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十五章 玉盒引起的冲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最强弃少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听到博容的问话,陈昱根和郑亿刀都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四人都说好了可以让叶默随意拿一个玉盒的,既然可以让叶默随意拿一个玉盒,那就是说无论对方的玉盒里面是什么东西,他们也没有权力过问的。

    可是没有想到,东西分完了,博容竟然要问叶默那个玉盒里面的东西,这显然不符合之前几人的约定。

    不过是人都有私心,陈昱根和郑亿刀虽然奇怪博容为什么这样问,可是却并没有说出来。

    好像知道陈昱根和郑亿刀两人不会提出异议一般,博容只是盯着叶默,眼里带着一些威胁的意味。

    叶默淡然一笑说道:“刚才我分的东西是最少的,而且我拿玉盒也是大家同意的。玉盒里面如果是‘煌星石’,那就是我的运气,如果不是‘煌星石’算我吃亏。不过无论玉盒里面是什么东西,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博容嘿嘿一笑说道:“我们一起过来,大家的东西都分在明处,唯有你的玉盒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们也不是要你的玉盒,只是让你拿出来看看而已。”

    叶默冷笑一声说道:“那就对不起你了,玉盒现在已经是我的东西,就算是有仙丹,我不愿意拿出来,你又如何?”

    “那就由不得你了。”原本一直面带微笑的博容忽然脸色一沉,手里的数枚阵旗已经被他丢了出去,四人所处的环境转眼一变,就成了一个困杀阵。

    虽然是一个三级的困杀阵,可是陈昱根和郑亿刀脸色立即就变了,他们两人看着博容说道:“博兄,你这是干什么?”

    博容却连忙说道:“陈兄、郑兄,你们不用担心,实话和你们说吧,其实我来这里主要可能就是为了叶默手里的那个玉盒。可是现在玉盒被他拿走了,我当然不甘心。如果两位愿意帮忙将我的那个玉盒取回来,我愿意送出刚才得到的所有东西。”

    刚才博容不但得到了一件道器,而且还分到了五成的灵石,还有大量的材料。

    要知道五成的灵石可就是一百五十万上品灵石啊,对于陈昱根和郑亿刀来说,这已经是一笔财富了了。

    陈昱根和郑亿刀对看了一眼,没有说话。既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博容知道他们已经默认了,立即就祭出一个青铜铃,同时又拿出几枚阵旗,想要速战速决。

    “等等,博兄。”郑亿刀忽然叫住了博容。等博容停下后,他又问道:“不知道博兄要找的是什么东西?竟然让博兄连下品道器也顾不上?”

    博容迟疑了一会,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一咬牙说道:“是一枚‘虚络丹’,我是得知俞白生的隐匿阵法后,这才调查到他还抢了别人的一枚‘虚络丹’。”

    “什么?‘虚络丹’?”陈昱根和郑亿刀同时惊讶出声,显然被博容的话惊到了。

    就是叶默也愣了一下,‘虚络丹’是什么丹药,他当然知道。那是元婴修士晋级虚神用的丹药,可以说再多的灵石也不一定能买得到的东西。博容竟然说自己得到的玉盒里面有‘虚络丹’,他可真是能扯啊。

    叶默虽然不知道他的玉盒里面除了‘煌星石’外,其余的一样材料是什么,可是他也知道那绝对不会是‘虚络丹’。

    听说是‘虚络丹’,陈昱根和郑亿刀两人都不说话了,陈昱根受伤严重还不怎么有心思,可是郑亿刀却有了想法。

    ‘虚络丹’这种东西,就算他现在还是金丹九层也非常想得到。晋级虚神的丹药。谁不想要?原本他还以为博容拿出下品道器太过大方了,现在看来。他哪里是大方,实在是小气的不能再小气了。

    博容似乎知道郑亿刀所想,他直接说道:“我还有办法弄到一颗‘草还丹’到时候也送给两位。”

    博容的话犹如一颗炸弹一般彻底的让郑亿刀两人倾向了他这边,虽然明知道只有一颗‘草还丹’,可是作为一个金丹圆满修士,还有什么比‘草还丹’还吸引人的?

