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归都市 第一百零五章 无能无力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妙手玄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好,好”中年妇女说完就去打电话,不多时,中年妇女挂了电话,道:“姜神医还在医院,你爸让咱们赶紧过去!”

    两人说完,向着医院的方向赶去。

    医院内,姜尚文正坐在金秀玲病房外间的会客室休息,病房内,刘浩然、钱业以及云崖夫妇走在金秀玲的身边陪着金秀玲说话,此时,金秀玲吃过了姜尚文开的药,而且也已经发过了汗,所以姜尚文去会客厅休息,等金秀玲身体好转,他就会收钱离开。

    而天渐渐黑了下来,云崖夫妇来到了这里探望金秀玲,金秀玲的父亲当年对云崖有赏识提拔之恩,一般的人如果人不在了,一切都将过去,情分也会淡了下来,但是云崖不同,他这个人比较念旧,所以即便金秀玲的父亲已经去世,但是关系却并没有疏远。

    此时,屋里的人心情都不错,按照姜神医的话发过汗后,病人的病已经好了大半,所以刘浩然和金秀玲的脸上都有了笑意,虽然说金秀玲感觉的身体的症状还没有多少的减轻,但是听到姜尚文的话后,精神却好了不少。

    刘家人和云家人也不明所以,因此,看到金秀玲精神好了很多,顿时都以为金秀玲的症状减轻了不少,所以病房内不时的传来一阵阵笑声。

    这时,钱业的电话响了起来,当他接过电话后,听到电话里的讲述后,他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钱业挂掉电话后,对着金秀玲和刘浩然,道:“表姑。表弟,我那不成气的儿子,身子有点不舒服,我想让姜神医给瞧瞧”

    “哦,小贯的身子不舒服吗?让他来吧。正好姜神医在这里!”听到钱业的话后,金秀玲没有丝毫的犹豫开口说道。

    “好的表姑,我下去接他们,云书记,王主席,云少。你们坐我去看看!”听到金秀玲的话后,钱业赶紧回答了一声,对着云崖他们打了一声招呼,这是云崖他们来后,他第一次给云崖说话,要知道。他即便是万豪集团的副总裁也没有资格和云崖说话,刚刚云崖和金秀玲他们说话的时候,他只能站在一旁陪笑。

    云崖听到钱业对金秀玲的称呼后,对着钱业点了点头。

    对于钱业,刘浩然充满了不屑,一个农村出来的大佬粗,如果不是钱业的嘴甜。见到金秀玲后就一口一个表姑叫着,哄的金秀玲十分高兴,他怎么可能做到万豪的副总裁呢?要知道,这个钱业贪污了公司不少钱,每次因为这个他去给母亲报告的时候,金秀玲都劝他算了,毕竟这点钱对刘家来说并不算多

    钱业的儿子钱贯,更是一个嚣张跋扈的公子哥,虽然说也在万豪上班,但是却一天也没有去过公司。刘浩然早就看不上这父子二人,只是有他母亲拦着他也不好说什么。

    当年他们刘家毕竟承了人家的请,其实他们两家根本不是亲戚,当年他们金家被斗争下放到农场改造的时候,钱业的父亲经常给金秀玲的父亲送个馒头窝头。一些重活累活钱业的父亲也都抢着给干了,金家老爷子一直承着钱家的情,等平反以后,金老爷子恢复工作后基本也没有回去过。

    十五六年前,钱业的老家闹灾荒,逃荒到了金家,自然金老爷子就收留了他们,还帮金家人找了工作,后来金家老爷子退休,刘浩然的父亲才下海创立了万豪,而钱业对工作也不满意就进入到了公司里。

    对此,刘浩然也十分的无奈,所以和金秀玲说了几次后,发现不管用,也便不在说这些。

    钱业来到了楼下等待起来,过了二十分钟左右,钱公子和他的母亲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看到无精打采的钱贯,钱业皱着眉头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前两天好好的,今天突然不行了”听到钱业的问话后,钱公子唯唯诺诺的说道。

    “哎跟我上来,我已经跟姜神医说了,中医治疗这个病比西医要好!”听到儿子的讲述,钱业叹了口气说道,这样的事情他虽然着急却也没有办法,而且他心里其实并没有当做一回事,在他看来这样的情况一般就是心里紧张,或是最近纵欲过度,也容易引起这样的问题,对于钱贯的种种事迹,钱业这个做父亲的还是知道的,所以在他看来,这钱贯就是最近玩的猛了。

    现在有这个姜神医在这里,这些老中医对于调理身体,补身体的亏虚还是十分独到的,因此,钱业心里并没有多少的担心。

    钱业带着老婆和儿子来到了病房的门口后,转身对着他们老婆儿子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小声道:“省委一号一家人在里边,都别大声说话!”

