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归都市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两清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妙手玄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突然,钱业想到了金秀玲,当他想到金秀玲时双眼顿时一亮,金家和他们钱家的关系他自然知道,金秀玲一定不会见死不救,以他们和省委一号家的关系说不定会有办法、

    想到这里,他停下了跟在叶飞身后的脚步,向着他的车快速跑去,准备去刘家大宅。

    刘家在市郊有着一个庄园式的别墅,金秀玲就住在这里,虽然金秀玲已经痊愈,但是她并没有去公司,而是留在家里静养。

    以钱家和刘家的关系,钱业来这里自然不用通报,因此,钱业径直来到了别墅的内。

    “表姑,表姑,救救钱贯呀!救救小贯啊!”别墅的客厅内,金秀玲在边看电视边削苹果,钱业看到金秀玲后,快跑几步来到了金秀玲的身边,跪了下来大声哭喊了起来。

    “你们都下去吧!”看到钱业的样子,金秀玲的心里突然一紧,对着旁边的保姆挥了挥手说道,等那两个保姆出去后,金秀玲看向了钱业,道:“小业,出了什么事说吧!当年你父亲把你们交给刘家照顾,能帮我一定帮!”

    听到金秀玲顾念他父亲的恩情,钱业的心里闪过了一丝的喜色,他不信以刘家的关系和人脉,弄不出他的儿子来,何况叶飞也就是一个小医生,但是刘家和云家什么关系呢?所以他便讲述了起来。

    他自然不会事实求事的讲,他按照的就是钱贯的一番说辞给添了点油加了点醋,说叶飞和一个老人联合起来碰瓷,坑了他两百万,当他知道的时候,去找叶飞评理。但是那个叶飞恼羞成怒找了几个军人把钱贯抓走,刑讯逼供,钱贯忍不住就签下了认罪书。

    听到钱业的讲述后,金秀玲便沉思了起来,钱业的为人他也知道,所以钱业的话她并没有全信,但是按照钱业的讲述,里边也有一些东西是可信的。

    再者,这两百万看病的事情。第二天,她听刘浩然讲了,只是当时并没有当成一回事,现在看来,应该是确有其事。否则叶飞也不会要两百万金钱,虽然叶飞治好了他的病,但是她心里本能的还是相信钱业,毕竟叶飞他也只见过一面。

    金秀玲在沙发上坐了一会,拿起电话给刘浩然拨了过去,电话接通后,金秀玲让刘浩然赶紧回来一趟。说是有急事商议。

    金秀玲挂掉电话后,双眼紧盯着钱业道:“小业,你保证你说的是实话?如果有一丝的虚假,连我也骗。到时候救不出钱贯别怨我!”

    她知道这事有虚假,所以才对着钱业问道,也是为她自己留条后路。

    钱业听到金秀玲的话,看着她严肃的样子。心里突然一凛,沉默了一会再重新讲述起来。这次是他从钱贯那里听来的原话,碰瓷的事情不假,两百万给叶飞的事情也不假,只是钱贯所交代的那些罪状也是真的。

    听到钱贯的讲述后,金秀玲并没有说话,而是闭着眼睛静静的思索了起来。

    不多一会,一声急刹车的声音在庄园别墅的院子中响起,片刻,刘浩然便向着别墅跑了进来。

    当他进来后,看到金秀玲安然无恙后,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刚刚的时候,金秀玲只说家里有急事,让他赶紧回来,他以为家里有什么事情,扔下开到一半的会赶紧跑了回来。

    此时,刘浩然也看到了跪在地上痛哭的钱业,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对着金秀玲道:“妈,出了什么事情?差点吓死我!”

    “你问他……..”金秀玲听到刘浩然的问话后,指了指跪在地上的钱业说道。

    听到母亲的话后,刘浩然的脸色一冷,看向了钱业,道:“说,你怎么惹到我母亲了…….”

    钱业跪在地上听到刘浩然的冷喝声,不由得心里一个激灵,赶紧道:“表弟,我怎么会去惹表姑呢?是,是,小贯的事情!”

