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归都市 第一百二十二章 自作孽不可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妙手玄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薛家人离开了叶飞家,现在这个结局对于李光荣可以说是最好的安排,一生孤苦无依,如同无根的浮萍一般到处漂泊的老人,有了可以为他养老送终的人,心里自然高兴,临走前薛长风和薛一凡分别给叶飞留下了联系方式。

    薛长风他知道,但是薛一凡却让叶飞刮目相看,三十岁,正处级县长,想想都绝对有些不可思议,想当初抗战时期虽然有着娃娃县长,但那毕竟是特殊时期特殊对待。

    而到了现在?权利体系已经成熟,想要在三十岁坐到正处级县长可不容易,虽然说这有他家庭背景的功劳,但是如果自身没有点真本事,就算你能三十岁做到正处级,想要获得实权可不容易,尤其是一地之首这样正儿八经的实权。

    看着远去的薛家人的车子,叶飞微微的叹了口气,紧接着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笑意,李光荣的事情,是最为让他揪心的事情。

    一个抗战年代的战斗英雄,一个为了心中的信仰,战斗到最后一刻的战士,如果真的落到老人这样的下场,叶飞怎么忍心?就算是他死后,他那些战死的百万同胞,问他现在人们生活的怎么样呢?他要怎么回答呢?说你们死算是对了,不死一辈子只能靠拾荒为生吗?

    而现在,老人生活得到了圆满的解决,叶飞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叶飞在老人走后第二天,以老人的名义把那一百六十万捐给了希望工程,本来这笔钱通过的济生堂。要给济生堂三成,但是葛军却不要,傻子也知道叶飞收钱家人二百万肯定是后原因,这钱他会要才怪,不过经过叶飞的劝说,最终他们留下了百分之二十。

    就这百分之二十也是一笔大数目啊!最起码是叶飞两年的工资,而叶飞却对这四十万,没有丝毫的在乎,不由得让葛军和王逸凡刮目相看。

    其实别说对于他们的看法。就是任何人的看法叶飞都不在乎,要知道,他自从从战争年代来到了现代,叶飞就好似一个过客看着周围发生的一切,很少有事情能再他的心里掀起一丝的波澜。

    要说。来到这个时代后,遇到杨灵开始让他融入这个时代的话,而李光荣老人则是唯一一个让他心灵产生悸动的人。

    老人走后,时间就这么平静的过去。

    而钱家,钱贯失踪的第一天,钱家人还没有当回事,第二天。钱家人开始焦急起来,电话电话打不通,常去的地方也联系不到,没有办法。钱业报了警,只是就算是报警,也没有钱贯的一点线索,就好似这个人凭空消失了一样。

    直到钱家人焦急的等待了五六天之后。部队突然把一批犯人交给了地方,这些人犯罪的证据确凿。事实清晰,案子已经成了铁案,部队军部送来的人,地方的公安机关自然也不敢怠慢,何况这还是一个铁案。

    这些年不说那些小混混,就连钱贯都干过不知道多少坏事,仗着有钱有势,犯下了不少的事情,这些事情卷宗上都记录的清清楚楚,所以公关机关更是不敢有任何的懈怠。

    这时,钱业才知道儿子已经被抓,钱业就这么一个儿子,自然想办法把儿子捞出来,只是让他奇怪的是,以前跟他称兄道弟的警察,现在唯恐躲避不及,他还是花了大价钱,才见到了钱贯。

    也是在见到钱贯后,钱业才知道事情的起因在叶飞这里,至于为什么会被部队抓走,钱贯也十分的迷糊。

    他们被部队抓走后,对方什么也没有问,只是把他们向着小黑屋里一扔,关了几天出来后便什么都交代了,就连小时候去女厕所偷看的事情都没有落下。

    钱业看完钱贯后,走那些警察的关系走不通,只有前来找叶飞。

    济生堂,此时叶飞的问诊桌前并不比梁老那里的人少,这些天,两百万买一脚的故事,已经在这些病人中流传,而且越传越是神奇,甚至有的人说,一个年轻人得了绝症,但是被一个年轻神医一脚给踹好了。

    不过,不管怎么传,叶飞的名气算是打出去了,这不,这些天慕名让他看病的人陡然增加了不少,而且来看年轻神医的人更加多,尤其这附近的一些老人,当时有不少附近的老人在这里看病,这些老人都有自己的圈子,他们一般在一起就是交流一些养生锻炼的问题,所以很快,叶飞的事情也便传遍了这附近的老人圈子,这些老人来看病的少,基本都是看热闹,这些天他们一般晨练完,便来这里看热闹。