    钱业的老婆听到钱业的话后双眼一亮,不过声音却压低了不少。

    “姜神医,这就是我这个儿子,您帮着给看看!”钱业带着家人来到了姜尚文的跟前说道。

    “呵呵,没有问题!”听到钱业的话后,姜尚文放下了茶壶轻笑了一声说道。

    “来,小伙子,坐下!”姜尚文对着钱业说完后,转身看向了钱贯对着他摆了摆手说道。

    “尼玛,你们全家都是小伙子!”看着姜尚文的样子,听着他的话,钱贯的心里不由得暗骂起来,如果不是他现在要找姜尚文看病的话,这老头敢这么跟他摆谱,他非的揍这个老头一顿。

    不过,他现在有求于人,只有乖乖的走了过去。

    此时,听到外边的说话声,刘浩然和云鹏也走了出来,他们在屋里陪着云崖说话,也感觉到压力,刘浩然以前都是叔叔的叫,并没有这种感觉,但是当云崖当上省委一号后,他心里渐渐的发起怵来。

    “这可能就是官威吧!”刘浩然每次见到云崖的时候就这么想,因此,云鹏说出来看看的时候,他也赶紧跟了出来,两人来到外边后,来到了沙发旁边看起了姜尚文把脉。

    “小伙子,要注意节制啊!回头我给你看个方子补一补,调理调理!”姜尚文看了一眼钱贯后,开口说了一句。

    姜尚文一句话,把钱贯和钱业都弄了一个大红脸,尤其现在还在有刘浩然和云鹏看着,这更让他们的脸上挂不住。

    “刚刚钱总已经跟我说了大致的情况!!你在说一下具体的病情!”姜尚文可不管他们脸红不脸红,对着钱贯问道。

    “这”听到姜尚文的话后,钱贯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而且他的眼镜不时的看一下刘浩然!他虽然平时心底把刘浩然骂个遍,但见到刘浩然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发憷,尤其是现在这么丢人的时候。

    “啪!”看到钱贯的样子,钱业在钱贯的头上打了一下后,对着刘浩然和云鹏歉意的笑了笑!转身看向了钱贯,道:“傻小子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里又没有外人!”

    钱贯不认识云鹏,他刚刚从屋里出来却知道,省委一号的公子,何况省委一号还在屋里,这事拖的时间越长越丢人,所以他让钱贯赶紧说出来完事,其实他本想把姜尚文叫出来给儿子看病,但是姜尚文在这里看着金秀玲,所以他不敢如此做,不过,在他想来应该不会有人出来,因此,便把钱贯带到了这里。

    “你打儿子干什么!儿子还不是随你!”钱业打了钱贯一下后,钱业的老婆不干了,对着钱业喊了一句。

    听到老婆的话,钱业的脸也是一红,他包这四个大学生!虽然他知道老婆知道,但是这么一说,他还是有些挂不住,只是刘浩然和云鹏在这里,他也不好说什么,唯有瞪了一眼钱贯。

    看到钱业的样子,钱贯唯唯诺诺的讲述了起来,何况他现在感觉情况越来越严重,他走路的时候,甚至感觉不到小弟弟的存在,所以他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便开始对着姜尚文讲述起来。

    听到钱贯的讲述后,姜尚文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如果情况是按钱贯讲述的那样的话,那他的病就不单纯是纵欲过度那么简单了。

    要说这姜尚文也有几把刷子,也是属于中医大师之列,否则也不可能在权贵人物中有这么大的名声,只是这些年安逸的生活,给权贵看病,让他性格有些跋扈,看不起一些坐诊和名气小的同道,而且用药保守罢了,毕竟面对这些权贵人物他不敢开猛药。

    “把手伸过来,我给你把把脉!”姜尚文思考了一会,对着钱贯说了一声。

    大概过了一分钟左右,姜尚文放开了钱贯的手腕,摇了摇头,道:“不好意思,钱总,钱公子,这病我实在无能为了!”

    “为什么,您好不是神医吗?”

    “神医,您一定救救我啊!”

    “是啊!神医一定救救我儿子啊!我们有钱!!”

    听到姜尚文的话,钱家人的脸色一变,赶紧对着姜尚文说了起来,姜尚文说不能治,他们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