    刘浩然听到不是他母亲的事情后,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脸色也缓和了下来,坐到沙发上。

    紧接着,钱业把事情对着刘浩然讲了一遍,听到钱业的讲述后,刘浩然轻笑了一声道:“钱总,你不是神通广大,哪里都有朋友吗?捞个人而已,找你的朋友就行了吧!”

    钱业听到刘浩然的话后,脸上露出了一丝的尴尬,他的那些朋友,他可是都找过了,现在那些人不但避而不见,甚至还有的落井下石,因此,没有办法了,所以他才找的叶飞,而后又来找的金秀玲,本来他不想说这些,直接用刘家的关系,把钱贯捞出来,但是听到刘浩然的话后,他知道隐瞒不下去了。

    于是,钱业把去捞人时碰到的事情也讲述了一遍。

    “呵呵,你的那些朋友,不是成天和你称兄道弟吗?怎么现在一个个都跑了呢?”听到钱业的话后,刘浩然不由得笑了起来说道。

    “好了,小然,你说怎么办吧!”听到刘浩然的冷嘲热讽,金秀玲露出了一丝的无奈说道。

    他知道儿子不喜欢钱家,就连她也不喜欢,但是恩不能不报,所以金秀玲也只有无奈的打断了儿子的话。

    “我先打电话看看怎么回事吧!”听到金秀玲的话后,刘浩然才收起了笑容说道。

    问清了钱贯关的地方后,刘浩然想了想,找出一个电话号码拨了出去!过了一会,刘浩然挂掉了电话,皱着眉头,对着金秀玲道:“事情十分棘手,我打电话找了一个公安厅的副厅长,但是对方却并没有跟我多说,只说这件事情非常非常棘手!钱贯得罪的人来历太大了!他也不敢说!”

    刘浩然对着金秀玲说完后,扭头看向了钱业,厉声喝道:“钱贯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能让公安厅的副厅长如此的小心,连他这个关系还不错的朋友都不敢告诉,可见钱贯得罪人的身份。

    “我.......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去找叶飞的麻烦。被抓走了!”听到刘浩然的话后,钱业结结巴巴的说道。

    “表姑,求求你,一定要救救钱贯吧,否则他这次进去可能就出不来了!”钱业说完后,爬在金秀玲的腿上哭喊到。

    五十来岁的人这个样子,金秀玲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钱业,你先别急,这事急不来。咱们连钱贯得罪了谁都不知道,能怎么办呢?”金秀玲看着跟前的钱贯说道。

    “表姑,你一定要帮帮钱贯啊!看在我死去的父亲的份上,他老人家只有钱贯这一个孙子啊!”听到金秀玲话后,钱业顿时再次哭喊了起来。他现在就是想让金秀玲找省委一号家去。他不信省委一号在这中南省还有办不到的事情。

    而刘浩然和金秀玲听到钱业的话后,脸色都是一变,钱业的这句话一出,就是有些挟恩以报的意思了,所以两人的脸色都猛然一变。

    此时,刘浩然母子二人相继沉默了一下,过了一会。母子两人对视了一眼,仿佛心有灵犀一样,互相点了点头。

    “钱业,我父亲欠着你父亲的救命之恩。而这个恩情我们也还了几十年,现在我们还有最后一个办法,但是这个办法却也关系着万豪和刘家以后的命运,所以这次忙我们帮了。不知道能不能成,不过。不管能不能成,咱们之间的恩就两清了,这些年你在万豪也挣了几千万,够你们一家养老了!”

