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归都市 第一百零四章 不举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妙手玄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野战王牌军第八军,生是八军人,死是八军鬼!”听到这个少校军官的提问后,老人一脸严肃,铿锵有力的说道。

    “您当时所在的团,所在的连队还记得吗?”听到老人的话,这个军人把这些记下后,再次抛出了一个问题问道。

    “独立团,钢铁八连!又叫,突击先锋连!”

    对于这个军人的问话,老人的身体坐的板直,回答起来没有一句多余的话,部队寄托了他太多的东西,尤其是当年的八军,和他所在的连队更是他的一切,那里有他当年生死与共的兄弟。

    何况八连全部战死,只有他一个人苟活,更是让他提到八连的时候,神情变得非常肃穆,其实他这么些年没有找国家照顾,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那些战死的兄弟,兄弟们都战死了,就他一个人活着,他有什么脸面找国家要补助呢?

    听到这个老人的话,那些军人的脸色都是一变,他们这些人除了薛长风外,都是管理档案的军人,他们自然知道钢铁八连,到现在钢铁八连的番号还一直空着,据说这是上边的命令,就是为了纪念八连全体战死。

    “你还记得你们连长叫什么吗?”听到老人的话,薛长风的身子猛然坐直,一双眼睛凌厉的看着老人问道。

    “连长吗?我就是苟活于世的八连连长李光荣!”听到薛长风的问话后,老人的脸色瞬间黯淡了下来说道。

    听到老人的话后,薛长风立刻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才缓缓道:“您老还记得当时八军的军长叫什么吗?”

    “薛振武!”老人没有任何犹豫。一脸严肃的说出了一个名字。

    听到老人的话后,这些军人中,何磊和另外一名大校军官浑身不由得一震,望向了薛长风。

    而薛长风听到老人的话后,也沉默了起来。其中一个少校军官还想问,但是被旁边的那个大校军官给拦了一下,对着他摇了摇头。

    “老爷子,我想明天接你去部队看看,当时八连的一些遗物都捡了回来,现在放在一个专门的陈列室内!”

    这个薛长风再也没有提问。而是说起了别的。

    “真的吗?好,好,嘶明明天我一定过去!”听到薛长风的话后,老人一脸的激动,猛的一下,单腿站了起来。但是当他站起来时,由于用力过猛抻了一下他受伤的肋骨,使得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当年的时候,他醒来后,已经躺在了老乡的家中,再者他本身也变成了残废,别说部队找不到。就算是当时的战场他也走不到,为此,他只能独自暗自伤神,此时听到部队有着八连的遗物,他如何能不激动呢?

    “老爷子,您怎么了?”看到老人的样子后,薛长风赶紧走到了老人的身边问道。

    “没事,没事,前段时间,碰到了肋骨。已经没有大碍了!”听到薛长风的问话后,老人摆了摆手说道。

    “要不,我送您去医院吧!咱们军区医院的医术还是非常厉害的!”听到老人的话后,薛长风开口说到。

    “不用了,不用了。小叶的就是医术最好的大夫!”刚见面,老人自不会去,因此,赶紧拒绝了下来。

    “那也好,今天我们暂时告辞了,您老好好休息,明天我来接您!”薛长风看到了老人眼中的坚定后,对着老人说道。

    说完,又和叶飞聊了两句,这些军人便离开了这里,叶飞看着他们离开并没有说话,只是心里不由得唏嘘了一下,薛振武,他当年见过,有过一面之缘。

    叶飞目送这些军人走后,把老人扶进了屋里休息,而他自己则来到了书房里看起了医书。

    叶飞不知道的是,在云纱市区的一座别墅中,正传来一个年轻人的咆哮声,别墅的地上乱糟糟的一片,茶几也被掀翻在了地上,一个年轻人坐在沙发上,在指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叫骂,而那个女人则畏畏缩缩的站在沙发后边,低着头一动不敢动。

    如果叶飞在这里一定会认出这个人来,这个人就是叶飞遇到李光荣车祸时的那个青年男子钱公子,而女人则不是同一个女人。

    “滚,马上给我滚出去别在他吗的让老子看到你!赶紧滚”等这个男子摔累了后,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对着那个女的喊道。

    这个女人听到钱公子的话后,不敢有着丝毫的耽误,向着别墅外边跑去,当她来到外边后,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一脸鄙夷的回头看了别墅一眼,暗道:‘死太监,自己硬不起来,怪老娘吗?我呸!’

