后退了几步,很明显担心叶默对他动手。

    叶默看了看和窦林一起上来的韩丹,冷声说道:“本来我也想一qiāng击毙了你,可是留着你还有点用处,如果你不能将提供有用的线索,我依然会回来shā了你。”

    韩丹虽然也有qiāng,可是现在却有些簌簌发抖,竟然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叶默这才回头对虚胖乘jǐng说道:“不错,我有qiāng,人是我shā的,将我的证件拿去给你们列车长看看。”说完,叶默拿出自己的蓝sè本本丢给虚胖的乘jǐng。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