    金秀玲本来没有下定决心和钱家划清关系,毕竟有她父亲的吩咐,所以明知道钱业贪墨公司的财富,但是她还帮他把账补齐,就是绝得欠着钱家的恩情。

    而这次的事情,一个公安厅的副厅长都不敢说,那唯有去找云崖,这么些年他们刘家从来没有求过云崖,只是和云崖保持着关系,别人就会把一些优惠主动送上来,因此,他们知道,唯有他们不能办的大事时,才会求云崖,他们更知道,当这样用他们刘家也办不了的大事求云崖时,他们和云家的恩怨也是两清之时,而现在她就决定求云崖一次,好还清钱家的恩情。

    钱家的这个恩情压在他们的身上太重了,重的他们实在是不想背了,本来他们没有想这么办,但是刚刚钱业的那句话,让这对母子的心头全都是一震,决定用了云家的人情把这件事情办了。

    听到刘家母子的话后,钱业沉思了一会,便点了点头,他知道这个情总有还完的一天,所以这些年他才猛捞。

    何况,他儿子的罪状足够判无期了,钱贯是他唯一的儿子,他不可能看到儿子如此,而且刘家的公司里,现在也没有多少油水了,何况这些年,他早就借万豪这只鸡下了自己的蛋,因此,离开万豪他也不怕!

    看到钱业同意,金秀玲拿起电话,深吸了一口气,拨通了云崖的私人电话,金秀玲在电话里把钱贯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请云崖帮忙。

    “金姐,值得么?”不但刘家知道这次就还清了,就连云崖也知道,所以听到金秀玲的话后,他轻声说了一句。

    “值,云弟,谢谢了,不管成不成都谢谢你!”听到云崖的话后,金秀玲咬了咬牙说道。

    “恩,我先去问问事情的经过!”云崖说完便挂了电话。

    当他了解完事情的经过后,他不由得揉起了眉头,事情超乎了他的想象,钱贯得罪的人他也没有办法,何况对方已经有了足够的证据,这件事就是铁案,没有办法虚假,这个钱贯判这个罪行一点也不为过。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他可以干预一下,来个轻判什么的,但是薛家?他也没有这个能力。

    云崖拿着电话给金秀玲拨了过去,告诉她是谁要整治钱贯,不过云崖告诉她,他会尽力一试,让她们等电话!

    听到云崖的话后,金秀玲脸色十分的难看,怒喝道:“钱业,你敢骗我,还说什么得罪的叶飞,是叶飞在坑钱贯,你知道你们家的宝贝儿子,得罪了谁?捅了多大的窟窿?”

    “呃,不就是得罪了叶飞那个中医吗?”听到金秀玲的话后,钱业愣了一下说道。

    “哼,还在编,你儿子得罪了薛家,东南薛家,这次是薛家人把你儿子带走,也是薛家直接把人交到的公安厅!”

    听到钱业的话,金秀玲顿时冷哼了一声说道,她现在感觉她要还清钱家的恩情很明智,现在得罪薛家,以后指不定得罪谁,要知道,在外人的眼中,钱业却是属于刘家,要是那些人怪到刘家头上,那时候刘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薛家的影响力虽然是在军队,但是有薛老爷子在,这影响力就连地方也不敢懈怠,何况薛家给办成了铁案,人又是薛长风亲自送来的,他们敢懈怠吗?

    钱业根本不知道薛家是谁,所以脸上露出了一丝茫然的神色,要知道,他只是刘家现在这个生意人下的一个副总,对于高层根本就不知道,而且也没有关心过,自然不知道薛家是谁!

    不过,看金秀玲的样子,钱业也知道这个薛家不简单,他只是不知道钱贯怎么就得罪了那样的人物呢?

    过了一会,金秀玲的电话响了起来,电话正是云崖打过来的。

    “金姐,薛家人松了一下口,只判十五年!”电话接通后,云崖告诉金秀玲说道。

    “好,谢谢云书记,感激不尽!”虽然云崖说的轻巧,但是能让薛家松口,岂会那么简单呢?

    云崖说完便挂掉了电话,钱业也听刘浩然讲述薛家的来历,他自然也明白薛家的庞大,更是知道了他儿子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能从无期到十五年,也算是不容易了,因此,钱业对着金秀玲道了声谢,缓步的离开了刘家!

    而当叶飞知道了这件事情后,只是轻笑了一下,便没有在意,钱贯这也是罪有应得,刚刚医治了好小弟弟,却又被送进了监牢,对此,叶飞就只有一句话‘自作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