    原来,这个钱公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小弟弟的硬度从前些天开始,越来越无力,本来他以为是纵欲过度,所以修养了两天,今天还特意的去买了一个蓝色的小药丸,吃下后约了一个女的来别墅,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前天虽然软趴趴的但是也算是能勃、起,但是今天无论那个女人怎么挑逗他,他心底一丝**也没有,小弟弟垂头丧气的,还像还缩小了就如同一颗花生一般,。

    要知道,他还吃了一颗蓝色的小药丸,那种小药丸的威力他可是见识过,想当初他靠着一颗小药丸连御五女,现在竟然一丝的反应也没有,这让他如何不恐慌呢?这可是事关他一辈子的幸福啊!

    刚刚那个女人可是把所有的花活都用了一个遍,小弟弟还是没有丝毫反应,现在只剩钱公子自己坐在这里,他甚至有种感觉,那就是竟然渐渐的感觉不到小弟弟的存在了。

    越是感觉不到,他心里越是惊慌,越是惊慌他越感觉不到,到了最后,他只有通过脱掉裤子看看,看看小弟弟还在不在,才能确定下来,不过他甚至有种感觉,就是小弟弟正在一点点的变小,越想越是慌乱,他现在坐在沙发上,双腿都不由自主的轻轻颤抖着,嘴唇也轻轻的哆嗦着。

    “贯儿,怎么回事?出了什么事情呢?”正在这个钱公子越想越害怕的时候,别墅的大门口突然想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个女人四五十岁的样子,身材十分的臃肿,穿着一身大红的衣服,脸上浓妆艳抹,就如同一只大花鸡一般。

    “妈,妈,你怎么来了,呜呜”此时,钱公子看到这个女人后,对着女人喊了两声,想要站起来,但是腿脚发软怎么也站不起来,于是坐在沙发上大哭了起来。

    这一哭,便停不下来,刚刚心里产生的恐慌都不由自主的哭了起来,想停也停不下来。

    “儿子,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告诉妈!妈去找他们算账!看谁敢在云纱地面上欺负我们钱家人?儿子别怕,咱们钱家有省委一号做靠山在中南省谁也不怕!”看到钱公子哭,这个女人赶紧扔下包,跑到了钱公子的身边,抱住钱公子的头,拍着他的后背安慰道。

    只是钱公子想说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只有趴在他母亲的怀里一个劲的哭。

    “儿子,你别吓妈呀!妈可就你这么一个宝贝儿子,是不是惹祸了呢?没事咱家有钱,惹祸也不怕!”看到钱公子一个劲的哭,这个中年妇女只是一个劲的安慰儿子。

    这个钱公子哭了一段时间后,好似是已经把心中的恐慌哭了出去,情绪也渐渐的稳定了下来,于是便给他母亲讲起了他不能人道的事情。

    听到这个钱公子的讲述后,这个中年妇女也一阵发蒙,钱公子可是他唯一的儿子,他的老公在外边不知道养了几个小三,这些她都没有计较,因为她知道有儿子她就什么也不怕,钱家还得靠着儿子给开枝散叶,这也是她在钱家立足的根本,要知道,她老公那些个小三有给他生孩子的,但那都是女儿,中年女人对这些都是一清二楚,所以只要儿子在手她就什么也不怕。

    毕竟在钱公子的父亲可是有名的重男轻女,女儿他都不在乎,最看重的还是这个儿子,他要靠着这个儿子给他老钱家开枝散叶,如果儿子不能人道,不能为钱家开枝散叶,恐怕她的地位也将不保了吧!

    过了一会,中年妇女才安静了下来,道:“儿子别怕,我听你爸说,今天盘城的姜神医来云纱给你老表姑治病,我给你打电话问问,我和那帮牌友们打牌的时候,他们都说这个姜神医可是真正的神医,一些医院吃药打针都没有用的病,只要吃这个神医的一副药马上就好!”

    “妈,妈,那你快打电话问问我爸,那个神医还在不在!”听到中年妇女的话后,钱公子的精神顿时一振,这个姜神医他也听说过,所以听到母亲的话后,他急忙催促了起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