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归都市 第一百一十四章 钱贯要太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妙手玄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虽然年纪小并不代表医术不行,但是年纪大,经验却绝对丰富,这是人们看到一老一小两个医生的感觉,这样的例子虽然不是绝对,但是却是大多数,甚至可以说是绝大多数。

    尤其是中医这种需要大量实践经验的,年纪更是代表了一切,中医是越大的年纪越吃香,如果一个老中医走路都颤颤巍巍的话,找他的人依旧会络绎不绝,而一个年轻人,则代表了经验不足,何况是中医个中草药打交道,不少的药材都是有毒的,所以这些人听到王逸凡的话后,并没有一个人去叶飞那里去看病。

    “呵呵,大家放心,小叶的医术连我也有些自叹不如呀!”这时,被一堆病人围着的梁老也站了起来说道。

    听到梁德柱的话,虽然那些议论声更大,但是依旧没有任何人去叶飞哪里。

    不过,叶飞对些到是毫不在意,还是老神在在的坐在问诊桌前,对着梁老和王逸凡拱了拱手,以他年轻的样子,这样的事情遇到了的多了,说在多也不顶用,这需要一个过程,同时也需要一个契机,所以急不来。

    梁老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只说了一句话,看到叶飞对着他拱手后,也对着叶飞拱了拱手,便坐下来继续看病。

    如果是一般人,看到了熟人,恐怕早就扔下病人去聊天了,但是梁老没有,虽然想和叶飞交流一下,但是却并没有动,这就是节操,一个中医大师的节操。

    葛军和王逸凡分别也叶飞打了一声招呼后,便离开了这里,他们呆在这里并不合适。

    叶飞坐在问诊桌前。虽然没有一个人来看病,但是他并没有任何焦急的神色,而是拿出一本医书看了起来。

    叶飞他们只是上午坐诊,下午几乎都不看病人,所以叶飞就干巴巴的坐了一上午,一个病人也没有看。

    “小叶,这一上午感觉怎么样呢?”

    等中午十一点多钟,梁老那边的三十个病人都已经看完,于是便走到了叶飞的问诊桌前坐下说道。

    “呵呵。梁老,看完病了吗?还不都是那样,这年纪对咱们中医界的人来说是个好事,但是对病人来说去是个坏事,所以。已经习惯了慢慢来吧!”听到梁老的话后,叶飞看了看已经清净了不少的中医区,轻笑了一声说道。

    当年他刚到桂城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吗?他已经渐渐习惯,何况这个也急不来。

    “哈哈,其实我到是羡慕你的年纪,有你这年纪。在中医一道上就能有无限的可能,现在到了我这个年纪几乎已经定型!”听到叶飞的话后,梁老大笑起来说道,确实。如果他二十多岁能有现在的医术,等他到了现在的年纪,谁能说准他将达到什么地步呢?

    所以,看到叶飞二十多岁。却有着如此的医术,他自然羡慕。只是他是内行人,但病人都是外行人,他们不懂啊!在他们看来年轻代表着医术差,自然没有人让叶飞来看。

    梁老对这些并不意外,如果他是病人,他看到叶飞如此年轻的话,心里也会打鼓,何况,就算他不是病人,如果他不认识叶飞的话,他一样会小瞧叶飞,虽然嘴上不说,心里也一定会如此想。

    当年他不就是如此?不服气和叶飞斗医,三局全军覆灭,才相信了叶飞如此年轻却有高超的医术?

    “两位大师,中午我请客,一定要赏脸啊!”正在两人说话的时候,葛军走了过来说道。

    叶飞这里的情况他当然知道,不过看叶飞的样子,并么有什么事情,葛军便放下心来,叶飞毕竟年轻,他怕叶飞受了打击不来了,那可就是他们济生堂的损失。

    “好,那我们便不客气了!”听到葛军的话后,梁老的脸上露出了一脸的笑意说道。而叶飞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却也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看到两人答应,葛军便等两人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便向着外边走去。

    中午吃完饭,叶飞便离开了济生堂回到了家里,他们这些专家只坐诊半天,看三十个病人,毕竟这些中医大师都上了年纪,看一天的话,对他们来说负担太重,而排队抓号更是硬性的,如果不是要命的紧急情况,他们是多一个也不会看,否则有一个破坏,他们恐怕就是一晚上不睡也看不过来。