    ‘虚络丹’虽然好,可毕竟要到元婴后期才可以用,如果不能晋级元婴,一切都是空的。

    而‘草还丹’就不同了,现在就可以吃,马上晋级元婴的丹药啊。况且此时博容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不但用阵法困住了叶默,而且修为比叶默还要高那么一点点。两人只要不是傻瓜,就知道不应该拒绝博容的提议。

    叶默似乎没有看见陈昱根和郑亿刀两人已经祭出了法宝,而是盯着博容说道:“姓博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和那个俞娘燕关系非同一般吧?你十几年前来到漠海城,也就是为了寻找俞白生前辈的遗迹而已,我甚至怀疑与俞娘燕就是死在了你的手里。”

    “陈兄,郑兄我们没有必要听他的废话,现在就动手……”博容说完手里的阵旗又丢了出去,同时他的青铜铃已经向叶默击来。他根本就不让叶默将话说完,显然叶默说的话他很不喜欢。

    青铜铃还没有到,就带着一道摄人心魄的刺耳声音,就算是身在一边的陈、郑两人都不得不运功相抗。叶默总算是明白了刚才博容布置好困阵后,还要丢出阵旗的意思了,看样子他也不是笨人,又在困阵当中加了一个声音攻击阵法,虽然阵法的等级很低,可是配合青铜铃杀伤力倒也是更胜一筹。

    叶默冷笑一声,‘紫銊’已经祭出,同时一刀劈了出去。“哐”的一声,‘紫銊’和青桐铃撞击在一起,发出更为刺耳的声音。博容脸色一变,收回青铜铃,就要再次招呼陈昱根和郑亿刀两人动手。

    可是不等陈昱根和郑亿刀两人祭出法宝,叶默已经同样取出数枚阵旗丢了出去,刚才的困阵突然一变,转眼就将博容也卷进了阵中。

    博容惊骇的看着眼前变化的阵法,甚至忘记了下一次攻击。只是愣愣的看着叶默,呆滞的说道:“你,你竟然也是一个阵法师?不,你不是阵法师,你是阵法大师……”

    博容研究阵法不是一天两天了,当然知道一个阵法师绝对没有办法短时间内就将他的阵法改变。

    叶默冷哼一声,“你拿出储物戒指里面的东西,却将那些阵旗按照不同的位置摆放好,就有困住我们三人的意思了吧?”

    原本准备动手的陈昱根和郑亿刀两人因为叶默的强势,出手就顿了一下,现在两人听了叶默的话,更是心里一惊,都不自觉的离开博容远了一些,更没有再出手的任何意思。

    虽然叶默不介意陈昱根和郑亿刀两人的变化,可是两人不帮博容对他来说不是坏事。

    “你胡说。”博容已经平静下来,他没有想到叶默扮猪吃虎,竟然还是一个阵法大师,也就是说自己的做法都在他的算计当中。他一边想着办法,一边还在考虑怎么将陈昱根和郑亿刀两人拉到他这边来。

    叶默冷笑说道:“你区区一个三级阵法师,居然对五级阵法这么熟悉,如果不是你很熟悉俞白生前辈的阵法传承,又作何解释?你熟悉这个阵法,还让陈兄受伤,显然是不安好心。而后你又在整理储物戒指的过程当中,悄悄布置困阵,不是要算计我们又是如何?”

    陈昱根满嘴苦涩,他已经明白叶默说的肯定是真的,可是叶默知道那个阵法有反噬,他同样没有指出来,看样子自己根本就是被人看着坑的。

    “你能得到俞白生前辈的阵法传承,又能找到他的遗迹,显然你和俞白生前辈关系非同一般。而你自己也说是因为俞娘燕的关系才找到这里的,我估计你应该是算计了俞娘燕吧?”

    叶默冷笑着说道,虽然他估计博容也没有一定要算计他们的意思,但是博容布置好困阵,就是怕万一起了争端。一旦起了争端,他会毫不犹豫的算计另外三人。

    “哼,血口喷人,我和陈兄还有郑兄多年的朋友,怎么会算计他们?倒是你,没有出多少力气,反而占据了‘虚络丹’,才是最大的不公平。”博容看见叶默不但懂阵法,而且还比他厉害,立即没有再强攻叶默,而是想要继续拉拢陈昱根和郑亿刀两人。

    叶默根本就懒得和他解释,手里的‘紫銊’再次祭出,这一次和刚才挡住青铜铃那一招不同。

    ‘幻云飞旋刀’劈出后,飞旋的紫色刀芒犹如一个个漩涡一般席卷向博容。随着叶默的修为越高,他的‘幻云刀法’威力也是越来越大。

    博容来不及细想,赶紧祭出青铜铃,可是那飞旋刀芒太过密集了,而且真元的浑厚和刁钻角度远远不是博容的青铜铃能挡住的。博容心里惊骇,已经明白他远远不是对方的对手,他根本就来不及细想,随手祭出一张符箓,那符箓只是卷起一道淡淡的绿光,转眼就带着博容消失的无影无踪,空中只剩下一个还没有带走的青铜铃。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