    要知道,他们虽然不懂医术,但是看叶飞看病时,看着他那神奇的医术,依旧感觉是种享受,尤其叶飞看好一个病人时,他们甚至会叫好,样子比病人还要激动。

    有些老人给叶飞算过,这些天叶飞看的病人没有一个是看错,几乎百分百的都切中了病情。尤其一些病需要用针的时候,这些人更是屏住呼吸看叶飞看病,叶飞行针时的动作非常优美,一饮一啄让人感觉就像是一只仙鹤时而低头,时而引颈高歌。

    正是叶飞高超的医术,优美的行针手法,让这些人心里充满了好奇,也正是这份好奇心,让他们天天来围观叶飞看病。

    在普通人看来神奇无比的东西,自然的会长时间吸引人,就仿佛一个日全食或是流星雨都能吸引几千万上亿人观看一样,就是因为他神奇。

    “叶大师,叶大师…….”这天,叶飞正在给病人把脉的时候,突然人群外响起了一阵讨好的声音喊道。

    叶飞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钱业,听到这个声音后,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叶飞最烦的就是看病的时候被人打搅,不是叶飞自己,而是所有的中医大师都是最烦看病的时候被人打搅。

    就像是当初梁老看病,刘全拿着方子去验方一样,梁老心里十分的奇怪,也幸亏刘全是正事,否则少不得挨一顿喊,就算是正事,梁老的脸色也不好看。

    看到叶飞的手势后,钱业赶紧停下了要说的话,他虽然恨极了叶飞,但是表面却一点不敢显露出来。

    时间很快的过去,十一点钟的时候,叶飞也看了三十个病号,以前只有梁老的时候,看三十病人就没有人了,现在加上叶飞就是看六十个病人,依旧是看完这些后才会没有人。

    等病人们都走后,叶飞看向了钱业,道:“钱总有什么事情呢?”

    “叶大师,叶大师,求求你放过我儿子吧!他要是有什么得罪您的地方,我代他给你赔礼道歉,要多少钱您说话,只要放过我儿子就成!”听到叶飞的问话后,钱业坐到了叶飞问诊桌的前面,哭丧着一张脸,对着叶飞哀求道。

    “钱总,我想你搞错了,令公子的事情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再说,如果令公子真的没有犯罪,别人总不能给他栽赃吧!”听到钱业的话后,叶飞摆了摆手说道。

    叶飞说的确实是实话,这件事从头到尾没有他任何的事情,全部是薛家人在操作,前两天,薛一凡给他打了个电话,说了钱贯的事情,对此叶飞不会管也不会过问,这件事,明摆着就是当初钱贯差点撞死李光荣和小李寻的报复,如果钱贯没事,他最多就受一些皮肉之苦,但是现在有事,那就对不起了,公事公办,而且这也算是为民除害。要知道,钱贯这些年嚣张跋扈,做下过不少天怒人怨的事情,不过都靠关系压了下来。

    现在,薛家这样的人家想查,就算你压下来,他都能你翻出来,何况部队已经把事情调查个底掉,谁还敢压呢?那些以前帮着压下的人,恐怕个个会落井下石撇清他们自己吧!

    所以也注定了钱贯交代后,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就算不是定局,也会有人把他设置成定局。

    “叶大师,我知道是犬子混蛋,得罪了您,看在他年轻的份上,放过他吧!等他出来,我让他给您磕头赔礼道歉!”

    钱业自然不信叶飞说的话,钱贯已经全部把事情的经过给他讲了一遍,是他去找叶飞的麻烦,在叶飞家给抓走的,因此,叶飞说和他没有关系钱业能信才怪。

    “呵呵,钱总这事情,我还真不清楚,虽然你儿子去过我那里,但却不是我找人抓的!”听到钱业的话后,叶飞摇了摇头说道,说完,收拾完桌子上的东西离开了这里。

    看着走出去的叶飞,钱业心里恨的咬牙切齿,但是脸上却不敢有什么表现,无论叶飞怎么说跟他没有关系,他现在也不信,因为他知道,到了现在这种地步,钱贯不敢在这种事情上有任何的隐瞒。

    “钱总,我还是那句话,自作孽不可活,如果令公子没有触犯法律,任何人都抓不走他,但他要是触犯了法律任何人也帮不了他!”叶飞将要走出济生堂的时候,转身对着钱业说道,说完再也没有做任何的停留。

    “废话,要是没犯事,用得着来求你吗?”看着走出去的叶飞,钱业心里暗骂道。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