    现在叶飞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天天上午去济生堂坐诊,虽然依旧没有什么人找他看病,但是也算是开了张,几乎每天都有一两人个找他看病,只是这些人的病症都是小事,几乎不用吃药,只要日常生活多注意便没有问题。

    这就是中医和西医的差别,也是西医和中医相比的优势,普通的小病,中医也得是汤药,但是小病的话汤药苦不说,而且极其耽误时间,在快节奏的社会环境下,人们不但没有那个耐心,也没有时间,但是西医,吃上两片药,虽然说会产生抗体,而且只是治标,但是普通人那里懂这些,就算产生抗体啥的人们也不在乎,只要现在方便了就行,也正是因为方便快捷,所以西医越来越强盛,中医越来越没落。

    中医治本,调理人体阴阳五行,从根本上治愈病症,只是西医治标,但是小病或短时间内显示不出对人体的不利影响,自然也就没有人在乎。

    比如说一个普通的感冒,中医就是汤药或者进行食疗平常生活注意,但是无论是吃中药还是保健,都比较繁琐,人们都要上班挣钱,靠自己调养的好几天才能痊愈,病的这些天就把工作耽误了,但是西医?只要两片药,一天就能减轻,两天可能痊愈,至于以后需要更长的时间治疗或是输液打针,这些都不是他们现在能关心的,他们关心的只是眼前。

    虽然叶飞也学过西医,西医也有他的长处,但是叶飞觉得一些小病还是靠自愈,所以病没有给他们开西药,当然现在也有着不少的中药制剂,这些都是没有问题的,尤其是济生堂更是有着自己的制药厂,一些中成药就是按照古方制成,效果同样也十分明显,现在济生堂已经是一个全国知名的中成药商标。

    但是,是药三分毒,所以一些能够通过饮食调节治愈的,叶飞一般都不会给开药。

    .............................................

    中南省,云纱市城郊的一座别墅内,客厅中诡异的安静,三人坐在沙发上一副愁云惨淡的模样,这三人正是钱业一家人。

    那天晚上钱业回去后,钱业的老婆赵金花还要跟他闹,但是当钱业告诉他们那个年轻人是省委一号公子的时候,赵金花才安静下来,也一阵阵的后怕,她这些年也过惯了富人的生活,自然对权势也有所了解,省委一号的公子,如果那天晚上,她真的打上去,恐怕他们一家也都跟着完蛋。

    不过,当她和钱贯听到钱业说已经摆平了的时候,都暗暗的放下心来,,但是钱贯的病得治啊!姜尚文都没有办法,要他们找西医,所以第二天,钱业一家人便去找西医,反正无论是钱贯还是钱业,去不去公司也没有人敢管,刘浩然看到他们不在,反而清净了不少。自然也不会去追究。

    只是这些天,无论是公家的大医院还是私人的小医院,或是男性病专科医院,他们几乎都跑了个遍,药也开了不少,而且还非常的贵,贵的话有效倒也罢了,但是吃了这么多天的药,一点起色也没有,甚至还越来越严重,钱贯的小弟弟现在几乎已经看不到了,只剩下薄薄的一层皮。

    这让钱家人恨死那些医院了,各个都说有效,但是吃了半天药,却一点效果没有。

    其实,那些医生根本就没有见过这样的病症,岂会知道有没有效呢?他们只是看到钱家人财大气粗,只管给他们找贵药开,说不定那种会有用,反正都是滋阴壮阳也吃不死人。

    这不,现在不但钱贯的小弟弟看不见,只剩下一层皮,就连他的两个蛋蛋也都也开始缩小,这才让他慌乱起来。

    “老钱,你到时说句话呀,该怎么办呢?”赵金花看着抽着烟一句话不说的钱业,两眼一瞪问道。

    钱业是他们唯一的儿子,也是钱家香火的唯一传承者,对赵金花来说儿子更是她地位的保障,所以看到儿子的情况后,赵金花更是急的不行。

    “爸,爸,你给想想办法啊!我可不想成了太监,咱钱家的香火还要靠我,爸......你快想想办法........”钱贯听到他母亲的话后,也赶紧对着钱业喊了起来。

    他现在是真正的慌了,不但小弟弟消失不见,就连蛋蛋也开始缩小,他现在他都感觉有太监的节奏,原本两三天不刮就会长长的胡须,现在七八天了一点没有长,他甚至他感觉他自己的声音都有些娘化。

    “别喊了,让我想想.......”看到老婆和儿子的样子,钱业怒喝了一声站了起来,来回在屋里渡着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